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5. 收异火,再晋级【一更】
    刑天被莫燃问的有点莫名其妙,但是看她一扫之前的阴霾,那种洒脱的笑意浮上嘴角,仿佛世间再大的事情到了她这里都能慢慢化开,一笑置之。他知道,刚刚困扰她的事情她一定想通了。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情,但是她迈过了那个坎,眼见她前后转变,刑天竟觉得有些欣慰,他们都曾这样一瘸一拐的成长过,当时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过后提起也不过只是淡淡一笑而已,没有当时的艰难,根本不知道以后多平坦。

    看着莫燃,他只觉得自己都有脱胎换骨的感觉,那种真实的活着的感觉、原来才是他一直求而不得的。

    “还有一关等着你呢,害怕吗”刑天忽然问道。

    莫燃嗤笑一声,“眼前是一关,往后是一关又一关,我现在什么都不怕。”

    说着,莫燃转了转三藤戒,刑天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也飞快的触摸了一下那戒指,瞬间闪身进了三藤戒。

    站在长青木下等了一会,果然莫燃进来了,甩给他一个不太爽的眼神,刑天挑了挑眉,当作没看见了,有时候觉得修为高点挺好的,起码能看到莫燃看他不爽又拿他没办法的样子,那样子、很可爱呢

    一个人影从茂密的树叶中飘然落下,无数色彩斑斓的蝴蝶围绕在他身边,又在瞬间悄然消失了,此人正是欲秋。

    莫燃看了一眼欲秋那身绚丽的衣裳,斑斓的色彩一层层的叠加,像是光影在他身上不断流动造成的波浪,又像是花粉洒落上去自然成型,风一吹那些色彩都灵动起来,仿佛有生命一样。

    可莫燃却怀疑,他的衣服是不是用蝴蝶的翅膀做的,否则怎么能穿那么多层每一层都薄如蝉翼还那么有生命力。

    想想欲秋千百年来只需要待在这棵不老的仙树上面,以花为食、以露为饮,当真逍遥的很了。

    “怎么这么看着我”欲秋睨向莫燃,见她眼神灼灼,让他很不适应。

    莫燃却走过去,围着他绕了一圈,靠近他身边,立刻闻到一股馥郁的芳香,那是长青木小花的香味,莫燃习惯了也就不像当初那么大惊小怪了,她用商量的语气跟欲秋说“你这衣服,能不能给我一件”

    说着,莫燃蹲下身,从他的衣摆上很仔细才挑出一层,果真薄如蝉翼,放在手上只觉得蒙了一层淡淡的薄雾,几乎透明,仰头看欲秋,“就这一层。”

    欲秋低头看着莫燃,见她笑意吟吟的样子,一时间有些不太适应,莫燃每次出现都能让他生一肚子气,这么好声好气的,原来是为了他的衣服,他挑眉道“你要去这个做什么你又不能穿。”

    太薄了,身量也不合适。

    莫燃信誓旦旦道“收藏啊,这么漂亮的工艺,必定天下无双了。”

    欲秋却一拂袖,莫燃手里捧着的那一层衣服顿时脱手落下,只听他道“不行。”

    莫燃站起身来,啧啧道“小气,你还有那么多呢,少一件又不会裸奔。”

    欲秋微微皱了皱眉,果然,这女人说变脸就变脸,他哼了一声道“本打算按照你的身量送你一套,现在也免了吧。”

    莫燃僵了一下,瞬间道“别啊,不要免啊我的身量是吗你现在量啊,你是要送我一套吗跟你这个一样吗也会有这么多层吗”

    莫燃拉着欲秋的袖子,一大串问题甩了出来,高兴的有点忘乎所以了,想着若真有这么一套衣服,她是供起来还是在什么场合穿呢

    而看着莫燃兴奋的样子,欲秋想拒绝的话又说不出口了,她好像真的很喜欢的样子。

    “是你亲手做吗你该不会还会炼器”莫燃又问,欲秋这衣服看似薄如蝉翼,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虽然不是战甲,却有几分战甲的作用了。

    欲秋瞥向莫燃,那眼神好像在说她怎么那么没见过世面,可莫燃却不介意,她就是没见过世面呗

    却听欲秋道“炼制衣服而已,稍微一点炼器知识就能做到了,也就只有你,身怀那么多异火,穿衣服还如此随便。”

    说话间欲秋还挑剔的上下看了看莫燃。

    莫燃也打量了一下自己,她穿衣服是随便了点,但也不至于那么差啊,要是穿成欲秋这样出门,怕是会万人空巷吧太可怕了,还是不要了

    “咳,那你需要什么材料,我给你去找啊。”莫燃积极道,劳烦人家动手,她必定得识趣一点是吧。

    欲秋却道“不需要,我要的材料你找不到的。”

    莫燃被打击了一下,不甘心的问“到底是什么材料”

    欲秋沉默了一下,半晌笑道“我的翅膀。”

    莫燃愣了一下,“什么你的翅膀为了给我做衣服你要自断羽翼吗那我还是不要了。”

    欲秋已经懒得跟莫燃说话了,他直接结束了话题,道“你来这干什么”

