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章 冤罪
    苏秋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躺着雪白的病床上,身边两个警察持械看守。苏秋挪动了一下脑袋,头很痛,看东西甚至会出现重影。

    警察发现苏秋醒了过来,其中一位警察忙跑了出去,警靴踏在地上发出沉重的低音。

    不一会,警察带着一位老资格的医生快步来到病房,医生走到苏秋床边,将被子微微掀开,检查了一番,苏秋才发现自己被包扎得像个粽子一样。

    “这这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怎么了,大夫?”警察问道。

    “伤口恢复的差不多了,就是有点贫血。”

    “那就输点血啊。”

    “不不不,”医生推了推眼镜,“问题不在那里,嗯…不过这也算个问题。”

    “您的意思我没有听懂。”

    “你想象一下,一个骨关节严重错位的人能在一天之内连软骨都恢复的很好的吗?”

    警察皱了皱眉。

    “这还不算什么,肌肉以及韧带完全被钝器割断你见过有一天之内重新生长上的吗?”

    “这……”警察仔细打量了一下苏秋。

    “心脏被捣毁三分之一,你见过有能活着的吗!”

    警察一惊,吓出一身冷汗,他只知道上级要他守着这个杀人犯,可没说过这是个怪物啊!

    “而且,他贫血不是我们不给他输血,是他这种血型我们没有见过啊!当初他被送到这里的时候我们的认为没有救助的必要了,可完全看不出有死亡的征兆。”

    苏秋看着窗外,眼神平静。

    “这世界上的东西有太多我们解释不了,也不能去解释,年纪大了,也越来越惜命了。小伙子保重吧。”医生拍了拍警察的肩膀,慢慢走了出去,看来是根本没有打算对苏秋多加治疗,或许说,是没有能力对苏秋进行治疗。

    “怎么办?”见医生走远了,另一个警察问道。

    “不要慌,”他把另一个人拉倒角落,以免苏秋听到,“趁他现在虚弱,不能动,赶紧把他带到警察局脱手。要不以这种恢复能力,不一定什么时候就可以跳起来,何况他还是个杀人犯!”

    “好!”

    说完,两个人立马行动,将苏秋从床上架了起来。原本苏秋的头就很痛,被这样一折腾,头痛得像有人将手伸入自己的脑袋,搅拌着自己的脑浆一样。

    两个人将苏秋丢到警车的副驾驶,此时的苏秋根本是坐不住的,就像一块破抹布一样,被他们任意摆布。两人用安全带将苏秋固定住,确保苏秋可以坐住,一个人坐在苏秋的正后面,端着枪,隔着车座瞄准苏秋的脑袋,另一个驾驶着汽车,开向警察局。

    警察开着警笛,一路烟地将苏秋送到了警察局,将苏秋从副驾驶上架出来。苏秋脸色很难看,显然是一路的颠簸不太好受。

    警察局的局长快步走出来,怒气冲冲,“谁让你们把他带来的!谁给你们下的命令!”

    两位警察怵在那里,十分为难,“报告,长官,这小子,这小子是个怪物啊。”

    长官愣了一会,马上反应了过来,“把他押进去,拷好。”

    “是!长官。”

    “拷好之后和我来讲一讲你们把他押到这里来的原因。”

    “是!”

    长官看着苏秋病怏怏的背影,就是这样的一个怪物啊!

    苏秋被带到隔离间,里面什么都没有,墙面上嵌着一圈铁管,警察用手铐将苏秋铐在里面的铁管上,然后走出去办理相关事务。

    这个被铐的地方十分的别扭,苏秋是没有体力站着的,但是苏秋想坐在地上,手铐还限制着苏秋,使苏秋没有办法坐在地上,只是保持着一种悬空的姿势,手腕被手铐勒出血,血液顺着手臂滴在苏秋的脸颊上,苏秋就这样睡着了。

    苏秋漂浮在虚空之中,四周一片漆烟,漆烟而且寒冷。苏秋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但这里总给苏秋一种归属感,仿佛以前来到过这里。苏秋哭了,眼泪化作淡紫色幻尘飘入虚空。远处好像有什么在召唤着自己,苏秋伸出手去,想要触碰。自己手臂上的肉一片一片的脱落下来,苏秋惊讶地看着自己变成了白骨的双手,惊恐万分,视线震动,眼球掉到自己变成白骨的手心。身上的血肉在凋零,最后之剩下白骨在虚空中挣扎,慢慢化为烟尘,飘散开来。

    “起来,……起来!”

    苏秋睁开双眼,用手擦了擦脸上的血,扶着墙慢慢站起来。

    警察把苏秋的手铐解开,将苏秋的双手铐住。带着苏秋来到了另一个房间。

    房间不留窗户,两盏大灯开着,将整个屋子照亮,正中央一个坐椅,前面几张桌子,桌子后面坐着几个警察,苏秋进来的时候,他们就齐刷刷地看向苏秋。

    苏秋被固定在中间的椅子上。

    “你是苏秋?”其中一个人问道。

    “没错。”苏秋有气无力的回答。

    “你杀死了赵某,李某,甚至还袭了警,你承认吗?”

    “赵某?”

    “他们是强奸案的嫌疑犯。”

    “好像是吧,大概,我记不清。”

    警察停顿了一会,“你有精神病史或者家里人有精神病史吗?”

    “没有,家里人不太清楚,我是孤儿。”

    警察的眼睛转了一下,“你是先企图强奸,但赵某等人发现并制止之后就杀人灭口,苏秋,你可承认!”警察歪了一下头,偷瞄了一下监控。

    “我没有强奸,是他们强奸,那个女孩可以证明!咳咳咳!”苏秋有些激动,咳出了几口血。苏秋不知道,监控后面站着的是那个所谓的见义勇为的无辜路人赵某的父亲。

    “你胡说!受害女孩已经向我们说明了,当天就是你企图对他进行强奸!人证物证聚在,你怎么抵赖!”

    “我……”

    “带回去,听候法庭的处置。”

    苏秋从心底里咒骂着,他妈的!灯下烟!我苏秋就算是死,也不能这样窝窝囊囊的死,一定要拖着这个畜牲垫背!

    两个警察上来要将苏秋带回拘留,苏秋拿捏着时机,蓄势待发。一定要咬断那个畜牲的脖子!

    “等一下,”审讯室的传话音箱传出声音,“这个案子要重新审理,你们出去,会有一位新的审讯员代替你们。”局长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