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章 王都有请
    今夜虽然凶险,不过收获也不小,莫燃能召唤狱火鬼车了,也说明狱火鬼车已经在莫燃的掌控中,翻不起什么大浪了,只不过召唤兽魂不同于召唤契约兽或者霊,不可以随时随地召唤,每一次召唤都要耗费极大的能量,若非如此,莫燃现在就已经把它召唤出来供自家男人们撒气了。

    见莫燃已经安然无恙,几人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各自沉吟起来,鬼医悄声无息的走了,唐烬拍了拍刑天的肩膀,把他叫着一块出去了。

    刑天看了一眼莫燃,想着那只麒麟一定是找茬的,不过这一次他很乐意奉陪,因为他发现,这个时候多点误会也挺好的,谁叫他们反应慢,刚刚接住莫燃的人可是他……

    莫燃抬头看了一眼,见狐玖斜靠在月洞门上,支着一双细白的长腿,有他在的地方,空气好像总是燥热的,莫燃不由的说道:“狐玖,我没事了,多谢你为我跑这一趟。”

    狐玖淡笑着说道:“姑娘客气了,没能为你做什么,我心中倒是不太舒服。”

    厉鸣犴皱眉道:“你不舒服什么?”

    狐玖好笑的看了看厉鸣犴,此人对他的敌意倒是一点都不掩饰,狐玖却还火上浇油道:“你不舒服什么,我便也不舒服什么。”

    莫燃独自承受了今晚的事情,在场的男人各个都是身怀通天彻地的本领,却一点忙都帮不上,他们当然是恨自己无能为力,心疼莫燃受的磨难,可他们都是莫燃的男人,这只狐狸是哪里冒出来的,那脸皮倒是厚的很!

    厉鸣犴眯了眯眼睛,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夜深了,九公子还是回你的敛芳阁吧,否则你的恩客们该等急了。”

    狐玖自然听出厉鸣犴是想给他泼脏水,他游刃有余的回道:“厉公子说笑了,我的恩客只有莫燃一个。”

    在两人说上话的时候莫燃就装听不见看不见了,此时急忙举手道:“我不是!狐玖说他不卖身。”

    江潮把那赤条条的手臂塞回了被子里,淡淡道:“他若卖,你就买了是不是?”

    莫燃连忙摇头,“当然不是,我不是那种人。”

    江潮回以一个不信任的眼神,莫燃一下就蔫了,她是真不会,为什么不相信?

    狐玖瞧着莫燃笑了笑,竟不纠缠了,道:“听姑娘说你们对我多有误会,本打算今夜顺便造访,不过几位似乎没有空闲,那便算了,明日我再登门。”

    莫燃很想告诉他千万别来了,误会什么的,他的存在就是个误会,解释不清的,可狐玖快走出门时又回头看向莫燃道:“对了,你今日找我要说什么事,也一并留到明天再说吧。”

    见莫燃依然是一副疲惫的样子,厉鸣犴和江潮也不忍她继续强撑着,按下她让她休息了。

    莫燃的确很累,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闭上眼便沉沉的睡了。

    ……

    再睁眼时候天早已大亮,只是莫燃并不是自己醒的,而是被外面吵醒的。

    披上衣服推门出去,却见外面站着一群人,有厉鸣犴、江潮、唐烬挡着那些人,而来人一波是天一门弟子,一波是许多佩剑的女子,穿着一样的衣服,略带严肃。

    莫燃看向被那些女子簇拥在中间的人,是一个娇小的女子,人小,可气场却一点都不小,她穿着墨绿色与暗红色相间的衣服,看上去很像朝服,可这样的朝服莫燃却没见过。

    女子长发竖起,戴一顶明珠束冠,暗红色的带子从脸侧落下,在下巴松松的打了个结,衬的那本就小巧的脸更加精致了,本是闭月羞花的长相,可女子抬起一脚踩在了椅子上,表情也很不耐烦,指着天一门的弟子们道:

    “本殿下上山是递了拜帖你们掌门亲自应允的,你们守在这里干什么?老……本殿下又不是来打劫的!你们马上滚蛋!别妨碍本殿下办事。”

    一个内门弟子忿忿道:“你带着人一路打到这里,还说不是来打劫的!”

