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6章 离开秘土
    萧沐在等待众女闭关结束,而在这些(日ri)子之中,华夏可不平静。

    起初的几(日ri)还好,九天的强者降临,与七绝天都进行合作,也都是没有搞什么事(情qing),但是最近就有大量的消息席卷了整个华夏。

    古华夏平台在谈论此事,萧沐自然也被惊动了,打开符纹账号就看到了铺天盖地的消息。

    九天那些超级势力,他们联合七绝天都向华夏各大传承施压,要那些道统之主前去表示臣服,有些道统不从,结果遭受到了巨大的灾难,差点被灭族!

    好在那些道统有底蕴,还有古时的强者,是神古时期参加过九天十地大战的老人,他们曾经深受重伤,但却用极其残酷的手段将自(身shen)镇压起来,如活死人般熬到了当世,只为守护传承不灭。

    那些强者出手,击杀了好些九天的强者与七绝天都的人,但自(身shen)燃烧掉了最后的生命之火,战死了!

    这些事(情qing)影响太大,古华夏平台在沸腾,对于七绝天都的行为感到无比的愤怒。

    七绝天都在东州来说乃至众道统之首,万古以来,他们代表的可是正统,结果现在带给华夏的是什么,是黑暗与血腥!

    “尔等不知死活,若再对我华夏道统出手,你们在神古时期创建于此的超级道统,我将在一夜之间将其连根拔出,一个不留!”

    纳兰初雪站出来说话了,她作为顶级大帝,本来是不打算出面去理会这些的,因为应该由圣王这种级别的人物出面。

    可是华夏这种级别的人物实在有些少,即便是有的话也是在各大顶级道统的(禁jin)地里面自我封印,都是各族的底蕴强者,不到自己的道统生死存亡,那些人不会醒来。

    “呵呵,瑶池女帝的帝威真是霸道,什么时候连这种层级的事(情qing)都要去管了?”

    星海之中有帝威浩((荡dang)dang),无量天有大帝在发声。

    “你觉得只有你能出手覆灭我们当年留下的道统,而我们不能覆灭你华夏的各大道统吗?”

    长生天也有帝级存在发声,非常的冷漠,震动星海,令人战栗。

    “那你们就尽管来试试,相互毁灭,好像(挺ting)划算。”

    纳兰初雪不可能被九天的帝级存在威胁,神古时期华夏死的人还少吗?那个年代都不能战到最后,现在自然也不会退缩,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

    “相互毁灭,一厢(情qing)愿!没落的华夏族人的(性xing)命((贱jian)jian)如蝼蚁,岂能与我们九天之人的(性xing)命相提并论!”

    “罢了,再给你们一些苟延残喘的时间,不要做着复兴华夏的美梦,因为那只能是梦,最终带给你们的是彻底的毁灭。”

    两个帝级存在的声音浩((荡dang)dang)无尽星海,响彻星空,震动人的心灵,霸道且冷漠。

    他们说完之后就不再作声,那帝威也快如敛去。

    纳兰初雪也不再言语,对于那些帝级存在的话语并未予与回应,打这些嘴仗毫无意义。

    她只需要确定威慑效果已经达成便足够了,九天的人不愿意以命换命,那些降临的强者自然就会收敛了。

    萧沐松了口气,短时间内,华夏的各大道统表面上算是安全了,可暗中恐怕不会平静,肯定会有九天之人时不时的针对。

    “现在来看,(情qing)势已经非常严峻,给我们的是时间恐怕不会太多了,当世的大部分天骄都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成长!”

    萧沐心(情qing)沉重,九天强者降临,直接对华夏各大道统开刀,想要逐步蚕食,最终将屠刀挥向各大顶级道统。

    纳兰初雪出面制止,虽然起到了效果,但绝对不能长久。

    他们现在暂时不动,只是因为忌惮留在华夏的那些传承,将来若是那些传承搬迁了,还有什么能令他们顾虑的?

    他们明知道华夏有纳兰初雪这种的顶级大帝,有盘玄老人那样的老牌帝级强者,还有苏雨瑶那样的天帝级人物,却还敢这样将魔掌伸过来。

    他们为超级道统,族里不仅仅有大帝级别的存在,更有天帝坐镇!

    以前超级道统没有出手,现在他们也都坐不住了。

    “断古之路的现世让他们沉不住气了,我们将要面临的将会比神古时期更严峻,因为这次若抗争不了,世间可能将再无华夏!”

    纳兰初雪神(情qing)凝重,她言称断古之路的出现,印证了很古老的预言,这一世将会天崩地裂,宇宙都会面临浩劫,如果不能在这场天地浩((荡dang)dang)之中站住脚,一切都将湮灭。

    她说现在唯一的希望可能就是圣道仙土的那方特殊小世界,里面与外面的时间流速相差百倍乃至千倍。

    进入那方小世界的时间有限制,外界之中一年的时间到了,里面的人会被自动传送出来。

    可如果能在里面窥视到某些秘密的话,很有可能延长在里面停留的时间。

    “这么说圣道仙土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跳板,如果可以揭开史前的某些秘密,在时间流速比外界快的多的小世界里面多待几百上千年,这就是修炼的捷径!”

