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章 人生自古谁无死
    朱雀学院主峰大殿前,萧沐立身在广场上,身躯如山岳般沉凝,有场域之“势”在他身体四周形成,令空间不断扭曲着,画面很可怕。

    大殿门口的阶梯上站着一群人,以须发花白的老者为首,足有近二十个,他们每个人对于这个自古被封印的华夏天地来说都是可怕的强者,不可战胜!

    尤其是此刻正举步朝萧沐走来的那个黑发浓密的老者,其身后有红色火鸟显化,通体流淌赤炎,焚烧得空间塌陷。

    随着他的脚步不断往前迈进,大片的虚空扭曲塌陷,在其行走的途中留下了一条黑色的大裂缝,恐怖无比。

    萧沐感受到了些许压力!

    这个对手很强大,体内蛰伏的能量若汪洋澎湃,太磅礴了!

    “土著,跪下吧!”

    老者冷喝,他的目光始终冷漠,自看到萧沐开始,就一直是俯视的姿态。

    轰!

    赤炎滚滚,火鸟鸣叫,老者往前拍去,那只手掌宛若火焰神山凝缩而成,瞬间而已,他的前方大片空间宛如遭受重击的玻璃,裂痕疯狂蔓延。

    萧沐的体内有真龙之气在这一刻睁开了眼睛,发出霸气龙吟,十万真龙之中有部分复苏了,顿时令他的气势疯狂攀升!

    他挥拳迎了上去,顿时惊雷滚滚,银光盛烈,宛如极光闪现,并且引动异象,像是在与天道和鸣,有银色雷电不断从天上落下,与萧沐的拳印融合。

    黑发老者眼露惊色,对方这是武技,并非秘术,可是展现出来威势极其惊人,竟不弱于他们圣地的秘术传承!

    轰的巨响,两人碰撞在一起,拳印与秘术之间的较量,浩瀚能量汹涌,将这里淹没,方圆千米之内空间不稳,就是在边缘地带,空间都在轻微扭曲。

    大战的中心区域,空间已经湮灭了,浮现出一个又一个空间黑洞,场面恐怖!

    这就是靠近了这个世界允许的极限力量时造成的可怕景象。

    因为天地还在复苏的过程之中,目前正在复苏的主要是修炼环境,秩序依然是非常的残缺,在这种情况下,空间自然也是不坚固的,甚至用极其脆弱来形容都不为过,可以轻易被击穿与撕裂。

    “他竟然能与黑水大战到这种程度?”

    院主的旁边还有个黑发老者,此刻非常的震惊,他口中的黑水就是正在跟萧沐厮杀的老者。

    “呦!”

    黑水的体内冲出密集的符纹,化为一只又一只火鸟,赤光冲霄,将这片区域化为了赤炎汪洋,宛如岩浆滚滚之地。

    “他竟被逼到这种程度,施展出了绝技!”

    那个黑发老者越来越震惊,交手上百回合,大战到现在,他们的人居然有不敌的局势,逐渐位于被动局面。

    “你不行!”

    萧沐一拳轰穿对手的攻击符文,对黑水长老摇动食指,蔑视的神态与动作非常的**。

    “土著,区区命火境,你想逆天,那是做梦!”

    黑水长老怒吼,再也不能保持那种高高在上的俯视姿态了,他现在怒不可遏,堂堂观自在境巅峰,居然要不敌一个命火境的土著了?

    他的气息更加的爆裂,赤炎不断冲出,带动着这里的火海都在沸腾。

    嘶吭!

    火焰还之中,赤色的蛟龙腾空而起,嘶吼着冲向萧沐,狰狞而可怕,要将他撕碎。

    这些都是赤炎能量凝聚而成。

    同时,这些能量还凝聚成赤炎长矛,悬浮在空中铮铮颤鸣,矛锋之上迸射赤红之光,而后在黑水的操控下“哧”的杀向萧沐。

    漫天都是赤色蛟龙,漫天都是赤红战矛,全面覆盖萧沐所在的区域,铺天盖地而来,画面令人惊悚。

    并且还有许多的火鸟在扑击,它们展动双翅,恐怖赤炎化为赤红刃芒,不断绞杀过来。

    星空之中,各大生命古星上,很多观自在境的人都倒吸冷气。

    他们自问,倘若此刻面对这些的不是萧沐而是他们,是否能接得下来?

    那个黑水长老的攻击太可怕,各种手段一起施展,全面覆盖,根本就容不得你躲避,想要暂避锋芒都不行,只能被动选择硬撼。

    “小子,任你有千般能耐,但你还是太嫩了,命火境始终只是命火境!”

    黑水冷笑,眼神之中闪过一抹残酷,他口中吐出符纹,控制蛟龙与赤炎战矛以及那些火鸟神形,与此同时大步往前迈进,掌指间赤红符纹流淌,道:“先废了你再说!”

    他相当的随意,符纹密布的掌指往前拍来,因为赤炎蛟龙与战矛等在他的控制下正在疯狂攻击萧沐。

    他不觉得在这种情况下,萧沐还能接下他的掌印。

    “你在找死,嗯?”

    萧沐的眸子突然迸射出骇人的电芒,恐怖的气息从他的体内爆发出来,九天十地异象世界展开,十九颗星辰快速移动了起来,宛若彗星横空。

    轰!

    赤炎蛟龙承受不住石球的轰击,一条又一条炸开;赤炎长矛击杀在石球上,被上面那些山川形成的纹络给绞杀成了光雨,火鸟展翅扑击下来,却被砸碎在空中!

    局势瞬间扭转了!

