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深渊
    行走到一处悬崖旁,苏秋已经彻底跟不上紫舒以及彩衣的脚步了,紫舒掉过头,辫子一甩,蛮横的对着苏秋说道:“废材,带你来不是给我们拖后腿的。”

    苏秋停下来,双手拄着腿,气喘吁吁的,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你...说的轻巧,你没...没背着篓子试试。”

    紫舒不屑道:“就算是本小姐背着篓子也比废材走得快!”

    彩衣见状帮着苏秋说道:“紫舒姐,原本苏秋哥哥就没有龙化过,体力不及我们的。”

    “你们都已经龙化过?紫舒不是没有成功吗?”苏秋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随意地搭着话,吹着悬崖上的风也蛮惬意的。

    紫舒嘟着嘴,好像很委屈似的。彩衣小步走到苏秋旁边,小声对着苏秋说:“没有成功化龙对紫舒姐打击挺大的,苏秋哥哥不要再提这件事了。”

    苏秋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然后有意无意地对着紫舒说:“那...你的体力还不错啊......”苏秋不知道自己说的恰不恰当,脸涨红的像个苹果。

    “也不是必需化龙能力才能得到提升。”紫舒小声嘀咕道。

    “啊?这是什么意思?”苏秋很惊讶,原本以为紫舒和自己一样是普通人。

    “化龙的仪式被称为净血,净血过的龙族无论是否成功化龙,能力都会得到提升,有一部分甚至能够开启自己的命符。但是能力终究是不及成功化龙的人。”

    “命符是什么?”苏秋将腿盘起来,聚精会神地听着紫舒的解说。

    “命符就是每一位三洲九部里面的人的能力的体现,按照你能理解的来说的话就是每个人自己的能力,你见识过了,暄和掌事的命符——再塑。”

    “原来这就是命符啊!”苏秋对这个东西十分感兴趣,“我的命符呢?哦,对,掌事说要自己发掘。”

    “至于你的,我问过掌事,你还记得你逆天的恢复能力吗,掌事说着很有可能是命符的提前显示。”

    “就这个啊。”苏秋有一点失望,看着悬崖底面,“我还以为我的命符会是多么厉害的能力呢,没想到就这样啊,不留疤?”

    “那只是你还未化龙时显现的,具体的命符要到化龙后才能发掘。”

    “哦。”苏秋点了点头,望着悬崖底部出神,虽然在这里只能看见漆烟的底部,但苏秋能感觉到,“紫舒,这悬崖底下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啊。”

    “鬼知道,谁也没下去过。”紫舒向前探了探身子,看向了烟漆漆的悬崖底,“你有兴趣可以去看看啊。”

    “切,我要是能下去还会来问你……”话音未落,苏秋脸色骤变,明显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缠住了自己的脚踝,脚踝处有明显凹陷的痕迹,可偏偏看不见是什么。苏秋面色僵硬的看向紫舒,“紫舒!”

    紫舒察觉到事情不对,“你,你见鬼了啊!怎么摆出这副表情。”

    苏秋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支支吾吾地吼出一句:“救我!!!”

    紫舒一惊,立刻反应过来,一个箭步冲到苏秋旁边。

    苏秋感觉脚踝一紧,一股巨大的拖拽力将自己甩了出去,紫舒向前一步,拽住苏秋的衣袖。苏秋挺在半空之中,这是苏秋才了解到紫舒的力量有多大。

    脚踝处的力量猛增,苏秋的脚踝微微变形,随后感觉这力量将自己向下扽,膝盖处关节传来撕扯的痛感,小腿关节滑脱!

    紫舒也用力向上拉扯,两股力量耗了起来,几乎要将苏秋撕裂。

    “呲啦”

    苏秋的衣袖断裂,紫舒一个趔趄向后倒在地上,而苏秋则被力量甩了出去,甩到对面,狠狠地撞在对面的崖壁上。力量拖着苏秋的小腿,以一种反关节的姿势将苏秋拖入烟色深渊。

    丝毫没有减速,苏秋就这样向着深渊底部摔去。在即将达到深渊底部的时候,苏秋感觉脚踝处又传来了向上的力,硬生生地减速!

    苏秋的腿部肌肉与肌腱被拉扯到极限,两条腿的长度明显的不一样,被撕扯的那条腿起码比另一条腿长出了十厘米!

    以此为代价,苏秋下落的速度减了下来,当力量撤去的时候,苏秋就自由落体了,但由于是拽着脚踝减速,首先落地的当然是面部了。

    脸部落地的那一刹那,苏秋感觉到鼻梁骨的断裂,鼻子里面酸的苦的滋味不绝。随后,面部穿来强烈的刮擦感,面部血肉模糊。

    苏秋用力翻过身,尽量不使伤口接触地面,脸部火辣辣地疼,腿部已经没有知觉了,估计是扭曲的骨头压迫到了动脉,血液不通所以才没有了知觉,这样下去腿会废掉的啊!

    苏秋虚弱地喘着气,没想到自己还能活下来,现在苏秋十分庆幸自己的命符是这样一种治愈类的。

    面部有点痒,大概是开始愈合了吧,腿部渐渐感觉到了疼痛,感觉到了温度,血液重新供给了,这滋味真的是不太好受啊。

    苏秋不知道自己最快会什么时候回复,但凭借现在的情况,苏秋可以勉强支撑着行走。

    久留恐怕会有危险,苏秋硬撑这站起来,企图去寻找走出这里的道路。

    苏秋找到一截木棍,用木棍当作拐杖,支撑着自己,拖着右腿前进。

    右腿的肌肉在收缩,肌腱沿着骨头向原来的位置改变,面部已经完全结痂,看起来狰狞恐怖。

    苏秋感觉自己的命符并不是这种恢复能力,毕竟恢复能力再强,终究是要留疤的,但是苏秋从来都没有留过疤,或许自己的命符只有自己才能理解吧。

    顺着深渊行走了不知多久,苏秋感觉面部发痒。

    “呲啦”

    脸上的痂一整块掉了下来,苏秋摸了摸自己的脸,微微有点痛,但是可以确信,没有留疤,苏秋笑了笑,扔掉拐杖,继续前行。

    直到前面出现了一面绝壁,一眼望不到顶,墙壁上面雕刻着龙族的图腾。

    苏秋走过去,轻拂图腾,尘土从指尖滑落。苏秋向后退了几步,看清了图腾的全貌,残破的图腾旁边雕刻着八个大字:

    “若为本源,请以血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