    那女子却强词夺理道:“那是你们不经打!堂堂天一门内门弟子,连本殿下的随从都打不过,还好意思说,你们走不走?再不走以后都休想走了,我这些随从可都没娶夫,把你们绑回去正好办了好事,本殿下给你们做主。”

    一众弟子更加愤怒,一人道:“不管你是谁,天一门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另一个弟子却看向厉鸣犴道:“厉师叔,你给她点教训,让她知难而退!”

    此时,一个状况外的声音忽然响起,“莫莫你怎么起来了?”

    却是魂落端着一碗汤从亭子那边走了过来,看到莫燃已经推门出来了。

    他这一喊也把那些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天一门的弟子们诧异又激动的探身去看,他们都知道莫燃来天一门了,也拜了宗门,但还无缘得见,其实这半晌赖在这里也不全是为了拦住那些女人,也存了想见莫燃一面的私心。

    此时见莫燃穿着天一门的服饰站在门口,银发如瀑,清丽脱俗,不施粉黛,五官却叫人一见沉沦,嘴角噙着一抹笑,魅力非凡,看上去不是很高冷的样子,她站在那里,却亭亭如画,五大门派交流会之后便有传言、莫燃已是五大门派第一人。

    这所谓的‘第一’包涵的内容多了,天才第一,修为第一,声望第一,美貌第一,此时一见真人,别的且不说,这美貌第一她绝对当得起!

    而此刻,那衣着隆重的女子忽然闪身而至,拉着莫燃的手道:“你可出现了,见你一面真不容易,进屋进屋,我有事找你详谈。”

    莫燃看着眼前火急火燎拉着她的女子,站着没动,道:“我说小弟,昨天晚上才分开的,你今天就穿这么隆重来找我?”

    此人正是凤鸣国太子凤佳人,莫燃当然记得。

    凤佳人翻了个白眼道:“为了你老娘昨晚一夜都没睡,穿这身衣服也是为了来见你,别废话了,我还有正事呢。”

    莫燃虽然昨天晚上才认识凤佳人,但她的行事作风莫燃还是稍微了解一点的,见她眉宇间带着严肃,就知道她不是在瞎扯了,她看向其余弟子道:“我与太子殿下相识,她不是来找茬的。”

    听莫燃如此说,几个弟子很爽快的离开了,只是走的时候一步三回头的,好像看不够的似的。

    莫燃被凤佳人拉着进屋坐下,凤佳人拖着椅子坐到了莫燃对面,两人膝盖对着膝盖,凤佳人瞪着一双眼睛盯着莫燃,神情无比的凝重。

    莫燃被她的表情弄的也正经了一些,她道:“是什么正事,你不妨直说。”

    凤佳人却愤怒道:“你说,你是怎么娶到那么多美如冠玉的男人的?”

    莫燃眉心跳了挑,嘴角也忍不住抽搐,凤佳人的神色看上去天都要塌了,可她就只是问这个?“这个,无可奉告。”

    凤佳人却按住她的肩膀道:“你这女人这么花心都能娶到这么多绝世美男,老娘一心一意,却连一个都找不到,上天真是不公!”

    莫燃慢慢推开了凤佳人的手,凤佳人谈到男人时扭曲的表情实在吓人,她无法理解这个高高在上的凤鸣国太子怎么这么……恨嫁?“等什么时候有空……我帮你介绍一个?”

    凤佳人鄙夷的看着莫燃,正要说话,却忽然顿住,表情奇怪的转变了一下,咳嗽一声道:“那你什么时候有空?”

    “啊?”莫燃一愣。

    凤佳人立刻换上了怒容,“啊什么啊?你是在消遣老娘吗?”

    莫燃控制不住的想笑,可未免一再触怒眼前的人,便忍着笑说:“就、就一直都有,我想想有什么人选吧……”

    凤佳人的脸色缓和了许多,这时魂落过来,把汤递给莫燃,道:“莫莫喝一些吧,可以助你恢复灵力。”

    莫燃端着碗的时候就闻到浓郁的灵气了,这汤是用灵草煮的,却也加了作料,莫燃以前没喝过这种汤,尝了一口,味道出奇的好,她毫不吝啬的夸赞道:“这汤的味道真好!小黑,是可青教你的?”

