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4. 不后悔【二更】
    莫燃迈出了第四步,手里只剩下纤丝虫毒的解药和地狱之火的火种,莫燃正要扔掉纤丝虫毒的解药,却忽然呻吟一声,一阵强烈的酥麻毫无预警的从小腹扩散到四肢百骸,腿跟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粗喘着气,浑身燥热难当,呻吟声从紧咬的唇中不断溢出,脑海中混沌一片,她急切的向四周摸索过去,可她想要的人一个都不在,她好难过,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纤丝虫毒会发作意识薄弱的可怜,身体丝毫不由自己控制,即便莫燃跟自己说过无数次的站起来,可眼前一片模糊,她连多走一步都做不到

    “嗯冷羽”莫燃喘息着叫出鬼王的名字,脑海中回想起进来时他说的话,他会在门外等,如果等不到就一直等,她也说过会出去的。

    她不想让他们失望,她想找回一点自己的坚持,可再多的心理建设在想到鬼王、想到门外的男人们时更加溃不成军,身体无比诚实的表露着对他们的渴望,显然适得其反了。

    控制不住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莫燃咬着牙,用尽了力气狠狠的扎下,两根手指生生扎进了腰侧的皮肉,因为疼痛脑海中清醒了一些,在哪血肉模糊的伤口,莫燃的手指残忍的搅动了一下。

    眼前的视线更加清晰了些,她看了一眼一直紧紧攥着的玉瓶,这是纤丝虫毒的解药,如果她现在服用了,她的毒就解了,如果扔掉,她以后再也无法清醒的与他们欢爱了,这不管是对她还是对他们,都是折磨。

    疼痛根本支持不了多久,那纤丝虫毒能让莫燃的身体只记得欢爱一件事,手指抠在伤口中,莫燃艰难的松开了手,她不敢想以后会怎么样,想了就放不开手了。

    那解药就那么悄悄消失了,她撑着身体,几乎是爬出了第五步,眼前出现那高高的城堡大门,黑漆漆的立在前面,莫燃想笑,可笑不出来,她不知道在这里面度过了多长时间,却觉得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如果再让她选择一次,她不知道还能不能选出来。

    那扇门缓缓的打开了,一如进来的时候,仅仅打开一个容一人通过的缝隙,风把外面的落叶吹了进来,落在了莫燃身上,只需再走一步,就能出去了。

    可是,一步之遥,莫燃却再也走不过去了,意识完全浑浊,那光亮中似乎有人冲了过来,在门口把他抱了出去,许多人都围了过来,他们似乎很担心她衣服上怎么都是血,可她却异常兴奋,因为她终于碰到了她想要的人。

    她轻而易举的吻着眼前的人,他配合极了,空出的两只手也去撕扯彼此的衣服。

    她抱着的人是鬼王,他们在外面焦急的等着,几个男人间彼此凝重的气场让萧瑟的气氛更加凝滞了一般,在他们等的快要崩溃的时候,那扇沉重的大门终于打开了,可莫燃却没有从里面走出来。

    鬼王飞快的跑了过去,在门口竟然看到莫燃趴在地上,难耐的扭动着,腰间的衣服上一大片血迹,鬼王心里刺痛,也顾不得踏进一步是不是会让门重新关上,飞快的进去把莫燃那抱了出来。

    那门合上,索性他们都出来了。

    可她的纤丝虫毒发作了,鬼王不知掉莫燃在里面经历了什么,可不用想也知道一定不美好,莫燃这么主动热情,换做平时他早就乐的合不拢嘴了,可现在他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莫然现在有多兴奋,刚才就一定有多绝望。

    “亲爱的主人,我们回去。”鬼王心疼的看着莫燃手忙脚乱,“回去你想怎么要便怎么要。”

    可莫燃根本听不进去。

    江潮沉默着在莫燃的伤口上了药,看那粗暴的样子,莫燃定是毫无办法才那么做的,虽然很快那伤口便不复存在,可那残留的鲜血依然令他触目惊心。

    莫燃胡乱撕扯了一阵,领口大开,露出一大片诱人的风景,江潮却是瞥见了她怀里揣着的东西,伸手拿了过来,却是地狱之火的火种。

    “我知道她会拿它出来的。”鬼王说道,选择让莫燃来这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还反复问过鬼医的,这是他少有的犹豫,尽管送她来了,尽管她经受住了考验,可那个叫做后悔的东西却还是还在心里发酵起来。

    说着,鬼王划开了虚空之门,说了一句“别让她太难过了”

