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紫舒
    苏秋被架到一间古朴的房间里面,躺在床上,房间虽然不算豪华,甚至透露出一丝寒酸,但房间内十分的干净,还充满了熏香的味道,闻着很舒服。

    士兵把苏秋安排好之后,退到房间外面守着,苏秋躺在柔软的床上,舒适的环境使苏秋放松下来。说实话,苏秋这几天的神经一直紧绷着,现在终于放松了一会。

    门外传来交谈的声音,“紫舒小姐,如果里面发生什么意外请及时叫我们,我们会一直守在门外。”

    “知道了知道了,略略略。”像鸟雀一样的声音传入苏秋的耳朵,苏秋感觉这个人一定很活泼,听见她说话甚至能想象出来她的表情是怎样的。

    “嘭――”

    门猛地打开,苏秋知道她不是以什么好的方式开的门,同时感慨这木制的门并不像它看起来那么的弱不禁风。

    从门后钻出来一个脑袋,眼睛很大,眼眸很清澈,睫毛长长的,很漂亮。

    她先环视了一下屋子,最后目光锁定在了苏秋身上,然后整个人从门后跳出来,随便带上了门。

    她的身材娇小,梳着双马尾,长长的头发垂到腰间,背着一个与她身材及其不协调的药箱,身着宽松古朴的药童服。

    苏秋坐起来,紫舒走到苏秋面前仔细打量,“你是什么人啊!奇怪的打扮,好丑!”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

    这是苏秋第一次这么直接地被人嘲笑,脸上渐渐涨红起来,“我叫苏秋,你好。请问你是?”苏秋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谁问你叫什么了,你是那个种族的!”紫舒显然对苏秋的回答不满意,而且也没有理会苏秋的问题。

    现在苏秋知道了,和她说话,自己多半会碰壁:“我是……什么种族?”

    “本小姐问你呢,你连自己是什么种族的不知道,你多半是个傻子吧。”

    苏秋对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感到无奈。

    紫舒看到苏秋一脸尴尬,撇了一下嘴:“把衣服脱了。”

    “啊?!”苏秋感觉有点意外,突然间说了这么一句话,让苏秋有一点不知所措。

    紫舒看出来苏秋绝对是想歪了,自己被自己弄得脸也很红:“你…你不脱衣服,我怎么给你包扎啊!”

    苏秋恍然大悟,然后有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你在这里看着?”

    紫舒的脸有一点变形,估计是被苏秋气到了,“要不然你以为谁会给你包扎啊,蠢才!”

    没办法,苏秋慢慢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其实在苏秋自己看来这衣服也是十分古怪的,粗布棉麻,什么还印着一个大大的“囚”字。估计是审自己的那群人不知道从哪里随便淘换来的衣服。

    苏秋解开系在腰间的布条,原本苏秋并不知道这布条是干什么的,直到苏秋解开它,才意识到这布条的重要性。

    苏秋解开布条的瞬间,他那条难看的,粗糙的,宽松的裤子就掉了下来,毫无阻力地,一直掉到了脚踝,势如破竹。

    紫舒连忙用手捂住眼睛:“我让你脱衣服,谁让你脱裤子了!”

    苏秋有点发懵,但不久之后就清醒了许多,脸上多了一处伤口,五指分明,甚至有点发烫。

    苏秋坐在床上,背对着紫舒,紫舒将药箱放在床上,苏秋感觉背后有点发凉,好像隐隐约约还听见了紫舒磨牙的声音。

    紫舒取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拔开瓶塞,将白色粉末均匀地倒在苏秋的伤口上,不浪费一点药物,也不牵拉到伤口,就像是艺术家一样。

    随后,紫舒又取出一卷纱布,轻轻地将纱布缠到苏秋伤口上,一圈又一圈,将伤口包扎住。

    然后,紫舒阴笑了一声。苏秋当时感觉到不妙,但为时已晚。紫舒用手拿着纱布两边,咬着牙用力一勒。苏秋被挤的透不过气,背后传来剧烈的疼痛,伤口八成是裂开了吧。苏秋一嗓子叫出来,声音堪比男高音。

    随后,“嘭”的一声,门又被一脚踢开,可怜的门。门口守着的士兵马上冲进来,将苏秋按在床上。

    “紫舒小姐,你没事吧!”士兵很恳切。

    紫舒立马装出来受害的样子:“他…他…他非礼我!”随后掩面“哭泣”。

    苏秋慌了,没想到还有这一招,连忙解释:“我…没有,是她…不对,我没有!”

    “衣服都脱了,你还辩论什么,等着掌事治你的罪吧!”

    “不不不,我脱衣服是因为她让我脱的,不是我自愿的。”苏秋有口难辩。最可恨的是紫舒哭得越来越起劲。

    “少废话,到掌事面前去解释吧!”

    随后,士兵将苏秋押送出去,紫舒将苏秋的衣服扔拉出去,还向苏秋做了个鬼脸。

    苏秋崩溃,这个人做事不考虑后果的啊,虽然她没什么事,可自己是真真切切的会倒霉的啊!

    苏秋被扭送到暄和掌事的房间,士兵向暄和掌事报告:“掌事,这小子真是个祸害,应当除掉。”

    暄和皱了下眉头,“他犯了什么事?”

    “回掌事,这小子企图调戏姑娘。”

    暄和掌事有点发怒了:“大胆!”

    苏秋吓了一跳,“没有,我当时,诶,是她让我脱的衣服,我没想过的,是她一定要我脱,我也不是故意的。”

    “放肆!你究竟对谁做出了这么下流龌蹉的事情!”

    “回掌事,他企图对紫舒姑娘不轨!”士兵补刀。

    暄和掌事愣了一下,思考了一阵,“你们先出去。”

    “是!”士兵退出去。

    暄和掌事坐到椅子上,示意让苏秋也坐下,苏秋找了一个椅子,坐在了暄和掌事面前。

    “你是不是惹得那小祖宗了。”暄和掌事看着苏秋。

    苏秋一脸感激,点了点头。

    “我跟你讲,那小祖宗惹不起,以后见到她尽量不要和她有太多交谈。”

    苏秋继续点头,此时,苏秋哭的心都有,理解万岁。

    “虽然这件事你没有过错,但是琰将统帅的死与你有莫大的联系,下午,我们就会审讯你,如果你胆敢有一丝假话,你的脑袋就要离开你的肩膀了。”

    “我苏秋,问心无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