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5. 五宝池,万年魔根莲
    第二天,莫燃本打算先去五宝池看一眼的,但是厉鸣犴说五宝池是天一门的圣地,戒备森严,一般人是不让进去的,若是等到莫燃拜了宗门,正式成为洛川的关门弟子之后,就有资格去了。

    莫燃于是作罢,最多再等两天而已。

    莫燃坐在门口的木板上,两脚悬空,看着下面的水静静地淌,厉鸣犴则是坐在旁边拄着下巴看她,一脸的傻笑,莫燃都不想看他了,从早上起来他就不正常了,那眼神软软的,迷离又朦胧,莫燃真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对他做了什么,生生把一只野兽训成傻兔子了。

    “你别再这样笑了,再笑我揍你了”莫燃忍无可忍的说道。

    厉鸣犴却抓住莫燃的手往胸膛按去,“你揍吧,只要你高兴,怎么揍都行。”

    莫燃抽出了手,深吸一口气看着厉鸣犴,“你傻了吗我告诉你,我可不要脑子有问题的男人。”

    厉鸣犴却是软硬不吃,他摸了摸莫燃的脸,拇指在她唇上轻轻摩挲,“你在床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莫燃头上的青筋都爆出几条,“你不知道床上的话都不能信吗”

    厉鸣犴却是笑了,“听说过,都说人在**上头的时候说的话不能当真,可我觉得,你在床上比平时诚实多了。”

    莫燃道“你到底想干什么马上给我变正常一点。”

    厉鸣犴摇着头,“不行,我现在睁眼闭眼都是你热情主动的模样,我不想醒,昨天晚上可是我的第一次,想想我过去几百年都白活了啊。”

    莫燃抽着嘴角道“你这是在后悔没有早点找女人吗”

    厉鸣犴不满的看了莫燃一眼,“我是后悔没有早点遇见你。”

    莫燃头痛欲裂,昨天晚上她不记得过程,厉鸣犴这样子只会让她莫名其妙,想想纤丝虫毒也够烦人的,这么重要的事情却总让她忘记。

    莫燃忽然起身回房,厉鸣犴几乎亦步亦趋,走进门时,厉鸣犴看着那张床,他几乎能看到昨夜在上面翻滚的两人,他有点受不了,太“触景生情”了,他勾引了莫燃,都不知道鬼医他们知道后会怎么给他下黑手,要是再来一次,估计他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可莫燃却走向了隔间的书房,坐在椅子上拿出一个盒子端详。

    厉鸣犴跟过去,心跳的更快了,呼吸都有些急促。

    “你干什么”莫燃奇怪的看了一眼厉鸣犴,心想这家伙怎么没完没了的发情。

    厉鸣犴却指着桌子道“昨夜你坐在这里,我站在地上,你比在床上的时候卖力多了。”

    莫燃一听,脸也顿时有点烧,她抓起几支笔扔了过去,“你再说我真揍你了”

    厉鸣犴忙闭嘴了,他捡起地上的笔送了回去,讨好的笑道“我不说了,真的不说了,等你的毒解了之后,我们直接做”

    莫燃低头,打算忽略他,可看着面前的桌子却怎么都集中不了注意力了,都怪厉鸣犴,他怎么敢趁她被**控制的时候那么拐骗她

    手中不知不觉的用力,那盒子忽然被挤开了,从里面爬出一条黝黑细小的蛊虫,莫燃一下子清醒过来,飞快捏起那虫子的头,又拿起一根银针慢慢试探它。

    见莫燃的注意力都到了蛊虫上面,厉鸣犴也渐渐清醒了,但看着莫燃让那虫子咬她,厉鸣犴还是有点紧张道“你怎么拿自己做实验不然你让它咬我吧。”

    莫燃却盯着虫子的反应,头也没抬道“我知道它的毒性,只是验证一下,你不用紧张。”

    过了一会,莫燃把那条虫子放回了盒子里,紧接着又取出一个,厉鸣犴顿时也意识到,这些蛊虫定是那天在崇山窟拿回来的,莫燃估计要都试一遍,厉鸣犴生怕莫燃再中什么毒,更加一刻都不敢离开了。

    莫燃做起事情心无旁骛,完全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厉鸣犴也捧了一本书来看,时不时看看莫燃,一晃便是日暮,莫羽飞和莫伊伊两人来了,莫燃才中断了她的研究。

    又过一日,到了莫燃正式拜师的日子。

    清晨,莫燃早早出现在了天一门的祠堂,那里供奉着门派之中历代掌门和先祖。

    这一次莫燃只拜宗门,不像在兽宗时那般隆重,却依然严肃。由首席长老主持,十几个长老见证。

    洛川一派道骨仙风,板着脸负手而立的时候俨然一个德高望重的宗师,他对莫燃讲了尊师重道的规矩之后,沉声道“莫燃,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洛川的关门弟子,你务必恪守门规,持身修道,日后扬我天一门之威。”

