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8章 母子相见
    苏家众人瑟瑟发抖,跟萧沐初来这里之时,那简直就是两个极端的反应与态度。

    那时候的苏家人何其霸道,何其的具有优越感,何其的不将萧沐放在眼里!

    现在的他们却跟蝼蚁般战栗着。

    (更新h最快上&‘y

    七绝塔面前,萧沐停下脚步。

    看着这座九色的琉璃塔,他的心跳很快很快,快到青铜古战船上面的众女都能听到他那节奏极快的心跳声。

    “你们在这里等着。”

    萧沐回身对纳兰初雪她们说道。

    众女点头,静静站在塔前。

    萧沐深吸一口气,他猛的伸手推向塔门。

    本以为会应手而开,结果上面直接震出一股力量,将他反震得差点飞出去。

    “母亲,您这是……”

    萧沐急了,七绝塔受她的母亲控制,他现在进不去,岂不是母亲故意如此?

    “凭你的本事闯进来!”

    他听到了母亲苏云馨的声音,带着激动与期盼,分明就是很想与他母子相见,却非要这样来考验。

    “难道之前的那些考验还不够么?”

    萧沐苦笑,他是相当的无语,他闯入七绝天都,先后杀了半圣、圣人、圣王,最后利用天劫困杀了大帝!

    虽然杀大帝这件事情有纳兰初雪的功劳,也有神武化身的功劳,但他也参与在其中,并且那大帝的确是死在山河图里面。

    “好,我闯!”

    萧沐没有别的选择,因为他不想让母亲失望,母亲这样做应该是想验证他的禁域层次。

    他这次不敢大意了,力贯双臂,在轰隆隆声中他推开了七绝塔底层的大门。

    顿时刺目的九色光“唰”的透了出来,宛如彩色的江河奔涌。

    他一脚踏了进去,这时候大门轰的关闭了。

    塔内的空间并不是很大,沉浮着九色的鸿蒙之气,光芒绚烂,美得梦幻。

    萧沐看到了阶梯,他走了过去,开始攀登。

    结果脚步将落下,刹那间仿佛有大岳压身,令他双腿一屈,差点跪在阶梯上。

    他心中巨震,非常的吃惊。

    要知道他现在的禁域已经非常的高了,在还没有渡五绝逆天劫的时候就超越了以前神武天帝在同境界的禁域强度。

    渡过绝世天劫,他得到了极大的好处,禁域再次得到了不小的提升。

    可以说,他现在是全面超越前世身了,他对自己自信十足,却在刚才差点被压得跪下来。

    他能清晰感受到,刚才承受的力量绝对不是圣级的力量,也就是说最多准圣级别而已。

    “母亲,您这考验是不是有些夸张了,准圣层次有这种力量么?这七绝塔……”

    萧沐苦笑,内心却是深受冲击。

    他嘴上这样说,但心中却不是这样想。

    因为这种准圣级的力量的确存在,并且应该还不是极限,也就是说她的母亲可以操控七绝塔展现出这种层次的准圣级实力,也就意味着七绝塔若被限制成准圣兵器的话,完全能与他争锋了!

    “你觉得夸张吗?要是这样你就觉得夸张的话,那你还是不要来见娘了吧。”苏云馨有些失落也有些黯然,她叹息了一声。

    “为什么?!”

    萧沐一听,当时就没有忍住,一下子就激动了!

    他来这里为的是什么,就是与母亲相见,到了现在却听到母亲这样说,他感觉自己的心里非常的难受!

    苏云馨微微沉默了好几息时间,而后才说道:“因为这种层次的考验,只是七绝塔在准圣级别时八成的力量,而七绝塔只是娘当年祭炼的兵器。你若连这点考验都经受不住,将来便没有希望。我们母子相见有什么意义,不过是短暂的重逢而已。”

    什么?

    萧沐震惊了,他半天说不出回来,这次承受的冲击无以伦比,相比任何时候都要猛烈!

    他真的是被惊呆了,同时也有种说不出的挫败感。

    七绝塔只是一件兵器,可它却比他在同阶之中都要强!

    “母亲,七绝塔不是雨瑶当年的兵器吗?”

    萧沐心中有疑惑,母亲说的这些话里面信息量真的是太庞大了,让他一时间难以全部消化掉。

    “你来,有些事情娘觉得应该让你知晓了,当世的时间已经不多,希望你和娘都还来得及。”

    “什么事?”

    萧沐声音发颤,莫名的心情沉重了起来,因为他已经预感到母亲要说的事情肯定非常的惊人。

    到了现在,他已经确定,他的母亲有着可怕的来头与根脚,她的身上有着太多的秘密。

    萧沐继续登塔,每一步都极其艰难!

    一层层,像是在背着史前神山而行,你压力太恐怖了。

    七绝塔的力量在增加,从最开始的八成增加到了九成,最后近乎到了十成!

    萧沐浑身都在崩裂,肌体裂开,每次举步都有鲜血溅射,他跟破裂的水管似的,带着赤红的金色血液不要本钱的往外喷。

    强大的生命精气流淌,血肉伤口刚刚愈合,紧接着就在举步之时再次崩开了,骨骼都在发出裂声。

    萧沐非常痛苦,血肉之上带来的痛楚很强烈,不过他忍耐力早已磨练出来了,强行忍着,一层又一层,靠着自身的实力与坚韧无比的毅力,艰难地来到了第九层!

