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1. 抢夺【一更】
    虽然好像是自己主动送上门给鬼医吃了,但是事后莫燃却挺意犹未尽的。

    “咳”莫燃咳嗽了一声,把这种想法甩出了脑海,什么意犹未尽啊,那只是因为她高兴自己不用再一觉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那种感觉别提有多沮丧了。

    没有了纤丝虫毒的困扰,莫燃整个人都容光焕发了不少。

    今早,又是莫燃跟厉鸣犴一起出现在洛川那里的,洛川一副‘果然如此’的眼神,他猜的没错,昨天肯定是小年轻闹别扭了。

    在莫燃和厉鸣犴练完剑之后,洛川端着茶笑呵呵的说道:“莫燃,鸣犴,你们二人将来若举行婚礼,一定要请为师去做证婚人。”

    莫燃一愣,厉鸣犴却是眼睛一亮,拱手道:“一定。”

    “呵呵呵”洛川抚须而笑。

    莫燃却睨了一眼厉鸣犴,这厮该不会真的想举行婚礼吧?

    离开的路上,厉鸣犴一本正经的建议,“我觉得我们有必要举办一次婚礼,选在什么时候好呢?”

    莫燃却道:“以后再说吧,有没有婚礼我们都在一起了,其它都不重要了。”

    厉鸣犴却道:“婚礼是举办给天下人看的,要不然连师父都要以为我是你私下养的情夫了。”

    莫燃脸一黑,有他这么难伺候的情夫吗?

    莫燃回到住处,却见院子外面站在一人,也不知道在那等了多久,走近一看,却是廉鸿渊,隔着两米的距离廉鸿渊便想莫燃行李,“弟子拜见师父。”

    厉鸣犴稍一挑眉,本打算进莫燃院子的脚步一下子拐到他的院子去了,莫燃既然为人师表,他就稍微配合一下吧。

    “廉掌门,你是何时来到天一门的?”莫燃见到他不算意外,算算他们也该来了。

    廉鸿渊道:“昨夜,只是夜深了,弟子不便打扰师父,便在今天一早前来拜见。”

    莫燃有瞬间的不自在,想着那师徒契约也太严格了些,然后请廉鸿渊进去坐,虽然莫燃家里藏着挺多男人的,不过男人们似乎跟厉鸣犴一个想法,都没出现,而他们隐藏了气息,廉鸿渊也发现不了。

    “师父,近日我都在仔细研读你的笔记,有些不懂之处,还望师傅指点。”廉鸿渊道,看他将莫燃的笔记仔细的拿出来,当真一副求知若渴的样子。

    莫燃一时也很钦佩,道:“你尽管说。”

    莫燃一上午都在给廉鸿渊讲炼丹的事情,廉鸿渊还自己炼了几炉,却只成丹了一炉,不过他也很高兴了,因为他说这段时间他天天都在尝试,结果都没有成功,今天已经收获很大了。

    廉鸿渊深受传统丹道的影响,一时半会也不可能完全领悟心的炼丹之道,不过他的耐心却是极好。

    离开时,廉鸿渊忽然问莫燃:“师父,你没有什么话嘱咐我吗?”

    莫燃疑惑,“该嘱咐的我刚刚已经说了,你炼丹时记得丹方便好,不要执着于顺序。”

    廉鸿渊却道:“弟子不是指这个,师父要不要那万年魔根莲?”

    莫燃才意识到廉鸿渊是这个意思,顿时道:“不要,我也不会要求你做什么。”

    廉鸿渊了然,这才告辞。

    廉鸿渊的到来仿佛是个信号,在接下来几天里,许多高阶修者都陆续送来了拜帖,现在都还是拜帖,若天一门不放他们进来,再过几天就是硬闯了。

    显然洛川也知道会是这样,他亲自筛选了拜帖,让弟子迎了他们进山。

    莫燃这几天过的依旧按部就班,早晨去找洛川练剑,白天去五宝池转一圈,有时候会指点一下廉鸿渊炼丹,抽空还带着将军去历练。

    晚上就过的更精彩了也不知道家里那些妖孽是怎么达成一致的,反正侍寝这件事上没再出现过暴力事件

    血杀自那天送来竹心虫之后就住下了,他几乎不会迈出那道门,最后还是莫燃去问他是不是还有别的打算,血杀才淡定的告诉她,他也是来抢万年魔根莲的。

    莫燃虽惊讶,却很快就想通了,又有些懊恼自己怎么反应如此之慢,光记得那莲花会被高阶修者争抢,忘了那莲子也是高阶魔物所向往的了。

    上次血杀险些就晋入归仙境了!她不由得严肃的问道:“你若晋级,莫非还会成仙?”

