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躁动
    小溪安静的流淌在苏秋心里,摇曳着苏秋的心神,苏秋深吸一口气,青草味充斥着肺腔。

    苏秋没想到,紫舒与自己竟是如此的相似,但又有所不同,紫舒从来都不拘泥于过去。

    苏秋向药坊看了一眼,那是紫舒离开的方向,紫舒去找彩衣了,处理药材的事苏秋办不来,紫舒也没有兴趣去教苏秋,所以彩衣便成了最佳人选。

    苏秋看见紫舒从药坊里慌慌张张的跑向自己,无论紫舒做什么事都是这样风风火火的。

    紫舒跑到苏秋跟前,面容扭曲,显得十分焦急:“快快快!苏秋,救救彩衣!”

    苏秋急忙站起来,这还是苏秋第一次见紫舒这样慌张:“怎么了?彩衣怎么了?”

    紫舒的脸皱起来,豆大的泪珠滚落下来:“彩衣被绑架了!”

    原本处事不惊的紫舒此刻显得手足无措,苏秋知道,彩衣对于紫舒来说是怎样一种重要的存在。

    “谁绑架的?你怎么知道的?”

    “我去找彩衣,彩衣根本不在房间里,桌子上只留下这样一张纸条。”紫舒将纸条递给苏秋。

    苏秋摊开纸条之间上面写着一段话:要想见到这位女孩,就让苏秋拿命来赎。今天落日前,来后面山坡找我,不许惊动任何人,否则你们将再也见不到这个女孩!

    苏秋眉头一皱,仔细思考了一会,感觉自己并没有得罪任何人啊。

    “紫舒你先别慌,我们一起来想办法。”

    紫舒紧紧地拽着苏秋的衣袖,将头依靠在苏秋肩膀上,泪水洒落到苏秋肩膀:“求求你,求求你,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失去彩衣。”

    苏秋拍了拍紫舒后背,此刻苏秋才真正感觉到自己被需要:“我一定会去的。”

    紫舒擦了擦眼泪,停了一会,又重新恢复到平时那种镇定的样子:“虽然彩衣只是孩子,但是已经成功化龙,整个一界很少有未化龙的龙族能够伤害到她,所以,绑架的人有很大可能性是已经化龙的人。”

    “他的目标是我。”

    “你有没有惹到什么人?”

    “应该…没有吧。”

    “不,你在玄离池的时候弄昏了好多人,还把灵坛给毁了。”

    “但这不至于要我的命吧。”

    “确实不至于,可能…有人在觊觎你的白龙血脉。”

    “觊觎能怎样?又不是他的。”

    “不,血脉是可以抢夺的,你刚刚净血失败,又初临龙域,这是有可能的。”

    “信息不会传的这么快吧。”

    “也是,那…还有其他什么事吗?”

    “没有了。总之,一去便知。”

    “直接去太过危险了,不行!”

    “那你有什么办法吗。”

    紫舒将脸掉过去。

    “况且也是我为彩衣带来这样的危险,不要犹豫了,我已经下好决心了。”

    “你…”紫舒咬着嘴唇,“有什么危险,那就赶紧跑,我给你拖着。”

    “同样净血失败,凭什么我先跑?”

    “就凭我能够使用命符。”

    苏秋淡笑,“走吧。”

    紫舒找了一把柴刀,扔给了苏秋,苏秋将柴刀绑在衣服里面,紫舒带路,两人走向了山坡。

    太阳渐渐西沉,收走了正午的热量,但还是暖洋洋的。

    但是,越接近山坡,便越加阴冷起来,周围的植物越来越稀疏,有些地方甚至裸漏出了地表。

    “这里怎么变成了这样?之前还是很美的一处地方,怎么会?”紫舒发出惊叹。

    “会不会是那个人搞的鬼?”

    “去了便知道!”

    两人继续前行,在这里,植物已经完全消失,贫瘠的土地替换了之前的美景,刮来的风中夹杂着沙尘。

    空气渐渐变混浊,变得死气沉沉,土地的颜色慢慢变深,最后竟然变成黑漆漆的沙砾!整片土地寸草不生,土地上方弥漫着一层黑压压的灰尘,每一口空气都腥咸无比。这里,简直是地狱!

    沙尘中,隐隐能见到一个人的背影,黑影缓缓转过身,沙哑的声音传过来:“苏秋,你还记得这里吗?”声音好似乌鸦在低声嘶叫。

    “你是谁?彩衣呢?”苏秋毫不软弱,气势逼人。

    “你可曾记得这地方?”那人根本没有理睬苏秋。

    “我从不记得我来过这里。”

    那人发出近乎疯狂的笑声:“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那请问您是否还记得琰将这个名字!!!”

    苏秋豁然省悟,“他不是我杀的!”

    “不是你杀的?”那人向苏秋快步走近,“那当时如鬼魅般的身影到底是谁!”

    那人从沙尘中走出来,紫舒立刻变了脸色,“你是…琰将统帅手底下的侍监,疏影!”

    “是啊,是啊!什么龙域君主之子,什么龙域至纯血脉,狗屁!统帅的死就能这样不了了之?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掌事们都要包庇你,就连小童都偏向你!不可言?放屁。他们就是冲着你的白龙血脉!哈哈哈!现在好了,不能化龙你就是个废物,看现在还有谁能护着你!”疏影将手指向紫舒,“她?哈哈,还是…”又将手向后一甩,指向被绑住彩衣,“她!”

    紫舒情绪激动的吼着:“快把她给我放了!”

    疏影摆了摆手,轻声说:“拿命来。”瞬间,脚下一动,冲向苏秋。

    紫舒见势不妙,手腕一转,抓住苏秋后衣领将苏秋整个人抛了出去:“跑!”

    苏秋二话不说,拔腿就跑,紫舒说的果然不错,净血之后,自己的体力果然大幅提升,这要是在人类世界的奥运会上,苏秋绝对会创造出令全世界人都惊掉下巴的记录。

    紫舒抓住时机,闪到彩衣身边,将彩衣解救出来。

    苏秋这边,不到一秒,疏影就追了上来,闪到苏秋前面,死死地抓住苏秋的脖子。

    苏秋临危不乱,顺势掏出衣服里面的柴刀,反手就砍向疏影的手臂。

    “铛”的一声,整个刀身碎裂,震的苏秋半条手臂发麻。苏秋定睛看去,破裂开的袖子里面,疏影的手臂被褐色龙鳞紧紧包裹着。

    苏秋向着紫舒喊去:“这不管用啊!”

    紫舒一边拉开阵势一边对苏秋吼道:“本来那就是给你壮胆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