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0. 召唤兽魂!
    凤佳人以为莫燃是装醉,可她推了好半天莫燃都没有反应,很快,从莫燃身上传来一阵灼热的气息,只眨眼的功夫,莫燃身上热的就像点了一把火一样,凤佳人只感觉自己现在抱了一团火,烫手的很。

    “喂你怎么了?”凤佳人皱眉道,她的手飞快的摸到了莫燃的脉搏,触手的温度也高的吓人,那根本不是人类会有的温度,简直就是火!

    凤佳人忍着灼烧分了一股灵力进入莫燃的经脉,却在刚进去就被逼了出来!她体内有一股很狂躁的力量肆虐,她根本查看不了!

    眼神一瞥,却见莫燃衣服下的皮肤飞快的蹿红,就像是被烫红的老铁一样!眼看那红色飞快的窜到了她的脖子上,周围还有无数人围观,情急之下,凤佳人拿起刚刚脱在一旁的外袍罩在了莫燃头上,一手抄起她飞快的掠出了兰柜坊。

    众人都清楚凤佳人怎么突然带莫燃走了,热闹的氛围一下子变得奇怪起来,而魂落和狐玖却是反应迅速的同时追出去了。

    在昭阳城的黑夜里,凤佳人一路飞出了城,魂落和狐玖也一路跟了过去,而在凤佳人刚一落地时怀里的人就被魂落抢去了。

    “嘶给你给你,烫死老娘了!”凤佳人在原地跳了半晌,从莫燃忽然栽倒到出城来,也不过几分钟而已,可凤佳人真的觉得怀里揣了一团火,差点没把她烫出一个窟窿。

    魂落取下莫燃头上的衣服,却见莫燃满脸异常的通红,不仅是脸,就连脖子上、手臂上,全身都是如此!而且她身上的确灼热非常!若一般人烧成这样,早就一命呜呼了!

    魂落心中咯噔一下,“怎么会这样,莫莫!”

    “她怎么了?”狐玖皱眉问道,全无平时的散漫风情。

    凤佳人也一头雾水,“她练了什么邪功?走火入魔了吗?”

    魂落却顾不得另外两个人了,莫燃的样子吓到他了,他横抱起莫燃,也不怕她身上的灼人的温度,低声道:“莫莫别怕,我带你回去。”

    说着,他直接划开了虚空之门,抱着莫燃消失了。

    只剩下狐玖和凤佳人两人,狐玖眯了眯眼,刚才莫燃的状态明显很不对劲,魂落也非常紧张绝对不可能没事

    城外的夜里万籁俱静,魂落的离开留给两人说不出的诡异,因为魂落那一手已经暴露了很多了,能够打开虚空之门瞬间消失的人,连神都不一定能做到。

    狐玖看向凤佳人,笑了笑道:“人都走了,太子殿下,在下也告辞了。”

    凤佳人及时喊住了狐玖:“你等等!”她沉思而怀疑的看着他道:“他们去哪了?”

    狐玖道:“莫燃是天一门的弟子,此时定是回天一门了。”

    凤佳人心中被激起了层层巨浪,先是莫燃的朝凤舞,后是魂落,她今天可真是遇到奇人了,就连眼前这个一身红衣的男人,也远远不是他表现出来的这般无害。

    凤佳人道:“她既然是你的心上人,你不担心她吗?”

    狐玖道:“当然担心,只是也已经深了,天一门山门已闭,我再着急也要明天才能前往看望,太子殿下也早些回去吧。”

    凤佳人意味深长道:“好我是该回去了。”

    她是该去做点正经事了,凤鸣国出现了如此人物,她竟然一无所知

    说完,凤佳人身形一闪,先行离开了。

    等着凤佳人走了,狐玖敛了笑,方向一变,改变主意往天一门去了,他实在无法回去慢慢等消息

    另一边,魂落忽然踢开鬼医的门,大吼道:“疯老九留下的病床呢?莫莫的异火失控了!”

