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龙域十界罗仪
    五天后,苏秋将最后一本书合上,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脊背的骨头咔咔作响,又松了松脖子,向门外走去。

    苏秋看见暄和掌事还在筹备灵坛的重建,感觉稍稍有点过意不去,毕竟灵坛是因为自己才碎的。

    暄和掌事见苏秋走出来,放下手中的事务,“这么快,都看完了?”

    “嗯,该了解的基本上都已经了解了。”

    暄和掌事微微点头,“好。那咱们来谈谈关于你的血脉禁锢的事吧。”

    “我已经知道化龙的办法了。”

    这让暄和掌事意想不到:“哦?龙域千百年都没有办法化解血脉禁锢,你说你仅仅几天内就找到了方法?想必是有高人指点吧。”

    苏秋紧张起来,一时语塞,“这…是的。”

    “我们暂且不去理他,但是,他提出来的条件你千万不能答应。”

    “可是他没有提过条件。”

    “那仅限于目前为止。”

    苏秋简单的思考了一会,“嗯。”

    “好了,来说说他给你提供了什么方法?”

    “他说所谓的净血就是将普通的血脉灼烧殆尽。”

    暄和掌事捋着胡子:“嗯,没错。”

    “所以灵坛的火焰不够强盛,没有办法抵过血脉禁锢,所以才会净血失败。”

    暄和掌事继续点着头:“对,对。”

    “所以用更加强盛的火焰来灼烧血脉就可以了。”

    “没错没错。”

    “然后他还说,熔鳞之地的火焰最为合适。”

    暄和掌事一惊,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这是胡扯!熔鳞之地的火焰完全可以把你烧成灰。”

    “然后他是这样解释的,我直接去熔鳞之地肯定是不行的,所以需要用雪女之泪去调和一下,外加我的恢复能力,我应该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位能使用这个方法的人。”

    暄和掌事的还是一脸不满:“这净血的火岂与熔鳞之地的火焰一样,即使雪女之泪会中和一部分火焰,但是熔鳞之地的火焰是会无差别的灼烧血脉的!”

    “他说只要我留有一丝白龙血脉就可以全部恢复过来。”

    暄和掌事倒吸一口凉气,自己对苏秋的了解还是太少了,自己根本没有想到过苏秋会有这样逆天的恢复能力,也从来没有想到过这样极端的方式。

    采用熔鳞之地的无差别火焰,就意味着必须要将血脉灼烧到最后一丝,然后靠着最后一丝血脉带动全身去产生新的血脉。虽然净血后,苏秋体内的白龙血脉占了一定的比例,但最后一丝血脉是人类血脉还是白龙血脉谁都拿不准。如果最后一丝血脉是白龙血脉还好一些,有一丝生存的几率,万一能力不足,就无法恢复血脉,也就意味着死亡。如果最后一丝血脉是人类血脉,根本不足以催动苏秋的恢复能力,也就是说,万一最后一丝血脉是人类血脉,苏秋必死!

    这样一来暄和掌事也犹豫了,虽然这样失败了,对龙域的损失无足轻重,而且是他自己的选择,一旦成功,对于龙域来说,无疑是一笔极大的财富。但这样做,心里难免过不去。

    暄和掌事一咬嘴唇,看着苏秋,态度严肃的说:“苏秋,这会承担一定的风险,万一失败了,你会死的,你确定要去吗?”

    “我确定!”不带一丝犹豫。

    “好!龙域会尽最大努力去帮助你的,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

    苏秋眼球一转:“那…我还真有一些请求。”

    暄和掌事会心一笑:“讲!”

    苏秋挠了挠头:“嘿嘿,说实话,我根本不知道雪女之泪和熔鳞之地在哪里,也没有办法去。”

    “哈哈,这好办,紫舒就知道熔鳞之地在哪里。”

    苏秋纠结了一会,暄和掌事看出来苏秋在抉择着什么:“还有什么,尽管讲就是。”

    苏秋向外瞄了一眼:“我…想自己去。”

    暄和掌事诧异到苏秋会这样说,显然是不想再让紫舒和自己去受罪了,心中不禁一阵羞愧,暄和掌事走上前,将双手搭在苏秋肩膀上:“好小子!”又犹豫了一会,“你…随我来。”

    暄和掌事将苏秋带到自己住所的一处小房间里面,这个房间虽然不大,但感觉十分有格调,墙壁上挂着几副看着很有感觉的山水画,古典的桌椅,熏炉里面还燃着熏香。

    “掌事,这里是……”

    暄和掌事严肃的对着苏秋说,“我要求你保证一件事。”

    苏秋被暄和掌事的表情吓到了:“掌事你讲。”

    “无论如何,这里的事,你都不要透露给任何人。我没有带你来过这里,这里你也没有来过。”

    苏秋心里一寻思,这里定不是什么普通的地方,张口就应道“好的!”并且投给暄和掌事一个坚定的眼神。

    原本很严肃的事情,但暄和掌事看见苏秋的表情与反应之后,总感觉像两个小屁孩在做坏事一样。

    暄和掌事清了清嗓子,“看好。”

    暄和掌事走向房间最角落的一副画,用手在半空中画着刻印,然后用手在画面上一点,轮盘般的刻印便由中心渐渐向四周展开,很快便布满整个画面。

    画上的山水渐渐消失,变成一个黑色漩涡。苏秋印象深刻,“这是…界限!”

    暄和掌事一摆手,“进去。”

    苏秋有一些犹豫,对着暄和掌事说道:“这画这么窄,万一我一不小心把画给撑破了,界限会不会突然间消失,将我断成两半啊?”

    暄和掌事皱着眉,用手摸着下巴,思考着:“这个…有可能!试试就知道了!”

    苏秋这里大吃一惊,打气退堂鼓:“掌事,您是长辈,您先请。”

    暄和掌事上来就拽住苏秋的后衣领:“少废话。”顺手将苏秋丢了进去。

    暄和掌事拍了拍手,自己也钻了进去。

    苏秋通过了界限,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自己仿佛站立在先9星空之中,周围漆黑,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光点缓慢漂浮在自己周围,按照各自的轨迹飞行。最外围是一圈金色光芒的,像是刻度一样的光圈。整个画面就像科幻电影一样不可思议。

    暄和掌事随后也进入到这里,苏秋连忙问道:“掌事,这里是……”

    掌事看着刻度,轻拂胡须,骄傲地说道:“龙域十界罗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