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6. 血杀的消息【二更】
    平时莫燃都会在通天塔待一两个小时,剩下的时间就都在疗伤了,不过昨天晚上冥狼没有下重手,莫燃也没受什么伤,离开通天塔的时候天都快亮了。

    莫燃索性直接下山,寒水城花楼此时正是萧条的时候,莫燃也懒得走正门了,让刑天带她直接进了狐玖的房间。

    房间内飘着浓郁的熏香,门窗紧闭,竹帘和红帐静静的垂着。

    莫燃还未出声,里面便传来一声很是暧昧的呻吟,悠长又惬意。

    “嗯姑娘今日来的真早。”狐玖的声音带着半睡半醒的迷离,那修长的身影翻了个身,衣领大大的敞开,露出一大片白皙的胸膛,侧躺着看了过来。

    虽隔着屏障看着朦胧,可那酥酥麻麻的声音听着莫燃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她抽了抽嘴角,道“你你起来说话。”

    “呵呵”狐玖低低笑了笑,动作散漫的下床,拂开红帐走了出来,稍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不过那本就遮不住多少肉的衣服,怎么整理都是一样。

    直至停在莫燃跟前,那双狐狸眼在刑天身上一瞥,才又看向莫燃,那白玉一般的手指忽然拂过莫燃的脸颊,沾了些许血迹,再看莫燃身上稍显凌乱的衣服,还有被掩在衣服下的伤口。

    他又忽然抓过莫燃的手,掀起袖口,只见那白皙的手背上有灼伤的痕迹,一双狐狸眼变的浑浊,那笑容依旧,却无端的夹杂着危险,“姑娘这是怎么了是谁忍心在这么娇嫩的皮肤上留下这么残忍的痕迹。”

    莫燃鸡皮疙瘩都抖了一地,在狐玖拿出丹药的时候,她已经抽回了手,“不必了,一点小伤而已。”

    莫燃不在意的说完后,取出了通天塔的塔眼,一颗鸵鸟蛋那般大小的珠子,蔚蓝的颜色中嵌着一片黑色,真像一只眼睛,“这是塔眼,我拿到了,你保管好。”

    这塔眼虽是狐玖惦记已久的东西,但此刻他却没有特别关心,视线反而追着莫燃的手,看着那片灼伤的痕迹又被袖子盖住。

    “狐玖”莫燃叫了一声,发现狐玖心不在焉,不禁有点奇怪。

    “嗯”狐玖后知后觉的看向莫燃,然后低头笑了笑,把刚刚打开的玉瓶又盖好,这才接过塔眼,有些怅然的说道“为了取这塔眼,姑娘遭了不少辛苦,我收到这塔眼,心里却并不觉得高兴了。”

    莫燃一直觉得狐玖特别会说话,虽是利用人,可总能把人说的心里舒坦,甚至有种赴汤蹈火再死不辞的冲动了,想来捕风堂的属下应该都是对他俯首帖耳的吧

    可莫燃听到这话,只觉得尴尬的很,狐玖这人知道什么是心疼吗表演的还挺像的,她摆了摆手道“做我乐意的事情,再辛苦都不算辛苦,你也不必不高兴。”

    过了一会莫燃又道“接下来我还有很多事情,去天一门还不一定什么时候,到时候再通知你吧。”

    说着,莫燃跟刑天说了一声便打算走了,狐玖却忽然叫住了她,“姑娘,蜘蛛门三阴殿的殿主昨日死了,蜘蛛门怀疑血杀是内奸,要将他抓去主殿处置。”

    莫燃脚下一停,惊讶道“你怎么知道三阴殿的殿主难道是血杀杀的”

    狐玖道“就算不是我亲眼所见,还不好猜出来吗在没有遭到外界围攻的情况下,归魂殿和三阴殿殿主相继被杀,归魂殿还好解释,可三阴殿却说不过去了。

    蜘蛛门四殿的殿主受邀前往三阴殿聚会,在他们离开后的第二天,三阴殿的殿主就死了,而且是被吸干了修为而死的,蜘蛛门剩下的三个殿主已经被紧急召唤前往主殿了。”

    莫燃忽然皱眉,“不可能,血杀会杀人,但不会吸他的修为。”

    狐玖却笑道“会不会蜘蛛门的殿主会判断的,三阴殿的殿主已经是不灭期一层,不管是谁吸走了他的修为,短短几天都是消化不了的。”

    莫燃顿时明白了,如果是血杀干的,他若去了主殿,肯定会被揭穿,可若不去,那更是默认了。

    狐玖笑道“姑娘,你若担心血杀,我可以派人去帮你找。”

    原来他是这个意思,莫燃只当他是想讨好她拿到了塔眼,就同意了,“那就拜托你了。”

    狐玖笑道“姑娘见外了。”

