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2. 捷足先登
    说着,厉鸣犴打眼看着莫燃,却见她并没有反对,心下更乐,不过接下来他就乐不出来了,白矖和迦蓝不知怎么待着不走了,他跟莫燃独处的机会就这么被剥夺了。

    第二天一早莫燃就去找了聂狰,走时聂狰还因为厉鸣犴的事情避而不见,可席泽城的事情太大,他实在担心,所以在莫燃刚到门口他就迎出来了。

    莫燃直说她回来之后自行疗伤,并且说她本打算回来找聂狰商量之后再作打算,只是席泽城突然被出现了毒门的人,先是一同对抗兽潮,后来不知为何城内起了冲突,总之,天亮之时人都已经死了。

    她说的半真半假,不由得聂狰不信。

    “你的伤势无碍吗?”聂狰关心道。

    莫燃抬抬胳膊抖抖腿,道:“我中了毒,但是已经解了,回来之时本想先来见师傅你的,只是昏睡至今,还望师傅见谅。”

    聂狰叹了口气:“这个时候还说这些干什么?你平安回来我就放心了,只是,你当真看清楚了,席泽城的人都死了?那可是几千修者啊!”

    莫燃道:“妖兽不知如召唤来了魔影蝠,临野打开了护城大阵,在我与青鹭火大战之时,又来了一直七百星左右的八臂猿,临野竟然开启了无相之境,将所有人困在其中,之后虫山窟的沙虫将蛊虫放入阵中,所有人全部中蛊。

    等到无相之境打开之后,我趁八臂猿与沙虫大战之时逃出城外,一直等到天亮之后才回去看了一眼,不想席泽城早已成了一座死城。”

    闻言,聂狰眉头深锁,“你当真看清楚了?是虫山窟的毒王沙虫?”

    莫燃道:“绝对不会错,我不认识他,可临野认识,他们秘密商议如何对付兽潮,我留下也是想一探究竟,这一点凌丰可以为我作证。”

    聂狰若有所思道:“为师不是不信你,只是毒门突然间跟席泽城有所密谋,这件事非同小可”

    莫燃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她道:“我在跟青鹭火交手的时候,她说不死丛林消失了上百万的妖兽,我留下其实是想弄清楚怎么回事,后来我发现,应该是毒门做的”

    聂狰惊的站了起来,“什么?上百万的妖兽?此事我等为何不知?”

    莫燃道:“师傅莫惊,我隐约听到沙虫说此事九族之内都有牵扯,我实在不懂。”

    闻言,聂狰的表情变得相当精彩,从惊讶到失望,还有浓郁的忧色,过了一会他背过身去道:“今日的交流会马上开始了,你先去吧,我会吩咐下去,你跟其他弟子是前后脚回来的,席泽城大战当晚你并没有参与,兹事体大,为师要与门中长老好好商议。”

    “那徒儿告退。”莫燃起身告辞。

    走出门后,莫燃抬头看了看晨曦和流云,九层峰的景色秀美在于,山下再阴霾的天,山中都是天青云淡,可这一次,山下的风云变幻,兽宗怕是无法置身事外了。

    交流会就剩最后几天了,今天应该是轮到神音派了,在无相之境的时候,莫燃就下定决心要研习音攻了,此番正好去听听。

    前后倒是不少人围着莫燃问东问西,都被她应付过去了。

    中午结束后莫燃去了藏书阁,没想到白矖紧随而至,说是也来找书看,莫燃自然不疑有他。

    这藏书阁顶层有不少奇书,莫燃今天是专挑有关蛊毒的书看的,厉鸣犴的蛊毒一天不解,她就一天没法真正放下心来。

    莫燃坐在书架下面,不一会白矖递过来几本书,莫燃接过一看,都是关于蛊毒的,莫燃不禁抬头看了看他,“谢谢你,白矖。”

    白矖笑着说道:“主人,我希望你别忘记,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希望你好,他们也是一样。”

    “白矖你”

    “厉鸣犴的事情,男人有男人的处理方式,你不必多想。”

    莫燃心中忽然很暖,她其实知道,但是白矖直接跟她解释,还是出乎她的意料。

    “嗯。”半晌,莫燃点了点头。

    整个下午莫燃都是在书海里度过的,她看的入迷,竟然天黑都不知道,要不是看管藏书阁的陈老来提醒她要关门了,她都不知道要出去。

    “白矖,你先回去吧,我去底层峰的坊市看看。”莫燃说道。

    白矖却是想了想,道:“那你尽早回来,若时间太长我会去找你的。”

    莫燃点头,随口道:“我又丢不了,你紧张什么。”

    白矖没有说话,莫燃哪知道他紧张什么

    在坊市逛了一会,果然见到凌丰了,她本就是专门来找他的。

    凌丰一见到莫燃就急着问道:“你怎么现在才出现?习泽城后来发生什么事了?”

    莫燃把他拉到一个僻静处道:“后来发生的事情你绝对想不到,这里面太复杂了,临野跟沙虫连手,给了兽潮一个措手不及,可最后却是两败俱伤,习泽城的人也都死光了,这件事师傅让我装不知道,你也别说漏了。”

    总之,莫燃把对聂狰的话又对凌丰说了一遍,虽然凌丰很信任她,可是有临野在前,莫燃不愿那么坦诚了。

    凌丰道:“放心吧,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我能不懂吗?”

    等到凌丰也走了,莫燃才轻笑一声,反复跟人解释席泽城的事,说不上累,但却厌烦的很,这下总算能轻松一点。

    在原地站了一会,正要离开时,身边忽然出现一人,那人来的悄无声息,莫燃顿时警惕起来,只是回头一看,又放下心来,不禁道:“能不能别这么一声不吭的,很吓人好吗?”

