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章 适与逝
    苏秋行走在漆烟的山洞中,伸手不见五指,烟暗像粘稠的淤泥一般,令人感到呼吸困难。山洞里充满了血腥腐朽的味道。

    苏秋顺着湿泞的道路前进,水滴顺着洞顶的石壁滴落下来,被地面的棱角分明的石头割破,绽放出一朵妖艳的水的花朵。

    沿着山洞一直向里行走,而且越深入这山洞,这山洞带给自己的压迫感就越加强烈,但就算这样,苏秋仍是不停向前行走。苏秋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但是感觉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自己。

    不知道走了多久,从洞里吹出来一阵阴冷的风,风中包含着沧桑的气味,仿佛从远古吹来。

    苏秋感觉一阵反胃,像是缺氧了一样的喘息着。

    “来……”

    从山洞深处传来低沉的,如金属刮擦般的声音。

    “谁?你是谁!”苏秋壮起胆子向着山洞深处大喊。苏秋感觉,发出这个声音的人一定与自己有着某种联系。

    “来…只有你能……”

    “出来!你到底是谁!”

    “你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苏秋一咬牙,加紧脚步向山洞深处走去。

    走着走着,苏秋感觉从脚底传来灼烧般的疼痛感,他妈的!这个山洞里的水原来是极具腐蚀性的酸!

    苏秋的鞋子已经被腐蚀殆尽,现在这酸正肆无忌惮的侵蚀着自己的脚!脚底的皮肤已经被腐蚀掉大块!血水从脚底渗透出来,与山洞中的酸混合在一起。

    苏秋赶紧脱下自己的上衣,将上衣垫在脚下,但苏秋知道这只是个缓兵之计,如果不能赶快出去,自己迟早会死在这里。

    “嗒……”

    水滴从山洞顶部滴落到苏秋的背上,“嗒”的一声,在山洞中回响,苏秋立马变了脸色,从上面滴落下来的水滴也是酸!!!

    不能久留了,不管里面的是谁,现在要不赶快走出去的话,估计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

    苏秋将上衣踩在脚下,一点一点的挪动着前进,可这个山洞却好像并不打算放过苏秋,水滴滴落的频率越来越来快,这样下去的话,自己的脚还没有废掉,自己的背部就先废掉了!

    看来不舍弃一些东西自己是根本出不去了,苏秋心一横,抄起上衣,挡在头顶上,然后撒腿就跑。

    每跑一步,脚底都传来火烧般的疼痛感,下一步,更加是一股钻心的痛,苏秋停下来抬起脚看看,自己的脚究竟怎么了。但是看完让苏秋吃了一惊,脚底被腐蚀得不成样子,已经露出了骨头!

    按理说不应该腐蚀得这么快啊,苏秋用手触碰一下地面的水,没错,酸性居然还在增强!仅仅碰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就变红,渗出血丝!

    苏秋能够感觉到,不但酸性在增强,水滴滴落的也越来越快了,近乎于下着小雨,水滴敲打在石壁上,就像在演奏美妙的乐章,死亡的协奏曲!

    没时间犹豫了,苏秋脱下自己的裤子,将裤子撕成两半,缠在自己的脚上,钻心的疼痛使自己的额头上渗出汗水。

    缠好之后,依旧用上衣挡住上面滴落下来的水滴,然后向洞口狂奔。

    酸沁湿了衣服,透过衣服继续腐蚀着自己的脚,上衣也被打湿,滴下来的酸腐蚀着自己的背,苏秋将上衣的水拧干,全身大部分的皮肤都背腐蚀掉了,而现在根本看不到出口。

    水滴已经接近于盆泼了,苏秋停了下来,倚坐在山洞一角,将缠在脚上的布条解开,骨髓流淌出来,苏秋已经跑不下去了,这样的双脚没有办法保持平衡。听着水滴的乐章,苏秋心想:

    这还真是

    死的连渣都不剩啊!

    然后,苏秋睁开了眼,猛地从木板床上坐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心脏跳的像架子鼓的鼓点。

    破旧的水龙头还在不停的滴着水,桌子上的碗筷还静静的放在那里,窗外的铁杆被风吹得吱呀响,树木上知了叫个不停。

    苏秋看了一眼闹钟,八点半,迟到了吧。真是的,说什么迟到,自己明明已经好几天都没有上学了,会被扣学分的啊,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今天就先这样吧,去他的学校。

    苏秋走到镜子前面,慢慢解下身上的纱布,纱布在脚边堆成一座小山。

    镜子里面的苏秋肌肉分明,结实有力,皮肤光滑,苏秋很满意。

    不对,伤口呢?没有伤口起码也会留下疤痕啊!越想越不对,苏秋干脆连裤子也脱下来,对着镜子来回看。明明感觉自己被打了几枪啊,怎么一个枪眼也没有?难道是自己当时神志不清,记错了?有可能,要不然我早就死了吧,对对对,身体上也没有伤疤啊。

    不管了,苏秋穿好了衣服,扯一扯衣服的褶,慢步走向门外,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很舒服。苏秋行走在公园里,阳光透过树荫洒下来,洒在地上斑斑驳驳的,微风拂过,十分惬意。

    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感受这种惬意了,苏秋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用手拖着头,微微合上双眼,眼前一片阳光的橙红色。

    “阁下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烟袍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苏秋旁边。

    苏秋还是很平静的样子,应该说现在的苏秋没有精力去质问吧,“你是谁?”

    “在下只不过是一个卑贱的,弱小的路人罢了。”

    “这样的时光,我还能享受多长时间?”

    烟袍人瞳孔一缩,苏秋仍是一脸平静,烟袍人也舒服地靠在长椅上,“最晚明天。”

    “我说,你不是人类吧。”

    “阁下聪灵,在下是这世间可悲的生物啊。”

    烟袍人看向苏秋,苏秋已经睡着了。

    烟袍人的嘴角微微上扬,“真是个莫名其妙的人啊。”然后消失在了夏日的暖阳中。

    苏秋的眼睛隔着眼皮一动,眼泪从眼角中流下来,顺着脸颊滴落到泥土里,这将是苏秋最后一滴洒在这个世界土地上的泪水。

    我苏秋不会任人宰割,敢动我的人,必须要付出更多的代价来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