    黑水长老一切的攻击手段都在萧沐的异象世界下土崩瓦解,而这个时候他的那只符纹密布的手掌已经拍击到了萧沐的近前。

    本来就要击中了,但是他却汗毛倒竖,一头黑发都炸立了起来,因为他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如同一口深渊要将他吞噬。

    他心胆欲裂,猛的想要撤手,然而却来不及了。

    一只银光盛烈的拳头快若闪电,噗的击碎了他的掌指,令他的手掌血肉爆碎。

    钻心剧痛袭来,他才刚感受到刺骨的痛,下一秒就失去了知觉,整个人都因雷电之力而麻痹,体内运转的能量也因此而出现在了短暂的停滞。

    “不!”

    他惊叫着,双眼睁得很大,感受到体内的能量在疯狂外泄,涌入萧沐的体内,他居然在被这个土著吞噬!

    “人生自古谁无死,化作能量成全我,你的死还有点价值,不至于轻如鸿毛。”

    萧沐对着黑水露出灿烂的笑容,那洁白整齐的牙齿在他看来是那么的森然,他想说神特么的轻如鸿毛,他都快要吓死了!

    堂堂管观自在境巅峰,居然栽在了命火境的土著的手上,他做梦都没有想过,更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他竟然在被疯狂吞噬能量。

    画面很惊悚,令来自圣地的其他强者瞳孔猛缩。

    “土著,你居然修炼如此邪恶的功法,吞噬人的精气,简直罪大恶极!”

    这群强者出手了,不再是单独对战,他们群起而上,顿时将这方圆千余米的空间给打爆了。

    “这叫做废物利用,你们懂个屁啊?”

    萧沐一副你们是不是智障的表情,令朱雀圣地的一群强者气得差点吐血。

    神特么的废物利用,都特么被你吸成人干了,而且就是那人干现在都有沙化的迹象,这是典型的吃人不吐骨头啊!

    砰!

    黑水长老灵魂寂灭,储物戒指爆开,满地都是资源,琳琅满目。

    “还给你们。”

    萧沐非常的大方,右手提着“人干”黑水直接砸向圣地强者,左手对着地面一扫,虚神戒产生吸力,瞬间把地面的资源给拾取了个干净。

    “你这个恶魔,如此的歹毒,丧心病狂!”

    “今日,必将你镇压起来!”

    黑水的长老的下场令另一个黑衣人和须发花白的院主非常的激动,反应剧烈,显然他们之间的感情应该很多,否则不至于如此。

    “杀!”

    轰!

    大战爆发,这次比之前更加的猛烈。

    萧沐也爆发了,比大战黑水的时候更可怕。

    他通体流淌黄金血气,肌肤表层更有淡淡的七色瑞气流动,这是施展了麒麟祝福术的效果。

    九天十地在身体四周沉浮,抵挡与化解来自各方的秘术轰杀,萧沐在挥动双拳,银光盛烈,雷霆惊世,他的身后有白虎虚影显化出来,令他的杀伐之气直冲霄汉。

    萧沐不敢毫藏拙,此刻面对的可是十几个观自在境后期的强者,还有两个观自在境巅峰的存在,尤其是那个须发花白的院主,比黑水还要可怕!

    这么多强者联手,谁能接得下来?

    星空之中沸腾了,各大生命古星上的修者看到这样的画面都深深被震惊,那个华夏纯血真是可怕,隔着大境界的壁垒,一个人横击一群观自在境后期以上的强者,如同神话般!

    真龙吟啸、白虎嘶吼、雷鸣震世!

    星空大银幕照映了整个画面,只看到白虎闪现,真龙穿梭,九天雷电滚滚落下,各种异象纷呈,皆因为那个华夏纯血施展的秘术而显现,惊掉一地下巴!

    “啊!”

    有人被雷电拳印击穿,那是个观自在境后期的强者,胸膛炸裂,心肺爆碎,遭受重创。

    他惨叫着想要拉开距离赢得生机,结果却被萧沐追上,一巴掌拍碎了头颅,而后震裂“神祇”,当场毙命,其手上的空间戒指爆裂,炸出一地的资源。

    萧沐用虚神戒秒收,因为稍微晚一点,这些资源就会在狂暴的能量之中灰飞烟灭,除了些高级的材料,恐怕什么都不会剩下。

    “噗!”

    只间隔了一个呼吸的时间,第二个强者遭劫了,被雷电拳印轰杀,都不用补刀,其“神祇”都被轰爆了,形神俱灭。

    “该死的土著!”

    院主与黑衣老者气急败坏,他们这么多人联手,居然还奈何不了封印的天地中的命火境的土著,真特么的想吐血了!

    “你们都该死!”

    萧沐冷酷无情,拳印如山,力贯乾坤,动达八荒,每一拳都伴随惊雷滚滚,伴随炽盛电光,九天十地运转,化解对手的秘术,每次沉浮都让圣地的强者们心脏震颤,宛若要窒息了般!

    他们惊骇,这才去注意萧沐的异象世界,看出问题后,顿时惊悚。

    “你你你好大的胆子!”

    他们被这种异象世界吓得哆嗦,他们看到了什么?

    十九颗主星球,分别代表九天的主星与十地的主星,伴随着星云沉浮,星球上面凹凸的山川线条都与真实的地域特征相似,太恐怖了!

    轰!

    萧沐震退了一群敌人,看准机会欺身到头发花白的老者身边,在其惊骇之时发动猛烈攻击,雷光拳以白虎杀生术加持,拳印恐怖绝伦,一拳而已,就贯穿了其防御场域,令肌体上面的符纹溃灭,噗的将其心脏都击穿,还没有等起反应过来,他又是一拳,将其肺部击穿,鲜血淋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