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8. 嘴硬心软的蝴蝶【二更】
    下午莫燃和厉鸣犴被洛川叫去了,好在莫燃来去一趟莽原和鬼域也只花了四天的时间,并不引人注意,想来洛川也该找她了。

    莫燃来见洛川时,他正盘膝坐在席上喝茶,结果一口茶差点喷了出来,世外高人的模样都没绷住。

    厉鸣犴笑道“师父,您老悠着点啊,又没人跟您抢。”

    洛川瞪了一眼厉鸣犴,“就你小子没大没小。”说着,他看向莫燃道“几日未见,你这丫头修为怎么又精进了”

    莫燃笑道“师父,您这话我怎么回答啊,就那么晋级了啊。”

    洛川顿时飞起,抽出一旁的剑扔给莫燃,同时自己又拿了一把,待莫燃接剑之后立刻攻去。莫燃知道洛川是想试她的境界,就立刻迎战了,两人跳出窗外,在山上的空地过了许久的招,待洛川收势之后,欣慰道“境界牢固,看来是我白操心了,你这丫头真是变态了。”

    莫燃还是第一次被人说变态,而且还是自己的师父,不由得一阵无语,不过洛川的接受程度这么高,莫燃还是打从心里高兴的。

    过了一会洛川又忍不住道“眨眼间你的修为已经如此之高,按这个速度,马上就能迎头赶上为师了,从明天起每天早晨你都来此处练剑,为师可担心再不教你点东西,以后都没资格教了。”

    莫燃却道“师父永远都有资格教我。”

    而厉鸣犴则道“师妹说的没错,所以师父,明日起我也来这里练剑,还望师父指点。”

    莫燃这么说洛川自然是高兴的,厉鸣犴这么说洛川却是哼了一声,要不是因为莫燃来,这小子还会来吗。

    洛川拂袖坐下,自是默许了,他提及另一件事“再过几日五宝池的万年魔根莲就要成熟盛开了,山中还不知道要有什么波折,在那之前,山中弟子都不可再外出,你二人也要在五宝池常走动,谨防宵小混入。”

    “好,师父。”莫燃道,看洛川有些愁眉不展的样子,很快又到“师父,到时候我们都会帮你把万年魔根莲留在天一门的。”

    洛川倒是没觉得莫燃说大话,不过他还是叹口气道“为师也没有把握,到时候来抢魔根莲的人、兴许远比我们预想中的多,而且须弥界中隐世修行的高人也不在少数,若他们都来了,花落谁家就要看天意了。”

    莫燃挑了挑眉,“如若有魔修前来,他们不会袖手旁观吧”

    洛川不由的笑道“不会是不会,但魔修也不能牵制他们的抢夺,你这丫头太天真了,到时候都是各取所需。”

    又待了一会,莫燃跟厉鸣犴就离开了,走在路上莫燃还在合计到时候会来抢夺万年魔根莲的高阶修者,“高手榜上现在的八个人修为都是不灭期之上的,这八人必定都会出现,暗三族会来些谁,我倒不清楚了,不过不得不防。”

    厉鸣犴却道“怕是这一次能见个齐全了,暗三族的三个魔头修为都是不灭期七八层的,想必不会放弃这次机会。”

    莫燃盯着厉鸣犴看了一会,最终摇了摇头道“还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回到院子,此时已经是夕阳西下,莫燃发现一楼的正厅当中多了一张桌子,男人们都围在那不知道在干什么,莫燃走进一瞧,却见两颗骰子在桌子上旋转了半天,掉在了一个标着小字的格子里,才发现这是张赌桌,他们是无聊到什么程度,才会走在一起玩这个的

    莫燃也不打扰他们的雅兴,回了自己的房间后直接钻进了三藤戒,她找了一片空地,将从虫山窟带来的所有蛊虫都安放在了这里,又在周围布下一个阵法,以防两只小龙鱼玩的时候跑进来。

    之后莫燃便一个个的研究那些蛊虫,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飘来一阵香味,莫燃抬头一看,却见身着华丽衣裳的欲秋慢慢走来,等他走近,莫燃疑惑道“你怎么想起主动来找我了”

    欲秋站在她面前,将手中的包裹一扔,莫燃飞快接住,打开一看,顿时眼睛都有点不够用了那分明是一件衣裳,而且是跟欲秋的衣裳几乎一样

    莫燃展开一看,却见她的这件做成了齐胸的裙子,还加了一件曳地的外袍,看着就仙气十足,穿上必定更美她都迫不及待想试试了。

    “这是给我的吗你不是不给我做了吗看不出你还是只嘴硬心软的蝴蝶。”莫燃笑道,这个礼物她格外的喜欢,这怕是她见过最美的衣服了,不由得道“不知道合不合身,要知道你真会给我做,就该先量量尺寸的。”

