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5. 教训
    一晌贪欢,有人是真睡沉了,有人是不愿醒来。

    莫燃不甚情愿的睁开眼睛,已经日上三竿,这一觉睡的好像太舒服了,醒来时神清气爽,莫燃觉得连自己的头发丝都舒畅的很。

    眼中无一不美,不论是的远山楼阁亦或是窗外翠竹,都仿佛有了生命一样,纷纷向她招展。

    当然还有身下的人,这皮肤滑的很,说实话比睡床那是舒服多了,腰上还横着一只手臂,是鬼医躺在他后面,好笑的是江潮睡在床外边,只有半个身体睡在床上,另外半边是腾空的,也亏的他睡的四平八稳,这功夫也不知道是哪练的。

    美人在怀,左拥右抱,君王不过如此了吧。

    但是,她这是做梦还没醒吗为什么会这样

    莫燃小心的拿开鬼医的胳膊,蹑手蹑脚的下床,她这床这么小,昨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她的侍寝三则不管用了是不是

    好不容易脚尖碰到了地面,还不等她松口气,腰上横过来一只手又把她拽了回去,是江潮。

    “你醒了。”江潮道,他怀里抱着莫燃,长臂一勾,却是取来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先给她披上,又西西索索一阵自己穿了。

    莫燃一动不动的任江潮摆布,穿上衣服后感觉安全多了,想着只要不是再被按回就行看这情形,昨晚应该很激烈才是,她怎么不太有印象了她只记得在狐玖那喝酒,就快回九层峰了,可是之后呢

    “你紧张什么我暂时不想吃你了。”江潮在她身后,以手为梳摆弄那银色的长发。

    莫燃顿时转身看他,奇怪道“什么”

    江潮却笑了笑,那笑容实在意味深长的很,他垂眸看着滑出指尖的银发,那泪痣带着几分散漫,江潮这诱惑的模样实在让莫燃有点心悸,感觉接下来会听到什么了不得的话。

    果然,江潮凑近她的耳朵,轻声道“因为你昨天晚上给我吃了大餐,现在很饱。”

    热气钻进耳朵,莫燃痒的直躲,她瞠目结舌的看着江潮,“什、什么大、大餐”

    江潮的眼神很是可惜,昨晚一切都妙不可言,唯一遗憾的是莫燃不记得了,他拉开自己的衣襟,露出胸膛上的吻痕和齿印,在莫燃龟裂的目光下摸了摸莫燃的头,道“你想象一下吧。”

    莫燃极其缓慢的转头看向床上的两人,他拉开了一些被子,只看到一点都不敢探究了,视线网上一转,鬼医也醒了,正悠悠的望着他,荒芜之中多了一丝松散。

    莫燃哭丧着脸,“你们谁能告诉我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了,我中邪了吗”

    鬼医随意套上了一件外套,下床转入了浴室,不一会出来时已经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穿戴整齐了,他拉着莫燃坐在一旁,探了探她的脉,道“你不是中邪了,是中毒了。”

    莫燃诧异道“什么毒”

    鬼医道“纤丝虫毒。”

    莫燃愣住,这毒她知道,是淫毒,中毒者会不定时发作,发作时神志不清,只有异性的精血才能稳住,可这毒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异性的精血并非解药,没发作一次,她的修为都会外泄,若不解毒,后果不堪设想

    莫燃顿时道“是在百毒阵中的毒”

    鬼医道“本想暂时不告诉你,你却忽然发作了。”说着,鬼医忽然抬眸看她,“你昨天晚上去哪了”

    莫燃眼神闪了一下,她去花楼了,见得还是楼里的台柱子,还相谈甚欢,这事能说吗

    鬼医却点了点莫燃的眉心,罕见的露出些无奈,“我已经给你服了压制纤丝虫毒的丹药,理应不会这么快发作,定是你碰了不该碰的东西。”

    莫燃抓住了鬼医的手,先认起错来,“是我错了,我去见狐玖了,想必是他的酒水有问题”

    莫燃把狐玖的事情从头到尾解释了一遍,狐玖就是六族妖兽中的狐神族,她也决定要取那三样宝物了,没必要再瞒着他们了。

    说完,莫燃一副等候发落的样子。

    这时江潮走过来道“把手伸出来。”

    莫燃不疑有他在,伸出了手,江潮抓住她的手,另一只手从腰间抽出了折扇,扬手打了下去,竹面的扇骨啪啪的拍在莫燃的掌心,一边打一边道“去花楼私会男人,还不止一次,以前对你是不是太放纵了

