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彩衣
    冰冷的月光洒在苏秋身上,冰冷的目光洒在苏秋身上,“说吧,你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将我带到这里。”

    千灵夜伸出手,手腕处系着一段红色的绸带,与千灵夜的一身白袍反差极大,千灵夜用另一只手轻抚绸带,眼中流露出悲伤,“因为,是那个人要求在下这样做的。”

    “哪个人?”

    “阁下见过他,在下的职务只不过是找到阁下,并将阁下指引到那个人所希望的地方而已,真正带阁下来到这里的是那个人。”

    “那个人?那条烟龙?你口中的君主?”

    千灵夜眼中银色光辉暗淡下去,“那是个拥有一切的人呐。拥有在下所追求的一切。同时也是个一无所有的人,就连最简单的,人人都拥有的东西都没有。”

    苏秋有一些不耐烦了,看来千灵夜根本就没有打算告诉自己事实:“我说,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将我带到这里。”

    “苏秋,具体的事情在下不能告诉阁下,但日后,阁下一定会知晓事情的全貌,因为,你所走的路并不是你所选择的,向我们这样的蝼蚁只能在其他人预计好的道路中行走,不过在下还可以在这样的沟壑中凭心而动,但是阁下只能按照既定的路线行走,因为,阁下是整个事情的核心啊!”千灵夜摊着双手,忧伤地看着苏秋。

    月光照射在苏秋的眼中,苏秋的眼眸被映成淡紫色,月光在眼眸中跳动,苏秋知道自己已经被卷入什么未知的恐怖的事情之中了。

    千灵夜转过身走向小溪中,“阁下如果遇到了什么困难的话,请随时到这来来找在下。”

    千灵夜走入小溪,溪水浸湿了白色衣服,走入小溪深处,消失不见,就像融化在小溪之中似的。

    苏秋沿着原路返回,一路上被白蛇破坏的草木竟然完好无损地生长在道路两旁,仿佛刚刚经历的一切都是梦境一场。

    苏秋回到屋子里,拾起掉在地上的蜡烛,用火点燃,烛光照亮了苏秋的脸,苏秋将几滴蜡油滴在桌子上,将蜡烛立在上面,想想这场景似曾相识,当年在孤儿院的时候,赶上孤儿院停电,孤儿院的小孩都会围坐在桌子旁,围绕着点点的烛光,看着他们欢声笑语的,苏秋就坐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苏秋经常听到他们说,听话懂事的孩子才会得到院长的喜欢,但是苏秋从来也没有不听话过,相反,院长倒是很喜欢那些时不时会搞一些恶作剧孩子。

    苏秋看着烛火,仿佛从火焰中看见了过去的自己,小时候的自己,他在问自己现在过得开不开心,苏秋告诉他,他十分怀念在孤儿院的日子......

    烛火渐渐黯淡下去,屋子里也渐渐亮了起来,太阳升了起来。

    “叩叩叩”

    一阵短促的敲门声将苏秋吵醒,苏秋从桌子上坐起来,蜡烛已经燃尽,留下了一滩凝固的蜡油,苏秋伸了个懒腰,活动活动脖子,脖子处的关节发出“咔吧咔吧”的响声。

    苏秋拖拉着走向门,将门打开,紫舒站在外面,头发还没有束起来,一泼烟色长发向瀑布一样洒下来,一直流淌到腰部,在阳光下显得娇小可爱。

    苏秋看得正出神,紫舒瞪了苏秋一眼,将手里面抱着的衣服塞到苏秋怀里,“赶紧换好出来,一会就出发了。”

    苏秋接过衣服,应了一句,“好。”然后合上房门,进去换衣服,一件粗糙的药童服,上面还有一股淡淡地药草香味。

    换好之后,苏秋走出屋子,紫舒早已等候在外面,背着一个大大的篓子,将头发绾了起来。

    紫舒用水指了指旁边的篓子,苏秋走过去将篓子背起来,背上篓子的那一刻,苏秋才意识到这篓子有多重,话说自己背着这样一个笨重的篓子行走都很碍事,而紫舒却是这样毫无感觉的背着,真不知道她的力气有多大。

    “快走了,废材。记住不要把篓子里面的工具掉出来。”

    苏秋这才知道,原来紫舒把工具都放在了自己都篓子里,没想到会遭遇到现实版的周扒皮,苏秋心里面一阵埋怨,但是埋怨归埋怨,话说回来确实是紫舒在照料着自己,如果说话不这么刻薄的话自己一定会感谢她的。

    “快走,还有人在前面等着我们呢!”紫舒催促着苏秋。

    “还有谁和我们一起去?”苏秋吃力地背着篓子向前迈着步子。

    “药坊的人,一位小姑娘,叫彩衣,她比较认生,一会见面不许你吓到她啊。”

    “要说吓到她,应该你更加注意点吧。”苏秋在说出这句话之后就后悔了,小心翼翼地瞄了紫舒一眼,看见紫舒没有什么反应,自己心里却更加不安,暴风雨前的宁静吗?

    两人行走都路口,苏秋看见一位身材娇小的女孩站在大树底下,女孩也看见了两人,伸手向两人摆手,苏秋看见了女孩的正脸,大大的眼眸镶嵌在白皙的脸上,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这应该就是彩衣了吧,人如其名,身着着漂亮的彩色衣服,就像是活的布娃娃。

    紫舒向彩衣打了声招呼,然后面向苏秋,“这位就是彩衣。”之后又对着彩衣说到,“彩衣,你不用在意这个人,叫他废材就好了!”

    苏秋十分想反驳,但是考虑到之前的错误言语,生生地咽了回去,大概开始报复了吧。

    彩衣用手掩住笑容,然后用琥珀般的眼睛看着苏秋,向苏秋伸出了手:“你好,我叫彩衣。”

    苏秋尴尬地笑了笑,伸出手握住彩衣柔软的手,“我叫苏秋。”

    “彩衣你小心点,这个家伙是个坏蛋。”紫舒打断两人的交谈。

    彩衣摇了摇头,“没关系的,看见苏秋哥哥就感觉很亲切,就像看见紫舒姐一样。”

    紫舒模仿着彩衣的语调“面容和善”地看向苏秋:“苏秋哥哥忍心让我们两个女儿家背着这么笨重的篓子吗?”

    苏秋愣在那里,想不到还有后招,挠了挠头,背起两人的篓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