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龙骸骨
    苏秋横着脑袋盯了很久,最后无奈地摇了摇头,看不懂,看不懂,这图腾到底有什么玄机根本看不懂,看来还是要把心思放在旁边的字上。

    可是“若为本源,请以血启。”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是本源?苏秋挠了挠头,“嘶”,苏秋口中倒吸凉气,拉到脸上的伤了,隐隐作痛。

    不管是什么意思,要血是肯定的了吧,苏秋感觉龙域真的是一个奇怪的地方,到哪里都要血。

    但是这一次苏秋不会像在玄离池那时候一样,用牙咬破手指了。原本只想耍个帅,没想到咬破手指那么痛,看着电视剧里面的人都很轻松的,还很有型,但是到了自己这里,有型是有型,不过也疼啊。

    要不是当时那么多的人看着,苏秋也不至于狠心咬破手指。这一次这里就自己一个人,打死也不咬。

    苏秋四下寻找,想找到一把锋利的东西,或者一根刺也是可以的,但是附近寸草不生啊,估计是在这底部照不到阳光吧。

    苏秋看着地面上的石头,心一横,将食指斜放在一块大石头上,另一只手抄了一块大石头,对准了手指,一咬牙,砸了下去。

    “嘶―”

    苏秋甩着手,倒吸凉气,都说十指连心,这一下着实疼啊。

    苏秋看看自己的食指,起了一块血包,苏秋点了点头,好,咬破这个血包就有血了。

    苏秋用牙一咬,血包破裂开,血液顺着手指流下来,不要浪费,连忙将血涂抹在石壁上。

    涂好之后苏秋抱着手看着石壁,总感觉差了点,又伸手在石壁上面画了一个笑脸。

    画完之后,苏秋满意的点了点头。接下来就看看石壁究竟会发生什么变化。

    苏秋盯了石壁一会,石壁并没有发生什么事,难道变化发生在肉眼看不见的地方?

    苏秋走近石壁,将耳朵贴在石壁上,没有动静。

    涂鸦?怎么可能,谁会来这种地方雕刻涂鸦,或者说是古遗迹?有可能,没有反应啊,该不是坏了吧?

    苏秋用手敲了敲石壁,石壁发出清脆的声音,苏秋皱了皱眉,假的,骗人。

    一脚踢在石壁上,然后掉头去寻找其他出口,浪费时间。

    “咔嚓”

    身后的石壁传来断裂的声音,苏秋回头一看,发现自己踢过的地方裂开一道缝,缝隙逐渐变大,并且在向上蔓延,像树叶的纹脉。

    “咔咔咔”

    断裂的声音不断,石壁上不断落下尘土,破裂的纹路蔓延到整块石壁。苏秋慢慢的向后移动。

    一块小石子掉了下来,正好掉在苏秋额头上,苏秋心一凉,不好,这石壁要塌!凭借这石壁的高度以及面积,自己站在这里,百分之百会被掉下来的石块砸死,即使砸不死也会被碎石子给埋起来!

    苏秋连忙后退,顾不及还未恢复的腿部,忍着疼痛,以最快的速度向外逃。这时石壁已经支撑不住了,整面墙壁“轰”地倒塌下来,犹如倾泻的洪水般,苏秋就像是河道里面残腿的蝼蚁。

    苏秋奋力向外一跃,石块贴着身子倾泻下来,当苏秋跳到接近边缘地带的时候,几千斤的重量像雨水一样劈头洒下来。

    苏秋做的最后一个动作就是蜷缩身体,将头埋在手臂里面。

    这种姿势保持了一会,苏秋慢慢舒展开身体,向上看去,所有的碎石子都漂浮在离自己仅有几厘米的上空,像波浪一样浮动。苏秋连忙爬出来,坐在这堆漂浮的石子不远处,松了一口气。

    这些石子慢慢运动起来,苏秋就在一旁呆呆的看着,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般景象,惊讶胜过了恐惧。

    石子盘旋着上升,像是在排列着什么,所有的石子都在天空中舞蹈摆动。最后竟化为一条巨大的石龙!

    石龙在天空中盘旋,石子完全排列整齐,石龙的动作放缓,两盏灯诡异的火焰在石龙眼部燃起。

    命符·不死之渊

    释放

    一种苍老的犹如从地狱里传来声音响起,石龙的身子颤抖起来,全部的石块被抖落,“轰”地一声倾泻到地面上,就像是湿漉着身体的狮子甩开身上的水。

    空中,一架白骨,一架森森的龙骸骨盯着苏秋,眼眶里燃烧着两团火焰。

    苏秋瞳孔收缩,身体就像是被束缚着一样,无法动弹,强大的威压如潮水般将苏秋埋没。

    龙骸骨缓缓挪动到苏秋面前,每靠近苏秋一寸,苏秋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碾压了一次。

    在两者靠的很近的时候,龙骸骨停了下来,四目相对,龙骸骨微微张开嘴,一股沧桑的气息飘出。口中幽幽地传出沙哑的声音:“苏―秋―”

    随后龙骸骨回到废墟上,苏秋的压迫感瞬间消失,苏秋的心脏飞快地跳着,慢慢站起身来。

    龙骸骨眼中两团火焰跳动着:“你是苏秋!”

    苏秋被吓了一跳,战战兢兢的说:“你是谁?你…你怎么知道!”

    “哈哈哈,我?我当然知道。你诞生的时候有我见证。”

    苏秋一惊,立刻紧张了起来:“你见证了我的诞生?!”

    “没错,你是秋穆的心血。是最后的保障。”

    “你是谁。”苏秋语气冰冷,眼地的流光似刀。

    “在秋穆当上君主之前,龙域是由我来领导的。”

    “你是龙域前任君主?!”这句话苏秋几乎是叫出来的,“不可能,连我父亲…秋穆君主他都死了,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这是我的命符,不死之渊,通过分裂精神,可以将精神依凭在其他物体上,在我死后,这些精神就代替我活着,直到精神完全磨灭。”

    “那…你待在这里干什么,明明现在龙域无主。”

    “我已经没有能力担任了。我存活在这里就是为了等你,其他地方的精神已经磨灭了,幸好,在我磨灭之前遇见了你。”

    “我?你为什么要在这里等着我?”

    “这是秋穆摆脱我这样做的,而且,我也不得不这样做,因为,苏秋你啊,是整件事情的核心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