    萧沐始终怀着希望,他深刻明白,不管将要面临怎样的局面,希望总是要有的,否则的话都不用敌人出手,一个失去希望的族群,最终等待它的只有灭亡。

    几(日ri)过后,众女相继出关,一个个变化都很大,使用萧沐提供的凤凰液成功涅槃,进入了涅槃境。

    她们的(禁jin)域提升很大,每个人都迈入了极尽(禁jin)域之中,但是这样的成就没有让她们兴奋与骄傲。

    萧沐已经半圣了,只是还没有渡劫。

    谭映蓉、青柚、马赛克、银发小萝莉、白月仙这些都是半圣,她们已经被拉开了很远的距离。

    这次若不是要跟着萧沐去七绝天都,她们是绝对不会出关的,会利用凤凰液一直修炼下去,直到成为半圣。

    萧沐给他们提供了涅槃境与半圣境界的海量资源,那就是凤凰液与半圣的法则之源,有了这些修炼起来自然是事半功倍。

    姬茹月没有出来,她还在巩固境界,因为曾经在漫长岁月之中(身shen)体有恙而使得境界跌落太厉害,现在伤体修复,境界不(禁jin)恢复还有了大幅度提升,需要夯实根基,否则容易出问题。

    樱子也没有出关,她闭关的时间很长了,在恢复她太阳女神的实力,这个(情qing)况有些特殊,很难说会需要多长的时间。

    塔西娅也在闭关,前世的道果觉醒了,她现在也需要去恢复前世(身shen)的实力了,否则的话空有道果也没有意义。

    秦微雪现在与闭关之前有了很大的变化。

    她宛若冰雪之中的女神,体内蛰伏着强大的血脉之力,稍微动用血脉的特(性xing),就宛若化(身shen)冰凰,要冻结这八荒宇宙,很是可怕。

    她美丽的眸子里面稍微有些许符纹闪现,被她的目光凝视的区域立刻就有大量玄冰凝结,空间都冻结成了冰!

    她的冰凰血脉进化到了极致程度,(禁jin)域上面有了可怕的飞跃,而今在极尽(禁jin)域之中突破了好多个层次。

    她最初的(禁jin)域并不是很高,当然那是时候的萧沐(禁jin)域也不是很高,也就比她高些而已。

    这些年萧沐在成长,她自然也在成长,只是比不上他。

    一个一又一个大境界之中,秦微雪的(禁jin)域稳步提升,早就立(身shen)在九(禁jin)之中。

    不仅仅是他,萧沐(身shen)边的每个女人都是这样,比如相对较弱的紫若,她现在都已经步入极尽(禁jin)域了。

    最弱的是(身shen)为侍女的林可儿,她也就九(禁jin),想要进入极尽(禁jin)域的话没有那么容易,因为血脉潜能在哪里摆着。

    宋凝烟修复了血脉的缺陷,进化出了纯净的太(阴yin)血脉。

    她现在只要稍微动用血脉之力,(身shen)体四周立刻就有墨黑色的太(阴yin)之火燃烧起来,并且自(身shen)那种妩媚之态太勾魂夺魄了,就是女人看了都会心动。

    她们的变化不仅仅在实力上面,还有容貌与气质。

    或许是血脉之力得到极大的提升,(肉rou)(身shen)被淬炼的近乎完美,五官比以往更加的精致了,(身shen)材更加的凹凸有致,绝对是祸水级别的。

    “走吧,是时候去七绝天都了。”

    终于到了这一天,萧沐心中有兴奋与期待,也有忐忑与不安。

    兴奋与期待是即将能看到分离二十载的母亲了,忐忑不安的是某些事(情qing)的真相或许不是他想要的。

    “沐儿,你们去吧,为父就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希望你能将你的母亲接回来。”

    萧逸天拒绝了萧沐让他同去的提议,这让很多人都感到意外,唯有萧家的那些高层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qing)。

    萧沐皱眉,他心一沉。

    父亲的表现似乎进一步证明了他心中的猜想,难道他真的不是他的亲生父亲吗?

    那么,他的亲生父亲又是谁?

    “父亲,您真的决定不去吗?这么多年分离,难道您就不想见到母亲?”

    萧沐有些不甘心,觉得有可能是自己想多了,或许父亲是有别的原因也说不定?

    “孩子,其实父亲在当年你母亲离开的时候,我们彼此的缘分就已经尽了。你已经长大了,如此的优秀,有你的儿子是我萧逸远此生最大的骄傲,为父已经很满足了,不敢奢求更多。为父知道你心中有很的疑惑,但这些事(情qing)为父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你到了七绝天都见到你的母亲,她会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你……”

    萧沐张了张嘴,发现自己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觉得自己的推测可能不离十,最担心的极有可能将成为事实。

    他没有追问,因为能感觉到父亲萧逸天心中的无奈与纠结。

    他转(身shen)离开了,带着一群人横渡虚空而去。

    “大哥,你真的能甘心吗?”

    看着离去的萧沐驾驭青铜古战船离去,萧逸远在萧逸天的(身shen)旁低声说道。

    他摇头叹息:“不是甘心不甘心的问题,有些事(情qing)不能去奢望,也不该去奢望,而且这其中的复杂你不懂。若强求,不仅徒劳,最终很可能父子反目……”

    “大哥,你别说那么夸张,父子反目?”萧逸远被吓了一跳,很难相信:“沐儿可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他是什么样的人,你说他会跟你反目,我绝对不会相信!”

    “到了现在,你怎么还没有明白?”他看着自己的二弟,道:“你说圣人对于我们来说代表着什么,大帝又代表着什么?每个人都应该清楚自己站在什么位置。”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