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7. 凤佳人
    今天出行的运气好像不太好,刚刚走了不远,都快到四海饕林了,斜里忽然冲出来一个人,直直的冲向莫燃,醉醺醺的抱着莫燃吐了一地,莫燃使劲推着他才避免了被吐一身,不过那刺鼻的味道还是熏的莫燃几欲作呕。

    “莫莫”魂落注意力都在莫燃身上了,一时没防备住突然冲出一个醉汉,此时忙去拉开那人,只是喝醉的人麻烦得很,怎么拉扯都不动,反而手脚并用的攀在莫燃身上,像个小狗一样嗅来嗅去,如果她是个男人,这半晌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没错,这醉汉的确是个女人,莫燃也想把她拽下来,可是那双手臂就跟藤蔓一样,死死的缠在她身上,让她使不出力道,只僵持了几秒钟,那女人打了个酒嗝,忽然扯着嗓子大声嚷嚷

    “本姑娘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要修为有修为,要钱有钱,要权势也他妈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告诉你,你就是把鞋底踏穿了,也找不到我这么漂亮还这么温柔的女人嗝听到没有老娘是这个世上最温柔的女人”

    最后那一声狮子吼,把整个街道都震的颤了颤,莫燃耳朵里嗡嗡嗡的,瞥了一眼近在咫尺的脸,心想她说的话她只信一句,那就是她的修为还不错,看不出她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历劫期二层前期的修为了。

    这样的高阶修者出现在昭阳城,还真是挺让人意外的,而且,炼丹工会副会长左年不灭期一层就已经在须弥界十大高手中排名第十了,这个人倒是不为人知。

    可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高手榜中的人并非都以修为高而上榜,还有他们的影响力,暗三族中也有不少历劫期的恶人,却绝对不会出现在排名当中。

    而这时,那女子一遍一遍的重复着一句话,“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拒绝老娘”而且一次比一次歇斯底里,抱着莫燃,俨然把她当成了那个负心人。

    被她的嗓门吼来了一大群人,敛芳阁、四海饕林、兰柜坊的客人更是兴趣浓厚的观赏,这些人看不出那女子的修为,只当她是寻常修者撒酒疯,不少人笑呵呵的起哄。

    “哈哈哈,姑娘,你抱的可是个女人,我们凤鸣国男人再少你也不至于如此吧”

    “瞧你这么可怜,我送你一个男人如何”

    “哟哟哟,我们兰桂坊这么大的门,姑娘怎么就看不到呢想要男人来这啊,别管是高大威猛的、小鸟依人的,我们都有”

    不管旁人乱哄哄的说什么,那女子都不理不睬,只有兰桂坊的老鸨儿一开口,那女子忽然直起身子破口打骂“你哥不男不女的老妖婆你知道老娘是谁吗你楼里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人睡过了老娘碰一碰都反胃”

    那老鸨儿脸色顿时铁青,扭着兰花指也骂道“我看你就是个穷鬼邋里邋遢没一处能看瞎了眼的男人才会看上你我看你就是把自己卖了也不够在敛芳阁走一圈的”

    那女子却忽然把手伸进怀里掏了半天,最后甩出一个牌子,啪的仍在了地上,“老妖婆你把它捡起来给我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

    虽然那女子醉醺醺的,可那老鸨儿还是被唬住了,将信将疑的过去捡,“我倒要看看你拿什么装腔作势”

    可话音刚落,当她看清楚那牌子时,大惊失色的跪在了地上,连连磕头大喊“太子殿下饶命老奴有眼无珠,冲撞了殿下,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啊”

    一听如此,众人都是面色突变,纷纷跪下行礼,刚才出言起哄的人们更是噤若寒蝉,热闹的街口一下子寂静的厉害,只剩下那老鸨儿的哭喊声。

    “吵死了”那女子大吼一声,对老鸨儿道“老妖婆,你要是男人,就给我切了下面的东西滚蛋,要是女人就切了上面”

    那老鸨儿嚎啕大哭,此时颤巍巍的说道“老奴是男人,但下面的东西早就被切了,殿下恕罪啊”

    说着,那老鸨儿急于脱裤子证明,可那女子却恶心道“滚马上滚滚出昭阳城”

    那老鸨儿听了,裤子都没来得及提就飞奔而去了。

    “你们也都滚看的老娘心烦”那女子又吼道,剩下的人也如得了特设令,一下子跑的没影了,刚刚还人声鼎沸的街口顿时没人了。

    莫燃此时才是有苦说不出,出个门竟然碰到这号人物,还抱着她这么久,实在无可奈何,只好耐着性子劝道“姑娘,人都走了,你是不是也可以放开我了”

    那女子打了个酒嗝,眯着眼睛看向莫燃,瞬间眼中一亮,摸着莫燃的脸道“公子好生俊俏,敢问公子家住哪里,可有婚配”

