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5. 塔眼到手!【一更】
    莫燃并不觉得昨天晚上有什么特别之处,她养好伤之后又去了藏书阁,不过她收到了敖放和赫森的回信,他们不仅同意一同前往虫山窟,而且已经动身前来兽宗了。

    晚上,莫燃和刑天照样来到了通天塔。

    冥狼矫健的身影落下,它在雪地中踱步,一双锐利的眼睛审视着莫燃,蓬松的尾巴慢悠悠的在身后扫着,浑身带着不可忽视的凶残。

    莫燃也低头看看了看自己,她道:“只是换了身衣裳,你又不是第一次见我,用得着看这么仔细吗?”

    冥狼呲了呲牙,虽然那是威胁,但是这么几次下来,莫燃自动把这个动作理解成邀战了。莫燃也不再多言,祭出灭神剑攻了上去,冥狼身上的雷电厉害的很,这么多次交战下来,莫燃领悟最多的大概就是避雷了,用灭神剑去接招,再将雷电的能量转移出去,从刚开始被电的面目全非到现在能全身而退,莫燃也算是避雷有方了。

    在被冥狼一个大招打出去之后,莫燃落在地上,喘着气看向冥狼,奇怪道:“你怎么手下留情了?”

    平常这一下定叫她分筋错骨不可,可这一次冥狼招式虽猛,落下时却并无多少力道,以至于她还能完好无损的站在地上。

    冥狼没有回应,那紫眸依然残忍的看向她,仿佛在催促她再来。

    莫燃持剑攻去,许久之后,当她再一次被打落的时候,她非常肯定,冥狼是真的减了力道,虽没有让她,但是却没给她致命的打击。

    莫燃不知道冥狼怎么了,但是难得有机会连续出招,莫燃血液沸腾,飞身又攻了过去。

    一次次被打落,一次次爬起来,莫燃越战越酣,全然不知道疲惫,更不知道时间的流逝,一旦她躺在地上的时间超过三秒,冥狼便不耐烦的在她身边踱步,受了刺激的莫燃自然跳起来便打。

    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被调动了起来,莫燃持续兴奋着,早已忘了她为什么会跟冥狼战斗,灵力前所未有的活跃,莫燃不服输的性格被打了出来,就好像回到刚刚修炼时那样不要命的状态。

    刑天坐直了身体,莫燃每一次爬起的身影都让他心中波动不已,失败是可贵的,因为每一次站起都要用尽全部力气,有灵魂深处不屈服的呐喊支撑着,沸腾的血液就要燃烧一样,那个过程痛,却畅快淋漓,因为那时的生命力是任何时候都无法超越的。

    追逐的过程远比结果来的美妙,他也曾以为他要的是三界战神的位置,可走到那一步之后才发现,他只是想要每次战斗时的畅快,那时候的汗水和心跳才能证明他是活着的。

    想到此处,那双黑曜石般的眸子里闪过些许寂寞,无边无际的生命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每一次呼吸都是煎熬。

    当他行走在陌生的位面,路过山川大河,只觉得他的生命也跟那些水、那些树一样,周而复始,不过是万千生灵其中之一,没什么特别。

    心里再也不会有波澜,不如一觉睡去,可他又不甘心,只觉得一生虽荣耀无数,却始终缺了一块,即便沉睡了,也睡不踏实。

    他不知道自己在不甘什么,可他现在似乎知道了,他缺的正是那个能让他心绪不宁,头痛苦恼的人,即便不是战斗,也能真切的感觉他活着。

    莫燃,她就是他缺的那块。

    越想,刑天就越兴奋,真如情窦初开的少年一般,望着莫燃时儿蹙眉,时儿傻笑,多亏莫燃现在一心都在战斗,没有看到刑天的傻样。

    不知过了多久,莫燃再次被那残忍的电网按在了地上,啃了一嘴的雪,挣扎着翻了个身,头顶上却猛的出现那颗狰狞的狼头,那一排獠牙实在瘆人的很,电光呲呲的闪过,冥狼一张嘴,把莫燃的身体咬了起来。

    “你”莫燃惊叫了一声,差点以为冥狼要把她生吞了,可很快就发现,冥狼虽咬着她,但是就跟衔着幼崽的野兽一样,并不会伤害她。他在四处看了一下,突然带着她向远处的山上跑去,犀利的风沿着脸颊划过,冥狼四处跳跃着,在一座座山头之间穿梭。

    莫燃睁开眼睛想说话的时候,却被风打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可她心里却在奇怪冥狼到底要带她去什么地方?而刑天也并没有过来阻止。

    许久,冥狼停在一座山顶的最高处,一个巨大的三角形的石头直冲天际,冥狼稳稳的站在高处,他似乎要放莫燃下来,可那石头上几乎没有能够落脚的地方了。

    莫燃抓着冥狼脖子下的毛勉强站住,眯着眼睛往前一看,却发现一颗蔚蓝的珠子就悬浮在眼前,正是通天塔的塔眼!

