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6. 莫燃的心病
    莫燃愣了一下,很快出现在了床前,厉鸣犴正转头看她,那双眼睛不似平日里那样生龙活虎,可盯着莫燃的眼神里却依然那么专注,此时更多了几分不真实的依恋,仿佛确定了很久,才肯定他是活着再见到了她。

    “你醒了。”莫燃感觉有很多话想说,最终却都没说出口,他醒了就好,最怕的就是一直睡,好像会永远睡下去一样。

    厉鸣犴看着莫燃,道:“真是意外,醒来后见到的人是你。”

    其实能够醒来他就已经很不可思议了,他记得他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到了跟斩月约定的地方,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算是爬,他也要爬过去,否则他知道,斩月一定会带莫燃去找厉家人的。

    她一直都在躲藏天界的眼线,那几个男人处心积虑也是在为她打造一个巢穴,他绝对不会让这些毁在他手上。

    “不然你以为你会见到谁?斩月的伤势也不轻,他没办法照顾你。”莫燃道。

    厉鸣犴有些费力的抬眸看莫燃,“所以是你在照顾我?”

    莫燃坐在了床上,让厉鸣犴很轻松的就能看见她,她道:“你在须弥界混了这么久,连个朋友都没有,除了我,还有谁能照顾你?”

    厉鸣犴闭了闭眼睛,脸色有些灰败,“你说的没错,我没有朋友,天界没有,须弥界也没有,一点都没错。”

    “”莫燃顿时语塞,她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可厉鸣犴好像还伤感上了,莫燃碰了碰他的手臂,“有我还不够吗?你还想要什么朋友?”

    厉鸣犴仍然闭着眼睛,却是苦笑了一下,“是啊,在你眼里,我也只是朋友而已。”

    莫燃皱了皱眉,厉鸣犴醒是醒了,怎么完全变了一副模样,全无斗志了这么忧郁可不像他,而且,他是不是没听明白她的话?

    朋友?她跟他说过多少次他们就只是朋友而已,他一次都没听进去过,这一次怎么反倒听懂了?不该懂的时候你懂什么呀你?

    “你回去吧,都这么晚了,一会他们该来找你了,我现在可不想见到他们。”莫燃还在无语,厉鸣犴又语气略显疏远的说道。

    莫燃眉头皱的更深,要不是厉鸣犴现在是重伤病患,她真的就把他提起来了,一下子变的这么矫情,太吓人了。

    “哦,感情我在这照顾了你一天,现在都深夜了,你睁开眼连句谢谢都没有就轰我回去?”莫燃气的不行,可还是忍住没发火。

    厉鸣犴紧接着就道:“谢谢。”

    莫燃被这句谢谢噎了一下,看着厉鸣犴脸上陌生又抗拒的表情,心里跟针扎了一样,那感觉很奇妙,那份属于她的喜欢和执着好像一下子就消失了一样,在她终于想清楚该怎么对他的时候,他已经不要她的回应了,明明等了很久,却在最后一刻扔了。

    莫燃站起来,厉鸣犴始终没有看她,莫燃点了点头,“好,我正好有事,先走了。”

    说完,莫燃便下楼去了,一直到走出屋子、走出竹林都没有回头。

    而在莫燃下楼之后厉鸣犴就睁开眼睛,努力的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忽然咳嗽了半晌,躺在床上重重的喘息,一下子疲惫了很多。

    让你走,你就真走了,果然,你就没在乎过他厉鸣犴吧?

    “啧啧”这时,一旁传来意味深长的打量。

    厉鸣犴抬眸看了一眼,却见斩月一身红衣靠在浴室门口,抱着双臂啧啧的摇头,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来刚才那一幕他是没错过。

    “你看起来还不错。”厉鸣犴道,斩月看起来的确好太多了。

    斩月晃过来倚在床边,表情享受的说道:“确实不错,算是因祸得福吧,境界有所波动,等伤好之后我要考虑闭关晋级了。”

    厉鸣犴也勾了勾苍白的嘴角,“那我就先恭喜你,但我也不得不提醒你,你等不到那天了,作为我的契约妖兽,你得陪我一起死了。”

    斩月挑眉,“哦?大千世界有万紫千红,处处精彩,连心爱的女人还没追到,处男还没终结,你就这么急着去死?你也知道我的命也攥在你手里,你就不能对别人的生命负点责吗?”

