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9. 猛兽脱缰!【一更】
    厉鸣犴则不慌不忙的整理了一下衣袖,随意的站着,那张狂的气势并不输给修为远高于他的那人,厉鸣犴本就是一头无法驯服的野兽,那凶残的兽性是不可能被镇压下去的。“没想到吗我命大啊。”

    那人怒道“孽子你敢投入敌营我命令你立即过来否则休怪我取你性命”

    厉鸣犴气笑了,野兽般的眸子锁定对方,幽幽道“啧啧,我该唤你厉家主、还是父亲还是厉家主吧,反正你从小也不准我唤你父亲,那所谓的养育之恩,在死囚被你唤醒的那一刻就不存在了,我还给你一条命了,现在这条命,是我自己的了。”

    那人又道“孽子,你会后悔的”

    厉鸣犴重重一哼,“我后悔的是生在厉家。”

    厉鸣犴从未怀疑过自己的存在的意义,厉家是天帝的狗,厉家每一个人都只知天帝,不知厉姓,厉鸣犴也不例外,所谓亲情,所谓族魂,在厉家根本就是笑话。

    让杀人便去杀人,让趴着不敢跪着,就只差拴一根狗链子绑在那了。

    杀人而已,厉鸣犴并不讨厌这件事,许是他不够听话,才将他调离了青门,虽是惩罚,可对厉鸣犴来说却是自在,杀点人图个清净,日子过的波澜不惊,只是有时候夜深时空虚的几乎发疯而已。

    在华夏,他的死亡名单里包括一切接近神之囚牢的人,不过他却一个都没有杀,那件事虽然是由鬼王和苏雨夜主导的,可全程参与的却有莫燃,他怎么会杀莫燃呢那可是他认定的女人。

    他本就不是厉家养的狗,而是一头野兽,他已经找到他存在的意义了,那么就不需要在厉家打盹混日子了,野兽脱缰,再不回头。

    那厉家主气愤异常,似乎觉得面上无光,在他族中竟然出了这等逆子,倒是青门太子淡淡道“厉家主,小事而已,别失了风度。”

    厉家主低声应了一声,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似乎更加丢人,便祭出了一把巨剑,对厉鸣犴道“孽子,受死吧。”

    “哼。”厉鸣犴哼了一声,祭出法器飞身而出,巧得很,他用的也是巨剑。

    莫燃迈出一脚,正要去帮厉鸣犴,魂落却拉住了莫燃,神识中道“莫莫不动,我去。”

    莫燃一出手,对面便能看出她的底细,自然不能动。

    说完,魂落飞身而起,在厉家主和厉鸣犴外围掠阵,厉家主也真是老不要脸了,修为高出厉鸣犴不知多少,还敢厚着脸皮找厉鸣犴单挑,而厉鸣犴就算知道打不过,也必定不会退缩。

    可他们想必没料到,这些不可一世的人,也会有出手相救的时候吧

    莫燃刚刚动作的幅度很小,可青门太子还是观察到了,那双毒蛇一样的眼睛瞬间扫了过来,这一次那视线准确的锁定了莫燃的眼睛,那探究的眼神一直扎向莫燃眼底深处,好像要把她所有的一切探知清楚一样

    莫燃则瞬间紧绷了身体,几乎连气都传不上来,仿佛被一条蛇缠上一样,冰冷的蛇身不断收紧,那尖锐的毒牙仿佛就游弋在她的喉咙上

    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莫燃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让灵台保持清明,只几秒钟的时间,莫燃却觉得漫长如经历一场生死大战,那一双阴冷的眸子移开时,莫燃浑身一松,才发现冷汗早已浸湿了一层衣裳,心跳失了规律,咚咚咚犹如雷震

    莫燃敛下眼眸,心中却燃起一阵大火,好,青门太子是吧,就算鬼王今天要取他的性命,莫燃也不会允许的,这个人要留给她来杀

    一次不经意的打量,一次短暂的对视,就让她败的如此惨烈让她狠狠的品尝了一把弱者的滋味,若不扳回今天这一城,她就不叫莫燃

    这时,却听青门太子道“我这里还有八个人,可鬼王你只有六个人了,怎么,你要亲自上吗”

    鬼王却道“你错了,你有九个人,呵呵,你似乎并不把自己当人呢。”

    鬼王这话棉里藏刀,轻飘飘的讽刺了青门太子,一者说他不是人,二者说他根本不配把自己放在跟鬼王同等的位置,三者是说,即便他亲自动手,鬼王手下六个人也绝对不放在眼中。

    “鬼王好大的口气”青门太子吃了一把暗亏,却无法反驳,只是更加阴沉了些。

    迦蓝摇了摇头,双手合十打了个佛号,“阿弥陀佛。”

    引得青门太子看了过来,那眼神一凛道“大师可是佛前迦蓝”