    就该给你脚上栓条链子,让你知道哪能去哪不能去,那地方要真那么好玩,怎么不喊我一块去还是说怕我妨碍你玩乐”

    莫燃呲牙咧嘴的,他很想说江潮从前不也流连青楼妓馆,他能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她就不能啊但是这次她理亏,不敢辩解,于是道

    “我发誓,我没私会男人,狐玖他就是个女人,真的那地方我虽去过几次,但真的没正眼瞧过,除了狐玖我就只记得一个老鸨,玩乐就更不可能了我要想玩肯定会找你啊,谁还能有你会玩是吧”

    江潮却不理莫燃的讨好,扬起的手仍然拍了下去,“女人给你下药”

    莫燃顿时道“不是,他没给我下药,估计他平时就喝那个,我、他,还有刑天都喝的一样的酒,刑天不也没事吗”

    说到这里,莫燃愣了一下,对了,昨天还有刑天在的啊,她是怎么回来的刑天送她回来的吗可是那段时间都没印象了,说明她在狐玖那里就发作了,那她做了什么吗

    想着,莫燃打了个寒颤,应该没有吧。

    而江潮也想到昨晚他们回来时莫燃挂在刑天身上的样子,本欲停下的手又扬了起来,“这下知道自己中毒了,还敢不敢往那种地方跑了”

    莫燃老实道“不敢了,真的。”

    江潮这才停下,把折扇别在了腰间,瞧着莫燃快哭出来的模样,也无奈的很,其实他很清楚,莫燃做事永远都有自己的考量,就算他们亲密无间,她也还是她,而他最希望如此,做她自己她能快乐。

    只是有些时候,面对让人背脊发凉的后果时,他还是会后怕。

    又看了一眼莫燃,叹了口气,他是真想打她一顿让出记住,可他又真下不了手,刚刚那几下、不会真的很疼吧

    鬼医瞥了一眼莫燃的手,刚刚想训斥的话也没了,转而说道“你去帮白矖收拾一下吧。”

    莫燃顿了顿,看一眼床上的人,这才想起白矖怎么一直还睡着,走过去摇了摇他,可白矖却睡的沉的很,怎么都摇不醒。

    “别摇了,他得睡十天半月吧。”江潮道。

    莫燃立刻道“怎么回事”

    看着两人都不太想解释的样子,莫燃心中有点不好的预感,她急着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江潮这才道“不用担心,他没事,只是损失了一些修为不适应,睡几天就好了。”

    莫燃一惊,“损失修为什么意思”

    不等江潮说话,莫燃凝神闭眼,感受了一下自己的修为,这一看却是吓了一大跳它竟然晋级了从元婴期一层晋级到了五层这太匪夷所思了吧

    在知道她中了纤丝虫毒的时候她就想到,修为估计是折损一些了,不过她真的没在意,更不想让鬼医自责,便没问纤丝虫毒要怎么解毒,可为什么,她的修为非但没有损伤还精进了

    这时鬼医道“我虽暂时找不全解药,但也能压制你的毒性,不至于损你修为,白矖的沉睡跟你的毒没有关系。”

    闻言,莫燃看向白矖,忍不住道“谁让你那么做的”

    可惜白矖听不到。

    白矖的修为本就可以转移给伴侣,只是莫燃从来不让他那么做,即便他一直强调无碍,可她还是不要,昨晚定是他趁着她不清醒施了法。

    莫燃给白矖穿戴整齐,将他挪到了三藤戒的房间里,那里清净,也让他好好睡几天。

    鬼医去给厉鸣犴配药了,莫燃则去楼下的看厉鸣犴,一门就看到厉鸣犴睁着一双疲惫不堪又怨气冲天的眼睛看着她。

    莫燃刚一到床前厉鸣犴就握住了她的手,张了张口,怅然道“莫燃,我死之前,你能不能满足我一个愿望”

    莫燃心里一紧,道“你瞎说什么你死不了。”

    厉鸣犴道“不,这回真的快死了能、能杀死我的只有你,你昨天晚上叫的,真的够我死一百次了。”

    厉鸣犴语气幽怨,眼神更痛苦,一段一续的真有些奄奄一息了。

    莫燃几乎要吐血,昨天晚上,他听到了这都是什么事啊,“我可以解释一下的。”

    厉鸣犴却道“不,你还是先答应我的愿望吧,万一我真死了,别让我带着遗憾走啊。”

    莫燃黑着脸,见鬼医已经来了,倒不担心厉鸣犴真的挂了,道“什么愿望”

    厉鸣犴道“昨天晚上你用了什么姿势,日后我们一起探讨探讨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