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9章 不赌不相识
    莫燃看向凤佳人,却见凤佳人毫无形象的瘫坐在椅子里,也是半醉半醒的样子,莫燃往后一靠,顿时笑了笑,她的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姑娘,刚刚你们平手。”这时,狐玖在一旁说道。

    莫燃斜他一眼,那倒好,现在还是她赢一局,最后这一局便稳多了,最不济也是平手。

    狐玖却不知怎么愣了一会,狐狸眼注视着莫燃慵懒的模样,许久都移不开眼,他忽然想起那日莫燃淫毒发作时也是这般,那双清亮的眼睛里婉转的笑意,动人的妩媚和风情,将她本来的潇洒放大了无数倍,变成了一个与平时全然不同的莫燃,一个活脱脱的妖精……

    还好昭阳城女人居多,否则这样的莫燃不知道会招来多少男人。

    魂落抱着莫燃的手也紧了紧,莫燃现在的样子太诱人了,他一点都不想放开,也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她,以至于莫燃使劲拨开他的手才能露脸说话。

    “小黑你怎么了?”莫燃察觉到魂落的紧张,奇怪的看他一眼。

    “我……”魂落的脸憋红了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总不能说莫燃现在看上去很可口吧?而莫燃却已经等不及他的回答,转而看向了凤佳人。

    凤佳人此时走到了人群中间,刚刚那张拼酒的大桌子也已经被撤去了,清理干净便是一处舞台,凤佳人脚下还有些晃,却是指着莫燃道:“老娘不……不欺负你,这朝凤舞我先跳。”

    莫燃却是大笑道:“如果你真不欺负我,就不会选什么我听都没听说过的朝凤舞了。”

    凤佳人才不管莫燃的辩驳,她把碍事的外袍脱了下来,踢掉了鞋子,只着一件修身的长裙,淡青色显得有些素净,衬的那纤细的女子更加绰约多姿,她静静的站在灯光汇聚的地方,那跋扈浮躁的气息也悄然平静下来,脚下也不再晃动,似乎在酝酿一场惊人的爆发。

    不一会,沉沉的鼓声响起,凤佳人勾着足尖随着鼓点轻盈的舞动,身体灵活的扭动,朝凤舞与其它的舞不太一样,柔美的动作之间无时无刻不透露着坚毅而果敢的力量,随着鼓声渐渐加重,凤佳人的动作也越来越大,她恣意的跳跃、转动,像个奔腾在旷野的战马。

    那鼓声越来越重,像是战鼓一般,渐渐将人代入了战场之中,随着凤佳人的摆动的肢体,仿佛能看到战场上的金戈铁马,敌我交战的紧张画面,无端的叫人热血沸腾。

    莫燃发现围观的众人慢慢跺起脚来,那沉重的脚步声跟鼓声应和,恍如四面楚歌,凤佳人忽然清啸一声!那声音穿透了层层人群,将舞蹈和战斗节奏都带到了顶点!鼓点和脚步声同时停止,凤佳人也忽然匍匐在地上,虔诚而卑微。

    从热血沸腾的顶点一刹那归于寂静,静的能听到人们的心跳声,仿佛代替了鼓声咚咚的响,凤佳人最后那一声清啸余音绕梁,在回形的赌场中一遍遍回荡,带着众人的心绪也飘在空中,迟迟无法回神。

    忽然!空中落下一大片金色的光点,如下雨一般,很快便融入了众人的身体之中,莫燃有些恍惚的看着消失在手中的光斑,只觉得体内的灵力瞬间充盈了许多,这舞、是祭祀舞。

    只有祭祀舞才会有如此向天借力的奇效。

    赌场上下所有人都在高呼“太子殿下”,带着还未退却的热血,此刻的凤佳人俨然成了这个氛围里的领袖,所有人的欢呼都是出自真心。

    而在众人的高呼声中,凤佳人转身看向莫燃,说道:“该你了。”

    虽然她的声音被淹没了,可那挑衅的表情也足够代替语言了。

    莫燃不知为何怔了一会才站起来,拨开魂落扶她的手,她慢慢走上前去,站在凤佳人面前,看着她打了胜仗一样的灿笑,拍了拍她的肩膀也忽然一笑道:“太子殿下,等着做我小弟吧。”

    在凤佳人疑惑的视线里,莫燃已经走到了舞台中央,看到换了人,众人的呼声停了下来,自觉的把氛围交给了莫燃。

    不久,那鼓声响起,仿佛从很远的地方跋涉而来,在鼓声响起的瞬间,莫燃浑身的气场就变了,变的肃穆、神圣,丝毫不比凤佳人弱,甚至隐隐比凤佳人都要多出几分无形的凝聚之力,让人的眼睛再也离不开那道红色的身影。

    朝凤舞本就是出征时的祭祀之舞,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乐器,伴奏的是战鼓,因此从头到尾也只有鼓声,如何能在这种环境下跳出士气才是这支舞的关键所在。

