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5. 公子好生斯文
    那门撞在帐篷上,咣咣的晃了许久,莫燃抬脚走了进去,看见门板掉下来一半,又有点心虚,若无其事的扶起来把门关上了,看上去也没什么毛病

    帐篷内布置简单却不失奢华,不管是蒲团或是桌椅,皆是精品,就连地面上铺的地毯,纯正的黑色绒毛,脚踩上去软绵绵的,几乎陷了下去,这不知道是什么妖兽的皮毛,被完整的剥下来了。

    屋内纤尘不染,静的仿佛与外界隔绝了一样,正前方是一张黑木的软榻,隔了一道内墙,许是通向卧室的,莫燃见这里根本没人,就直接往隔墙后走去了。

    绕过隔墙,果真是卧室,一张大床落在中央,床上左侧的被子有些褶皱,似乎是有人躺过,可这里也并没有人。

    莫燃又去旁边的浴室看了一眼,也是空空如也,进门之后就一直提着的心顿时放下来了,鬼王并不在这里,可同时又不忿起来,那刚才她还那么紧张,现在看来不是更蠢了吗

    向后倒在了床上,调整了一下姿势躺着,这床倒是舒服的很,鬼王那厮是绝对不会亏待自己的。

    他难道也在中军帐篷或者有别的事情忙不管如何,莫燃却是懒得去找人了,显得她多重视一样

    鬼王的房间里简洁的很,一件消遣的玩意都没有,莫燃躺了一会就困意来袭,不久便梦会周公去了。

    莫燃不仅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回到了大齐王朝,重新建起了莫家庄,庄上很清净,就只有她和她的家人,她去找她爹的时候却看见她爹和她娘在吵架,一问才知道原来她娘又娶了几个男人,她再去看她的几个新爹,却发现一个个男人身段妖娆,涂脂抹粉,几个男人加起来都闭上她爹爹一根头发丝的,她说她娘亲的眼光也太差了点,结果被娘打出来了

    莫燃只好悻悻的回了自己的院子,她的院子可和谐多了,男人们各个惊为天人,虽然都是狠角色,但是谁都不搭理谁,一样很平静啊

    晚上睡觉的时候被男人们爬床偷袭了,他们一个个技术高超,不一会莫燃就招架不住了,气喘吁吁的说不要一起,可是并没有人心软,莫燃好不容易找个了空隙爬下床去,还没站稳就撞上了一个人。

    抬头一看,却见迦蓝双手合十站在眼前,眉间的红印在烛光下妖异的跳动,手里捻着一串朱红的佛珠,动作优雅的脱下了袈裟,“主人,小僧来了。”

    莫燃吓的大叫了一声,“迦蓝”

    猛的睁开眼,莫燃竟然被吓醒了,眼前好像蒙上了那层袈裟的红色,莫燃喘了一会才慢慢回神,“什么梦,吓死了”

    她就是再禽兽也不至于对一个和尚下手吧还有,她怎么就能梦到娘亲娶了好几个丑模丑样的男人回去娘在凤凰城还好吧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亲爱的主人,你还惦记迦蓝”低沉带笑的声音在一旁响起,语气中满是兴味。

    莫燃转头一看,却见鬼王一身玄衣侧躺,支着头看她,神态中说不出的慵懒,嘴角轻轻勾起,笑意一直爬到了眼角,那颗泪痣一晃,半敛的眼皮也带着长长的睫毛闪动,他就是一动不动,身上都带着一股蛊惑人心的味道。

    莫燃愣了一下,不自知的笑了,原来期待再多,也不如见面时的一眼踏实,总感觉分别了太久,可此刻又好像从未分开过一样,“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叫我”

    鬼王挑了挑眉,“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但听到了一些了不得的话。”

    莫燃都转移了话题,鬼王又轻松绕回去了,莫燃顿时打着哈哈道“做梦而已,不能当真的”

    “是吗”鬼王笑问。

    莫燃连连点头。

    “那,亲爱的主人,你在说不要一起的时候,原来也是心口不一。”鬼王慢慢道,似乎有所领悟一样。

    莫燃的头点不下去了,硬生生的僵住,她偶尔做个梦而已,为什么会说这么多梦话“这个是误会,我是说不要一起做游戏,太幼稚了哈哈哈”

    鬼王也陪着莫燃笑,微微掀起的眼帘露出一双幽深难测的眼睛,看着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莫燃很快就笑不下去了,她打量了一下鬼王,却见他今日把头发都梳了起来,头戴一个黑色的束冠,额前两抹刘海垂在脸侧,一副清秀书生的装扮,神秘中多了一丝禁欲的感觉,看上去更加让人移不开眼了。

    她就说呢,怎么感觉鬼王有点不一样了,原来是用心打扮了一番,自家男人们虽然都是上天赏脸,穿什么都好看,可似乎只有鬼王会花心思打扮,这么说来,鬼王真是挺臭美了。

    “夫人,可还行”鬼王轻抚发丝,笑问。

    莫燃道“什么可还行”

    鬼王道“我的这身打扮可还行”

    莫燃能说不行吗,顿时点头,“好极了,公子好生斯文,看的我险些丢了魂。”

    “呵呵”鬼王坐起身来,带着床面都晃了一会,“夫人如此喜欢,那烦请夫人帮我脱一下衣服,想必夫人也不会拒绝的吧。”

    莫燃愣了一下,身体也下意识的往床边上挪了挪,“脱了干什么这不是挺好的吗脱了还得穿,多麻烦啊。”

