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3章 论兵器的重要性
    圣人圣王全都被击杀,他们的本源精气与圣王之源全都被萧沐给强行吞噬。

    只是他现在的黑洞与以前有些不同了,那些能量被吞噬到无尽时空过后并没有立刻被黑洞给吸收,而是被禁锢在了那里。

    萧沐没有去理会这些不同,因为他在突破到圣境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黑洞与以前相比有了变化。

    只是他没有时间立刻去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如此年轻的巅峰圣师啊……”齐家护法感慨,眼中带着惊叹,随后又摇头说道:“只可惜了,你估计跟史前凶人有极深的渊源,否则古祖不会对你下达必杀令。若非如此,我们倒是真的舍不得杀你,若能奴役为己用,必将助我齐家走上苍穹之巅!”

    “呵呵。”萧沐笑了,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他摸了摸下巴,道:“看来祖师当年很凶残啊,上亿年过去了,你们这些人想到他都还心惊胆跳。”

    “小子,你天资惊艳,御天术的修炼上超越了那个开创此术的凶人!只可惜,你锋芒太露,惹上我齐家,那你就注定要夭折。今日,你没有活命的可能。”

    齐家护法非常的自信,他整个人带着些许野性,眼神很是残忍,浓密黑发在能量风暴中乱舞。

    他是个老者,看起来五十来岁,气势如虹,像是一座大岳般耸立在面前,给人以沉重的压迫感。

    他往前逼来,脚步并不快,但富有节奏,带着特殊的律动,那是大圣级别的大道节奏,每一步都像是重重踩在人的心脏之上。

    他的头顶短剑沉浮,只有尺余长,看起来很古朴,上面雕琢繁复的花纹。

    就是这柄剑轻易就花开了他构建的结界,为绝顶大圣炼制的圣兵,威能强悍。

    “如果你以为凭借绝顶圣兵就能杀得了我,不得不说你真的太傻太天真!”

    萧沐瞳孔微微内缩,身上的星辉战甲璀璨刺目,七色的光芒在肌体表层流淌,也在他的体内流淌,似的他的气息在刹那间增强了一大截。

    齐家护法吃惊,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御天师居然一直都在隐藏实力,刚才杀那些圣王之时根本不是其最强的状态。

    轰!

    虚空震动,萧沐的九天十地异象显化了出来。

    他的身后有白虎神形一闪而逝,这是在运转白虎杀生术带来的异象效果。

    “就算不用绝顶圣兵,本大圣也能斩你!你要知道自己之时个巅峰圣师而已!”

    齐家护法非常的自信,对于萧沐的表现,他虽然震惊,但不可能会畏惧。

    他是大圣,只层次上高于巅峰圣师,这之间的差距就等同于大境界壁垒的差距,隔着天堑鸿沟。

    “吭!”

    齐家大圣出手,他往前一掌轰杀过来,掌心之中龙吟震天,一条通体长满血红毛发的蛟龙冲了出来,张牙舞爪,非常的狰狞可怕,并且喷薄着可怕的血色风刃,绞杀一切。

    萧沐出拳迎击,一头白虎随着他的拳印往前冲出去,与血毛蛟龙厮杀在一起。

    一时间龙吟虎啸,龙争虎斗,杀得天崩地裂,八荒震荡!

    “把你齐家的绝学都施展出来给我看看!”

    萧沐非常的从容与震动,大圣师符号沟通天地,利用这种手段加持己身,一拳又一拳与齐家护法激战。

    九天十地异象世界将他包裹,十九颗星辰在沉浮,时而轰杀出去,令齐家护法应接不暇,十分的狼狈。

    萧沐的拳头霸道刚猛,宛若携着史前圣岳,要洞穿八荒*,镇压一切强敌。

    齐家护法心惊肉跳,他简直难以相信,这个年轻的御天师,依靠御天术的加持,竟然能这样跟他正面搏杀,并且还成功占据了上风。

    此人如此年轻,成就却惊人无比,若继续这样成长下去,那还得了?

    “吼!”

    数十回合过后,齐家护法浑身都是血,差点被打爆了,他惊怒之下发出咆哮,身躯震动,血气滔天而上。

    大圣级别的符纹浩荡,构建特殊的异象世界,里面有史前凶兽显化,一群又一群,轰隆隆冲了出来。

    顿时,天摇地动,整个世界都像是要崩塌了似的。

    这阵势太吓人了,跟发生了史前兽潮似的,还都是可怕的凶兽,宛若钢铁洪流般碾压而来。

    萧沐赶紧加固九天十地防御己身,在猛烈的兽潮冲击下,异象世界几度崩开,被史前凶兽撕裂了,导致他的肉身遭受直接冲击。

    他的肉身噗的给撕开了几道口中,身体也被冲击到倒退了好几十米,裂开肌体之中流淌着金红的血液。

    “小子,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齐家护法冷笑,看到萧沐受伤,双手快速结印,大圣否则交织,演化一张道图,道图快速转动,中心开启神秘的门户,一柄流淌着赤红血光的古剑“哧”的飞了出来,直取他的眉心。

    这不是实质的古剑,而是法则符纹演化而成,其威力非常可怕,令萧沐浑身汗毛都炸立了起来。

    他震动血气,轰的一声,金红血气宛若汪洋爆发,如浩瀚之中的巨浪般,一下子冲击过来的蛮兽给震碎了,化为了法则光雨。

    与此同时,他浑身都亮起符纹,体内发出嘹亮龙吟,展动双臂迎击敌人的秘术。

    一条又一条真龙呼啸着从他的体内冲出去,困锁了四方,使得敌人的秘术古剑在距离他两米的位置一下子就定在了空中,就这样被禁锢了。

    齐家护法惊悚,因为不仅仅是他的秘术被禁锢,这片空间都被禁锢与困锁,他现在跟到一声的法则很难施展出来,身体也都被禁锢住了。

    他看到萧沐的拳印轰杀了过来,在他的瞳孔之中极速放大,还没有临身,他就嗅到了死亡的味道,顿时怒吼了起来。

    “给我开!”