    踏入七绝塔第九层的瞬间,他身体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崩裂的肌体上血如泉涌!

    “小沐!”

    他听到了母亲的呼唤,使劲甩了甩头,眼睛有些花,整个人差点虚脱了。

    强大的生命精气流淌四肢百骸,萧沐的身体快速恢复着。

    终于,他看到了母亲!

    在他的脑海之中印象已经有些模糊了的母亲!

    她就在盘坐在这层塔里的中央区域,那里有个流淌着九色气与混沌光的道台。

    母亲就盘坐在上面,一袭九色仙裙,青丝如墨,正用含泪的眸子看着他。

    萧沐的眼泪一下子就滚落了出来。

    二十年了!

    整整二十年!

    童年的岁月,他每天都在思念,甚至有那么段时间因为爱而恨过。

    他当年想不明白母亲为何要抛弃他。

    现在,他仍旧是不明白,因为他知道他的母亲绝对不会被苏家所困。

    跟童年不同的是,他不再恨她了!

    她还是如以往那样,风华绝代,绝丽倾城。

    “母亲!”

    萧沐泪湿脸庞,几步飞奔过去,扑通跪在了苏云馨的面前。

    “儿子不孝,让您整整等了二十年!”

    他其实不知道为什么母亲这么强不出去找他,而要等他来这里,但是他知道母亲绝对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

    “小沐,不许哭,娘不许你流泪!”苏云馨很激动,捧着萧沐的脸,目光温柔而溺爱:“让娘好好看看你,二十年了,娘的小沐长大了……”说着,她自己的眼泪也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小沐……”

    苏云馨将小沐紧紧抱在怀里,萧沐也伸手去抱母亲,谁知道手还没有落在她的背上,立刻就弹开了。

    他猛的从苏云馨的怀里弹开,眼里全是惊恐,道:“母亲,你背上是什么?”

    说着,他将头伸过去一看,整个脸刹那苍白!

    “怎么会这样,那是什么!那是什么?!”

    萧沐眼睛睁得很大,双目迸射圣光,死死盯着母亲苏云馨的背上,那里有九根三菱状的金属钉子刺入了她的体内!

    那些金属钉子上面铭刻着可怕的符号,非常的高深,高深到萧沐稍微去注视,立刻就感到灵魂欲裂!

    要知道他现在的灵魂可是已经到了圣王巅峰层次了!

    “是谁,谁干的?!”

    他近乎咆哮,二十年来期盼着母子重逢,现在母子重逢了,却看到这样残酷的画面,这些年之中,母亲到底承受了怎么样的痛苦与折磨!

    “小沐,不要激动,别激动,这是娘自己做的!”

    苏云馨紧紧抓住萧沐的双肩,强行让他冷静下来。

    “母亲,你为什么……”

    “因为娘不得不这样做!”

    苏云馨摇头叹息,等到萧沐彻底冷静下来才说道:“娘背上的叫做封仙钉,由混沌化血金打造而成,辅以封仙九禁这种禁术,可以封印强者的境界。娘自己把自己封印了起来,曾经这些封仙钉在娘体内,现在快要被逼出体外了。娘想重新封印自己都不行了,这封印支撑不了几年时间,它即将失效。”

    “娘,你疼吗?”萧沐心里很难受,轻轻抚摸着那些封仙钉,红着眼睛说道:“您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原因有很多,第一,娘要等你,等你强大起来,跟娘并肩作战!第二,娘不能让某些存在感应到娘的气息。只是现在看来,这些担忧似乎没有必要了,十年之内,宇宙将会迎来三次浩劫,或许比史前两次都要可怕!”

    “娘,到底是什么浩劫,史前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全部,以免影响你的道心。你只需要知道,就在近年之中,可能就有人通过断古之路过来,我们这个宇宙将要迎来灾难……”

    萧沐沉默,他没有追根问底,只是好奇于母亲怎么会知道史前的浩劫。

    “小沐,关于我们母子的真正根脚,娘觉得应该告诉你了,你听完了就知道娘为何会对史前的事情那么了解。”

    苏云馨抚摸着萧沐的脸庞与浓密的黑发,眼神温柔且溺爱地看着他,缓缓述说着她心中的秘密。

    萧沐静静听着,心中却是深受冲击,掀起惊涛骇浪。

    他的母亲竟然是史前时代的人物,生于神泣之前,天地混沌未开之时蕴生的九劫渡仙草!

    她草木生灵,在混沌初开时修炼出大道仙体,成就鸿蒙祖身!

    萧沐自己最初的根脚竟然也是来自那个时代,本是一棵世界树,就扎根在九劫渡仙草旁边,在仙草未曾成长起来之前,一直为她遮挡混沌雷霆与各种大劫,导致本源受损,最终差点毁灭!

    “小沐,当年是你用尽了道行保护了娘,没有你的保护,娘当年不可能成道,早已毁灭在那可怕的混沌神雷之中!”

    “这……”

    萧沐懵了,这什么跟什么?

    当年他跟母亲苏云馨竟不是母子只是道友?

    “为了庇护娘成道,你失去了成道机会,只能化生成本源之精,用轮回的方式重生。母亲自然就充当了母体,温养你的本源精华,并持续为你提供大道精气,让你化生出肉胎……”

    萧沐默默听着,原来他的前世身神武天帝就是这样来的。

    神武天帝之前,还有一世身,在神泣时代,只是那一世夭折了,没有逃过天地浩荡,她的母亲也差点殒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