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7章 生死一线
    “什么情况,哪里出了问题?”

    萧沐躲在地下,浑身都血,他遭受到了重创。

    接连几次针对他的攻击都很恐怖,对方携着可怕的杀器而来,不是他这个层次的人可以挡得住的。

    他越发的警惕了,接连被袭杀,这让他感到非常的不解。

    他身上有青铜古战船,可以隔断天机,加上御天师的手段,说来很容易隐藏起来才对,怎么会这么轻易被人发现,甚至是被人精确锁定了坐标!

    “难道是青铜古战船失去效果了?”

    萧沐想了想,又觉得这应该不可能,因为青铜古战船还是如原来那样并没有什么变化。

    “小子,不用疑惑了,在禁区四周方圆数千万里内,隔断天机此类的秘宝都是无效的。除非是终极先天之物,可惜你的青铜古战船并不是,所以他会遭受禁区的压制!”

    帝老及时为他解惑,顿时让萧沐的心猛的一沉。

    “对方有天衍师,正在不断推演你的方位,而且那个衍师的层次似乎还不低,所以你这次恐怕会很惨,嘿嘿。”

    “老头,你在幸灾乐祸?”

    萧沐脸黑得不行,这老家伙太没有道德与节操了,人命关天的情况下还在幸灾乐祸看好戏,他很想抽他。

    “其实也不是,主要是为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还不如幸灾乐祸高兴高兴,毕竟难得遇到你被人追杀的时候,这会让为师想起你平日得瑟时的样子,越想啊这心里就越舒畅,有道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玛德,你个死老头!”

    萧沐气得乐了,世上哪有这样的师傅,弟子被人追杀,性命堪忧,他却在这里说风凉话,没有节操与道德到了极致,太无耻了。

    “咳,省省吧,为师觉得,你把骂为师的时间与精力用在逃命上面或许会比较好。”

    帝老始终时候不急不缓云淡风轻地回应着,萧沐真是蛋疼,如果他有肉身的话,他真的想脱下鞋子印他脸上,什么尊老爱幼传统美德,他都不管了,先抽了再说。

    萧沐被这个没有节操的责任感的师傅给气到没脾气。

    他现在不敢在一个地方长时间停留,很快就用龙气裹带自己,远遁了。

    “唔,我说萧魔王,我劝你还是不要挣扎了,毫无意义!”

    这是神蝰少主的声音,他身穿黑色的战甲,战甲像是由鳞片打造而成,此刻战甲在发光,那些鳞片相互碰撞铿锵颤鸣。

    下一刻,战甲上面有许多的鳞片飞了出来,化为道道可怕的乌光,宛若来自地狱的死亡之光,全都没入了大地之中。

    萧沐操控龙气抵挡,同时快速远遁,然而龙气并不能完全挡住那些鳞片,其中有几块鳞片他没有躲过,擦中了他的身体,还有一块直接从他的心脏部位穿过,带起大股的黄金血液,令他闷哼。

    “唔,我说你是钻地的老鼠吗?不如到地面来好好聊聊?”

    古螈少主手持一杆漆黑锃亮的古矛,上面刻满的符纹,时而流淌一缕缕血光。

    他在空中踏步而行,时不时对着地面就是一矛,每一次出矛都差点将大地给挑翻过来,大地被能量化为岩浆,赤红的汁液冲天而起,火焰滚滚。

    人们惊悚,纷纷远离,不敢靠近,这些来自九天顶级道统的杰出传人太可怕了,每次出手跟要灭世了似的。

    如果不是这座城池有阵纹保护的话,不知道要被毁坏成什么样子。

    那些深坑,断裂的街道,挑翻的大地,在短短片刻之间就恢复如初了。

    “萧魔王,星空都在传你的名,说你如何如何,我看不过就是只会打洞的老鼠罢了,你敢出来吗?”

    不死神子的手里悬浮着一柄骨刺,只有一尺长短,骨质晶莹如玉,上面雕刻着高深的符纹,散发出一股慑人心魄的死亡煞气。

    城池里面的人这才确定他们是在追杀萧沐,四大年轻至尊,手持流淌着淡淡圣威的兵器,这样追杀萧沐,让人们感到愤怒。

    这根本就不是年轻辈的公平之争,这是在仗着有底蕴深厚的家族而仗势欺人。

    如果他们不是来自顶级道统,岂会在这么年轻就成为涅槃境的强者,也不会持有半圣之兵,太不公平了。

    “公平,什么叫做公平?”几大年轻至尊的属下站出来睥睨世人,道:“我能杀你,而你杀不了我,这就是公平!公平就是弱肉强食,仅此而已。没有实力,想让有实力的人让着你们,难道这就是公平吗?真是个笑话。所谓的公平就是,你凭你的本事,我凭我的本事,什么手段,倚仗都不重要,因为能倚仗的也是实力的一种体现!”

