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净血
    “我是龙域前任的君主,青捂。同时,也是你父亲的老师。”

    苏秋看着眼前的骸骨,一堆疑问涌上来,堵在嘴口,就是问不出。

    “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疑问,但是我所剩下时间不多了,不能给你一一解答,而且,你的父亲并不想让你卷入其中。”

    “那么,你能告诉我吗,当年,当年!我的父母为什么抛下我。”苏秋情绪有一些激动,他感觉现在里自己的父母很近。

    “当年……”青捂眼中的火焰渐渐暗淡,“还真是惨烈啊。当年的战争,你应该可以在文献中查阅到。”

    “我?我现在有资格翻阅这些文献吗?虽然重要的事情你无法看到,但是一些基本的你都可以了解到。而我想要告诉你的事情是所有文献都不曾记载的。”

    “您说!”苏秋下意识地用了敬语。

    “在我离任不就,也就是你父亲刚刚成为君主不久之后,龙域就爆发了战争,而且战火持续升级,最终将三洲九部全都卷入其中。你父亲为了寻求胜利,便开启了两个世界的界限,将重要的人以及资料文献全部藏到了人界。但龙域被攻陷一部分领土之后,对方迅速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之后界限的入口就成了竞争最激烈的地方,在对方成功进入界限之后,你父亲也带兵进入了界限。就是那段时间,你父亲遇到了你母亲――苏薰。并且两人很快就有了孩子。但是在战争进入白热化之后,你父亲不得不采取特别手段,你父亲用了半玲玉,加上自己全部的血脉,将敌人封印,而你的母亲,在那个时候,有三位掌事的同意下,倾尽龙域的力量,将她带到了龙域。”

    “为什么要将我母亲带到龙域?”

    “你的父亲不希望你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最后他们死在了一起就可以了。”

    “怎么?怎么死的?”苏秋向后退了几步,将身体依靠在崖壁上。

    “你可能不知道,将血脉抽离的话,会死!”

    苏秋点了点头,顺着崖壁滑倒,坐了在地上。

    “当年你的父母为了让你远离纷争,狠心把你留在了人界。苏秋,其实你的父母都是英雄啊!”

    苏秋感觉脸庞冰凉,用手一碰,原来是泪水,泪水不知不觉地滑过麻木的脸庞。

    “我在这里是你父亲拜托我的最后一件事,他有话要我传达给你。他要你无论如何都不要卷入任何事,不要受任何人的教唆,不要去释放任何事物。”

    “这是什么意思?”

    “你没必要知道。而且,与此同时,他还拜托了我一件事。”

    “什么事?”

    青捂缓缓靠近苏秋,眼中火苗越烧越烈,“他要我……”

    骸骨猛地冲向苏秋,极快的速度让苏秋反应不过来。眨眼间,骸骨就已经闪到苏秋面前,一根利爪刺破苏秋的额头,血液顺着鼻梁流下来。

    一股巨大的力量将苏秋吞没,侵入苏秋全身的血脉,苏秋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一样,就像置身于南极的海底,寒气刺骨,血液卷杂着冰碴缓慢流动,冰碴划檫着自己的血管与心脏。

    在极度的疼痛之中,苏秋逐渐丧失意识,朦胧中似乎听见了青捂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其实他们是真的把你当作了自己的孩子……”

    当苏秋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熟悉的屋子里,这是紫舒给自己提供的住所。苏秋微微起身,看见彩衣倒睡在自己床边。

    苏秋伸出手,摸了摸彩衣的头,彩衣似乎感觉到了,苏秋赶紧收回手,彩衣坐起来,用手揉揉惺忪的双眼,冲着苏秋笑了笑,“苏秋哥哥你醒了啊。”

    “我睡了多久?”

    “睡了一天了,紫舒姐守了你半天,掌事还来探望过你。我这就去找紫舒姐。”说完,彩衣就跑了出去。

    苏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什么伤口都没有,昨天龙骸骨到底有没有袭击自己?

    不一会,紫舒快步走进来,坐在苏秋床边,拿起苏秋的手把脉。手指在苏秋手腕上跳动了一会后,紫舒将苏秋的手放下,然后若无其事地对着苏秋说:“真是人傻命大,这么高摔下去居然还能活着。”然后又流露出遗憾的表情。

    “我活下来你就怎么失望吗?”苏秋无奈道。

    “好了,言归正传,下面到底有什么?”

    “没…没有什么,就一片荒凉的地方,什么都没有。”

    “骗人,我们在那里发现了前任君主的骸骨!你就被压在骸骨下面。”

    苏秋挠了挠头,显得很难为的样子:“真的没什么。”

    紫舒见苏秋不多说,便不再多问,“对了,掌事来过。”

    “掌事来干什么?”

    “可以净血了。”紫舒看着苏秋。

    苏秋顿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和彩衣都净过血了?”

    “嗯,你不用躲躲藏藏,要问就问,我们确实已经净血了,我化龙失败,彩衣是龙域成功化龙里面年龄最小的一个。没有什么好避讳的。”

    苏秋被紫舒惊到了,苏秋没想到紫舒是这样一个坚强的人:“我……会净血失败吗?”

    “凭借你的血脉纯度,失败的几率很小,那我成功化龙之后是不是可以对我开放一些龙域的文献?”

    紫舒诧异了一瞬,“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

    “那如果我想看到全貌需要达到什么地位?”

    “废材就好好的一步一步走就好了,考虑那么多干什么。”紫舒嘟囔着。

    “紫舒,带我去净血吧!”

    紫舒皱了皱眉,显得很不如意,“掌事们已经在等候了。”

    “那…谢谢你了,紫舒。”

    苏秋走出门,三位掌事等候在门外,苏秋对着他们行礼,“麻烦了!”

    三位掌事笑了笑,暄和掌事拍了拍苏秋的肩膀:“跟我们来吧!”

    暄和掌事伸手一挥,一个界限便出现在面前,暄和掌事向着屋内说到:“紫舒,你也跟来吧。”

    紫舒走出门外,“好!本小姐正闲的无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