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寒烟
    暄和掌事用手一指,罗仪的刻度金光骤增,分化成六条圆形刻度,将苏秋他们围绕起来,并缓缓转动。

    每一个刻度彼此呼应,射出一道道淡金色光芒,犹如锁链般连接着每一个刻度,锁链彼此交错,形成了一张巨大的金色立体的网。

    金色的光芒映照在苏秋脸上,眼前的景象让苏秋目瞪口呆,巨大的金色光芒浮动的网漂浮在面前,一条条线穿过苏秋的身体,彼此交错,点点的淡蓝色光芒漂浮在网格之间,景象美的不是可以用言语可以描述的。

    但在惊叹之余,不由得钦佩起来,这么一张巨大的,运动的网,每一个刻度都如此精准的对着,六个转动的刻度轮,每一条连接刻度的线居然都对得精准无误!

    暄和掌事双手一和,浮动的光斑便有序的动了起来,附着在每一条线的交点上,并且随着刻度盘的转动缓缓移动。

    带到全部附着到交点上,暄和掌事又一挥手,点迹迅速变化,线条逐渐清晰,层次分明。这是……龙域!

    无数光斑构成的龙域展现在苏秋面前,每一片山水,每一座森林,甚至每一个,都清晰可见!

    暄和掌事双手合十,刻度盘迅速转动,龙域的某一点迅速变大,几条交错的线闪烁着光芒,交叉点指向一处地方。

    暄和掌事用手指向那个交错点,苏秋顺着暄和掌事指的方向看去。

    “苏秋,记住这个点,你要的东西就在这里。”

    这样一说,苏秋更加仔细地看了看这个点。

    “掌事,这里是……”

    “这里是龙域第四界,是龙域最冷的地方。”

    苏秋皱了皱眉头,看刻度显示,这距离不近,估计没有一两个月很难走到那里。

    苏秋心思一动,俗话说,送佛送到西,这点事掌事应该会有些办法的:“掌事,我看这里路途遥远,恐怕……”

    暄和掌事一眼就看出苏秋在算计着什么,淡笑:“这点小事,开启界限,我送你去!”

    苏秋感觉这样着实不错,毕竟和掌事一行,吃住就不愁了,而且也没有人敢伤自己,还能风光一次。但是必要的客套还是要有的:“掌事事务繁忙,我自己去也是可以的。”

    暄和掌事嘴角上扬:“说来也是,你还是很识大局的,难得。既然如此,那你就自己去吧。”

    苏秋笑容僵硬,姜还是老的辣,没想到暄和掌事早就挖好坑等着苏秋往里跳呢:“但是…掌事你看我这囊中羞涩,怕是只能露宿街头啊。”

    “这你放心,我会提前打好招呼,到了那边自会有人安排你。”

    苏秋这才松了口气,看来这掌事还是很有人性的:“那就谢过掌事了。”

    “嗯,那你赶快整理好就出发吧。”

    苏秋一愣,这么快?他给那里的人打过招呼了吗?心中有些不安:“我随时都可以出发,可是掌事早料到了我会去那里,提前打好了招呼?”

    “你从界限里走出,自有人会把你当作贵客。”

    苏秋将信将疑。

    “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出发。”

    这样仓促的启程,虽然苏秋没什么好准备的,但还是有些措手不及。

    暄和掌事将苏秋带回原来的那间屋子。毫不停留,从这副画前走向另一幅画。

    同样在画面前画下刻印,将画晕染,一个界限就这样出现了。

    暄和掌事一伸手:“慢走。”

    苏秋耸了耸肩,一个越身钻入画卷。

    另一边,第四届的一处宅子内,偏庭处树立着十几块大理石板,一旁有人在清扫着地面。

    第五块大理石板渐渐发生了变化,刻印渐渐显现在平整的石板上。

    扫地人见状大惊,匆匆将扫把丢在墙角,跌跌撞撞跑向中庭,边跑边喊着:“第五个,第五个!第五个界限连通了。”

    原本围坐在庭院里品茶的几位中年男人听见扫地人的声音,慌忙起身,跑向偏庭。

    偏庭的大理石板渐渐扭曲,显现出漩涡状。

    几人连忙站好,整顿衣冠。

    “快快快,正正衣襟。”

    “会是什么大人物?启用了这个界限。”

    “站好站好,快来了。”

    漩涡一黑,界限连通了,所有人都在仰着脖子,想要看一看究竟是什么人穿过了界限。

    苏秋从界限中摔了出来,没错,摔了出来。进入界限的时候一不小心绊倒了画卷边缘,整个人跌倒了界限里面。还没等苏秋调整过来,苏秋就通过了界限,一脸扎到了地面上。界限关闭,苏秋趴倒在地面上,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一排人。

    这些人嘴角抽搐,苏秋尴尬的笑了笑,慢慢爬了起来。这些人也反应了过来:“恭迎大人!”

    苏秋感觉很丢脸,面前的一排衣着光鲜亮丽的人原来是在这里恭迎自己,而自己却以这样一种方式出场,恨不得退回去从来一遍。

    苏秋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呃……谢谢,但我不是大人。”苏秋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

    迎接的人也弄不清情况,面面相觑,“既然大人来到这里,我们就要尽地主之谊的,大人请随我来。”

    这一群人散出一条路,毕恭毕敬,苏秋从中间通过,总感觉怪怪的。

    苏秋被带到正厅,几把大朱红木椅子摆在厅堂里面,“大人请上座,我们这就去请我家小姐出来。”

    苏秋草草的应了句“好”。但是心里面一直在琢磨,哪个是上座啊?也不太好意思问他们,上座就应该是最好的那一个吧。苏秋看准了屋里面最好的一把椅子,一屁股就坐在了上面。

    苏秋这一举动把这些人吓得一惊,竟然坐在了主人的座上,反客为主?!来头必然不小,虽然看起来是粗布衣服,但谁又能保证这不是真人不露相呢。这群人不敢怠慢,连忙去请小姐。

    苏秋则留在座上,喝着下人斟的茶,打量着房间内豪华的装修。居然比暄和掌事的房间还好,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不久后,一位女子带着下人缓步走进来,未见其人,先闻见淡淡花香。

    缓步走近,仿佛清风拂来,姿态窈窕,再看相貌,惊为天人!如此的倾国倾城,仿佛能摄人灵魂!

    女子在苏秋面前不远处站定,微微欠身,朱唇微动,天籁般的声音传来:“小女子寒烟,见过大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