    迦蓝淡淡道“小僧曾是佛前迦蓝,过去一切都随烟去,太子殿下唤我迦蓝便是。”

    青门太子道“迦蓝与我魂落皇兄都劫后重生,真是可喜可贺,看来坤门梵篱与乾门无殇也多半在世了。”

    迦蓝的回答带着几分官腔,“上天有好生之德,但愿如此吧。”

    青门太子又道“迦蓝大师变化颇大。”

    迦蓝道“下过地狱的人,都会变吧,小僧也不能免俗。”

    一阵沉默,两人看似相谈甚欢,不知道他们心里是不是那么平静,这种人的危险之处就在于,他也许在笑容满面的跟你聊天,可心里却在盘算着如何将你一刀毙命。

    迦蓝与青门无怨无仇,也从来不曾参与过三界大战,背叛他的是戒门、是佛,迦蓝的话听上去不卑不亢,倒没有针锋相对的敌意,谁知道他接下来便道“霊界憋闷,小僧万年来不曾伸展过手脚,难受的紧,今日青门仙客来此,小僧不想错过这等机会,主动请缨,不知谁愿与小僧一战若是没有把握,小僧愿以一敌二。”

    沉思中的莫燃也不由得被迦蓝的话震的抬起头来,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夸,披着一身袈裟,满面的慈悲,说出的话却如此不可一世,不如翻译一下来陪老子打架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

    对方也气的不轻,一个修者大喊一声“口出狂言,妖僧受死”

    便飞身出战,口号喊的虽然响亮,可紧跟着又去了一个,确实是二对一,只因他们清楚迦蓝的来历,当年佛前迦蓝就是戒门的门神,几万年之后,他们根本不敢揣度他到底是多强

    连唐烬和江潮也相继出手,最后鬼医也出战了,不过他一言未发,却是直奔青门太子去的

    鬼医步步紧逼,青门太子根本不能不战,几个强者顿时将战斗推到了顶峰

    莫燃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异常华丽的也异常残忍的战场,如此精彩的战斗可不是随便能看到的唐烬、迦蓝、江潮、魂落、苏雨夜、张恪、柳洋都在战斗之列,也是给足了鬼王面子。

    而鬼王的大将则在军队之中,带着鬼域的人马势如破竹

    唐烬没有化出本体,也不可能化出本体,更没有用白麒麟的能量,那阴邪的能量,世人没见过灭之麒麟,便不可能知道这能量是属于灭之麒麟了。

    唐烬的杀气不加控制的肆虐,那与之相对的修者几乎是被他压着打的

    莫燃皱了皱眉,但很快又松开了,原来唐烬已经将生和灭两种能量控制的如此娴熟了。

    迦蓝不使法器,那金灿灿的佛光不时划过天际,与周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可他的招式干净利落,而且雷霆万钧即便有前后两人夹击,他也游刃有余,那旋转的袈裟更让他一枝独秀,打斗之间生生添了不可言喻的美感。

    江潮如今连历劫期都不到,莫燃盯着他,生怕他不敌对方,但诅咒之术果真可以无视修为的弱势,加之他出神入化的运用,竟也能将对方玩弄于股掌之间。

    莫燃不太了解江潮的修为进展,还道他就是元婴期,没想到他也早就走在前头了

    张恪和柳洋的修为一直都在飞涨,从六族妖气释放之后,二人的修为就跟坐了火箭一样,马上就要冲破归仙境了

    秦歌和苏文哲虽然慢了一些,但如今也是不灭期的修为了,仔细想想,莫燃的晋级已经是最慢的了,世人将莫燃捧到了天上,可她却不得不一次次的敲打自己,让自己保持清醒,她做的还远远不够

    “蠢女人,你来跟我打。”这时,离火的声音拉回了莫燃的注意力,会这么嚣张叫她的人,除了离火没别人了。

    莫燃看向离火,却见那双火红的眸子的确是看着她的,莫燃挑了挑眉,不由得一指自己的身体,“这样你都认得出来”说着又看向鬼王,“你不是说这伪装无懈可击吗”

    鬼王但笑不语,离火却哼了一声,“蠢女人。”果然一点长进都没有,还是那么蠢

    离火当然不是看出莫燃的伪装了,其他人都加入战斗了,就只有她、鬼王、刑天纹丝不动,更重要的是,他并没有错过魂落和她之间的小动作,能让魂落在意的人,除了她还有别人吗

    莫燃皱了皱眉,离火这张嘴是从来都不留余地,这么久不见也不能好好说几句话,说她蠢,他就聪明了再聪明不还是被撤了太子之位

    这些莫燃只在心里吐槽,告诉自己大人有大量不跟他计较,不然说出来离火一定会喷火的。

    莫燃道“我不跟你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