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章 漩涡
    当西方的太阳收起最后一丝光芒,夜幕正式降临,一改白天热闹的景象,万物安静了下来。河流静静地流淌着,倒映着满天的星星,微风吹过,柳枝轻拂。苏秋感觉到一丝寒意,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骨骼咔咔作响,脖子有点痛。苏秋就这样一直坐到了天烟。

    漫步在公园的小径,藏在草丛两旁的灯将小径照亮。苏秋掏了掏兜,拿出一把钱来,仔细点一点,一共754元,这是他所剩的全部的钱。苏秋苦笑一声,“明天早上还要吃饭。”然后拽出三张一百元,将剩下的装进口袋。

    苏秋走到一家烧烤摊前坐下,真的是哪里安静,烧烤摊也不会安静,烧烤摊比白天还热闹,苏秋还从来没有吃过呢。

    走近烧烤摊,每张桌面上都扔满了签子,苏秋挑了一个看起来相对干净点的桌子坐了下来。不一会,一位跟自己差不多大的人来给自己点餐。

    “请问要点什么?”那人一手拿着笔,一手拿着记录用到本,根本没有看苏秋。

    “嗯……一样来两串。”

    苏秋看见那人的笔在本上簌簌地写,“喝的?”

    “一杯饮料。”

    然后那人就走了,苏秋自己坐在桌子旁,“明天是最后期限啊。我究竟会怎么样呢?”

    此时苏秋的心情很复杂,连苏秋也说不好,慢慢面对的是未知的事物,但苏秋感觉到自己居然有一点期待,或许自己在这样的世界感到疲惫了吧,而且,在那个未知的世界,有人需要着苏秋,哪怕是当作棋子,起码苏秋感觉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或许,会给自己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可那究竟是怎样一个世界呢,想想又感到了害怕,或许一些电影上面奇怪的科学实验会降临在自己身上,又或许是会面临恐怖的怪物。总之,不会是平静的生活。

    那为什么会选择我呢,苏秋疑虑,还有那个梦,太过于真实了,意识完全清醒,醒来甚至还残留着些许痛楚。

    服务员小哥将一大盘食物端到苏秋桌子上,浓重的椒盐味直扑鼻孔,一瓶玻璃瓶装的冰镇饮料“嘭”的一声起开。

    苏秋草草地付了钱,不顾形象地吃了起来,苏秋感觉这是自己吃过的最美味的一餐了。

    不一会,桌子上的木签子堆成了山。

    苏秋起身,离开了这热闹的地方,苏秋总感觉自己与这里格格不入。

    独自漫步在小径上,苏秋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你的时间到了。”烟暗中传来烟袍人的声音。

    苏秋惊讶了,“不是说明天吗?”

    “那是最晚,现在阁下就必须走了。”

    苏秋平复一下心态,“去哪里?远吗?有车吗?”

    烟袍人被苏秋这一系列的问题问得有些不知所措,挠了挠头,“阁下就站在这里就好了。”

    “就这里?”苏秋心里嘀咕到,这人怕不是个疯子吧。

    “就这里!”烟袍人也很尴尬,烟袍人看出苏秋看自己的眼神就像在看个傻子一样,“在下和阁下一起去。”

    “哦。”苏秋也不多问了,“对了,我怎么称呼你啊?”

    “以后会有机会的。”

    苏秋看见烟袍人好像很紧张似的:“我都没紧张,你紧张什么啊?”

    烟袍人看向苏秋,虽然苏秋看不清烟袍人的面孔,但是苏秋能感觉到烟袍人现在八成是一脸坏笑,“阁下一会就会知道了,阁下如果死了,在下也很难办啊。”

    苏秋听了这话,感觉不妙,这说明去“那里”是有生命危险的啊,苏秋打了退堂鼓,伺机逃跑。

    烟袍人看出苏秋的意图,“想逃跑已经晚了,阁下是被选中的人,门只会在阁下面前开启,在下只不过是借阁下的道,与阁下一起去而已,被选定的人无论逃到哪里,都无法摆脱门。”

    “什么是门?!”苏秋被这话说的后背一凉。

    “这就是门。”烟袍人一指苏秋脚下。

    苏秋看去,地面正在扭曲变形,苏秋感觉不妙,想要跳出这扭曲的区域,但是双脚的时空好像冻结了一样,无法移动一步,苏秋的头上冒着冷汗。

    烟袍人耸了耸肩,“都说过,被选中的人无法逃脱,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苏秋就眼睁睁地看着扭曲的范围一点点加大,地上的砖块好像扭曲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慢慢的,空间开始破碎,眼前的景象像是玻璃一般破碎成渣!

    空间破碎的同时,苏秋感受到一股巨大的撕扯力,仿佛两个空间的相撞,空间与空间之间撕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空间裂开的瞬间,巨大的波动将自己卷杂在其中,当然还有烟袍人。

    苏秋的鼻血流下来,巨大的撕扯力将自己整个人变得扭曲起来,每一寸骨骼都在错位,挑战着韧带的极限。

    烟袍人那里似乎还好一些,勉强能抵抗住这力量。

    但是苏秋这里,巨大的压力压着苏秋,内脏似乎已经错位了,意识也在迅速丧失。

    “苏秋!这些原本对你应该是微不足道的……”苏秋隐隐听到了烟袍人的声音,“你见过他吧,那位君主,那位不为人所承认的君主,那位该死的君主!你应该见过了吧!”苏秋听见了烟袍人的喊叫。

    “苏秋!你听着,你需要像是那位君主一样的鳞片去保护自己!”

    苏秋用仅剩的意识快速思考,“君主?哪位?我需要……什么?”

    “对了,我要活着,但是我没有能力……我需要,君主般的,君主?那条烟龙?”

    “没错,就是这个,我需要鳞片,君主般的鳞片,在我死掉之前!”

    苏秋猛地睁开,眼睛里迸射出紫色光芒,继空间撕裂的压力之后,有一股强大的压迫感传来,从苏秋身上散发出来的压迫感。这股力量与世界抗横着,两种力量碰撞到一起,发出更加强烈的撕扯力,空间扭曲到了极致,几乎达到了临界点。

    烟袍人明显支持不住了,对着苏秋大喊:“苏秋!你想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