    厉鸣犴早就习惯了斩月嘴贱,可他现在没力气反驳,也没兴趣反驳,只道:“我身上的死囚是厉家人出生就携带着的蛊毒,厉家就是青门的奴才,我要是继续按照青门的意思办事,那就安然无恙,死囚会永远沉睡下去,可它现在已经醒了。

    这不是我想活就能活的,如果中蛊的人有救它也不会叫‘死囚’了,我当初在契约你的时候就已经告诉过你了,我可没有坑过你。”

    闻言,斩月却一点担忧的神色都没有,他依旧笑呵呵的问,“哦,所以说,你必死无疑了?”

    厉鸣犴道:“半个月吧,对了,趁天没亮,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斩月道:“去哪?”

    厉鸣犴想起身,可奈何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挣扎了几下却一动未动,眼神顿时有点阴霾,世事无常,他厉鸣犴再不济也从不需要看别人脸色行事,更不曾这样英雄末路过。

    “只要离开这里,去哪都行。”厉鸣犴道,他不想死在莫燃眼皮子底下,而且是那么丑陋的死。

    “呵呵哈哈哈”斩月却忽然笑了起来,而且越笑越大声,越笑越开心。

    厉鸣犴看向他,眉头拧成了疙瘩,“你笑什么?”

    斩月好不容易止住笑,忽然揪住厉鸣犴身上的被子,一下子掀去了,厉鸣犴只觉得身上凉飕飕的,低头一看才确定自己身上不着寸缕,这会完全被晾在空气里了。

    厉鸣犴还来不及想他怎么没穿衣服,斩月就道:“想去哪啊?你还是报个地方吧,我随时可以带你去,不过你没穿衣服,只能光溜着身体招摇过市了,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深更半夜,也不会有人看到你。”

    说着,斩月抓住厉鸣犴的胳膊,作势就要带人走,厉鸣犴却问道:“你等一下,我怎么没穿衣服?”

    斩月道:“哦,你忘了你都伤成什么样了?莫燃亲自从宫殿里背你回来,还伺候你药浴,时不时的添水加药的,还嘴对嘴喂你吃极品的灵果,你的衣服当然是她脱的了,你这一直不醒,不是还没来得及穿吗?”

    “你说什么?莫燃背、背我回来?她脱、脱我衣服?她嘴对嘴喂我吃东西?”厉鸣犴跟点了穴似的浑身僵硬,不可置信的看着斩月,想从他脸上发现丝毫扯谎的痕迹。

    可斩月一脸笃定的说:“是啊,我可是亲眼所见,羡慕的很呢对了,你还走不走了?趁天黑,现在走了还干净。”

    厉鸣犴拨开了斩月的手,探出身去看外面,险些掉下床去,“莫燃呢?她去哪了?”

    斩月重新靠在了窗边,笑的很欠揍,“走了啊,你刚刚亲自撵走了。”

    厉鸣犴看了他一眼,却没在意斩月有点幸灾乐祸的语气,他躺在床上,脑子里却是飞快的想着莫燃为什么要那么做。

    他知道莫燃会救他,因为莫燃是个很重情义的人,她把他当朋友,不可能在他危险的时候袖手旁观,可她也绝对不会做到这种程度

    为什么?厉鸣犴想不通,可他刚刚还沉寂如死灰一样的心却不可抑制的复燃了,莫燃真的是一把沾不得的火,稍微给他一点甜头他就乐得找不着北了,摊上她真的是引火烧身!

    “哎,白天找到你的时候,我看美人的模样都快哭了,你说你死就死吧,伤美人的心就不好了,好在你还吊着一条命,一时半会也死不了,我懂,你不就是想死远点吗?好歹兄弟一场,我帮你实现这个愿望吧,还走不走了?”

    “她她真的为我伤心?”厉鸣犴看向斩月,眼里一团火越烧越旺,他以为他再也不可能得到莫燃的心了,最终不过是郁郁而终罢了,可只要是哪怕一点点的希望,他都不想错过。

    斩月这才一改开玩笑的语气,看着厉鸣犴道:“就你这眼力劲,也不能怪美人晾你这么久,今天鬼医已经来过了,要不然你以为死囚凝固了你的经脉,什么丹药能治你的伤?