    他气沉丹田,发出道喝,头顶沉浮的绝顶圣兵在关键时刻救了他,迸发出剑气,哧的禁锢的空间给撕裂了开来。

    他趁机冲出禁锢区域,大口喘息,胸膛猛烈起伏,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萧沐,道:“你这是什么秘术,竟能这样禁锢时空!”

    “你的兵器救了你的命,只可惜不会再有下次了。”

    萧沐没有回应齐家护法的问题,他施展的自然是真龙锁天术,这种秘术可以困锁天地秩序,自然也就能在一定范围之中短时间困锁时空了。

    “想不到你竟强到如此地步,可那又如何,本护法有绝顶圣兵,所以你今天还是在劫难逃!”

    齐家护法冷漠地笑了起来,虽然浑身都被鲜血染红了,看起来十分狼狈,但此刻却一副高高在上主宰一切的姿态。

    古朴的短剑在他的头顶上空沉浮,上面的古老符纹流淌着秩序之力,它此刻给人的感觉是锋芒逼人,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出惊世一击。

    “唔,绝顶圣兵啊,我好怕。”

    萧沐嘴角微微上翘,带着几许讥诮之色,掌指摊开,一尊光芒流淌的雪白骨鼎在手心沉浮,淡淡帝威弥漫。

    “你……”

    齐家护法顿时一颤,只觉得从头凉到了脚,灵魂都开始战栗了起来!

    他是大圣,可是面对准帝兵,那种威压令他恐惧。

    这不是担心,而是帝威带来的效果,精神与法则秩序上面的压制!

    他刚才还在满脸自信的冷笑,此刻笑容完全凝固在了脸上,取而代之的是惊恐。

    “今日暂且饶你不死,他日再来取你性命!”

    齐家护法冲天而起想要远遁,他非常的果断。

    “你觉得还走了得吗?”

    萧沐的声音传入耳中,宛若来自九幽地狱的催命魔音,令齐家护法身体一颤,同时感受到了恐怖的威压在快速逼来。

    他几乎是本能的反应,猛的将绝顶圣兵祭出,“哧”的往后斩出一道可怕的剑气。

    “当!”

    骨鼎袭来,剑气崩开,整尊鼎撞击在了短剑上,爆发出刺耳的金属颤音,坚固的古剑一下子就裂痕遍布,剑尖锵的崩断了。

    断裂的剑尖刺破虚空,一下子从正要远遁的齐家护法的后背穿透进入,带着鲜红的血液从前胸穿透出来。

    他闷哼,整个人都在这股冲击力之下往前栽了好几步,差点摔个狗屎吃。

    心脏被刺穿,圣血激射,染红长空,剧痛刺骨。

    他惊骇莫名,连头都不敢回,恨不得生出一对翅膀来。

    “别走啊,我们来探讨探讨《论兵器的重要性》如何?”萧沐揶揄,骨鼎在高空沉浮,跟随齐家护法而行,帝威弥漫,早已禁锢了其身体附近的空间,时期根本无法撕裂虚空而去,想要逃走跟本不可能。

    “小子,你实在可恶!”

    齐家护法不跑了,他惊悚地看了高空中沉浮的骨鼎一眼,然后对萧沐咬牙切齿的,那眼神恨不得吃了他的肉似的。

    他内心恐惧,但表现出来的态度却很凶狠!

    他是大圣,岂能丧失尊严?

    士可杀不可辱,这个可恶的御天师竟然羞辱他,什么探讨《论兵器的重要性》,这分明就是在讽刺与奚落他!

    堂堂大圣,竟然落到如此地步,栽在一个年轻至尊的手里,对方体内的岁月之痕才三十几道啊,年轻得过分了。

    这种年岁的修者,杀大圣?

    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就是在史前都难以出现这种奇才,亘古唯有!

    “可恶?”萧沐往前走去,天空中沉浮的骨鼎逐渐往下压落,顿时仿佛整个天宇都镇压了下来,令齐家护法圣躯一颤,腰当时就弯了。

    他咬着牙赤红着双目盯着萧沐,努力的想要直起腰杆,结果根本没有用,任他血气澎湃,法则燃烧,都没有什么卵用。

    不仅仅是腰杆弯曲了,双腿也在颤抖之中弯曲了,然后轰的从空中坠落,膝盖重重撞击地面,令这片区域猛烈震颤,群山摇动,尘土扬起很高,整个地面都开裂了,被其撞击的位置更是大片塌陷,化为深渊。

    “啊!!”

    他怒吼着,感受到了深深的屈辱!

    他是大圣,齐家的大圣,这样的身份就是到了那些顶级道统,其道统里的绝顶大圣看到他都要礼让三分,因为他是齐家的强者!

    现在呢?

    居然在一个年轻至尊面前下跪了,想要抗争而不能,穷尽一切之力,还是没有能拯救膝盖,没有能拯救尊严与骄傲,就这样被狠狠地践踏,狠狠地撕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