    等着众人一起进去,鬼王才抱着莫燃进去,门的另一端自然是鬼王的宫殿、更准确来说,是鬼王的寝宫。

    对于莫燃来说,她只是睡了一觉,记忆却好像完全断层了,等她醒来之后,眼睛模糊的瞪着巧夺天工的屋顶雕绘,等到记忆慢慢回笼,眼神也渐渐清明,莫燃才想起她去过那个古堡。

    最后就快走出来的时候她的纤丝虫毒发作了,然后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了不过,她身体还残存着一点记忆,那酸痛的感觉提醒她,之前的大战一定很激烈。

    转动眼珠看了一圈,却见自家男人们一字排开站在床下,那紧张的样子实在有点可笑,跟他们雷厉风行的作风实在不搭。一个个穿戴整齐,让她看不出哪个是之前帮她解毒的人,要换做平时,他们肯定会赖着不下床的。

    气氛有点诡异,莫燃的眼神也越来越恼怒,视线一一扫过男人们,最后看着鬼王,那眼神真的有点恶狠狠了。

    鬼王快笑不出来了,甚至心都有点沉,莫燃这是在怪他吗她后悔了吗等了一会,却见莫燃自己爬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们把我的侍寝三则当不存在吗你们以为我不记得,就不知道你们一群禽兽对我做了什么吗”

    男人们都是一愣,抬眸看到莫燃如往常情势过后的暴躁一般无二,反倒让他们因为别的事紧张许久的神经有些绕不过弯来。

    “你们罚你们一个月不准上我的床我说到做到”莫燃狠狠的丢下一句话,掀开被子就想离开这个让她汗颜的房间。

    等到莫燃真的快走出去了,鬼王才回过神来匆忙拉住她,他扯了扯唇角,不甚自然,试探的说道“冤枉啊,是亲爱的主人你对我们做了很多,你该知道,我们拒绝不了的。”

    一听这话,莫燃更加恼怒,危险的看着鬼王,“所以你是说,我才是那个禽兽”

    鬼王这才真的笑了,他摇了摇头,“不,我们是禽兽,只是,一个月不能上你的床,是不是太久了”

    莫燃沉默的盯着鬼王,仿佛再说你还敢讨价还价

    鬼王呵呵笑了一声,却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此刻先依着莫燃,等她消气了再徐徐图之

    只是,鬼王掀开眼帘,轻轻的问“亲爱的主人,你后悔你放弃的东西吗你怪我吗”

    他太在意答案了。

    莫燃也不可抑制的正色说道“不后悔,更不会怪你。”

    鬼王把地狱之火的火种递给了莫燃,莫燃看着水晶球里静静封印的冷白色火苗,她悠然而笑,“我如果连自己的男人都不相信,那世上还有谁能相信仔细想想,我其实什么都没放弃,那些放弃的,本就是我没有得到的,本就不属于我,甚至无所谓放弃一说,可我拿到了地狱之火,这是我得到的,最重要的是,我还有你们。”

    鬼王那双幽暗的眸子越来越亮,眼角的泪痣也瞬间无比妖异,那慢慢绽放的笑容简直勾魂摄魄他忽然抱住莫燃,笑道说道“不好了,亲爱的主人,一个月太久了,一秒都太久了,现在就想爬你的床怎么办”

    莫燃用尽力气推开了鬼王,瞧着他笑的那么荡漾就来气,“不可能,罚你两个月”

    说完,莫燃似是怕他再追上来一般,飞快的开门出去了,经过空旷的楼道里一路跑出宫殿,站在高高的台阶上,俯瞰着整座王城,莫燃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慢慢席地而坐。

    她不是想躲他们,只是需要空间自己梳理一下。

    不知过了多久,莫燃长叹一口气,总算从那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中彻底清醒过来,她伸了个懒腰,不经意的看见旁边也坐着一个人,幽灵一样从始至终都没有出声。

    “你怎么又不出声”莫燃没好气的说道,刑天在她旁白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她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刑天无奈道“是你想事情太投入,怎么又怪我”

    莫燃才不信,她就是对他再没防备,也不可能到这种地步,这厮存心想看她笑话。

    看到莫燃嫌弃的表情,刑天只好说道“我是看你形单影只,来陪陪你,我这是关心你。”

    莫燃撇开了视线,“我只是找个清净的地儿。”

    刑天立刻道“我也没打扰你清净啊。”

    莫燃无言以对,沉默了一会,却忽然想到一件事情,顿时看向刑天问道“刑天,你可曾修炼过什么功法”

    刑天不知道莫燃着呢么会问这种问题,不过他道“不曾,我是妖兽,又不是人类。”

    妖兽有天赋技能,当然不需要功法,可除了天赋技能之外,妖兽的本领也是在一次次生死搏斗中锻炼出来的,所以妖兽的招式往往果断又直接。

    罢了,她知足了,有凌云步,有破空斩,有血龙吟,还有残疾的吞噬之境,这已经是世人望尘莫及的了,乐观一点想象,她至少拥有三个半天赋技能了,就当吞噬之境是终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