    见莫燃爱不释手的模样,本来淡然的欲秋也觉得这份礼物送的心情都好了起来,嘴角牵起一抹笑,那本就绚丽的五官更加迷人,“还量什么,看一眼就知道了。”

    莫燃的注意力都在新衣服上了,无意识道“看一眼什么”

    半晌没听到欲秋回答,莫燃看去,却见欲秋正打量着她的身体,这时才道“你平日穿衣不讲究,我倒没发现你衣服下面的身材也还行,你放心吧,必定是合身的。”

    莫燃愣了一下,脑子里一时没转过弯来,等反应过来之后差点就打人了,这厮是在说昨天的事吧“欲秋啊欲秋,你还好意思说非礼勿视你不知道吗”

    欲秋却道“当时也是事发突然,就算我及时闭上眼睛,该看的不该看的也都看见了。”

    莫燃随手随手抄起一根棍子朝欲秋打去,欲秋却灵活的闪开了,莫燃又打去,欲秋接着跑,结果三藤戒里就出现了很耀眼的一幕,莫燃漫山遍野的追着欲秋打,两只小龙鱼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迈着小短腿也跟在后面跑,小火灵也不明所以的拍手叫好。

    许久之后,两人都气喘吁吁的停下,隔着两米的距离对望,都不太明白为什么两人都不用灵力,而是傻兮兮的跑了这么久,出了一身的汗,不过很快,两人脸上的怒气绷不住了,同时大笑起来。

    “哈哈哈”莫燃指着欲秋道“你说你现在、算是香汗淋漓了吧看看那些蝴蝶都围着你转。”

    欲秋破天荒的没有因为莫燃说他香而翻脸,他道“那是因为我高兴。”

    莫燃盯着欲秋满面笑容的脸,回味了一下他的话,那些蝴蝶不是被香味引来的,而是被他的好心情招来的

    扬了扬眉,莫燃也是第一次看到欲秋笑的这么开怀,细想欲秋平日虽然过着神仙般的日子,可脸上总有些薄凉和寂寞,他又不会主动向谁诉说。

    莫燃也不是那么多事的人,没有探究过他的内心世界,不过现在看起来,他笑起来比任何时候都好看多了。

    这时莫燃道“看在这件衣服的份儿上,我就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了。”

    欲秋挑了挑眉,顺着台阶下了,不再说话。

    莫燃却道“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这是你的翅膀做的”

    欲秋终于开了尊口,“这是几万年前我历劫时蜕下的翅膀,做成了衣裳,世间只此两件。”

    莫燃瞬间抬头,指了指欲秋身上穿的,又指了指自己手里捧的,“只此两件”

    欲秋点头。

    莫燃更加宝贝了。

    玩闹过后,莫燃继续去研究那些蛊虫了,欲秋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情好,竟然坐在莫燃旁边一直看着,也不嫌弃那些蛊虫恶心了。

    许久之后,莫燃伸了个懒腰,对欲秋道“我得出去了,你要出去吗”

    欲秋摇了摇头,等莫燃走了之后,他又回长青木树枝上待着了。

    有江潮在一旁盯着,魂落做菜的水平提高了很多,不会再动不动就放错调料了,晚上的菜很丰盛,男人们也挺给面子的都动了筷子。

    吃饭的时候莫燃不经意的问道“你们赌了那么久,谁赢的最多”

    饭桌上的气氛顿时压抑了瞬间,很快又恢复自然了,莫燃没有注意到这小小的变化,只听苏雨夜道“我。”

    那语气中有着苏少将特有的自信,莫燃不禁笑道“你们的赌注是什么”

    苏雨夜看着莫燃挑了挑眉,却没说实话,“金银钱财。”

    莫燃当真信了,还道“下次算我一个。”

    男人们不知为何对视了一眼,苏雨夜先问道“小朋友不能赌博不过你可以说说你想赌什么。”

    莫燃直接道“不是金银钱财吗”

    柳洋却道“老赢金银钱财也没意思啊,莫燃你就没有别的想要的吗”

    莫燃咬着筷子想了想,半晌笑了,“也有,如果跟你赌,你输了要穿裙子,跟我到山下走一圈。”

    柳洋恶寒的抖了抖身体,让他穿裙子,不如直接给他一刀,不过他似乎很有自信的笑道“赌就赌,若我赢了,你也要愿赌服输。”

    莫燃点头,若无其事的继续吃饭,“当然,这点赌品我还是有的。”

    接下来的饭男人们吃的明显心不在焉,都在琢磨拿什么赌注跟莫燃玩,只有江潮从始至终淡定的吃饭,偶尔喝口小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