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4. 小奶鳌【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沐风踱步到莫燃面前,垂眸看着她怀里的黑猫半晌,忽然眉头一挑,似乎有所发现,“昨天见到这丛林中有人拨云弄雨,让爷一顿好找,没想到最后却是一箭双雕。”

    莫燃也看了看刑天,而刑天根本就没醒,闭着眼睛在她怀里窝着,别提多惬意了,她想,沐风应该是认出刑天了,不过她没有多说,却是问道:“你怎么跑来须弥界了?”

    沐风笑着看向莫燃,“天界太无趣,自然该来须弥界玩玩了,况且,爷可是说过,再见面时会报你解开爷的封印之恩,此次来须弥界自然也是寻你。”

    莫燃没想到他又提起,还当他是随口说说呢,于是道:“那件事已经过去了。”

    沐风却道:“于爷而言过不去,有恩必报,有仇必还,这是爷的原则。”

    莫燃拍了拍将军,让它接着走,“那你随意吧。”

    沐风不紧不慢的跟在旁边,看他脚步也悠闲的很,可实际上不管将军是跑是停,他都那么闲庭漫步,却也如影随形,只听他忽然道:“抱着那猫怪累的吧,你给爷,爷帮你抱会。”

    莫燃挑了挑眉,把黑猫递了过去,可正当沐风伸手接住的时候,黑猫那软软的肉垫下伸出尖锐的指甲,猛的朝沐风的手挠去,幸亏沐风躲得快,没有被挠到。

    莫燃这才又把黑猫抱回来,而黑猫眼睛都没睁开,在莫燃怀里拱了拱,急着睡了。

    “呵呵……这只懒猫,爷还以为他真的死了。”沐风嗤笑道,勾手拿下了腰间的酒葫芦,仰头喝了一口,那动作别提多潇洒了,“对了,上次见面时,你可是连刑天的名字都不曾提过,保密工作做的真够不错的。”

    说实话,沐风在这里见到莫燃抱着刑天,是相当惊讶的,那个不可一世的战神,竟然变成那样的小萌物窝在莫燃怀里,他简直要怀疑自己眼花了,若是让他想象那画面,他绝对想象不出来,可亲眼见到时,又觉得毫无违和感,甚至画面有丝丝美好。

    不知为何,总觉得这种事放在小奶娃身上,格外容易被接受。

    莫燃却是撇了撇嘴,“那是因为,那个时候我还当他就是只猫。”

    沐风又笑,他转头看着莫燃,小奶娃好像比上次见面时更好看些了,也可能是他越看越喜欢的原因,此时突然问道:“你可有勤加练习笛子?”

    莫燃这才看了一眼沐风,道:“没有。”

    “唉。”沐风一叹,“说了再见面时给爷吹曲的,你是不是完全没当回事?这多伤人啊。”

    莫燃才纳闷,她吹的是阴阳笛,他又不是没见过阴阳笛下鬼哭狼嚎的场景,所以听曲?这曲子未免太重口味了点,她会当真才怪,“回头找个地方给你听曲,想听多少都随便。”

    沐风却道:“爷要听的是你吹的曲,若换了别人,还有什么意思?”

    莫燃觉得沐风这分明是难伺候,眼看天都快黑了,她让将军跑快点,得找个晚上落脚的地方。

    不久,莫燃又找到一处山洞,进去重新取出了帐篷,生了一堆火,莫燃刚坐在火堆旁,怀里的黑猫忽然蹭了蹭她,然后闪身跳在一旁,眨眼间就变成了帅的人神共愤的刑天了,他随意的一捋衣袖,抬眸望了望对面的沐风,沐风手里提着他那酒葫芦,也闲闲的望着他。

    莫燃就看着他俩眉目传情,过了许久刑天才道:“被三界地脉压了这么多年还能重见天日,这么大的事也没人帮你庆祝吧?”

    那声音,那语气,嘲笑又讽刺,反正每个字都直刺人心窝子。

    沐风却是悠悠的笑,“对啊,醒来一看,能给爷庆祝的都死光了,那些当年为了害我不遗余力的人,也都赶着投胎了,去天界转了一圈才发现,那些老东西们死的好着急,还是你好啊,祸害遗千年,见你还没死,我就放心多了,如今有你还有小奶娃帮我庆祝,虽然迟了点,但总算爷心里舒坦了。”

    说着,刑天变出两个碗来,自顾自的给莫燃和刑天面前都放了一个,拿着他的酒葫芦就要给两人倒酒,却被刑天及时躲开了,顺便把莫燃的碗也一并拿开了。

    他自己取出了一坛酒,道:“谁知道你的葫芦多少年没洗过了。”

    话中自然是毫不掩饰的嫌弃。

    沐风看了看自己的酒葫芦,嗤笑一声,“爷这酒是好酒,不久前才从青门太子那偷来的,看来你没这口福。”

    刑天给自己和莫燃都倒了酒,末了嘱咐莫燃一声,“想喝便喝,不想喝便别喝了。”

    闻言,沐风却不同意,他说:“必须喝!小奶娃,你连首曲子都不愿意给爷吹,不会连杯酒都不给面子吧。”

    莫燃看了看二人,端起了碗,“所以,这杯酒是庆祝你重见天日的?”

