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章 龙域
    苏秋感觉到了脚底下的热浪,不知道什么时候,脚底下的一片土地被首领标记,当苏秋踏入这片土地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落入了首领主宰的领域。

    一片圆形的领域空间将自己吞噬,温度高的惊人,领域外还是微风习习,领域内犹如进了炼丹炉。

    苏秋在领域内持续地承受着高温,首领支起身子,自己全部的力量都凝聚在领域内,领域内的高温会毁灭一切生灵。

    苏秋的身体在不断的破坏重生之中渐渐残缺,首领不等苏秋的身体完全焚化,就解开了领域的限制,因为首领不足以支持到将苏秋完全焚化。

    但在如此高的温度下,一瞬间接触到了空气,苏秋的身体开始起来剧烈的变化,肢体扭曲,皮肤风化,最后,变成了一堆白灰。

    此时,首领的精神以及身体完全的放松下来,鳞甲褪去,虽然不能从入侵者口中得到信息,但是起码活了下来,自己与手下都平安的活了下来。

    褐色布衣马上上前搀扶首领,首领缓缓起身,“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说完,首领身体前倾,倒了下去。

    但事情并没有这样结束,从苏秋被灼烧剩下的余烬中,盛开出一朵紫色花朵,花朵虚无缥缈,发出的光辉像星空一样璀璨。同时,地面上的一切生物的生命都在流逝,包括这群人!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从地下抽取着他们的生命,**很快的干瘪下去,就像一具具干尸。但这并没有结束,要把生命中的所有都贡献出来!

    流逝的生命全部都被花朵的根茎吸收,地面是的花朵飞速生长,转眼间就长到了两人多高。

    “营养”吸收的差不多了,花朵接近成熟,花苞绽放,苏秋从花苞里面掉了出来。在酝酿出苏秋之后,花朵便开始凋谢了,化作紫色光斑,消散在空气中。

    一段时间过后,疏影带着掌事以及一队人马赶到这里,眼前的景象无疑是相当惊人的。

    就在前不久,这里还是一片山清水秀,鸟语花香,而现在,这地方就像是地狱一样。

    这片土地变成了烟色,发出呛鼻的焦烟,河水枯竭,土地上的所有生物都失去踪影。

    一位身着白袍的老人皱起眉头,“快,去看看琰将统帅和他手下的士兵是否还存活。”

    一群人马上行动起来,去寻找炎将统帅。

    许久,一位士兵发现了什么,大声喊到:“暄和掌事,发现一人存活,怀疑是入侵者。”

    白袍快速来到那位士兵所在位置,看着地上晕倒的苏秋:“拿下!”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苏秋缓缓睁开眼,看见面前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自己身处一个房间里,里面的摆设很像是古代的监狱,自己的四肢被铁钉钉在座椅上,座椅背面有一排铁锁,伸入自己的脊背,紧紧地咬着自己的脊骨,苏秋的全身都动弹不得,血液顺着铁链流淌下来,一滴一滴的低落在地面上。

    几位士兵看守着苏秋,见苏秋苏醒,其中一位连忙跑了出去。不一会,一位身材高大,全身布满了纹身,身披暗红色铠甲的人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他是个统帅。

    苏秋看着他走近自己,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到了离苏秋不到一臂的距离,一拳下去,正打在苏秋脸上。

    疼痛感从面部传到全身,又从全身传到头皮,最后面部感觉不到疼痛了,整个肿了起来。

    统帅又瞪了苏秋几秒,感觉气消点了,退后几步。士兵拿来凳子,统帅坐在苏秋的正前方,继续盯着苏秋,苏秋也盯着统帅。

    “说!”

    苏秋将嘴里的血吐到一边,“说什么?”

    “你少他妈的给我装傻!说,你到底是谁!哪个种族的!来到龙域有什么目的!”

    苏秋一头雾水,“你们都疯了吧?应该是我提问吧,谁想来这鬼地方,龙域?可笑,见鬼去吧!”苏秋也不害怕什么,这种处境在公安局就经历过了,只不过换了个地方,换了一群人,一群暴躁的,野蛮的人取代了之前的虚伪的,肮脏的人。经历过死亡的人又有什么会畏惧呢?

    “你他妈的放屁!”

    “你们才是!你们有什么资格抓我!”莫名其妙,苏秋真的感觉这群人不可理喻。

    “你找死!”统帅一个箭步冲上来,拽住苏秋的衣襟,抬起手臂就要打。

    “你他妈的,来啊!”苏秋彻底和这位统帅杠上了。

    “炎将统帅手下留情,给老夫一点薄面。”暄和掌事缓步走进来。

    炎将统帅慢慢收起手臂,像暄和掌事行礼。

    暄和掌事来到炎将统帅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琰将的事我们也很痛心,能理解你的心情,毕竟你和琰将是最好的兄弟。”

    炎将统帅的表情顷刻间由怒转为哀伤,那种心底里发出来的悲伤:“可是…掌事!琰将他……”

    “我知道,我知道,可不能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啊,交给我来处理吧。”

    “遵命,那……我就先告辞了。”炎将统帅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然后快步走出了房间。

    暄和掌事看着苏秋,苏秋也看着暄和掌事,暄和掌事总能给人一种慈祥的感觉,就像是爷爷一样,虽然苏秋没有爷爷,连父母都没有,不过,如果有爷爷的话,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苏秋的眼神稍稍缓和了一些。

    见苏秋并无敌意,暄和掌事也卸下防备,暄和掌事从来没有看错过人,“松绑。”

    士兵将钉在苏秋身体里的铁钉都拔了出来。其实苏秋的伤口已经微微愈合了一点,和铁钉长在了一起,这样一拔,倒把伤口撕了开,拔出来的瞬间,苏秋嘴角抽搐了一下。

    “你叫什么名字?”

    “苏秋!”

    暄和掌事愣了一下,诧异他居然叫做苏秋,巧合吧。

    “送他到紫舒那里去吧。”

    几个士兵将苏秋架起来,苏秋对着暄和掌事道了声谢,暄和掌事点了点头,然后苏秋就被那些人架了出去。

    暄和掌事望着地面上苏秋流下的鲜血,暗自低语:“这小子,不容小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