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8. 偷偷摸摸
    正说着,莫云枫、郑雨薇、琪琪格南琴还有莫非、江潮准时回来了,一家人许久没有聚在一起,晚饭吃的自然愉快。

    饭后莫云枫跟莫燃道“九族最近都在查席泽城的事,云岚国本打算派兵进入席泽城的,没想到有天夜里,席泽城被一把妖火烧光了,如今云岚国丢了一座城池,皇帝盛怒,应该马上就查到兽宗了。”

    莫云枫这是在给莫燃提醒,别人不知道席泽城是怎么回事,他们却知道,九族本就沆瀣一气,云氏皇帝肯定要查清是谁搅了局。

    莫燃道“爹爹不用担心,若真查来,我见机行事便可,而且师傅也知道这件事了,他当然会护着我的。”

    莫云枫点头,“如此便好办了。”

    琪琪格南琴忽然挽着莫燃道“你新收的这和尚也太有味道了吧那天我去兽宗的时候还只是厉鸣犴而已,这短短几天而已就多出这么一个。”

    莫燃无奈的瞥了琪琪格南琴一眼,“我都已经说过了,迦蓝是我刚契约的霊,三娘你千万别乱说,被唐烬听到不得了。”

    琪琪格南琴道“唐烬怎么了”

    莫燃摇了摇头,“不知道,大概是我伤了他的心”

    琪琪格南琴不信,“哪有那么严重,不可能的。”

    又过了一会,莫燃悄悄碰了碰琪琪格南琴,先是小声说了一句“三娘配合我一下”,接着便扬声道“这么晚了去哪啊不能明天去吗”

    琪琪格南琴奇怪的看着莫燃,还没反应过来,在莫燃给她使了好几次眼色之后终于道“哦、不行很重要的事,我们都多久没见了,三娘可等不到明天,现在就走。”

    说着,琪琪格南琴拉起莫燃就走。

    唐甜望这瞧了一眼,笑着说道“我正好也闲着,不介意带着我吧”

    直到走到外面的大街上,琪琪格南琴才放下莫燃的手,让莫燃这么偷偷摸摸的找她打掩护,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可就是因为这样,她才感兴趣,“什么事这么神秘”

    唐甜也等着莫燃解释,她刚刚那些小动作她可是都看到了。

    莫燃轻咳了一声,“也没什么,就是带你们去个地方,对了,三娘,把淫时雨叫出来。”

    琪琪格南琴想了想,淫时雨那三个人自打被莫燃抓住就没出来过,他们三人的辨识度有点高,不确定道“不怕被人认出来”

    莫燃道“无碍,一会把他们丢给别人,留在你那也没用了。”

    琪琪格南琴想了想也就点头了,不一会淫时雨三人就出来了,其实三人远远没有自由的时候招摇了,换了普通的衣服,也不再脸上涂抹奇怪的妆,很那引起别人的注意了。

    三人小心翼翼的跟着,感动的想哭,桃花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就是这个味道,新鲜啊”

    唐甜顺口问了一句,“什么新鲜”

    桃花苏也接的顺溜,“人,血,人血,女人血”

    说完就猛的打了个寒颤,飞快的扯出讨好的笑容,“我说的可不是三位仙子,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都不敢这么想我指的是那些凡夫俗子。”

    莫燃回头看了三人一眼,三人的眼神盯着来往的路人,饿狼似的,要不是她们在,那三个人可能当场就扑过去撕咬了。

    莫燃眯了眯眼睛,不禁道“毒门也靠人血修炼”

    桃花苏诧异的看着莫燃,“当然不是”

    莫燃哼笑了一声,“桃花苏,你们要是稍微识时务一点,日子都会好过一点,可惜了”

    桃花苏心里一惊,慌忙要问莫燃何出此言,可眼前一晃,眼中印入美景,瞬间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桃花苏连同狼人金和拐子李忽然朝前面飞奔而去,冲进了那花枝招展的女人堆里。

    莫燃三人不紧不慢的走过去,正好看到淫时雨三人不由分说的抢了姑娘往楼里奔去,只是那胖胖的老鸨还在竭力阻拦着。

    唐甜不由的扯开一抹笑,戏谑瞥向莫燃,“这就是你说的地方”

    琪琪格南琴也笑的合不拢嘴,“刚刚还极力撇清跟迦蓝的关系,现在就跑来这种地方小燃,要放在你没成亲前,你住在这里三娘都没意见,只是现在嘛三娘劝你还是回头是岸吧,你那些男人若大发雷霆,天都得塌了不成。”

    莫燃觉得心累的很,自家三娘非得找机会取笑她才行,她道“我来是有正事,三娘你别瞎想。”

    琪琪格南琴道“什么正事找男人的正事吗”