    莫燃恭敬拜道“弟子谨记。”

    洛川指向身后供奉的排来牌位,道“此处供奉的都是天一门先祖,有的是身前所立,有的是身后所立,但你务必记住,无论你走到哪里,都是天一门弟子。”

    莫燃也抬头看了一眼,原来如此,这些排位上的人也并非都是死后的所立,若是飞升天界,也会立位供奉,她再次三拜,“弟子谨记。”

    之后,洛川给她引荐了在场的十五个长老,那些长老们早就听说了莫燃这号人物,此时也欣慰不已,全然不在乎她还有另外两师父了。

    最后,洛川对莫燃和厉鸣犴道“为师就你们两个徒弟,以后你们要相互扶持,相亲相爱。”

    洛川说的一本正经,纵使一旁的长老觉得他用词不当,也并没有放在心上,殊不知洛川早知道厉鸣犴惦记莫燃了,若自己这两个得意门生能结为夫妻,那不是喜上加喜吗

    洛川还在心里为厉鸣犴加油打气,可他还是不知道,厉鸣犴已经抱得美人归了。

    厉鸣犴也严肃的答应道“是,师父,我一定会照顾好师妹的。”

    莫燃顿了顿也道“请师父放心,我跟师兄会好好相处的。”

    等拜师的所有程序结束,已经是正午十分,莫燃从祠堂走出来,过了一会道“厉鸣犴,这下我可以去五宝池了吧。”

    厉鸣犴却道“不可以。”

    莫燃疑惑道“你不是说我拜了宗门之后就可以去了吗”

    厉鸣犴却狡猾的笑了笑,“你得叫我师兄,我才会带你去,以后也要注意言行,你在师父和门派祖宗们面前发过誓的,尊师重道知不知道”

    莫燃瞥了一眼厉鸣犴,也不知道他得意什么,不就是一个师兄吗搞的像占了她多大便宜似的,莫燃停住,有模有样的行了一礼,“师兄,你可以带我去五宝池吗”

    厉鸣犴笑的俊美无涛,扶着莫燃的手道“师妹不必多礼,我带你去。”

    五宝池位于天一门最高的一座峰顶,那峰顶本是一座火山口,山顶积雪融化之后积年累月成了一个在嵌在群山之中的宝池,远看湛蓝无比,站在那五宝池边缘,仿佛便是踏上了世上最纯净的地方,再烦乱的心都能归于平静。

    莫燃深吸一口气,此处灵力比山中要浓郁数倍,真是个好地方。

    “五宝池周围平时也有这么多人吗”莫燃问道,上山路的只有一条,而一路上相隔不远便有弟子值守,戒备岂止是森严

    厉鸣犴道“并不是,五宝池的万年魔根莲要成熟了,最近日夜都有弟子职守,以防有人潜入。”

    听到厉鸣犴的回答,莫燃惊讶的问道“什么时候成熟”

    厉鸣犴道“应该就只十五天左右,昭阳城已经来了不少修者,想上山夺宝,拜贴也不知道递了多少。”

    莫燃皱了皱眉,为何万年魔根莲会在这个时候成熟这个时间也太不巧了她不由得道“魔根莲成熟,有再多的弟子职守又有什么用”

    万年魔根莲,虽生在灵气充沛的五宝池,可根为魔根,莲却是极为稀有的灵枝,而莲子又是魔莲子是世上唯一一株灵魔共存的灵根。

    万年魔根莲每一万年才开一次花,花瓣是紫心破障丹的主药,而这紫心破障丹是突破归仙境瓶颈的奇药,而魔莲子则是助魔物突破魔尊历劫之用。

    且不说天下人都会来争魔根莲,若只是一般修者也就罢了,偏偏这魔根莲吸引的可是那些隐藏须弥界的高阶修者更何况,魔门一开,说不定还会有魔物来抢。

    这东西她看着都心动,仅仅安排一些门内弟子,也就只能拦住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小贼而已,根本拦不住那些真正夺宝的人。

    莫燃若有所思,那在万年魔根莲成熟之前,她都不能试图去拿池底莲盘了

    除了万年魔根莲的莲花花瓣和魔莲子两个宝物之外,这五宝池中还有三宝,可谓是名副其实了。

    还有一宝是这池水,经常以此水沐浴,能够常驻青春,是能让人不老的神物。再有便是水中的玄月冰魄,此物是极为罕见的炼器材料,天下不知多少人趋之若鹜。

    最后便是池底莲盘,虽然名字中有“莲盘”二字,可它跟万年魔根莲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外界传说之所以五宝池能孕育出这么多宝物,就是因为有池底莲盘,因此时常有人抢夺其余四宝,却没人打池底莲盘的主意。

    不过莫燃现在已经知道,那池底莲盘本是一样法器,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它造就了五宝池的独特,若真是,那她取走池底莲盘就是毁了那四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