    莫燃抽了抽嘴角,拉开那女子的手道“姑娘,我是女人。”

    “嗯”那女子盯着莫燃看了半晌,忽然松开手脚,一下子跳的远远的了,同时大吼“女人你也滚,马上滚”

    “莫莫。”魂落拉着莫燃的手,眼神危险的看向地上的女人,想着该如何给她点教训。

    而此时那女子正好也看到魂落,一愣之后蹭的一下蹿了起来,眼冒红光的看着魂落道“公子好生俊俏,敢问公子家住哪里,可有婚配”

    眼看着那只咸猪手马上就伸到魂落嫩生生的脸蛋了,莫燃急忙拉着魂落便走,“小黑走。”

    还是不要理会这个醉汉了。

    可那女子却从后面追了上来,张开双臂挡在了两人面前,指着莫燃道“你我要跟你公平竞争你休想把这个俊俏公子带走”

    说话间,那女子释放出威压,虽是醉了,但态度坚决,眼神看着莫燃,竟带着些杀气。

    “莫莫,这个女人好烦,我去打晕她,醒来之后她也不记得了。”魂落道。

    而这是那女子又道“你这女人到底敢不敢谁赢了这俊俏公子就归谁”

    莫燃觉得这人实在是胡搅蛮缠,她道“你弄错了,他本来就是我的,你这是明抢。”

    那女子反而理直气壮的大喊“对我就是要抢你要是没本事守住自家男人,就乖乖让给我”

    说着,那女子拍了拍手,顿时从兰柜坊冲出两排人,将三人围在了中间,那女子又道“我也不跟你比修为,否则显得我欺负你,我们赌桌上比。”

    莫燃看了看左右众人,哼笑一声,看向那女子道“我可以应下你这种无理的要求,但你要先告诉我你是谁,而且,我不想跟一个醉醺醺的女人玩。”

    那女子道“瞧你穿着天一门的服饰,见识怎地如此浅薄你记住,本姑娘大名凤佳人,凤鸣国太子是也老娘就是醉了也能轻轻松松赢你,你身边那公子很快就是我的了”

    “那还磨蹭什么,来吧。”莫燃转身走进了兰柜坊。

    兰柜坊是赌场,因为凤佳人的去而复返再次变的热闹非凡起来,要知道,她刚刚在这里已经赌过一场,而且也是因为一个男人,虽然赢了赌局,却没有赢到那个男人。

    直到莫燃和冯家人站在赌桌的两头,围观者不计其数,凤佳人毫无形象的坐在椅子上,双腿才在赌桌上,眼神流连在魂落的脸上,刚刚只惊鸿一瞥就已经惊为天人,没想到灯光一照,更加夺目。

    凤佳人无比自信的说道“要赌什么你随便,只要你记得,输了,他就归我了。”

    莫燃眼神更冷,从凤佳人以身份逼她就已经不满,更别说她竟然敢惦记魂落了,嘴角扯开一抹笑容,妍丽而神秘,对凤佳人道“可以,但如果你输了,你得跪在我面前,恭恭敬敬的叫一声祖宗。”

    凤佳人一脚踢歪了赌桌,眯着眼连说了三生好,一声比一声危险,“好,好,好本姑娘还是第一次见你这么猖狂的女人说吧,赌什么”

    此时赌场的人已经把赌桌归位了,莫燃看了一眼荷官,往后一靠道“你们这里有什么玩法,挨个来吧。”

    那荷官看向凤佳人,凤佳人却怒道“看我干什么她敢一个个玩,本殿下就不敢吗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那荷官稳住心神,快速的介绍了一下兰桂坊的赌法,最后定下了三十六种。

    魂落扯了扯莫燃的袖子,问道“莫莫,你会赢吗”

    莫燃看向那双紫眸,反问道“我会把你输掉吗”

    魂落却笑了一下道“莫莫要是把我输了,我也能自己回来。”

    莫燃顿时觉得好笑,她探身揉了揉魂落的头,道“放心吧,输一项都算我输。”

    魂落却忽然问道“莫莫为什么要跟她比”

    莫燃脱口道“她觊觎小黑,我就让她死了这条心。”

    紫眸中弥漫开一丝笑意,莫莫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占有欲呢

    看着荷官的手在赌桌上飞走,莫燃从容不迫,始终都很淡定,让人看不出她是真有底气还是吓傻了,凤佳人则是抖着一双腿,眼神只在魂落和莫燃身上来来回回的看。

    结果第一场便是莫燃赢了,凤佳人毫不在意,大手一挥,“继续”

    第二场第三场的也是莫燃赢了,凤佳人依旧面不改色,“总共三十六场,让你尝点甜头,一会不要哭的太难看。”