    “”莫燃不答,径自往前走去,这话她没法接,因为她就是来找男人的,虽然不是琪琪格南琴所指之意。

    莫燃拍了拍老鸨的肩膀,那老鸨忙于应付淫时雨三人,无暇顾及莫燃,而莫燃皱了皱眉,见她只是抬了抬手而已,淫时雨三人立马就躺在地上了,那几个姑娘也飞快的跑开了。

    莫燃垂眸看着三人,“不想死就跟上。”

    威压笼罩在三人身上,三人的眼中顿时清明,连滚带爬的跟着莫燃上楼,那老鸨回过来神来的时候发现莫燃已经自己去了九公子的房间了,拍了拍胸脯继续去揽客了。

    “原来有目标的。”琪琪格南琴进门后笑道,这屋子倒是精致的很,虽然气氛暧昧,却不似外面那把庸俗,她正打量着,却忽然顿住,拉着莫燃道“小燃,刚刚光顾着你了,都忘了这地方哪是三娘能来的,回头你爹爹该找我算账了,不行不行,你们俩玩吧,三娘先回了。”

    莫燃赶紧抓住琪琪格南琴,道“你进都进来了,现在出去还有什么用到时候你就跟爹爹说是我带你来的,真的有正事。”

    琪琪格南琴却不听,想到莫云枫以前惩罚她的招腿都有点软的站不住了,这地方她多少年没来了,今天一不小心就犯糊涂了。“不行,三娘这回帮不了你。”

    莫燃也诧异自家三娘怎么这么坚决,正为难的时候,里面听了半天动静的狐玖却是转了出来,“贵客既然到访,何必急着走呢若几位实在不喜欢此地,我们可以出去另寻一处僻静的酒馆。”

    几人同时循声望去,无不呆愣,淫时雨三人甚至口出都要淌在地上了。

    狐玖一拂袖,将淫时雨三人远远的掀了出去,三人倒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随后狐玖才施施然上前,看了看莫燃道“听姑娘的称呼,这位沉鱼落雁的女子是你的娘亲”

    莫燃点头,道“正是,我家中三位娘亲,这是我三娘,这位是唐甜,我的朋友。”说话间看到琪琪格南琴和唐甜盯着狐玖的眼神都在这莫名的光彩,莫燃强迫自己无视,接着道“他是狐玖,是九尾狐。”

    唐甜挑了挑眉,如此便懂了,加上他,六族妖兽就齐了。

    琪琪格南琴也是恍然大悟,她看着狐玖道“九尾狐真的有九条尾巴吗”

    狐玖笑着点头,“是的,三位移步里面坐吧。”

    琪琪格南琴竟改变了主意,不坚持走了。

    莫燃习惯性的走向自己常坐的位置,却见那里铺着红色的软垫,桌子上摆着糕点和酒水,似乎刚刚狐玖是坐在那里的,她也没多想,转身换了一个地方。

    狐玖在原地驻足了一下,才笑着坐下,他对莫燃道“看姑娘今日气色不错,昨晚的毒定是解了,我今日一直在担心呢。”

    莫燃的尴尬被他坦然的语气化解了,也看向他道“给你添麻烦了。”

    一双狐狸眼笑容里藏着精明,见莫燃反应平平,怕是忘了昨晚发生的事了,狐玖笑道“不麻烦。”

    的确不麻烦,但困扰却是真的,他坐在这一天一夜,都没想通他为何牵肠挂肚。

    这时,琪琪格南琴却忽然问道“狐玖,你是不是也身怀出神入化的媚术”

    忽然点头,“狐神族都是如此,我自然也不例外。”

    琪琪格南琴又问“那你可曾对人用过”

    狐玖笑道“不曾。”

    琪琪格南琴又问“你为何在这花楼之中你接客”

    若是换一个人这么问,也许舌头就不在他嘴里了,不过那是莫燃的三娘,他心态平和的很,“不,我不卖身。”

    莫燃怕琪琪格南琴再说出什么惊人的话,打断她道“狐玖,我三娘懂蛊,外面那三个人是毒门的人,那些中蛊的妖兽,你抽空带我三娘先去看看。”

    狐玖看向莫燃,“姑娘效率真高,我随时都可以,还请问三娘何时方便”

    莫燃顿时道“那是我三娘。”意识是狐玖别瞎叫。

    狐玖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嘴巴,“呵呵,好,只是,她是你的三娘,不论是直呼其名亦或是如何,似乎都不妥,不如你指点我一下该如何称呼”

    琪琪格南琴却道“就叫三娘吧,心里清楚便好,你一个九尾狐,叫别的我听着也不自在。”

    莫燃还想反对,那边狐玖已经应了一声“是”,两人很愉快的决定了。

    琪琪格南琴又问莫燃“小燃,你从头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莫燃只好作罢,把席泽城和捕风堂那些细节告诉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