    这通天塔十九层中实在出乎她的意料,原以为密林深处还藏着一座雪山就够奇了,没想到她一直以为就在空中的塔眼,也并非她看到的那样!那空中定是也有结界的,从她现在的地方看去,许多山头将塔眼围绕起来,众星捧月一般。

    昨天她用吞噬之境的时候,这塔眼的确消失了一会,现在看来是歪打正着了吧!其实她连塔眼正确的位置都不知道!

    莫燃诧异的抬头,看着冥狼道:“你这是何意?”

    冥狼低头看了莫燃一眼,那紫色眸子里总有些兽性的残忍,可莫燃却并不怕,因为虽然残忍,却并不丑陋。

    再说,从第一次冥狼没有杀她开始,她就肯定冥狼对她没有杀意了。

    冥狼的尾巴绕到了前面,扶起莫燃的手往前伸去。

    莫燃愣了一会,诧异道:“你该不会是让我拿塔眼吧?”

    冥狼呲了呲牙,虽不耐烦,却是肯定了她的猜测。

    莫燃虽然想要塔眼,可是冥狼忽然带她来取,莫燃怎么可能不懵!“我不懂,除非你告诉我为什么这么做,你不是守护这塔眼的吗?”

    冥狼见莫燃不拿,终于失去了耐心,尾巴一甩,抽在了那塔眼上,下一瞬塔眼就落在莫燃手里了!

    一时间地动山摇,莫燃更紧紧的靠在了冥狼身上,而冥狼站在那般陡峭的石头上也纹丝不动。

    许久,那地震一般的动静平息,不待莫燃询问,冥狼再次衔着她一阵飞奔,风驰电掣的落在了雪地上。

    刑天长身立在那里,等候许久了,在冥狼把莫燃甩过去时,刑天稳稳的接住了。

    等刑天放莫燃下来,抱着怀里的塔眼,莫燃还是很不可思议,这塔眼这么轻易就拿到了?

    冥狼却转身往雪山深处去了,灰白的毛发在风中飘动,每走一步都带着莫名的苍凉。

    “它怎么走了”莫燃喃喃的问,是她太自作多情了吗?她是真的把冥狼当朋友,即便他们之间的交流很暴力,可她是闯入者,冥狼不杀她已是仁义,可它现在怎么一言不发就走了?而且大有再也不会回头的架势?

    她的目的的确是通天塔的塔眼,可她并不是来抢的啊。

    想着以后都见不到冥狼,莫燃不禁有点着急,冲着冥狼大喊道:“这个塔眼我是借的,用完之后会完璧归赵的!”

    冥狼脚步不停,依旧迈着孤傲的步伐远去,莫燃又喊道:“我是兽宗弟子,日后来找你切磋,你还会现身吗?”

    那灰白的身影消失在了雪原深处,刑天不由得揉了揉莫燃的银发,他道:“别喊了,你喊破喉咙它也不会回来了。”

    莫燃不由得说道:“为什么?这太反常了吧?我又没打赢它,稀里糊涂拿到了塔眼,你说它是不是被我弄烦了,干脆把塔眼甩给我了?”

    刑天却似乎知道冥狼为什么这么做,他拉着莫燃也往回走,同时道:“这塔眼不是他送你的,是你自己拿到的。”

    莫燃更疑惑了,“这明明就是冥狼塞我手里的。”

    刑天提示道:“昨天晚上你就已经拿到了。”

    莫燃皱眉想了想,顿时道:“你是说吞噬之境吗?我刚学会的招式,只是欠缺了一样法器,施展时也并没有发挥出它的威力,塔眼只是转移了一会,后来不是又回去了吗?”

    刑天却笑了笑,“你还不懂吗?如果冥狼在这里是看守塔眼,在它眼皮子底下让塔眼消失了,别说是一会,就是一秒钟,也是败了,今日它不对你下重手,只因它已经不护着塔眼了。”

    莫燃皱眉道:“以后也不护着了吗?我都说了我会还回来的,冥狼也没反应。”

    刑天笑了笑,他虽不知道冥狼为什么要守着通天塔的塔眼,可刚刚冥狼转身后的落寞他却是看懂了,那种与世界格格不入的高傲,却又无处可去的寂寥,只有尝过同样滋味的人才明白。

    只怕,那塔眼是冥狼留在通天塔不算理由的一个理由,如今这个理由也不成立了,冥狼应该也不会继续留在这里了。刑天道:“塔眼又不是冥狼的,它当然不会有反应。”莫燃叹了口气,“不打不相识,我们打了这么多次,好歹算熟识了吧?今天他还特意引导我的招式”刑天仔细看了看莫燃,发现她是不舍,顿时道:“日后你若还想找他,我帮你找便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