    血杀摇头,“不,晋入归仙境和晋入魔尊同样都是九道雷劫,只有雷劫过后,我才能成为真正的魔尊,唯我独尊。”

    血杀说的很平静,却有着浑然天成的底气和霸气,莫燃不知道他所谓的‘唯我独尊’是什么意思,但她最后说了三个字,“我帮你。”

    这天,天一门上下都绷紧了神经,内门弟子几乎全部聚集在了五宝池,今天,正是万年魔根莲成熟盛开的日子。

    中午,太阳正大的时候,几道身影翩然落下,各据一方。

    莫燃和厉鸣犴站在洛川身边,她看着先后到来的人们,有些熟脸,有些却没见过。

    云岚国帝国学院院长、明阳,神音派掌门凤宜人,自家师傅聂狰,就连离心和李飞也来了。

    莫燃隔着一段距离遥遥对离心和聂狰行礼,二人颔首,此时的气氛显然不适合他们交谈什么。

    不一会,一个浑身破布的老者闪身落下,头发也乱蓬蓬的,不知道多久没有梳过头了,他一来就忘石头上一座,翘起腿来一边抖,一边拿下腰间的酒葫芦打开塞子喝了一口。

    其他修者都看向这个刚来的老者,面上有敌意也有敬意,有些矛盾,却听离心率先说道:“还以为没什么能请得动你这三颠老头儿了,没想到你也惦记着万年魔根莲呢。”

    那老头却扬声道:“离皇此言差矣,我惦记的是你们这帮老朋友,想到你们今日也必定会来此相聚,我特意赶来啊。”

    离心却是一笑,“那你这老头儿的意思是,你不会去抢万年魔根莲?”

    没想到被离心摆了一道,那老头嘿嘿笑道:“既然都来了,那不都是顺便吗,顺便。”

    莫燃瞧了一眼那老者,心想他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三颠圣人了,须弥界三会的会长,精通炼丹炼器,这世上估计没什么人不敢对他不敬,也就只有离心能与他平起平坐了。

    这三颠圣人果真有些疯癫,全无高阶修者的做派,不修边幅,仍在马路上怕是也没人认识。

    很快,童鹤也出现了,童鹤的不修边幅与三颠圣人不相上下,不过童鹤的气息阴森诡异,三颠圣人却是落拓不羁,童鹤也没搭理任何人,只是眼神在莫燃身上停留了一下,他身边还跟着江潮。

    不一会,一道红影飞掠而至,那修长的身影被严严实实的包括在红衣之下,就连手上都带着红色的手套,头顶撑着一把红伞,在烈日下投在地上一片红色的阴影。

    众人都在好奇此人是何人,莫燃那也不例外。

    却听洛川率先问道:“道友可否报上名号。”

    那红伞微微一动,伞下的人看了过来,他的脸上都裹了红纱,只露出一双眼睛,可触及那双狐狸眼,莫燃几乎瞬间就认出他了!是狐玖!

    而那人也道:“捕风堂。”

    众人微微惊讶,洛川紧接着问:“你是捕风堂什么人?莫不是堂主?”

    那人却呵呵一笑,那笑声也抑扬顿挫,有些惑人,“你说我是我便是,你说我不是,我便不是。”

    洛川眯了眯眼,道了一声,“失敬。”

    捕风堂神出鬼没的,又是亦正亦邪,他不愿透露身份也不奇怪。

    莫燃却是盯着那人看了半晌,更加确定他就是狐玖了,即便他今天穿的那么严实,但那双勾人的狐狸眼,真的找不出第二双了,这狐狸也来凑热闹,应该不是为了万年魔根莲,而是池底莲盘吧?这厮是不放心她还是怎么的,竟然亲自来了。

    对上莫燃的眼睛,狐玖却笑意吟吟的飞了一个媚眼,弄的莫燃一阵恶寒。

    该来的似乎都来了,但是不该来的却还没来众人虽然都在老僧入定般等着,但莫燃知道,他们不仅是在等万年魔根莲成熟,也是等那不该来的人。

    日头偏西,莲花的香味越来越浓郁,连盘踞在水底的龙门金鲤也浮出水面,巨大的身体将万年魔根莲包围起来,警惕的盯着众人。

    不一会,一阵阴风闪过,三道身影几乎是先后到来,其中一人是女子,身材婀娜多姿,穿着也极为惹火,胸前只有一抹红布包裹,柳腰下是紫色的裙子,侧开的口子将一双长腿展露无遗,头上头上包着一条红色的纱巾,一直落在腿上,面容若隐若现不甚清晰,身体倒是在红纱下诱人的人。

    这女人,可真是个尤物,让人多看一眼都能吸了魂去,连在场的高阶修者都不能避免,只听那女人妖媚的笑了起来,“呵呵呵好多男人呢,人家最近正缺个暖床的呢。”

    众人脸色一沉,明阳不悦道:“妖女,你敢来,就要有送死的觉悟!”

    那女人却拍了拍波涛涌涌的胸脯,娇声道:“哎呀呀,人家好怕呀,明阳院长怎么这么不怜香惜玉呢。”

    明阳一哼,“恨离门妖女,人人得而诛之。”

    莫燃方才确定,原来这女人果真是恨离门的人,久闻恨离门大名,她今日还是第一次见到它门下的人,果真有点蛇蝎美人的样子。

    152729990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