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血脉禁锢
    紫舒一声歇斯底里的喊叫响彻整个灵坛会场,跑向苏秋,可已经苏秋完全被冰封住,身体表面结满了冰霜。虽然外部没有被冰块包裹住,但是身体里面的血液、肌肉以及内脏已经完全被冻结。

    暄和掌事反应过来,眨眼间移动到紫舒面前,将紫舒拦下来,“不要动他!”暄和掌事严肃地说道,“他现在的身体已经完全被冰封住,你轻易地动他会使他的身体破碎的。”

    紫舒瞳孔收缩,“那怎么办?”

    “交给我吧!”暄和掌事看着僵在废墟中的苏秋。

    命符·再塑

    释放

    从暄和掌事周围散发出无数的细丝,将苏秋轻轻地包裹住,就像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茧。

    “解离,开始!”

    白色的茧开始蛹动,血液渐渐从茧中渗透出来。

    “结构,再塑!”

    白色的茧剧烈蛹动,像是什么东西要破茧而出一样。

    茧渐渐平静下来,白色的丝线散去,将苏秋放到地面上。

    苏秋渐渐醒来,看见面前的众人,衡轩掌事率先开口:“净血的时候你究竟做了些什么!”

    “我?我什么都没做。”苏秋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我感觉当时我要死了。”

    “废材,你还活着。”紫舒偷偷拭去脸颊上的泪水。

    栖迟掌事伸出手,一指抵在苏秋额头上,“我来看看!”

    苏秋两眼一翻,防线被瞬间攻克,栖迟掌事的力量毫无阻挡的涌进自己身体。

    片刻,栖迟掌事面色骤变,“有蹊跷!”

    “怎么了?”暄和掌事连忙问道。

    栖迟掌事慢慢收回手指,呼吸间稍带颤抖:“血脉禁锢!”

    众人大吃一惊,面面相觑,衡轩掌事四下张望,见围观的人仍然围着,便怒喝:“尔等还想要插手龙域要务?!”

    听罢衡轩掌事的话,众人识趣的散了。

    栖迟掌事死死地盯着苏秋,似乎有些恼怒:“说!你究竟遇到了谁!”

    苏秋一惊,不知所措:“前…前任君主,青捂。”

    几位掌事脸上摆满了一副不可能的表情。

    暄和掌事对着紫舒说到:“紫舒,你也先回去吧。”

    紫舒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接下来的事情作为一位化龙失败的龙族是没有资格听的,“好,紫舒告辞。”

    见紫舒走远,暄和掌事连忙问道:“青捂君主在战争中就死了!你是如何见到他的!难不成还是那骸骨活过来不成!”

    “没错,就是那骸骨,那骸骨活了过来,和我说他叫青捂。”

    栖迟掌事面色有些挂不住:“你是说一个鬼对你施展了禁术?!”刚说罢,栖迟掌事就意识到了自己言辞有所不当,“抱歉,愿龙域万世辉煌。”

    “禁术什么的我不太清楚,但是,他对我说,他能见到我是由于他的命符。”

    “老夫可不曾记得青捂君主有过这类命符!”衡轩掌事辩论。

    暄和掌事思考片刻:“衡轩,青捂君主作为龙域历史上为数不多的非白龙君主,必是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过人之处。”

    栖迟掌事仿佛想到了什么:“暄和,你的意思是……”

    “有没有可能?当年的青捂君主是双重命符?”

    “怎么可能?出来都没有见过青捂君主使用过。”衡轩掌事接过来,“苏秋,那你说说,青捂君主的命符是什么?”

    “我记得好像是不死之渊!”

    众人一惊,不可思议,暄和掌事进一步问道:“确定没有记错?”

    苏秋思考了一会,摇了摇头,“就是不死之渊!”

    “好了,好了!”栖迟掌事有些激动,“现在都明了了,青捂君主是双命符者,在他死后对着苏秋施展了血脉禁锢!”

    “栖迟,你先冷静点”暄和掌事又对着苏秋一脸遗憾地说道,“孩子,你命该如此啊。”

    苏秋被这样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弄晕了:“什么?血脉禁锢到底是什么?”

    “血脉禁锢是龙域早有的一种禁术,被禁锢的人,将一生都无法成功净血!”

    苏秋感觉自己的脑袋嗡嗡作响,“他为什么?”

    暄和掌事摇摇头:“我们不清楚,不清楚他为什么将你禁锢。”

    “那?那我该怎么办?”苏秋已经失落到了极点。

    “孩子,你可以留在龙域,紫舒会安排好你的。”

    苏秋倒坐在废墟上:“多谢掌事。”

    “真是白费力气,哼!”衡轩掌事拂衣而去,栖迟掌事也稍有愠色,随着衡轩掌事一道离开。

    “孩子,去找紫舒去吧,我这里还有事情要处理。”

    “好,多谢。”苏秋一下子失去了动力,说话有气无力。

    回到药坊,苏秋坐在小溪边,看着小溪出神。紫舒走过来,一同坐在小溪边:“废材,看来你还是逃离不了本小姐的掌管。”紫舒轻昵的说,虽然还是往日一样讽刺的话,但完全没有往日讽刺的语调。

    “我这算是,化龙失败了吧。”苏秋眼神暗淡。

    紫舒拄着脸,嘟囔着说:“对啊,不过没事的,你已经净血过了,你的能力会有大幅提升,甚至有可能会开启命符呢。”

    “你知道的,我的目的不是能力,我想了解我的父母。”苏秋的声音慢慢提高,“我…我甚至,从小到大都没见过他们一面,明知道,明知道他们曾经就在这里,可是……”

    紫舒望着小溪,依旧平静地说:“谁不是呢?”

    苏秋有些不解,“什么?”

    “那场战争啊,那场战争带走了一切,我的父母,我也从来没见过,是暄和爷爷一直抚养着我。还有啊,还有彩衣,彩衣还有一个姐姐来着,叫做彩裳,可惜在战争死掉了,在战争结束后,彩衣的父母就生下了彩衣,但是,彩衣的父母却在战后的动乱中死去了,同样是暄和爷爷,他抚养着我们。”

    苏秋沉默了一会:“对不起啊。”

    紫舒摇摇头,“没事,都过去了。”紫舒向着苏秋吐了吐舌头。

    “谢谢你了。”

    紫舒脸一红,调过头去:“本小姐又不是为了讨你的感谢才说的。”

    “明天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当然了,攒了一屋子的药材还没有人处理呢。”

    苏秋尴尬的笑了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