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7. 永绝后患
    众人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只有八臂猿本人淡定的站起来,他道“是我输了。”

    意料之中也意料之外,老大说过不能小看她,而她表现出的实力也确实让人惊喜。

    “大人,你、你输了”青鹭火跑过来,似乎被这个结果吓得不轻。

    就在众人还沉浸在刚才的比试中无法回神的时候,八臂猿却道“他们不可能不关这个幻阵,他们的人也还在这里。”

    莫燃却笑道“你的意思,该不会是说要等着外面的人打开阵法吧”

    八臂猿看向莫燃,竟然默认了,“不然,你有别的办法吗”

    莫燃又笑“那你现在是在求助于我吗”

    八臂猿点了点头,他倒是淡定非常,却是把旁人看的着急,许是在奇怪八臂猿对莫燃的态度怎么这么温柔。

    别说是他们了,莫燃自己也奇怪,可她咬着头说道“那我可要让你失望了,我现在也什么都不能做。”

    说着,莫燃拨开人群靠着一根竹子坐下了,而八臂猿在看了看她之后就安排人找换证的出口了。

    莫燃没有找,不是因为她胸有成竹,反而是因为她在着急,她几乎可以肯定,临野一定是找沙虫帮忙了,那么、沙虫要用什么手段对付这些妖兽,很快就见分晓了。

    只是没想到,临野把她也一并关了进来。

    呵莫燃心中冷笑了一声,把头垂下,这种被信任之人冷不防捅一刀的感觉,可真让人适应不了

    过了一会,莫燃忽然皱眉,绷紧了神经侧耳倾听,隐隐听到沙沙沙的声音,莫燃猛的站起来仔细一看,却见草地上、竹子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蛊虫,像是潮水一样蔓延了过来

    莫燃连连后退,可那遍地的蛊虫在到了她跟前的时候却忽然分开,从她两侧绕了过去,继续爬向前方

    回头一看,却见许多蛊虫已经爬到其他人身上,他们还当是普通的虫子,挥手驱赶,所有人都是这样

    莫燃猛的大喊“别让那些虫子靠近那都是毒门的蛊虫”

    众人一惊,这才仔细一看,而此时他们身上已经不知道爬了多少蛊虫顿时跳来跳去的拍打起来。

    很快就有接二连三的人倒在了地上,浑身诡异的抽搐,大喊大叫着,也不知道是疼还是如何,只是那声音越来越尖锐,也越来越撕心裂肺

    八臂猿飞快的跑到了莫燃身边,他裸露在外的手臂和膀子上也挂着许多黑色的蛊虫,可不知道是不是他皮厚的原因,那些蛊虫很难要破皮肤钻进去。

    “这些虫子怎么不咬你”八臂猿面目狰狞,但奇怪的是,他并不是针对莫燃,似乎只是单纯的疑问。

    莫燃眼神一沉,道“因为这些蛊虫本来就是为你们准备的,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沙虫需要临野配合他了,如果你们是本体,这些蛊虫根本无法咬破你们的护体罡气,可如果你们没有了灵力,那就不一样了

    所以说,就算你们不用魔影蝠开路,沙虫也会让临野打开护城大阵,引你们进入这无相之境”

    “好歹毒”八臂猿道。

    莫燃忽然看向八臂猿,“你是不是准备了后路我看你可是一点都不急。”

    八臂猿道“没有,但也可以说有。”

    莫燃皱眉,“倒是有还是没有沙虫是毒门虫山窟的毒王,这蛊虫一定不容小觑,弄不好你们跟那些消失的低阶妖兽是一个下场。”

    八臂猿直说道“我的后路就是你。”

    莫燃愣了一瞬,不禁笑了“你指望我救你你这个八臂猿还挺奇怪,看看那那些妖兽,恨不得我去死,你倒是反其道而行,没看到我也自身难保了吗再说了,我好像没理由救你。”

    那八臂猿道“首先,我叫刀刃,你可以叫我的名字,其次,就算你不想救人,你总要自救吧如你所说,如果毒门的人来了,他们会让你活着出去”