    你想死,我还没活够呢,这世上有鬼医医不好的人吗?就算你死了,变成鬼,鬼医也能叫你再做人,枉你口口声声说要拿下美人,结果还不是认输了。”

    厉鸣犴躺在床上,只觉得心跳的厉害,半晌他道:“你帮我找一下莫燃,我有话要问她。”

    斩月却直起身,晃悠到了一旁盘膝坐下了,“不去,我的伤还没有痊愈,不宜劳累,美人是你弄走的,我管不着。”

    “咳咳”厉鸣犴还想说什么,却忽然咳嗽了几声,也没力气说了,而斩月也真的修炼了,厉鸣犴闭眼休息起来,他得赶紧攒一点体力。

    天亮的时候,厉鸣犴竹屋的门又被打开了,厉鸣犴几乎瞬间就睁开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楼梯口,不一会,有人上来了,果然是莫燃!

    厉鸣犴撑起身体,急迫道:“你、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

    莫燃却飞快的跑过来,原来被子只随意的盖在他的腰间,莫燃却动作奇快的给他扯到了肩膀上,捂的严严实实的,皱眉道:“你怎么不穿衣服?”

    厉鸣犴胳膊上没力气,一下子又跌回去了,才一会头上就满是虚汗,可那张脸却实在笑的有点憨,“斩月说我的衣服是你脱的,自然要等你来给我穿。”

    莫燃奇怪的看着厉鸣犴,几个时辰前还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赶她走,现在怎么就变了?果然男人是善变的。

    这边莫燃还没说话,一个颇有韵味的声音从楼梯传来,“什么脱衣服穿衣服的,小燃,你不是说是有人中蛊了吗,要是不方便的话三娘可就不上去了。”

    厉鸣犴疑惑的看向莫燃,还有别人?是莫燃的三娘?这下不用莫燃帮他遮挡,厉鸣犴自己就抓好被子了。

    莫燃道:“三娘你上来,没什么不方便的。”

    她之前离开当然不是因为厉鸣犴三两句话气走了,她是见厉鸣犴已经醒了,就赶紧去请琪琪格南琴了。

    琪琪格南琴这才走了上来,她穿着一身妖娆的蓝色裙子,长长的头发绑了许多辫子,妆容妖异,貌美又神秘,琪琪格南琴本就美艳,随着修炼后洗筋伐髓,愈发年轻。

    琪琪格南琴走到床边,见厉鸣犴只露出一个头,顿时笑道:“小燃,你直说是这姓厉的小子不就得了?三娘又不是不懂,你还跟三娘避什么嫌?”

    莫燃无奈道:“三娘,我要是避嫌就不带你来了,一句两句说不清楚,你来这一看不就明白了吗?”

    琪琪格南琴瞥了莫燃一眼,“那怎么刚刚见着江潮就跑?做什么亏心事了?”

    莫燃被问了个正着,一时也回答不上来,刚刚回去请琪琪格南琴,的确碰到江潮了,可她撒腿就跑了,当时只是条件反射,可其实只是因为,她想了一晚上终于想出个结果,可真要面对江潮,她竟然不敢。

    想到江潮睨着眼嘲笑她,她就不战而退了。

    厉鸣犴的眼神在莫燃和琪琪格南琴身上来回几次,最后看向莫燃道:“对啊,你跑什么?”

    莫燃眯眼看向厉鸣犴,“我想跑,我喜欢跑,你好奇什么?”

    厉鸣犴却笑道:“不好奇,但我高兴。”

    琪琪格南琴却“吭吭”两声打断了两人,“你们有话留着以后慢慢说,你把胳膊伸出来。”

    厉鸣犴看了看琪琪格南琴,虽然不明白她要干什么,但是配合的伸出了手。

    琪琪格南汽见他光着胳膊,一边拿出匕首在他手心划了一刀,用一个玉瓶接住了流出的血,一边了然道:“还真没穿衣服啊。”

    厉鸣犴眼神询问莫燃这是在干什么,莫燃道:“我三娘精通蛊术,我让她看看死囚能不能解。”

    原来莫燃已经知道他身上的蛊了

    琪琪格南琴接了很多血,末了,莫燃用布条包扎了厉鸣犴的手。

    琪琪格南汽闻了闻瓶子里的血,道:“小燃,三娘回去研究研究,尽快给你答复。”

