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9章 炼器高手
    莫燃不知道洛川猜到了什么,也许是什么都猜到了一些,但洛川一番话却是让她心中安定了不少,她之前一直在担心,隐瞒的事情到最后揭晓之时,他们会不会无法接受,可现在看来,她的担心有点多余,正如洛川说的,他好歹比她多活了一千多年,那么多风浪不是白白经历的。

    心中开朗一些,莫燃回到院子之后就一头扎进了书房,去研究刚刚到手的紫心破障丹的丹方了,把炼丹需要用的丹药列了一张单子,之后莫燃便又摆弄起虫山窟搬回来的蛊虫了。

    自从纤丝虫毒解了之后,自家男人们对她放心多了,也不日夜守在这里了,多数都是早出晚归,就连鬼王和鬼医也是白天在鬼域,晚上一定会回来,莫燃没有定下什么门禁,但是自己男人却自觉的很。

    虽然莫燃很欣慰,但是她真的很想说,对于侍寝这件事,真的不必那么自觉的……

    一连五日,莫燃都闭门不出,一直在钻研蛊虫,只有早晨会雷打不动的去找洛川练剑,厉鸣犴也是,只在早晨陪她练完剑之后,他便下山忙别的去了,听他说他在调查青门安插在须弥界的人,也不知道进展如何……

    这几日莫燃偶尔会想起青门太子,那个毒蛇一样的人,想到那双眼睛,莫燃总觉得就见到了真人一样,心中便更加不敢懈怠,她不会忘记那几次的对视,对方给她的压力是多么深刻!

    再见面时,莫燃可不想自己再那么弱了!

    终于把所有的蛊虫都研究过一遍,莫燃伸了个懒腰,终于有点成就感了。

    她闪身进了三藤戒,来到堆放了蛊虫的地方,盯着那些盒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养蛊的人多数用身体养蛊,也有用法器养蛊,不过这样的法器很少就是了……可她就有现成的,只是还未曾试过……

    默念了口诀,藏音四弦环浮现在手脚之上,莫燃摇了摇手链,那铃铃铃的声音传了出去,清脆,却传的很远,那些盒子里的蛊虫都蠢蠢欲动起来,四处寻找着爬出来的空隙。

    莫燃顿时肯定,藏音四弦环必定是可以养蛊的,只是她现在还只会召唤,无法自由是用它来养这些蛊。

    “藏音四弦环和阴阳笛都是出自梵篱之手,你若有朝一日能找到梵篱,便能知道它们如何使用。”身后忽然传来欲秋的声音,那浓郁的花香也一并飘来。

    莫燃回头看向他,“梵篱不是妖兽吗?他如何会炼器?”

    欲秋抬眸,“妖兽就不能炼器吗?梵篱是炼器天才,好多后天的神兵都是出自他的手,你身上便有三样法器是他的杰作,也是稀世珍宝。”

    莫燃挑眉,“藏音四弦环和阴阳笛?还有什么?”

    梵篱道:“舞天衣。”

    莫燃一愣,舞天衣可是祭天时候为专门为祭司准备的战甲,当时梵篱是被丢尽无尽之海的……“那他知不知道他炼制的舞天衣其实是祭司穿着它给他送终的?”

    欲秋摇了摇头,“这便是天帝的狡猾之处,筹备之时并未全盘告知众人,舞天衣还是莫家专门去求了梵篱炼制的,梵篱一般不动器炉,是莫家上门他才答应下的。”

    瞧着欲秋精致的脸,莫燃却是笑不出来了,“这么说,梵篱是很信任莫家的,可最后被推进无尽之海的时候,岂不是莫家背叛了他?他心里指不定怎么恨莫家人呢……果真是关系匪浅,原来是我的仇人啊,你可真会说笑话,让我去找梵篱,那是让我找死吧?”

    欲秋却道:“你们总会相见的,莫家都没了,若莫家跟梵篱真的有仇,你也逃不开。”

    莫燃觉得脑仁有点疼,当初莫家是不是知情,这都没人知道了,所以莫家是不是背叛过梵篱,也没人知道,这笔糊涂账,不遇到梵篱还好,若是遇到了,不是落在她身上了吗?

