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入局
    苏秋意识渐渐恢复,看见暄和掌事守在自己旁边,苏秋从床上坐起来,暄和掌事扶着苏秋靠在一边。

    苏秋显得有些愧疚,犹豫的开口:“我…我又做了些什么?”

    暄和掌事严肃的看着苏秋:“孩子,你必须要把你所知道的所有事情全部告诉我。”

    苏秋犹豫了一会,然后淡淡地开口:“有一个穿着黑袍的人,他将我带到这里。”

    “是谁?”

    “我不知道,而且,也不知道他的目的。”

    “那他现在在哪?”

    苏秋顿了一下:“不知道,来到龙域之后就没见过了。”

    暄和深思了一会:“还有吗?”

    “还有,我见过了青捂君主,他说我是秋穆君主的孩子。并且,叫我不要解开任何东西。”

    暄和小声嘀咕:“不要解开任何东西……”突然间,暄和掌事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神色骤变,“你呆在这里!”

    说完,起身就往外走,苏秋连忙叫住:“掌事!发生了什么事?”

    暄和掌事停下来,回过头对着苏秋说道:“孩子,这已经不是你能知道的事情,我们会安排好一切!”

    苏秋继续问道:“紫舒呢!彩衣她们怎么样了?”

    暄和掌事犹豫了一下,“在药坊,有时间去看看她们吧!”

    暄和掌事合上门,苏秋从床上走下来,换好衣服,直奔药坊。

    今天的药坊好像一下子闲了下来,没有紫舒平时催促他们干活的身影,也没有彩衣磨药的身影,所有人都像是泄了气一样。

    苏秋慢慢走过去,药坊里的人或投来悲伤的目光,更多的人投来的是责怪的目光,这目光让苏秋无地自容。

    苏秋站在人们中央,药坊的人慢慢围了过来,没有人说一句话,但仅仅这样,就给苏秋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苏秋环视众人,“噗通”一声,跪在众人中央。

    药坊的人们也很诧异,有不少责怪的目光减轻了许多。

    苏秋开口:“药坊的诸位,我知道我苏秋对不起你们,对不起紫舒和彩衣,是我苏秋招来了这样的事情,我不期望你们能原谅我,我只想求求你们,让我看看紫舒和彩衣。”苏秋俯下身,在地上磕了一个响亮的头,然后直起身子,“求求你们。”又俯身磕头,不停重复。

    有些人掉过头,人们慢慢站出来一个缺口,苏秋看着众人,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谢谢!”站起身,通过缺口,走近一间屋子,推开门,紫舒和彩衣躺在床上。

    紫舒还好一些,将腿部进行了固定包扎,其他地方也简单的进行了包扎,但还未苏醒。

    但是彩衣这边,全身几乎被绷带缠满,胸口处明显的塌陷了下去,许多地方用钢针穿入身体,将骨骼固定。

    苏秋的眼泪簇地流下来,回过头问道众人:“暄和掌事的命符都没有办法吗?”

    其中一个人站出来:“暄和掌事的命符并不是万能的,紫舒还可以,但彩衣就……”

    “彩衣怎么了?”

    “彩衣的命符发动需要消耗很大精力,就是说,每发动一次,短时间内便无法龙化,而且要面临一次死亡。暄和掌事看过彩衣后就说。”那人抹了抹眼泪,“就说,彩衣能活下来就是个奇迹了,如果强行对彩衣使用再塑的话,彩衣,多半会死!”

    苏秋脑袋一阵发昏,咬牙道:“疏影呢?!”

    “疏影情况更糟糕。”

    苏秋诧异,知道不可能是掌事将疏影打成那样,那,罪魁祸首,只能是自己了!

    苏秋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自己与人类的差别,自己是怪物,发起疯来不知道会做出来什么。

    那人又说道:“你…你还是走吧!紫舒本来就不容易,如今还多了你这样的累赘,看在紫舒对你这么好的份上,你走吧!不要再让紫舒看见你了。”

    众人纷纷附和:“对啊,对啊,走吧,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那……麻烦等到紫舒和彩衣苏醒之后,代我向她们道谢抱歉告诉她们,我苏秋对不起她们!”

    “好,我们知道了!”

    苏秋缓慢的挪动出房间,众人将房间的门关好,又重新工作起来。

    苏秋走到小溪边,静静地坐着,看着小溪流动,人们劳动不息,这样的悲剧仅仅是发生在这世界的微不足道的一角,只有这里的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其他人仍在正常的生活。自己也是这样的微不足道!

    太阳渐渐西沉,星空映在小溪里面,混杂着阑珊灯火的微光,寒气拍湿苏秋的衣服。

    河水涌动,千灵夜身着白袍走上来,银色的眼眸,纯白的长袍,鲜红的发带。

    苏秋抬起头,千灵夜在冲着苏秋微笑:“在下说过,有什么事情,阁下随时来找在下。”

    “我?我没什么想要问你的。”苏秋平静的说。

    “难道阁下就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没有。”苏秋又看向小溪,“你究竟是为了什么,这样执着于我?”

    千灵夜淡淡的笑:“在下只不过为了实现一个小小的心愿而已。阁下也有心愿的,这个在下也是了解的。”

    “我有什么心愿?”

    “阁下,不想让任何人再受伤了。”

    苏秋瞳孔收缩,再次看向千灵夜:“有办法吗?”

    “变强吧,变得任何人都不能左右你,到那时,你的命运才是你自己的。”

    “可以吗?我?化龙失败的人?连命符都没有发掘出来的人?”

    “在下还是那句话,任何事情,阁下随时来找在下。”

    苏秋目光坚定起来,流露出淡淡寒光:“千灵夜,告诉我怎样变强!”

    千灵夜毕恭毕敬地向着苏秋行了一个礼:“遵命!”说完,千灵夜直起身,眼中银光闪动:“这样才有君主的气势。”

    苏秋轻哼一声。

    “那么阁下来告诉你,化龙的方法,仅适用于阁下的,方法。”

    “什么方法?”

    “阁下也应该能体会到,所谓的净血,不过是灼烧掉杂血脉罢了。但是阁下之所以没有办法成功,仅仅是由于灵坛的火,根本没有能力将阁下的血脉完全灼烧殆尽。所以,只需要用更猛烈的火就好了。毕竟,”千灵夜眼中银光愈发妖异,“毕竟阁下的恢复能力不是一般龙族可以达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