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章 异象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身着烟袍的人走进来,烟袍盖住了头,看不见脸。

    “局长,这人是?”明明已经成了定局的事情却突然间出现了这样的小插曲,审讯人有些愠色,但不敢表现出来。

    “有意见?”还未等局长说话,烟袍人先发了话。

    审讯的一队人脸上渐渐失去了各种表情,脸平静得像是死人,眼神空洞洞的,如机器般走出门外。

    烟袍人缓步走到苏秋面前,苏秋抬起头看着他。他的脸藏在烟袍里面,看不清,只能看见他那银白色的眼眸,那不是人类的眼眸。

    “阁下就是苏秋?”

    苏秋点点头,苏秋感觉烟袍人的声音很好听,仿佛他的声音能钻入苏秋的脑海里,头痛也似乎减轻了不少。

    烟袍人转身走到审讯桌旁边,坐在审讯桌上,腿微微翘起来,很有气质,“就是阁下杀了那两个渣滓?”

    “没错。”

    “阁下是怎么杀的?”

    “好像…我不太清楚。”苏秋看着自己的双手,好像看到的不是他自己的手。

    “所以…阁下是在意识不明的情况下杀死了他们喽。”

    “大概吧。”

    烟袍人一跳,从桌子上跳了下来,走到苏秋面前,脸凑近苏秋,“所以说阁下到底是谁呢?”烟袍人幽幽地说。

    苏秋感觉到一丝凉意,虽然这个人目前为止没做什么,但是苏秋感觉他很可怕。

    “好吧,阁下可以走了。”烟袍人转身要离开,苏秋的手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折断了。

    苏秋感到很诧异,明明刚刚还有给自己定冤罪,现在有要把自己放了?是不是听错了?

    “阁下不必担心,那些人以及活不了多久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苏秋站起身,看向烟袍人,“什么活不了多久了?”苏秋在说出这话的时候全身都在颤抖。

    “意思是,那些人,包括那个女孩,活不过今天。”

    苏秋向后退了两步,倒在地上。烟袍人就这样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许久,苏秋慢慢爬起来,一步一步走向外面。外面格外的安静,安静得令人汗毛耸立,每一位警察都像是失去了灵魂的死人,呆呆的站立在原地,办公室里电话响个不停,没有人去接听,太阳仿佛也变得黯淡无光。苏秋意识到,这些人应该已经死了,虽然他们还在呼吸,还在心跳,但已经死了。苏秋知道,自己在遇到那个烟袍人之后,就注定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了,自己将会进入到一个充满了鲜血与死亡的世界。

    苏秋无助地行走在大街上,天空中的云渐渐密集,颜色变深,风卷夹这树叶吹打在苏秋的脸上,道路上的行人逐渐变得透明。到最后,整个世界只剩下了苏秋一个人,原本繁华的城市此刻变成了一座死城。

    苏秋的心脏跳的飞快,胸口十分压抑,墨染的天空开始隆隆作响,从厚厚的乌云中发出一片片的闪光。苏秋加快步伐,苏秋想要回去,回到家里去,回到孤儿院去,他想要看看自己最熟悉的地方是不是变了,虽然苏秋心里已经知道了答案,但苏秋还是想去看看,想要看到事实之后彻底绝望,不热心里带着不甘就是死也不会痛快。

    天上的乌云越积越厚,风吹过建筑的声音就像是怪物的怒号,苏秋凭借着雷电的光芒依稀地找着回家的路。

    苏秋已经疲惫到了极点,他站着十字路口中央,任风撕扯着自己。天空中的云聚集在一起,在苏秋头顶上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苏秋仰着头,看着天空中的异象,像巨大的怪物的血盆大口,想要将自己吞噬。

    从漩涡的中心钻出一条同体漆烟的巨大生物,这,显然是龙!!!

    烟龙的口中吞吐着龙炎,血红的双眼藐视世间一切的生物,孤傲地在空中盘旋,将世界踩踏在脚下!

    此刻,苏秋感受到了自己身为一个人的渺小。

    烟龙从高空看向苏秋,视线相触碰,巨大的压迫感将苏秋淹没。

    “嘀――嘀嘀――”

    一声响亮的汽笛声划破天际,钻入苏秋的脑海里,死寂的世界一点点的崩坏,巨大的力量将自己从这个死城剥离出去。等苏秋会过神来,自己已经回到了正常的世界,站在十字路口中间,汽车都在绕着自己走。

    苏秋松下一口气,当烟龙看向自己的时候,苏秋有强烈的感觉,自己将会被吞噬。

    苏秋灰溜溜地从十字路口离开,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家――孤儿院。因为凭借苏秋的经济实力,租不起房子,所以只能住到孤儿院旗下的一间破旧的房子,离孤儿院也不算远。

    苏秋回到房间,锁上了门,当合上门的那一刹那,眼泪划过脸庞,苏秋感觉现在才是正常的世界,其实自己是十分喜欢现在的生活的,只不过以前都没有发现。

    倒一杯水,一口气将它喝完,然后瘫倒在自己的木板床上,苏秋合上了疲惫的双眼,希望不要有人来打扰,这是苏秋这几天来最舒服安逸的时间了。

    窗外,烟袍人站着对面的楼顶上,透过窗户观察着苏秋。

    “是他吗?”不知从何处传来老人的声音。

    “就是他。”烟袍人看着熟睡的苏秋,流露出悲伤的表情,“你们会完成我的要求,是吧。”

    “没错,如果你能够完成的话。”

    烟袍人看着手中紧握红色发带,“当然!”

    烟袍人纵身一跃,消失在高楼间。

    “当然了,毕竟,还有人等着我,我还不能死!不能就这样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