    想那么多也没用,谁知道什么时候会遇到呢……

    从三藤戒出来之后莫燃便在神识中通知江小帝回来一趟,让它把那些蛊虫和她写好的笔记都给琪琪格南琴带回去。

    做完之后莫燃便打算下山一趟,去不死丛林走一趟,一来是为历练将军,二来也是为了历练自己。

    莫燃本来不打算带任何人,不过轮到魂落的时候,莫燃还是把人带上了,否则留他一个人在这里也太闷了些。

    莫燃走的时候血杀也走了,回了蜘蛛门,莫燃问他打算什么时候晋级,可他说要先去办完答应苏雨夜的事情。

    ……

    来到不死丛林之后将军就化出本体,驮着莫燃飞奔到丛林离去了,莫燃没有目的地,只是不停的往深处去,几个时辰后,丛林中渐渐有了五六十星的妖兽,莫燃便让将军独自去消化了。

    把风狸也唤出来,它晋级了那么多,早该活动活动筋骨了。

    莫燃则是飞身落在一个树杈上,那树长得很粗壮,莫燃选的地方有座有靠,也惬意的很,将军在不远处跟一只独角犀大战,那独角犀也就五十六星的修为,莫燃很放心,便取出一本书来看。

    这书正是那天从冰甲角魔狮的山洞里得来的,记录的都是炼器的东西,即便写的很清楚,莫燃没有上手去练,光是看也乏味的很,一时间有点遗憾,自己得了这份宝藏也挖掘不了。

    过了一会便放弃了,转而去看将军打的怎么样了。

    她怀里抱着黑猫,身边坐着魂落,魂落是她带来的,可这黑猫却是不请自来的,赖在这赶都赶不走,一路上也就知道睡觉,莫燃想把他放进三藤戒让他想怎么睡怎么睡,可这厮却会自己跑出来,无法,莫燃只好抱着他上路了。

    莫燃看将军,魂落却在看莫燃,一双紫眸流转着幽幽的光,白皙的脸上面无表情,也不知道他是在发呆还是在想事情。

    忽然,魂落道,“莫莫,你亲亲我吧。”

    莫燃一愣,看向魂落,却见他神色如常,可这个要求提的……怎么这么突兀呢?

    见莫燃没反应,魂落又重复了一遍,“莫莫亲亲我吧,你不喜欢我了吗?”

    说着,魂落还指了指自己的脸,似乎让莫燃亲那。

    莫燃不由得说道:“喜欢就要亲吗?”

    魂落道:“人类不都是这样的吗?”

    莫燃不知道魂落为什么忽然产生了这种想法,不过她还是耐心的纠正他,“表达喜欢的方式有很多种,比如拥抱,亲吻,可如果是……”

    莫燃话还没说完,魂落就忽然来抱着她,还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那柔软的唇印在莫燃脸上,莫燃脑海中都空白了一下,魂落麻木的脸上出现一丝笑容,“是这样吗?”

    莫燃点了点头,但又摇了摇头。

    魂落虚心问道:“哪里不对吗?难道应该亲这边?”

    魂落指了指莫燃的左脸,而刚刚亲的是右脸,见他又要来亲,莫燃挡住他道:“小黑,我的话还没说完,你不能随便亲女孩子的。”

    魂落看着莫燃,却是说到:“我没有随便亲,我亲的是莫莫啊。”

    莫燃一时间也有些语塞,所以她该怎么解释他不能随便亲她这种事情?

    “不能亲女孩子是因为……亲一下会怀孕吗?”魂落忽然问道。

    莫燃更无语了,“当然不会。”

    魂落道:“我们都不是母胎十月怀胎生下的,我们都是灵力结合的产物,只有莫莫是有娘亲的,是不是因为这样,你的感情比我们都丰富?”

    莫燃看向魂落,半晌才道:“也许吧,我有爱我的爹娘,有和睦的家族,不过小黑你也有我。”

    魂落却道:“所以莫莫可以喜欢你的爹爹,你的娘亲,你的族人,可我只喜欢你,我不会对别人随便的,所以你的如果都不存在。”

    莫燃这次完全没有了语言,魂落他知道的东西很多,双手沾的血更多,可这也不妨碍他很单纯,他的喜欢就是那么纯粹,没有那么多如果……

    莫燃忽然倾身亲了亲魂落的脸,离开时看到那双紫眸里晕开的笑意,让他开心,如此简单而已……

    等到将军解决了独角犀之后,莫燃继续往丛林深处走去,将军已经学会自己寻找目标了,不需要她帮它物色,这里已经距离朝阳成很远了,丛林中渐渐有了许多灵草,莫燃则是四处采集那些灵草了。

    忽然,远处传来两声怒吼,后面你那一声是将军发出的,莫燃一顿,随即飞快的掠了过去,将军好像碰到硬茬了。

    很快莫燃就找到了将军,她飞身落在一棵大树上,往下一看,却见将军与一只体型比它大了一倍的赤金熊战在一处,将军身上已经挂了很多彩,脸上都横亘着一道血淋淋的伤口,将军此时杀红了眼,正拼命的跟那头赤金熊打。

    果然是个硬茬,这赤金熊的修为是一百零七星,而且它也是金属性灵根的妖兽,不论是力量还是修为都在将军之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