    当然,如果不知道动作,所有的一切都是白扯,凤佳人翘着腿等着看莫燃的笑话,却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她从未见过的朝凤舞!她的动作不仅丝毫不错,而且无比精湛!那舞动的人影与鼓声重叠在了一起,不断地冲击着她的视觉和听觉。

    看到的、听到的汇入身体,糅成了一团烈火,点燃了一寸寸的血液!渐渐的凤佳人早已忘了台上跳舞的人是跟她立下赌契的人,她只知道,眼前的朝凤舞是她唯一认可的舞。

    事实上,虽然凤佳人无恶不作了,但她修为极高,朝凤舞又是凤鸣国的国舞,凤佳人是朝凤舞第一人,因此,众人一开始就不看好莫燃的原因,并不全是因为莫燃对朝凤舞一无所知,更因为,就算她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也不可能比凤佳人跳的好。

    可事实上却完全出乎了众人的预料!莫燃非但跳了,还跳的出奇的好!

    连狐玖都慢慢坐直了身体,这是他第二次见莫燃跳舞,艳舞时她就是魅惑人心的妖姬,可此刻,她又是白长高台上与天地斡旋的祭司!让他心里深深的震撼着。

    祭司的舞,不是谁都能看的,那是跳给天地万物,所有人的眼睛所不能及的一切看的,而他们今日仿佛都看到了。

    只听莫燃忽地清啸一声!那清啸声便是结束语,但并非一定出现在哪个时间点,朝凤舞便是语言,等到什么时候舞者把她的话讲完了,鼓声便可以停了,这都是外人所不知道的,可莫燃却知道!

    秘籍的鼓声戛然而止!莫燃跪在地上,张开双手,慢慢俯下身体,额头贴在地面久久不动。

    金色的光点簌簌落下,众人沐浴在这稀有的灵力之中,待到那光点消失之后,赌场内外都一片喧哗!

    众人跳了起来,只有凤佳人坐着,那双眼睛沉沉的望着莫燃,那小脸上没了嚣张跋扈,又是一片吓人的严肃。

    而莫燃呢,她听着自己的心跳声,还有地面下隐隐远走的鼓声,仿佛仿佛南征北战的军队,跋涉而来,扬尘而去。

    半晌,莫燃直起身,却保持着跪坐的姿势不动,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里。这支舞,她原本就会,只是,她学这支舞时并不是这个名字而已。

    说起这支舞,还要说到莫燃的娘亲、郑雨薇,也就是大齐王朝郑老将军的女儿,郑雨薇对莫燃的要求很是严格,她教过莫燃两样东西,其一是医术,其二便是这支舞。

    莫燃的医术没学好,但相比起别的,已经是很出色了,而这支舞,从六岁开始,郑雨薇每天早晨都要亲自督促她跳一遍,一直跳到了十六岁。

    那时她只知道这支舞是郑家的传女不传男的舞,郑雨薇说,每年大年初一,郑家子女都要在郑家祠堂跳这支舞,只是自从郑雨薇离开郑家之后,就再也没跳过了。

    莫燃知道自家娘亲是惦念郑家,不敢让她伤心,也学的很认真,哪成想,她记在骨血里的舞、竟然与朝凤舞一模一样!

    虽然当初在大齐王朝她也可以跳出一样的水平,却全然没有此事这般能唤来灵力的效果,也许,是跟她本身的修为、还有所在的环境息息相关……

    在莫燃出神的时候,凤佳人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她蹲在莫燃前面,平视着她,问道:“你是哪里人?”

    莫燃道:“沧月国人。”

    凤佳人道:“你何时来到昭阳城?”

    莫燃道:“昨日。”

    凤佳人不语,她不相信莫燃的话,但她并不打算再问了,她要亲自去调查,一个外人能把朝凤舞跳成这样,任何一个凤鸣国的人都不会信的。

    凤佳人的抬手,而赌场的所有人顿时停止了喧哗,安静之中只听凤佳人道:“我输了,按照契约规定的,以后你便是我的老大,我凤佳人听你差遣,绝无怨言。”

    人群中传来隐隐的吸气声,随便差遣凤鸣国的太子!而且是一个历劫期的修者!足以羡煞所有人了!

    莫燃勾起唇角,笑道:“那叫一声听听。”

    凤佳人好不容易扮好的从容也在莫燃这不正经的强调中瓦解,额头冒出几根青筋,凤佳人狠狠的叫了一声,“老大。”

    服气归服气,不甘心也就是不甘心!她凤佳人何时被人差遣过?

    莫燃拍了拍凤佳人的肩膀,道:“我刚才就已经给你打过预防针了,你也不提前练习练习,叫老大的时候亲切一点,不知道的人听了,一准以为我是你的杀父仇人呢,好了,放轻松一点。”

    说着,莫燃站起身来,凤佳人也猛地站起,“你叫我名声扫地,比起杀父之仇也差不了多少了!你等着吧,我会去找你的,等我把你的底细都弄清……”

    正说着,眼前的人却是直挺挺的栽了过来!凤佳人下意识的接住了她,奇怪的说:“你干什么?装醉吗?朝凤舞都能跳完,酒早该醒干净了吧!喂!”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