    一直等到刑天和莫燃走了,狐玖抱着塔眼,一手扶额,悠悠的叹息,“为何要多管闲事”

    捕风堂的得力属下都派回妖域了,剩下些杂兵也办不了找血杀这种事,刀刃还在盯着中蛊的妖兽,此事莫非要他亲自去

    回到竹屋后,莫燃把伤口上都上了药,坐在秋千上慢慢的晃着。

    许久都没有血杀的消息了,她现在才发现,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这一收到消息,结果就是杀身之祸,蜘蛛门总殿血杀自己说过打不过,这次要是以奸细的身份被抓回去,岂不是必死无疑了

    不过血杀应该没那么傻吧,总不会连跑都不会吧

    刑天坐在茶台那,莫燃沉思,他就盯着莫燃瞧,想着莫燃那小脑瓜子里也不知道装了多少东西,最后他实在看不下去了才出声道“你是在担心那个血杀”

    莫燃点了点头。

    刑天道“他是死不了的,你担心这些干什么不如去藏书阁翻翻书。”

    莫燃道“你说的倒轻松,血杀是我很重要的朋友,平时我都帮不上他,这种时候也伸不了手,我能安心吗”

    刑天叹了口气,“上次他都那样了,不照样没死吗我是让你对他有点信心。”

    莫燃沉默了一会,忽然抄起旁边的东西就朝刑天砸过去了“不要再提什么上次了”

    要不是他说起,莫燃都忘了上次她帮血杀疗伤的时候,那只黑猫还不知道吃了她多少豆腐

    刑天接住飞过来的花盆,也是一愣,忽然意识到自己当初错过了多少一亲芳泽和佳人入怀的机会他起身把花盆放回远处,低头看着莫燃雪白的颈项,咽了咽口水道“你摔的都是江潮的心血,也不怕他找你算账。”

    “你走开”莫燃道,这个时候极度不想看到刑天。

    刑天声音弱了些,解释道“那时候我都是无意的。”

    他要不解释,莫燃也就只是烦闷一会而已,他这么一说,莫燃的火气蹭的就上来了,转头低吼“无意是理由吗我要是无意的那么对你,你会无动于衷吗”

    刑天想了想,大概不会无动于衷吧,如果莫燃真想那么对他,他会脱的非常干净,躺的非常好。

    看着莫燃怒气冲冲的眼神,刑天还是小声说道“你在竹林里对我那样的时候我不是没有计较吗”

    莫燃的气焰顿时就熄了,而且蔫的不成样子,“不、不提了”

    刑天嘴角勾了勾,又很快收敛了神色,抓着秋千的绳子慢慢晃动,过了一会才想起来刚才的话题,不过他意识到,莫燃似乎不知道血杀是天魔。

    这世上让谁死都有可能,但让天魔死却有点难,只要有魔气,天魔就算肉身毁了都能复活。

    他在犹豫着要不要告诉莫燃,血杀是她很重要的朋友,可这个重要的身份血杀却没告诉她,如果他现在说了的话,是不是挑拨离间

    罢了罢了,为了防止出错,他还是装不知道好了。

    莫燃则是陷入了尴尬之中,过了好一会,却见迦蓝提着两只兔子回来了,身披袈裟,银发如瀑,俊美的容貌之中透着些许慈悲,眉间的红印最是鲜艳。

    如此美人缓缓行来,若他不披袈裟,手里不拎着两只僵死的兔子,画面还令人遐想一些,可此情此景,只让人矛盾的很。

    莫燃起身去迎,正好摆脱了刚刚跟刑天之间奇怪的气氛,她从迦蓝手里拿过一只兔子,走到池边喂了鱼,那鱼群蜂拥而上,眨眼的功法就把一只兔子吃的毛都不剩,那场面的确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随后过来的迦蓝把另一只兔子也丢了进去。

    莫燃不禁道“你跟我家将军肯定合得来,都这么喜欢猎兔子。”

    迦蓝好奇道“将军是谁”

    莫燃道“我的狗,之前一直陪着我,后来我让它陪伊伊了。”

    迦蓝垂眸一笑。

    这池子是江潮挖的,鱼是江潮买的,可却好像是给迦蓝找到了乐子,他每天都乐此不疲的喂好几回。快中午的时候,魂落竟然来了,他瞧着竹屋都没有他住的地方了,又见刑天新盖的竹屋倒是还有房间,他就收拾了一间住了。

    不过他还是砍了竹子在旁边搭了一个棚子,忙活了一下午摆弄出一个厨房,还把他带来的锅碗瓢盆都摆放好,似乎真的铁了心做个厨子了。

    莫燃看着魂落忙碌,不由的问“小黑,你出师了”

    魂落摇头,“没有,我想莫莫了,在山下待不下去了,在这里我也会勤加练习厨艺的。”

    最主要的是,他才不在几天,竹屋就人满为患了,再晚了房顶都怕没的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