    莫燃也笑道“太子殿下似乎胸有成竹。”

    那凤佳人大笑道“哈哈哈,太好笑了本殿下在赌桌上从没输过你赢了几场,那是本殿下让你赢的,你以为真是你的本事”

    莫燃只笑不语。

    赌局一局一局的开,莫燃也是一局一局的赢,直到第十七局时,凤佳人坐直了身体,笑了一声道“游戏这才开始。”

    莫燃点了点头,并没把凤佳人的示威放在眼里,总共三十六局,凤佳人莫不是想十九对十七来赢她

    从赌局开始到现在,赌桌上才真正出现了剑拔弩张的气氛,等到两人各自亮出自己的底牌时,依旧是莫燃赢了在看到结果的那一瞬间,凤佳人蹭的站起来,差点没掀了赌桌

    凤佳人怒视莫燃“怎么可能”

    莫燃淡定的回应,“太子殿下输不起吗”

    凤佳人仔细审视了一下莫燃,经这一局,酒劲都吓跑了不少,眼中越来越清明。

    这凤佳人名字虽可人,但她的脾气却古怪的很,若安安静静坐着,也算是清新脱俗了,小巧的五官,连身量也小巧的很,绝对是那种小鸟依人的模样,可偏偏生了一副怪脾气,平生只好两件事,赌和男人。

    赌,如她自己说过,赌桌上从未输过,可这男人嘛,纵使冯明国的太子要多少男人都是召之即来的,可她偏偏喜欢那种不搭理她的,以至于虽然冯明国举国上下都知道凤佳人喜好男色,却从来没有在男人这件事情上如意过。

    所以,如今这一局,应该是凤佳人头一回在赌桌上输了。

    凤佳人盯着莫燃道“你叫什么名字”

    本来她是不感兴趣的,可现在却问了,可见莫燃给她的惊讶不小。

    莫燃道“天一门,莫燃。”

    凤佳人挥手让荷官继续,她与莫燃之间隐隐对峙起来,才发现莫燃的气息远比表面上看的深厚,加之处变不惊,游刃有余,她今天随便抓来的乐子,许是大有来头啊

    接下来是第十八局,若凤佳人赢了剩下的所有赌局,两人便是平手,可她若是随便输一场,今天就是她输了,凤佳人不得不打起了精神。

    在众人屏息等到揭开底牌的时候,又是莫燃赢了兰柜坊楼上楼下围观的人群都炸开了锅,荷官也是胆战心惊,只有莫燃和凤佳人还四平八稳的坐着。

    凤佳人眼神变幻,现在谁都知道,她输了,可半晌之后,凤佳人对荷官道“愣什么愣继续啊,不行就换人来”

    荷官连忙继续,虽然输了,但凤佳人似乎是要将三十六场都赌完。

    结果吓傻了众人,莫燃就跟嗑了药似的,从头赢到了尾,要不是凤佳人的低气压都快冻僵了楼上楼下无数的人,众人都要怀疑凤佳人放水了。

    “莫莫,你赢了。”在一片寂静中,魂落略带雀跃的声音说道。

    莫燃挑眉,看向凤佳人道“巧了,在赌桌上,我也从未输过。”

    莫燃久不碰这些玩意,可一旦上手却一点都不觉得生。

    最近凡是知道莫燃的人,提起来都离不开称赞一声天才,可莫燃从不觉得那算什么天才,那些都是她用等价的辛苦换来的。

    可有一点,莫燃提起来就敢理直气壮的说一声老子就是天才,那就是赌,她的赌厉害到什么程度,当初在大齐王朝时,凡是大的赌坊,掌柜的手里都有莫燃的画像,遇见这位祖宗上门,那都是哄着供着让她高抬贵手的。

    重生之后莫燃早已没有闲心碰这些消遣的玩意,没想到还会有人用这个来挑衅她,只能说这凤佳人运气不好了。

    凤佳人的酒早就全醒了,此时站起来,慢慢走向莫燃,那游离在她周围的威压直逼的众人喘不过气来,纷纷哆嗦着身体让开了路。

    直至凤佳人站在莫燃面前,莫燃都稳稳的坐着,魂落更加淡定了。

    凤佳人道“你赢了。”

    这话说出口时,凤佳人的样子像是要将莫燃大卸八块,这绝对是凤佳人输的最难看的一次。

    莫燃笑道“太子殿下应该明白愿赌服输的道理吧。”

    凤佳人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明白。”

    说着,凤佳人双膝一弯,直挺挺的跪在了地上,不加控制的威压在赌场内肆虐,不一会众人都扛不住如此高阶修者的威压,纷纷跪在地上。

    只听凤佳人咬牙唤道“祖宗。”

    ------题外话------

    感冒发烧,昏昏沉沉睡了一天一夜,难受的很,很抱歉断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