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讲道理
    回到外面的世界,萧沐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变化。

    以往灵气枯竭的环境,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灵气变得很充裕。

    尤其是这片区域,隐雾峡所在的地方,这里可是在浩瀚的山脉之中,可以看到有些山峰四周与上空,灵气都快浓郁得化为带状了。

    这还是以前的那个世界吗?

    萧沐感觉有些恍然如梦,只是离开了半年,生活了十几年的世界就变了,而且还是巨变。

    他能感觉到,这种变化还在继续,并且速度不慢,直至最后,也不知道会变化成什么样子。

    高远的天空,云蒸霞蔚,如同被洗过般,可以看得无尽高无尽远,以往根本没有如此蔚蓝的天。

    天时而漂浮着一簇簇彩色的云朵,还能看到瑞气垂落。

    萧沐发现,就在这片区域,四周的山峰比以往更高了,就是些数百米高的山峦,半年时间中都已经拔高到了千米以上。

    “萧沐,你终于出来了!”

    热情的带着欣慰与激动的声音打算了萧沐的思绪。

    苍炎尊主与赤炎尊主带着一群长老迎了上来,场面很是隆重,也显示出了萧沐在他们心中的地位。

    “看到你完好无损地走出来,境界还得到了巨大突破,我们这心里啊,真的说不出的开心。”苍炎尊主感慨,右手抓住萧沐的肩膀,一双老眼仔细打量着他,看得萧沐是浑身不自在。

    这时候,一个长老发出惊叹:“你在里面的那几场战斗,我们可都在平台上亲眼目睹了,可以预见,你的崛起已经是必然,再过一两年,相信就能与圣子级别的人物争锋,到了那个时候,那可给我们朱雀学院长脸了。”

    学院的高层非常的热情,一大群人迎上来,你一言我一语的,唯有赤炎之主没有说话,只是用充满感慨与叹服的眼神看着萧沐。

    这个时候,马赛克在萧沐的暗中授意下正准备悄无声息地溜走。

    它刚走没有两步,几个长老就不着痕迹地将他给拦了下来。

    “萧沐啊,这次隐雾峡之行,你不但得到巨大的机缘,同时也收获了红颜知己,还征服了神骏坐骑,当真是人生得意啊。”苍炎之主捋着胡须,笑容很灿烂与随和,而后看了马赛克一眼:“你主人还在这里,你身为坐骑却想开溜,性子也太过顽劣了。”

    萧沐不说话,脸上笑容依旧,很是灿烂,也表现出了对学院长辈的尊敬,所以他的眼神非常的和善。

    苍炎之主的言行举止被他看在眼里,心中跟明镜似的,这老家伙在意的根本不是马赛克,而是马赛克背上驮着的太子。

    不得不说,太子的样子有些惨。

    n^k

    前段时间被萧沐打得骨断筋折,而后被马赛克驮着离开。

    因为太子自身恢复能力极强,为了避免他恢复过来而造成威胁,马赛克是每隔一个时辰就会在他的身上来上几蹄子。

    这些日子以来,太子完全不敢使用生命精气来滋养伤体,甚至于他还暗中阻止伤势被修复。

    一路上,太子都在装晕,一直都不敢醒来,他真的怕了,因为之前每次醒来都会被碗口大的蹄子伺候,蹶他鼻青脸肿,额头与脑袋上青胞红肿得跟西红柿似的。

    他真是没脾气了,已经开始怀疑人生。

    好不容易出来了,老师就在眼前,还有学院的一众老层,他仿佛看到了春天,等待着被拯救。

    “老头,坐你妹的骑啊,你全家都是坐骑!”

    马赛克可不是省油的灯,也不是吃亏的主儿,因为它有底气,正在驮着太子呢

    ,萧沐肯定不会让让这些老头对它怎样的,所以怎么怼着爽就怎么来。

    苍炎之主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他在平台上就了解这黑马嘴很贱,非常的不靠谱,没有想到它居然会当面这样怼他,令他感觉很没有面子。

    “过来,老夫保证不打死你!”

    苍炎之主脸色有些黑,他对马赛克本来就有成见,因为萧沐跟它一出隐雾峡,他就看清楚了,马赛克背上的太子满头都是大胞,一个个的肿的跟西红柿似的,不用想也知道是被马蹄子给蹶的。

    太子再怎么不是,那也是他的亲传弟子啊,却被一批野马这样蹶,这不是打他老脸吗?

    “你丫谁啊?”

    马赛克咧着大嘴巴子斜眼看过去,那姿态牛掰得不行。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把老夫的亲传弟子给放下来?”

    苍炎之主对身边的几个长老这样呵斥,表达着内心的愤怒,也在告诉萧沐,他这样对太子让他很不高兴,他的弟子,他要保。

    “慢着。”萧沐神色平和,面带微笑,给出善意的提醒:“太子身上有刺,你们最好别动他,否则我怕会扎到手。”

    几个围着马赛克的长老正要动手,听到这话,手顿时就停在了半空中,一时间不知道是该继续还是该收回来。

    他们的表情有些尴尬,不得不将目光投向苍炎之主,等待他的回应。

    他们心中很郁闷,什么时候身为学院长老的他们还得看弟子的脸色了?

    “萧沐,老夫很看重你的潜力,也很欣赏你的为人。但太子始终是你的同门,他也是老夫的亲传弟子,纵使有再多的不是,你这样镇压他,恩怨也应该清算干净了吧。”

    “讲道理。苍炎尊主,萧沐很能体会你的心情,但我萧沐也是个重承诺与信义的人,任何时候都会做到一诺千金。”

    说到这里,萧沐无奈地叹息:“太子三番四次想杀我,这些都没有关系。在隐雾峡之中,若我实力不济,恐怕早已被他杀死,这也都没有关系。看在你苍炎尊主的情面上,即便他多次要杀我,我都可以不去计较。”

    “那你为何?”

    苍炎尊主微微皱眉,听萧沐这话,他就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主要是在十余日之前,我已经在平台上公开拍卖,已经与买家谈妥了太子的价格。人无信而不立,既然已经答应了买家,那我萧沐势必就会把太子送到买家的手里。这是信誉问题,也是我做人的原则之一。太子要杀我,我因为尊敬苍炎尊主你,不与其计较,现在你该不会要我再背弃做人的原则与底线吧?”

    “这……”

    一席话,苍炎尊主哑口无言,看着带着些许愤怒与惊讶的萧沐,他有种哑巴吃黄连的感觉,真是有苦说不出来。

    刚才那暗中不好的预感还真的没错!

    萧沐这么一说,他苍炎之主倒是成了倚老卖老强迫学院弟子按照他的意愿行事的人了,并且还无端端的被萧沐还了波人情。

    人家都说了,看在他的情面上,太子要杀他的事情,他都不计较了,之所以不放人,那是因为答应了买家,要守信誉。

    “萧沐,你知道的,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你乱来!”

    苍炎尊主语塞,但态度却强硬了起来。

    “这么说来,尊主是不打算讲道理了?”

    萧沐依然在笑,但是眼眸之中却有冷光闪过。

    不讲道理?

    苍炎尊主老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到底是谁不讲道理,明明是你巧舌如簧在歪曲道理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