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4. 莽原
    走出皇宫,站在那空中岛屿的边缘,莫燃看向郑雨薇道“娘,你当真决定先留下来”

    郑雨薇点了点头,“我总要把事情弄清楚,你父亲去了不死丛林,此时等他回去之后你再告诉他也不迟。”

    莫燃沉吟片刻道“好,那我把江小帝留给你。”

    神鸟帝江可是凤凰属的上古妖兽,而且江小帝的修为已经二百一十二星,在凤凰城这种地方也是极为尊贵的妖兽了。

    郑雨薇又对凤佳人道“凤祭司呢我想请她把凤玉先祖的卷宗直接给我,我自己看看。”

    凤佳人却道“你是说凤老吗她不是祭司,只是祭司的助手,她全权传达祭司的话,地位也极高。你所说之事凤老肯定早就想到了,我带你回亲王府,卷宗一定已经送到府上了,若还有别的事,你差人去告诉凤老便是。”

    莫燃问道“凤佳人,你也留在凤凰城吗”

    凤佳人挑眉笑了笑,“怎么的舍不得我吗我当然得留下,帮你照看几天,绝对不会怠慢了你娘亲的,你这小心眼,我可不想日后你找我麻烦。”

    凤佳人也不在乎莫燃怎么称呼她,其实若真论辈分的话,凤佳人得是郑雨薇和莫燃的祖宗了,谁叫郑家已经传承了十几辈,凤佳人却只比凤玉矮两辈呢。

    莫燃拍了拍凤佳人的肩膀,“谢了。”

    初见凤佳人时她不讲理的很,可没想到她如此细心真诚,倒是让莫燃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了,她不由的笑了一下,想起自己的许多朋友好像都是不打不相识的。

    凤佳人却道“谢就不用了,只要你别忘记你答应过我的事就好了。”

    莫燃有点疑惑,见凤佳人威胁的眼神看了过来,莫燃立刻就想起来了,“好说好说,我想起有几个朋友可以介绍给你你了,等你来昭阳城吧。”

    凤佳人立刻笑的无比灿烂,“说起来如今你的那些男人们也都是王妃了,下次来凤凰城记得都带过来,见见娘家人。”

    莫燃失笑,还娘家人呢,这地方的女人都如狼似虎的,此时她要好好考虑一下再说。

    过了一会,莫燃收了笑,正色道“我娘就交给你了,我必须走了。”

    凤佳人拍着胸脯道“放心吧。”

    很快,莫燃便回到了天一门,一来一回也用了大半天的时间,回到天一门的院子时已经黄昏了。

    昨天晚上莫燃召唤狱火鬼车,结果把院子里大半的房屋都烧毁了,现在一看,新的房屋拔地而起,还加盖了一层。

    “是你的师侄们来修的。”厉鸣犴靠在门口道,这种小事有的是弟子自告奋勇的做,他们当然乐得省事。

    莫燃走进屋内,却见房间比原先宽敞了将近两倍,一层是书房和茶室,二层大概是卧室,自家男人们此刻竟都在这里,莫燃也不等他们问便主动道“娘亲的祖上是凤鸣国的一个亲王,现在娘亲继承了她的爵位,我被封了郡王,具体事宜娘亲留在那查实。”

    “郡王那我岂不是郡王夫了”厉鸣犴凑过来道。

    莫燃瞥他一眼道“在凤鸣国,你这样的叫郡王妃。”

    厉鸣犴却笑道“反正妇唱夫随,怎么叫都随便。”

    这时,鬼医抬眸道“既然如此,那就走吧。”

    几人瞬间都站了起来,只有莫燃还弄不清楚状况,“走去哪里我不是刚回来吗”

    唐烬把莫燃拉起来道“小情人,带你去散心啊。”

    莫燃瞧着唐烬那风流的笑,才不信是去散什么心,他们几个会一起跟她去散心这也太奇怪了吧

    鬼医却道“去莽原,早就答应你去了的,现在是时候了。”

    莫燃愣了一下,随即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当真要去莽原”

    鬼医面色不变,点了点头,“天界和鬼域的人马都已经到了莽原。”

    唐烬直接横抱起莫燃,“小情人,好戏要开场了,现在去正好。”

    “等等”莫燃叫道,她是挺像走的,但好像太仓促了,“我要稍微安顿一下。”

    厉鸣犴却道“已经安顿好了,爹娘那里有地缚魔,我让斩月也去了,佣兵团有莫非,师父那里,我已经领了门派任务,离开几天不成问题。”