    “现在,萧魔王被追杀,有什么不公平?他实力弱,能怪得了谁?我们的少主联手追杀他又如何,如果他不服气也可以拉人来结盟,只可惜啊,他还没有那个本事,谁敢与我们少主抗衡,那是找死!”

    “轰!”

    就在这个时候,不死神子出手了,他祭出骨刺,迎风见长,竟在瞬间从一尺长变成了千丈巨刺,直接刺穿了大地,令这片区域都猛烈震颤,四周的建筑物剧烈摇动。

    噗!

    地下正在潜行的萧沐遭受冲击,一口金色血液喷了出来。

    他没有被骨刺直接击中,但即便如此,半圣之兵的波动冲击到了他也是非常的恐怖。

    也就是他这样的年轻至尊,不禁肉身强大灵魂也很强大,否则早就肉身化为血泥灵魂崩灭了。

    “哈哈哈,有意思,这样猫捉老鼠的玩下去也是有趣,倒想看看你这只老鼠能在地下钻到什么时候!”

    古螈族的少主这样冷笑,他拎着漆黑锃亮的古矛,上面流淌着血煞之光,微微震动矛身,杀伐之气宛若血色瀑布般倒卷高天,令人惊悚。

    人群之中,姬茹月黛眉深锁,她很担忧萧沐的处境。

    他想起了父亲曾经提及到过的某些事情,禁区四周方圆数千万里都无法使用隔断天机的秘宝。

    开始的时候她没有想起来,因为时间太过久远了,当年她的父亲也只是稍微提及而已。

    看到萧沐被追杀,位置不断被锁定,再看大灵族公主灵女身旁的那个中年衍师,她这才想起来。

    “你怎么样?”

    姬茹月给萧沐发消息,声音带着些许颤抖。

    “我很好,不要为我担心,也千万不要强出头,否则的话会遭受毁灭性打击!这些事情,我们自己去面对与处理,不能总是让女帝出面震慑!”

    萧沐这样回应,他咬牙说完这句话,强忍肌体传来的剧痛感,尽量控制声音不颤抖,以免让姬茹月听出什么来。

    “萧魔王,你这只钻地老鼠,你身边的那个女伴呢?她似乎境界不低啊,你怎么不让她出手帮你?”

    神蝰少主出言奚落,同时也是在用言语刺激,而后他又哂笑了起来:“当时算你聪明,及时制止,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的人吗,真敢出手,你们早已成为尸骨!”

    这座城池的原住民们都很愤怒,都是华夏儿女,龙的传人,流淌着同根同源的血液,自然是不希望萧沐死在这些人的手里。

    他还需要时间去成长!

    他们觉得这些九天顶级道统的杰出传人真的太无耻了,但却又改变不了什么。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你弱就得默默承受,真理只会在拳头能触及的范围之内。

    “何必呢?”灵族公主说话了,她的声音很空灵,有种不属于人世间的缥缈感,她很美很灵动,浅绿色的眸子与长发更是引人注目,她在劝说萧沐:“出来吧,这下去你终究难逃死亡的结局。你也算是惊艳的天骄,这样屈辱地死去,还不如出来一战比较痛快,战死也算是有尊严。”

    萧沐不语,他此刻的情况很惨烈,一次次遭遇半步圣兵的攻击,令他肉身破碎不堪,一声的血肉都崩开了,很多地方露出骨头,有一次差点被那古矛的锋芒给懒腰斩断!

    他口中淌着金色血液,即便是肉身强大如他,生命精气澎湃如他,在服下了大把的小还丹的情况下,也都情况糟糕。

    一次次被那些半圣之兵伤到,体内留下了属于那些半圣兵器的特有的力量,正在疯狂吞没他的生机,要吞噬他的生命之火。

    “待我突破涅槃境再来与你们清算!”

    萧沐暗自咬牙,出道至今,这么多年来,还从未如此狼狈过。

    今日,他竟然被人追杀到了如此地步,只能躲在深达数千米的大地之中,饶是如此也几次差点死去。

    太特么的憋屈了!

    尤其是那些家伙在还地面上奚落与嘲讽,这口气憋在他的心里真的很难受,不能忍!

    轰!

    这座城池不断有轰鸣之音,那是九天顶级道统的几大传人在催动半圣兵器,一次次轰击大地,追杀在地下隐匿的萧沐。

    这座城池的人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担心萧沐遭劫。

    这里的事情自然很快就传开了,因为有人在现场搞直播,在古华夏平台上迅速发酵,在宇宙通用平台上引发大震动。

    萧魔王被追杀,九天的顶级道统,四大杰出传人手持半圣兵器,这种阵势太可怕,对于半圣之下的人来说是绝杀!

    萧魔王能否再次创造奇迹,在他们的追杀下活下来?

    这次就算是对往日对他有极大信心的人都不作声了。

    四件半圣之兵,这令人绝望,除非有半圣出手,可一旦华夏有半圣出手的话,九天这边肯定也有半圣出手。

    要比半圣与圣人数量,华夏远不能与九天比,除非最终有大帝站出来庇护,否则萧魔王如何能活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