    魂落嘴角忍不住翘起一些,道:“不是,我突发奇想做的。”

    莫燃仰头喝光,道:“这是我喝过最特别的汤,小黑你太厉害了。”

    看着莫燃满足的表情,魂落感觉人都有点飘,他见莫燃昨晚那么累,想帮她恢复灵力,又想不出办法,便采了许多灵草煮汤,本来只是发泄一般乱煮的,没想到那灵草被煮如水中之后并没有散了药性,他便认真煮了起来,刚刚还有些忐忑,此时却高兴极了。

    凤佳人也闻到了那汤的香味,平时都是闻酒香,冷不防闻到如此清冽的味道,眼睁睁的看着莫燃自己喝光,不由道:“这是什么汤?我远道而来,你也不招待我喝?”

    莫燃还未说话,魂落便道:“没有了。”

    凤佳人看着魂落冷漠的表情,好好的一张脸,嫩生生的,人怎么就这么不友好呢?不过,如果这是她的男人,再不友好她都没意见……无端的叹了口气,道:“你叫小黑吗?小黑啊,莫燃那么多男人,你这个表情怎么争宠呢?要多笑一下嘛,你看敛芳阁那个九公子动不动就媚笑,笑多了你们家莫燃肯定招架不住,你长点心吧。”

    “凤佳人!”莫燃警告性的低声唤道。

    凤佳人却满不在意,反而问道:“我记得你八个男人里没有叫小黑的啊,他到底是不是你男人?”

    一听这话,莫燃便确定,凤佳人昨天晚上的确为了她忙了一宿,把能调查的都调查过了,她道:“他叫魂落,是我……”

    只是不等莫燃把话说说完,魂落便截过话头道:“是,我是莫莫的男人。”

    说着,魂落看向莫燃,那双紫色的眸子呆呆的眨了眨,接过莫燃的碗就出去了。

    莫燃则是看着魂落的衣角拂过门槛,一时有些怔愣,她总说魂落是她的,是因为她会一直把魂落藏在她的羽翼下,并且不断的丰满她的羽衣,那魂落刚才那话的意思、跟她一样吗?

    凤佳人却掰着指头数了数,忽然道:“那你就不是八个男人,是九个,还有你那师兄,他怎么也宿在你这里?他该不会也是你的?”

    莫燃点了点头,凤佳人几乎跳了起来,“那就是十个!”

    莫燃点头是认同厉鸣犴,可凤佳人却把魂落也算进去了,莫燃皱了皱眉,却没有解释,凤佳人便一个劲的絮叨,说莫燃辣手摧草,还说她把天上最亮的星辰都摘到她家里来了。

    最后凤佳人道:“算了算了,事已至此,我不跟你计较,但你答应介绍给我的男人,必须兑现!而且绝不能比你的这些男人们差!”

    莫燃不由的觉得好笑,心想凤佳人到底是找心爱之人,还是找一个物件,只要好看就够了吗?可凤佳人显然是病入膏肓了,她若说了,她定会以为她在找托词,便只点头道了一声:“好。”

    过了一会莫燃又道:“所以,你所谓的正事已经说完了?”

    凤佳人却忽然坐直身体,道:“当然没有,我这就要说了,我知道你绝对不是沧月国的人,不管你是哪里人,你昨夜跳的朝凤舞就足以证明,你血液里流淌着我凤鸣国王室的血脉,我今日来找你,是带你回凤鸣国王都、凤阳城的。”

    莫燃渐渐收敛了神色,牵了牵唇角道:“凤鸣国王室的血脉?凤佳人,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有这种判断,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不是。”

    凤佳人的态度却很坚决,“你否认也没用,你以为你不是,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朝凤舞只有凤家人才能跳出精髓,你昨日在昭阳城跳舞,我王都的祭司都有感应,你必须跟我回王都,到了我凤氏宗祠,你是不是凤家人便可以立见分晓。”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