    莫燃瞬间眯了眯眼

    而与此同时,阵外的沙虫轻轻一敲手中的金丝盒子,上面的盖子掀开,那浑身漆黑的噬心蛊忽然跳了出去,眨眼间便消失在了方鼎的之中,也进了无相之境。

    临野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喊道“你干什么为什么要把噬心蛊放进去别忘了你承诺过不杀我席泽城的人”

    沙虫却道“我当然会信守承诺,可那个女人是兽宗的人不是你席泽城的人吧”

    临野顿时惊怒道“什么你要用噬心蛊杀莫燃谁让你这么做的你要是敢杀了莫燃,我拼死也会杀了你”

    沙虫不屑的看过去,“省省吧,就算是拼死,你也杀不了我,现在就只有你口中的莫燃看到了你我联手的事情,兽宗向来偏向妖兽,你想让她回去把这件事情告诉聂狰吗

    与其留下这个后患,不如现在就杀了一了百了,她也能得一个为救席泽城而舍身忘死的美名。”

    临野怒道“不行不行你休想杀她”

    沙虫却失了耐心,一掌打开了临野,帽檐下泛着绿光的眼睛阴森森的看着他道“我现在还只是杀她一个,你若再说一句不行,里面的人都得死”

    临野抱紧了自己的头,无边无际的后悔几乎淹没了他

    莫燃此刻还不知道危险逼近,她正被另一件事情吸引了注意力,却见躺在地上的许多人叫喊声已经没有刚刚那么惨烈,而他们的眼中隐隐透出丝丝绿光,诡异的很。

    “他们已经被种下蛊了。”莫燃沉声说道。

    刀刃眉宇深深的皱起,狰狞中多了些杀气,“虫山窟沙虫是吗我一定亲手拧下他的头你真的没有办法吗”

    莫燃摇头,“你当我开玩笑吗,我要是有办法早就拿出来了,倒是你,你们攻城,就没有接应的人吗”

    刀刃没有说话。

    莫燃往前走去,看着在地上打滚的众人,面上镇定,可心里却一点都不好受,无相之境是器中阵,一般是藏在h祭司的鼎中,向来只用来祭祀,不用于战斗,谁知道沙虫会想到这一招。

    她现在召唤不出傒囊,有取不出阴阳笛,她的办法都用不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妖兽被下蛊。

    渐渐的,喊叫声没有了,挣扎也没有了,众人躺在地上,只小幅度的移动,她回头一看,却见刀刃那彪悍的身体也矮了下去,单膝跪在地上,而他的眼神直直的望着莫燃,用一种莫燃难解的眼神。

    莫燃终于问道“你是不是认识我”

    刀刃竟然点头,“认识,你是我们的希望。”

    这回答莫燃听不懂,甚至怀疑刀刃甚至错乱了,可不等她说什么,手背忽然传来细微的刺痛莫燃低头一看,却见一个一寸多长的细小蛊虫挂在她的手上,半个身体都已经钻进了她的皮肉之下,剩下的半个身体却快速的摆动着,像是被卡主了一样。

    卡住了这种滑稽的事情怎么可能出现,蛊虫一旦碰到血肉,爬行的速度极快,莫燃或许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此时只是因为那蛊虫被一股能量生生的拦住了

    只见藏音四弦环忽然自己出现“铃铃铃”的一阵脆响,那蛊虫竟被弹了出去

    莫燃惊讶了一瞬,想不到藏音四弦环会忽然出现,是因为保护她吗

    在手腕一摸,翠绿的短笛也一并出现

    莫燃弯腰捡起了那条蛊虫,冷笑一声,“噬心蛊还真想杀了我,那就来吧,看看到底谁杀谁。”

    莫燃捏死了噬心蛊,拿起阴阳笛吹了起来,略显尖锐的笛声和隐隐的铃声混合在一起,地面上渐渐浮起了一层黑气,那些在地上爬的蛊虫如临大敌,比来时还快的往外退去

    只是,这里是无相之境,这些蛊虫也出不去在那黑气越来越高的时候,那些蛊虫的动作越来越慢,最后蜷缩成一个硬球再也没有动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