    莫燃瞬间想起正事,从怀里取出封印水晶,道“来收这个。”

    欲秋也怔了怔,不等她说什么,莫燃就道“事不宜迟,我去了。”

    说罢,莫燃闪身飞向远处,使出灵力捏碎了封印水晶,瞬间冷气逼人,那青白色的火种嗖的一下窜向远处,莫燃那就在等着这一刻,怎会让它逃脱,瞬间用灵力包裹住它,双手控制着那火种慢慢接近自己的轮海。

    莫燃的皮肤也在那刺骨的冷火之下烧出一片片血肉、森森白骨。

    过程缓慢而残忍,每一次收服异火都是在走一次鬼门关,而且这次的异火不愧叫地狱之火,一面冻的她骨头都要僵硬,一面却烧的她体无完肤、面目全非冰火两重天,直叫人生不如死

    “啊”莫燃大吼一声,声音被淹没在那仿佛也在咆哮的火舌之中,而那一瞬间,地狱之火的火种猛的融入了莫燃的轮海

    那火种在莫燃轮海中仍然不安分,在察觉到有其它异火时,更加霸道的抢夺起了地盘,莫燃则集中注意力驯服它,就在这等关键时刻,莫燃背后忽然腾起一对巨大的金色翅膀

    那翅膀华丽而霸气翅膀上坠落的火焰簌簌的洒在地上,无比的绚丽,又无比的张狂

    莫燃瞬间便感觉身体一轻,那狂暴反抗的火种也顿时安分了许多,莫燃不及细想,将那地狱之火引入了经脉之中,控制着它融入了她的血肉,虽然过程缓慢痛苦,可却进行的意外顺利

    莫燃动了动翅膀,即便没有用灵力,她的身形也瞬间飞至几百米外这是狱火鬼车的翅膀,也是她的翅膀

    莫燃虽然很好奇,但是现在却无暇感受这对翅膀了,而且现在血肉模糊的样子,还好没人,否则都要把人吓死了。

    莫燃让狱火鬼车先退下,她落在了地上,不等她取丹药,一股灵力便直冲膻中穴,来势汹汹,根本压不下来这是晋级之兆

    莫燃飞快盘膝打坐,控制着灵力去冲破壁障,不一会,灵力自膻中穴而过,直冲灵台,费了一番功夫,最后的壁障也被打破,晋级的纹路在莫燃脚下亮起,莫燃的修为从元婴期五层中期不断跳跃,元婴期五层后期、元婴期六层前期元婴期七层前期、元婴期七层中期元婴期八层前期

    滔滔不绝的灵力在莫燃体内飞快的运转,在一个境界刚刚满了之后,又迎来另一个壁障莫燃凝神,一遍遍的挑极限,修为越高,晋级的难度也越大,莫燃也深有体会,每次冲破壁障都难熬了许多。

    但晋级实在太凶猛了,她甚至怀疑,她的境界总是自己压制着,等到了某个点的时候又毫无预警的爆发,然后一连好几个境界的跳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莫燃丝毫没有灵力枯竭之象,晋级也并没有停止,境界徘徊在元婴期八层后期,不上不下,许久都没有冲破九层的坎。

    莫燃额头上渗出大滴大滴的汗水,不是她不想停下,而是停不下她的境界忽然饱和的可怕,根本压制不了

    莫燃浑身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金光,刑天和欲秋早就在莫燃晋级的时候找了过来,眼看莫燃被异火摧残的身体在晋级的能量之下飞快修复,浑身变的莹白如玉,美好的身体笼罩在朦胧的金光之中,两人却无暇避嫌,也无暇去看美景,而是都在担心。

    不是担心莫燃晋级,而是担心她一直晋级

    现如今她的修为已经是元婴期八层后期了,可看样子依然停不下来,万一到了元婴期九层还要往上,冲上了历劫期可是有三道雷劫的

    莫燃什么都没准备,这三道雷劫如何扛

    刑天凝神,将声音轻轻的环绕在莫燃身边,如此可以慢慢渗入她的神识,而不会突兀的打断她。

    过了一会,莫燃果真听到了,刑天说“不可历劫。”

    莫燃何曾不知,但这一层她必须过去,否则她会被那蜂拥而至的灵力撑爆的

    胶着的过程中,远处又飞来一人,银色的衣袍落下,碧绿色的眼眸深深的望着莫燃,来人正是白矖。

    他不是自己醒来的,而是被莫燃不断的晋级给吵醒的,他是莫燃的霊,莫燃晋级,他的感受也自然特别的大,他自己的力量也因为契约的关系而增强,一醒来便直奔这里了。

    刑天只瞥了一眼白矖就又看向莫燃,她晋级的煎熬,他们等的也不轻松。

    不知道过了多久,莫燃只听经脉之中响起噗的一声,终于冲破了灵台,浩瀚的灵力在四肢百骸游走,识海也瞬间扩张了一圈。

    几人不曾注意,三藤戒中天也更高,地也更阔。

    经脉中的灵力已经不像刚才那般霸道,莫燃顿时将灵力悉数压在轮海,修为也停在了元婴期九层前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