    莫燃点头,跟着琪琪格南琴往出走,她得再把琪琪格南琴送回去,要下楼的时候琪琪格南琴忽然想起什么来似的站住道:“厉鸣犴现在身体很虚弱,小燃你可别对他做什么不该做的事。”

    莫燃抽了抽嘴角,看着琪琪格南汽一脸戏谑,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三娘”

    琪琪格南琴却拍了拍莫燃的肩膀道:“三娘懂。”

    你懂什么啊懂

    未免她再说出什么奇怪的话,莫燃拉着她出去了,走在竹林里,琪琪格南琴道:“厉鸣犴那小子看你的眼神就跟饿狼一样,三娘这双眼睛什么时候看错过?你不喜欢就罢了,你若喜欢,便不用顾虑别的。

    三娘当初是北疆圣女,北疆的所有男人都可以任由三娘去挑,最后跟你娘亲和二娘一起嫁给你爹爹,那也是三娘喜欢,三娘愿意。

    这世上最难说的就是情字,没什么对错,只求无悔,你要明白,三娘是希望你开心快乐的,不管你有多少男人,你也都是我女儿。”

    莫燃脚步顿了顿,接着慢慢的走,“三娘的眼神一如既往的毒。”过了一会,她又道:“谢谢三娘。”

    琪琪格南琴一笑,“就你的脾性,三娘摸的透透的,三娘不能教你怎么跟你的爱人们相处,可三娘得告诉你,喜欢和爱都没有高低胜负,你若选择了,对谁都要负责到底,就像三娘和你娘亲二娘之间,没什么好计较彼此的,因为我们都知道,我们都爱你爹爹。”

    莫燃看了看琪琪格南琴,如果她不提到,莫燃也许一辈子都不会问,可此时忍不住问:“三娘,不委屈吗?这不公平”

    琪琪格南琴摇头直笑,那笑中的深意是莫燃所不理解的,包涵了太多,一笑带过了太多的故事,她道:“这世上人力所不能及的事情太多了,三娘年轻气盛的时候觉得不公平过,抢过,可无一例外是两败俱伤,在死亡面前,人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

    莫燃没太听明白,可琪琪格南琴又道:“小燃,你还太小了,在我们大齐,婚姻还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没机会帮你张罗新郎了,若还在大齐,三娘也必定会让你亲自选喜欢的人。

    可你瞧瞧你遇到的男人,江潮、鬼王、苏雨夜、鬼医、张恪、柳洋、唐烬、白矖,哪一个不是人精?他们的心思比你要缜密多了,跟他们一比,他们是修炼成精的狐狸,你就是只没头没脑的兔子,被他们吃的死死的,好在你们一方愿打一方愿挨,三娘也不多说什么。

    三娘现在要告诉你的是,你小,他们并不小,三娘看透的,他们早就看透了,与其你费心去想公不公平,不如把你的想法告诉他们,好过你想破头也想不出个对错来。”

    莫燃眼神亮了些,对啊,她是真的被一群妖孽管怕了,他们就像一个个猎人一样,在她身边放满了捕兽夹子,让她想伸手的时候下意识就缩回来了,不如就敞开了说,探探口风也好。

    “谢谢三娘。”莫燃道,语气中多了一丝轻快。

    琪琪格南琴摇了摇头,“厉鸣犴体内的蛊我还没头绪,不过先医了你的心病,这一趟也值。”

    ------题外话------

    下面插播一则采访——

    精分的二萌:鬼王,当初你跟莫燃无数次同床共枕竟然没有先下手,君子之风啊

    鬼王:我回头问问无涯能不能炼出后悔药

    精分的二萌:初见惊鸿,少年白衣,不染纤尘,张恪,莫燃一直觉得那时的你秀色可餐呢

    张恪:没想到莫燃有视觉癖好吗?多谢告知,我下次换衬衫试试

    精分的二萌:柳洋,莫燃一直觉得你是天使呢

    柳洋:天使?莫燃喜欢禁欲系的?那我是不是太奔放了?

    精分的二萌:唐烬,莫燃说对你的本体一见钟情呢

    唐烬:这样吗?本体而已,太简单了,她真的愿意人兽吗?

    精分的二萌:苏雨夜,莫燃说她只要叫声叔叔你就会合不拢腿

    苏雨夜:合不拢腿是真的,但你弄错了,那不是我,小朋友脸皮薄,不会跟你说实话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