    不等他进去,鬼医已经瞬间出来了,他一看莫燃的样子便知道怎么回事了,那冷静的脸上罕见的出现一丝慌张,却很快镇定下来,“在三藤戒里。”刚一说完,他又嘶声大吼:“刑天!”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刑天绝对想象不到鬼医有一天会慌乱至此,他从房间出来,还没踱步过去,就被鬼医忽然冲过来拎着他过去了。

    刑天拍开鬼医领口的手,正要说鬼医怎么这么无礼,而鬼医却忽然抬起莫燃的手快速道:“莫燃的异火失控了,你去把泉底的冰床拿出来。”

    刑天眉头一皱,就算有什么话也都咽回去了,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莫燃,抓着她的手冲进了三藤戒。

    三藤戒的结界相当于一个世界,刑天早就可以进出自如,旁人就算有那个力量,也不敢轻易硬闯,怕造成三藤戒的不平衡。

    江潮、唐烬、厉鸣犴、迦蓝也都听到动静赶来,一阵忙乱,几人临时将浴室收拾了出来,鬼医布了一个冰阵,那浴室瞬间变成了一个冰窟,很快,刑天也将冰床取了出来,魂落紧接着将莫燃放了上去。

    即便阵法内的温度奇低,几人都待着不动,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着莫燃。

    莫燃身上的温度一直在升高,连那亘古不化的万仞山寒冰也明显消融了一层,有水从病床上慢慢低下。

    而莫燃此刻更是水深火热,她感觉自己掉进了一片火海之中,疼痛已经不能形容她的感受,煎熬、折磨,像是在上刑,漫长而黑暗,眼中皆是一片通红,醒不来,也不知道自己在哪。

    不管她叫的多么撕心裂肺也只能听到自己的声音慢慢回响,不知道过了多久,莫燃紧紧的咬着牙,握紧双拳,蹲下抱紧自己,再痛苦也不吭一声,她不想听到自己那么难听的声音。

    她大概知道是自己的异火失控了,可她不知道为什么,她明明一直都控制的很好,而且以身育火的周期还没有到,没理由这么突然失控。

    隐隐感觉她叫的越惨,周围的火焰就烧的越旺,莫燃觉得这个情景似曾相识,这片火海,她曾经似乎也来过是什么时候,是干什么呢

    莫燃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在想,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稍微转移一点注意力,许久,她终于抓到了一丝线索!是狱火鬼车!

    她曾今召唤狱火鬼车的时候就是这样!

    就在她想起的瞬间,火海中忽然冲出一个妖兽,拖着金色的尾巴盘旋着升入了高空,扇动着一对赤金色的翅膀,霸气而华丽,更带着无与伦比的压迫感,九个头颅皆是绝不重复的狰狞,九个长长的脖颈来回转动,像是在轮流打量着莫燃,最后,一个头颅诡异的声音响起:

    “你,想召唤我?”

    莫燃抬头,奇怪它为什么这么问:“此话怎讲?”

    那声音像是很多种声音糅合在一起的,莫燃不由的想,莫不是他有九个头颅,也有九个声音?而此时它哼了一声道:“你的御兽诀境界波动,到了召唤兽魂的时候,有我在,哪个兽魂敢来?”

    莫燃眉头皱的更紧,聂狰说召唤兽魂是水到渠成,顺其自然的事,可她完全没想到会这么突然!她丝毫没有预感!“我并没有召唤你。”

    那狱火鬼车拍打着翅膀,道:“你没召唤我,但你召唤凤凰一族了。”

    莫燃忽然抬眸,凤凰一族?难道是朝凤舞!“难怪”

    难怪她跳完朝凤舞的时候总感觉是完成了什么仪式一样,可任凭她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还以为自己是太投入了,原来朝凤舞不仅是祭祀之舞,还是召唤凤凰一族的祭祀之舞!

    莫燃看着狱火鬼车道:“你的意思是,如果我要召唤兽魂,就只能召唤你?”

    狱火鬼车不悦道:“当然!有我还不够吗?你还想召唤谁?”

    莫燃咬牙站了起来,沉声道:“那为什们你把我拉进来?而不是直接听从我的召唤出去?”

    让她白白受这一番折磨。

    狱火鬼车却道:“我并非真实存在的兽魂,必须吃下你的血肉才能塑造我的身体。”

    莫燃道:“吃下我的血肉?你是想我死?”

    莫燃记得狱火鬼车本来就想控制她的身体,可她明明压制了他,他难道死心不改?而不等她发问,狱火鬼车又道:“你放一百个心吧,你若死了,我会重新归于虚无,你我是一体的,所以我绝对不会让你死的,只是有几个自以为是的人在想办法救你,所以这个过程可能会很慢了,你要受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