    鬼王却似笑非笑道“可我穿这衣服就是为了让你脱的。”

    这厮这段时间莫燃每次想起鬼王都想着他为与天界这一战准备的一定很辛苦,还挺心疼的,直到几秒钟之前,她都还一直为两人见面而高兴着,太高兴的结果就是,她几乎忘了这厮随时随地发情的斑斑劣迹了。

    “亲爱的主人,你要掉下去了。”鬼王把莫燃的小动作看在眼里,此时出于善意提醒她,“都怪我,是我的床太小了,我以为足够我们两人滚就行了,没想到主人还会自己玩。”

    自己玩毛线啊莫燃腾的一下跳下床,居高临下的看着鬼王,才感觉安全了点,她快速道“我出去看看,在房间待着怪闷的。”

    说着,莫燃一步步的往后退去,而鬼王只拄着性感的下巴笑看着她,并没有阻止,那眼神虽然让莫燃有点奇怪,但人已经退到隔墙,莫燃也顾不得想别的了,转身跑了出去。

    鬼王转性了吗或许他刚才说脱衣服就是很单纯的脱或许那衣服穿着不舒服

    这样的念头在脑海中刚刚生成,莫燃伸手去开门,却意外的碰到一层结界,手被弹了回来,她再次试图去开门的时候,门上慢慢浮现出一层波纹,是被封住了而且这能量强大的很,她根本打不开。

    莫燃给了自己一个毫无力度的巴掌,鬼王要是能转性,那树都能上母猪了

    而此时,一只手臂轻柔的搂过莫燃的腰,鬼王悄声无息的贴在莫燃背后,下巴搭在莫燃肩膀上,低沉的声音钻进莫燃的耳朵,带起一阵酥麻,“亲爱的主人,我的门不知道怎么坏了,我只好换了我自己的结界。”

    虽然她知道是怎么坏的,但那不是重点“冷羽,我出去走走,你打开一下这个结界。”

    鬼王轻轻叹了口气,怅然道“听说你来之后,我大老远的去弄了一身衣裳,你我见面不过一会,你就这么急着出去,营地里都是些面貌丑陋的鬼修,哪有我赏心悦目”

    明知道鬼王是装的,可那悠悠的声音偏偏能把她的警惕拆的一丝不剩,搅的她心绪不宁,脑子里还不知道怎么想的,嘴上已经说道“那我不出去了。”

    说完莫燃就清醒了,只是已经晚了,鬼王捞起她的膝弯,抱起她往回走去。

    眼睁睁的看着那扇门越来越远,在要进卧室的时候,莫燃死死的扒住了隔墙前面的黑木软榻,她是绝对不会去那张床上的。

    鬼王停了下来,勾起唇角看着莫燃无谓的挣扎,又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软榻和柔软的地毯,忽然抱着莫燃坐在了软榻上,不等莫燃松口气便道“亲爱的主人,你帮我脱一下衣服。”

    莫燃眼睛看向别处,就是不脱。

    鬼王笑了一下,放在莫燃背后的手一按,莫燃控制不住的扑向前去,精准无比的吻上了鬼王的唇,那样子就像是她主动献吻一样,鬼王的漫不经心在那一瞬间瓦解,他的吻如狂风骤雨一般落下,瞬间便打乱了莫燃的呼吸,那气息太过熟悉,莫燃拒绝的力不从心,无意识的迎合他。

    两人的气息越来越重,空气慢慢燥热起来,莫燃的手爬上鬼王的肩膀,又慢慢滑到了他的领口,撕扯着他的衣襟,鬼王却慢慢松开了莫燃,从那迷醉的一吻中抽离,顺着她的练剑吻到那小巧的耳朵,任由莫燃撕扯他的衣服,他却轻笑,“呵呵,你还是脱了。”

    莫燃浑身燥热,此时却一下子清醒了片刻,匆忙停住了手,用力推鬼王,“呼我不想。”

    差点又被那该死的毒控制了,莫燃皱着眉,深深的抗拒,等她一觉醒来又什么都不记得了。

    鬼王却温柔的抱紧了莫燃,轻轻拍她的背,道“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莫燃问道。

    鬼王笑道“我知道你会忘记的,但现在若是放开你,我可能会死的”

    哪有那么严重莫燃依然努力的想挣脱,只是很快她就发现,她似乎适得其反了,鬼王的身体越来越紧绷,抱着她的手臂越来越紧,呼吸也越来越粗重。

    她有点奇怪,中毒时为了不让她的毒性常常发作,家里那几个妖孽都不对她发情了,可这几天怎么就憋不住了她哪里知道她的解药就只剩竹心虫一样,而竹心虫也很快就送到了。

    鬼王最后看似退了一步道“亲爱的主人,想不到你如此在意过程,我用水晶球记录下来可好等你醒来慢慢回顾,现在我们还是继续吧。”

    莫燃仿佛晴天霹雳一样,记、记录看到鬼王真的拿出一个记忆水晶,莫燃担心他真的会记录下来,顿时一巴掌把那东西拍飞了,那漂亮的水晶球在黑色的绒毯上滚了老远,最后慢慢停在了角落里。

    “呵”鬼王笑了一声,在莫燃回头之际再次吻上那可口的唇,灵活的双手飞快的在她身上游走,不一会莫燃就忘了什么中毒不中毒,记得不记得了,反客为主去吻鬼王,那紧致的领口被她撕扯的一片凌乱,撕拉一声,那是她怎么都解不开腰带时干脆将那精美的衣服撕成了碎布,鬼王却颇为惊奇又格外的惊喜的放任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