    这些在莫燃离开的一天内他们都已经安排好了,莫燃觉得还忘了什么事情,但突然间又想不起来,便不去想了。

    唐烬划开了虚空之门,直接抱着莫燃消失了。

    一阵漆黑之后,很快,周围的一切都变了

    暗沉的天,苍凉而荒芜,四周枯木遍野,沟壑纵横,处处弥漫着一股危险的味道,天好像特别低,地好像特别隐远。

    莫燃从唐烬怀里跳下来,四下一看,见那崎岖的沟壑之中燃烧着终年不息的火海,在那火海的只靠下,地面皲裂干涸,寸草不生,偶尔有林木也早已枯死。

    “这是哪里”莫燃道。

    “这里就是莽原,不过莽原的空间能量很复杂,无法远距离传送,我们御剑去目的地。”魂落道,他望着周围的一切,那紫眸之中带着一丝戾气,一闪而逝,他在这里战斗过的次数已经数不清了,记忆力好像都是从未停止过的杀戮。

    事实上,之所以三界的战场会选在此处,也是因为这里虽然连同三界,但空间能量奇特,任何人都做不到悄声无息的横穿,也就无法偷袭,只能约战在此。

    事实上,在场几人当中,唐烬、厉鸣犴、江潮、迦蓝都没有来过此处,也就只有鬼医和魂落熟悉而已。

    鬼医和魂落率先飞身射出,莫燃御剑跟在后面,一路上所见都是荒芜一片。

    “这里本来并不是这样,战争太多,这些痕迹已经清除不了了。”魂落飞身落在莫燃的剑上,伸手抱住了她的腰,下巴抵在了莫燃头上。

    莫燃想回头看魂落的时候,魂落却抱紧她不让她动,莫燃觉得魂落有些不对劲,不由的问“你怎么了小黑”

    魂落沉默了好一会才道“我要见到青门的人了。”

    莫燃顿了顿,“小黑想怎么做”

    魂落道“我既想杀光他们,又想远离他们他们欠我太多了,可我有了莫莫,又觉得他们不值得我费神了。”

    闻言,莫燃拍了拍魂落的手,开玩笑道“那就不要费神了,你负责好我的伙食就好了。”

    魂落却当真了,“好,我把厨具和食材都带好了。”

    莫燃不由的笑出声,可过了一会魂落又道“现在他们是你的敌人,到必要时,我还是会战,为你而战。”

    宣誓一般的低语,认真而低沉的语气不像是小黑说出来的,却有点无端的触动人心,莫燃心跳冷不防的乱了一下,却选择性的忽略了。

    许久,鬼医在一处山坳上空停下,莫燃也跟着立在空中。

    此处看似与别的地方也不无不同,黝黑的山坳中残破一片,焦土遍地,正在莫燃疑惑鬼医为什么要停下的时候,他却掐起了诀,连连打出一串手印,那漆黑的印记在山坳中凭空停下,然后慢慢将平滑的空气融出一个口子,莫燃这才发现,原来这里是布下结界的。

    御剑穿过结界,山坳中又是另一番景象,成串的帐篷依着山势搭建,形态各异的鬼修们遍布山间,有值守,有巡逻,也有聚众切磋的。

    一行人落在地上,顿时引起周围一致的警惕和杀气,不过只是短暂的一瞬,在看到鬼医之后他们恭敬的唤了一声,便纷纷让开了路。

    鬼修们在看到鬼医的时候,明显的很兴奋,鬼域出征,向来四使缺一不可,即便鬼医不会出手,但有他在鬼域的后方就在,一路行来鬼医都不再军中,此时归来,军中自然士气大振。

    走了许久,穿过了大半个营地,鬼医指着一个远比别的帐篷大了许多的帐篷,看了看莫燃道“那是鬼王的。”

    莫燃还没说什么,鬼医就径自朝着另一个帐篷去了,这里有两顶搭帐篷隔路而望,那个是鬼王的话,另外一个应该就是中军帐篷了。

    鬼医离开这里这么久,他现在一定是要去见婴童、鬼母和判官。

    可是不仅鬼医,连别的人也一起去中军帐篷了,一句话都不留,走个一个比一个干脆。

    “”莫燃收回手,顿时有些无语,她其实是想问,苏雨夜、张恪、刘洋的帐篷在哪里为什么只给她指鬼王的,果然是自家的王是不是

    在原地站了一会,莫燃慢慢走向了鬼王的帐篷,那帐篷外面一个人都没有,别的地方还有巡逻,这里却干净的很,想来鬼王那厮骄傲的很,要真有人能靠近他,那他这鬼王也不必当了。

    奇怪的是,他帐篷周围似乎也充斥着一股似有若无的威压,好像无形中宣誓着领地,就算真要人来巡逻,估计也承受不了这压力。

    都站在了门口,手都放在了门上,可莫燃一时间也紧张起来,怎么还有种近夫情怯的感觉

    伸了好几次手都没有推下去,弄得越来越紧张,莫燃心里咒骂了一声,若是看到别人如此,她的白眼早就翻上天了,顿时有些唾弃自己,一股火气直冲脑门,不就是开个门吗结果抬起一脚踢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