    沐风抢先道:“自然,第一杯酒肯定是为我。”

    说着,沐风许是觉得自己拿着酒葫芦不太和谐,便也拿了一只碗,倒了酒与二人同饮。

    “你的本体可真难看,怪不得挑战过无数人,也从不用本体,是不是怕一露本体就露怯了?”沐风说道,若不是他熟悉刑天的气息,怕是见到黑猫也认不出来,想必这世上没人知道,其实战神刑天的本体会是只小黑猫吧?

    刑天不慌不忙的说:“莫燃喜欢,越可爱她就越喜欢,像你的本体那么狰狞的,她通常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是吗?”沐风却是看着莫燃问的。

    莫燃点了点头,谁不是喜欢可爱漂亮的?这再正常不过了吧,更何况刑天可爱但是还很强,简直完美。

    沐风摇头叹息,“莫燃呐,你什么都好,就是眼光有点差,在妖兽眼里,刑天长成那样就是残疾,也就你能给他点自信了。”

    闻言,莫燃是忍不住笑了,可刑天却没什么反应。

    正说着,将军猎了几只兔子回来了,他化出人形自己杀好了兔子架在火上烤,虽然是他想吃,不过他也没忘了给其他人分享。

    “你还是个小奶娃,竟然还养了只小奶狗。”沐风又道。

    莫燃停下翻动烤肉的动作,看向沐风道:“我可不是什么小奶娃,你要是再随便乱叫,就另寻他处吧,我这不留你。”

    沐风无辜道:“你才二十一岁,这小奶狗才八岁,爷哪里说错了,爷两百二十一岁的时候还是小奶鳌呢。”

    莫燃想正经一点,可沐风说话她又忍不住想笑,小奶鳌?那是什么样子?好不容易绷住了脸,道:“反正按照人类的岁数,我已经是成年人了。”

    沐风点了点头,“也对,你都成亲了,对了,你那麒麟夫君呢?怎么不跟你一块出来,反而带着只猫?”

    “嗯?”莫燃看向沐风,一愣之下才想起来,沐风怕是以为她的夫君就只有唐烬一人,也懒得解释,她道:“我是出来历练的,又不是来观光的。”

    刑天看了莫燃一眼,也没说什么。

    今天晚上,这个山洞,有点温馨,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沐风和刑天明枪暗箭的互相揭短,不过若是仔细回味一下,那些短处也是只有他们才能理解的。

    正如沐风说的,他们那个世代的人都争先恐后的死了,活到现在的两人就跟化石一样,稀有而孤单,沐风带着满腔的仇恨杀去天界,却发现无人可杀,那天界自然寡淡如白水,他索性来须弥界了。

    莫燃以为这两个曾经打过一战的人会互看不顺眼,可她发现不是这样,两人竟有些惺惺相惜之感,在他们眼里,彼此应该都是祸害,起码都没死。

    莫燃不由得又想到冥狼,那一身灰白的狼毛,每次威风凛凛的出现,可雪原之上,风吹过时都是寂寥的痕迹,也不知道它现在过的如何……

    “嘶……”

    莫燃一低头,却见将军蹲在地上,一手端着她的酒碗,另一只手快速的扇动着,舌头伸出来,可爱的脸上纠结成了一团,原来是他见三人都在喝酒,他也想试试,可没想到这跟水差不多的东西喝起来却这么刺激。

    莫燃从他手里拿过碗,无语道,“将军,这是酒,喝多了会醉的。”

    “呜呜……醉?”嘴里那一阵辛辣好不容易过去点,将军疑惑的问道。

    “就是睡觉。”莫燃道。

    将军明白了,那酒太辣了,不好喝,可是过了一会,又觉得那酒也不错,留在嘴里的味道越来越香,喝在身体里也越来越舒服,于是端过莫燃的碗一口接一口的喝了。

    刚开始还呲牙咧嘴的,后来都快面不改色了,去跟刑天和沐风两人干杯,只是他嘴里乱叫一通,别人也不知道说他在说什么。

    莫燃无奈的看着将军,这厮果然醉了,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烤兔子,头一歪,倒在莫燃身上了。

    莫燃把他手里的东西放下,还想着好在将军喝醉了只是睡觉,没有发酒疯,之后就把他拖进帐篷里让他睡了。

    出来时,沐风往前伸着两条长腿,坐姿豪放不羁,瞧着莫燃道:“你不是想知道那些个修者从哪里来吗?跟上去看看不就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