    来人道:“我习惯这样了,谁知道你这么不经吓?”

    莫燃打量着他,这人不是被人,正是刑天,她奇怪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找到沙虫和临野了?”

    刑天英俊的脸上罕见的出现些懊恼的神色,“被人抢了。”

    莫燃更奇怪了,“被人抢了?什么意思?”

    刑天道:“想杀这两个人的人还不少,有人抢先一步杀了。”

    莫燃挑眉,有点感兴趣了,“是谁?”

    刑天却直接拉住了莫燃的胳膊道:“还是带你去见他吧。”

    “诶”莫燃还想拒绝,可是已经晚了,几秒钟之后,她已经站在寒水城热闹的大街上了。

    “什么人非要让我去见?”莫燃拂开刑天的胳膊,倒是不她不想见,而是这一来一回又要耽误不少功夫,白矖要真找过来怎么办?

    刑天垂眸看了看她,道:“我帮你撕开某些人的真面目,过不久你就会感激我的。”

    莫燃还没想清楚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一个矫揉造作的声音忽然传来,害她起来一身的鸡皮疙瘩,“哎哟,这不是莫姑娘吗?多日未见,你可是来了啊,快快有请,我们九公子就等着您呐。”

    莫燃回头一看,身材臃肿的花楼老鸨,红灯高挂,门庭若市,可不就是华楼前吗?

    那老鸨拉着莫燃,热情又讨好的笑,“快来快来,要不说这有情人都是心有灵犀呢,今天早早的,九公子就吩咐我了,说您会来,让我在门口迎着,没想到真把您等来了,哎哟,我这回是服了。”

    一直走到九公子门口,那老鸨给莫燃推开了门,莫燃进去之后,在刑天也要步入的时候却被那老鸨拦下了,她笑着说道:“这位俊俏公子,我带您去找别的姑娘呗?”

    说着,拿着丝绢的手就要碰到刑天,却被刑天一个冷厉的眼神吓的定住了,刑天吝啬的扔出一个字:“滚。”

    那老鸨浑身哆嗦了一下,脑袋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连滚带爬的下楼去了,等他爬起来的时候还惊魂未定,刚刚那一眼,她怎么感觉自己小死一回呢,现在想努力回想刚刚见到的人,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老鸨飞快的跑到后院去了,怕是遇到煞神了,一会他们出来指不定还会再见,还是躲起来为妙。

    而门内,莫燃看着刑天一丝不苟的脸,稍稍有些意外,“她只是个普通人,你吓她干什么?”

    刑天抬起两只手揉了揉自己的脸,“很吓人吗?我可没有故意吓她,莫燃,你得明白,这个世上不怕我的人,可能只有你。”

    莫燃几乎要翻白眼了,径直向里面走去,依旧坐在珠帘外,刑天则挨着她坐下了。

    看着红纱之后侧卧在软榻上的人,莫燃开门见山,“九公子找我有何贵干?”

    九公子动作慵懒的倒酒,闻言轻笑一声,反问道:“不是你们找我吗?”

    莫燃顿时看向了刑天,眯着眼道:“你就是让我来见他的?”

    刑天点点头,“是啊,就是他杀了沙虫和临野的。”

    莫燃沉默了一会,道:“九公子,他说的是真的吗?你是不是得跟我解释一下?”

    那九公子轻笑着,却是端着酒壶和杯子踱步出来了,一直走到莫燃和刑天跟前,给两人的杯子里倒了酒,盘膝坐在两人对面。

    他的衣服还是那么轻薄,就那个一件红色的长袍,腰间系着一根松松垮垮的带子,坐下时下摆大敞,露出两条修长如玉的腿,光看这双腿,实在无法跟男人联想起来不对,这个人浑身上下只能用妖媚入骨形容,这种魅是再性感的女人都无法比的。

    他仰头喝光了杯中的酒,狐狸眼挑起,看向莫燃,“我们算是朋友了吧?朋友有难我岂能不帮?虫山窟的毒王、席泽城的城主,这两个漏网之鱼,我自然愿意帮你清理。”

    莫燃却道:“别说这些漂亮话了,你还是说说,席泽城的兽潮跟你是不是有关系?你是怎么知道我要杀沙虫和临野的,你总不会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吧?还有,死不见尸,似乎有点苍白吧?”

    那九公子笑眯了眼睛,“姑娘真直接那好吧,我让人送过来。”

    说着,他只拍了拍手,不一会就有人推门进来了,再见到那个人的时候,莫燃几乎瞬间就想通了!怪不得他要杀沙虫和临野,说的好像真是为她善后一样。

    一个身形彪悍的男子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两个盒子,在莫燃面前打开。

    那盒子里面装着血粼粼的人头,莫燃只扫了一眼就挥手合上了,不忘说道:“丢远一点。”

    来人把盒子装进了储物袋。

    莫燃却是盯着他道:“真想不到,原来你们是一伙的。”

    眼前的人却是刀刃,让莫燃大大震惊了一把,不过很快莫燃就淡然了,因为整件事情有了解释,捕风堂是妖兽的势力,那此次兽潮,捕风堂不可能不出力,而现在看来,刀刃竟是这九公子的手下。

    怪不得他见到她的时候字字句句都透露着熟悉,好像对她很了解一样。

    兽潮攻城非但失败了,还损失惨重,这九公子当然不能放过沙虫和临野了。

    这时,九公子笑道:“姑娘息怒,刀刃老实,只知道办事,你有什么疑虑之处尽管问我便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