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第三凤子
    寒烟走进来,从容不迫,轻轻坐在客座上。

    “请问大人从何而来?小女子孤陋寡闻,不曾见过大人。”

    苏秋总是被叫成大人,这让苏秋很别扭,“是暄和掌事叫我来的,你叫我苏秋就好了。”

    寒烟上下打量了一下苏秋:“原来你就是苏秋,小女子略有耳闻。”

    苏秋心想,自己也没有做过什么特别的事情,寒烟是如何认识自己的?

    “你听过我?”

    寒烟点了点头:“没错,龙域至纯血脉,小女子还是听说过些许的。”

    苏秋感觉有些难为情:“只不过……到最后也没有成功化龙。话说回来,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化龙一事,我需要你能够帮我找一件东西。不知道……”

    “但说无妨。”

    “雪女之泪。”

    寒烟细细思考,“可这雪女之泪,小女子只是听说过,但并不知其具体在哪里啊?”

    “这你不用担心,掌事用……”苏秋连忙收住口,差一点就说了出来。

    “掌事怎么?”

    “掌事…知道…掌事知道雪女之泪的位置,大概过些时间会通知你,到时就劳烦你带路了。”

    “大…苏秋公子言重了,这是小女子分内之事。”

    苏秋自嘲,穿成这样也能被称作公子:“你就叫我苏秋就好,那我也就叫你寒烟吧,怎么样?”

    寒烟掩面一笑,没有理会,“那这些时日你还是在寒舍住下吧。”

    苏秋有些不好意思:“那…就麻烦你们了。”

    “既然如此,请你先去客房休息,等到晚饭的时候……”

    寒烟的话还未说完,外面就又传来一阵躁动声“连通了,连通了!第一个界限连通了!”

    寒烟立刻起身,脸上流露出难为的表情,随后又吩咐下人“你们将苏秋送到客房。”

    然后又转身对苏秋欠身:“小女子招待不周,请多担待。”

    苏秋感觉一定是有什么贵客来了,自己这身打扮实在走不出台面,还是识时务,乖乖去房间里休息休息吧。

    苏秋也起身,对着寒烟行了个礼:“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接着,手下带着苏秋离开了正厅堂。

    寒烟急忙整理整理衣衫,快步轻移,来到界限前面。界限前面一群人一字排开,衣衫华丽且整洁。静静的等候着界限的连通。

    大理石表面渐扭曲,形成黑色漩涡,一位风度翩翩的年轻人从界限中走出,身后跟随着一群仆人。

    寒烟等人均欠身行礼,“恭迎凤域第三凤子。”

    第三凤子淡笑,脸上写满了骄傲,仿佛世界都是他的,淡淡开口:“寒烟,好久不见了。”

    寒烟尽量保持着微笑,不让自己心里的厌恶流露出来:“第三凤子请正厅房请。”

    第三凤子走进寒烟,捏了捏寒烟的脸,寒烟皱起眉头,但是不敢反抗:“第三凤子行程劳累,还是……”

    第三凤子用手指抵住寒烟的嘴唇,“还叫我第三凤子,以后就是一家人了。”第三凤子笑着看着寒烟。

    寒烟一阵厌恶,用力一推,挣开第三凤子:“起码现在还不是,请凤子多加注意。”寒烟冷冷的说。

    第三凤子仰天大笑,然后看着寒烟,“迟早。”然后从众人间走过,走向厅堂,走了一段又停了下来,回头对着寒烟说,“对了,你以后不许叫我凤子,允许你直呼我的名字,翰飞。”说完继续向厅堂走去,身后仆人跟随。

    寒烟领翰飞进入厅堂,将主座让给翰飞,翰飞也不推辞,这才叫真正的反客为主!

    寒烟在客座坐定,翰飞的仆人守在厅堂外。

    寒烟先启口:“不知翰飞凤子来龙域有何贵干。”

    翰飞抓起茶杯,细品一口,“两个原因,首先当然是想来看看你。”

    寒烟头一低,把脸埋下去。翰飞嘴角流出笑意:“这其次吗,是凤域给我的一个任务。”

    “什么任务?”

    翰飞将身子稍稍倾向寒烟:“听说,你们龙域的秋穆君主有个后代。”

    寒烟一惊,但马上就反应过来:“没错,当年的秋穆君主确实有个后代,但众所周知,还没有出生就…唉。”寒烟表现出遗憾的表情,“如果能活到现在,估计龙域的下一任君主就是他了。”

    翰飞眼角微并,“哈哈,寒烟,几年不见,你的演技还是那样高超,这样大的事情,怎么可能会瞒过凤域!”

    寒烟心中暗道,不好,龙域有眼线。“不知凤子此话怎讲。”

    “苏秋!”翰飞奸笑,仿佛事情都在掌握之中,“那个人叫苏秋,秋穆君主的孩子,想必继承了秋穆君主的血脉吧!”

    寒烟知道事情瞒不过,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没错,确实,但龙域之所以没有告诉凤域是因为苏秋的血脉不能够成功化龙,这样不能化龙的血脉估计对凤域也没有什么帮助吧。”

    翰飞皱眉,情绪有些不对:“不能化龙?!怕不是龙域的把戏吧!”

    寒烟见势不妙,连忙解释:“龙域与凤域帮扶千年久,怎会做出如此的事情!我寒烟不曾言一句假话,不信凤子一查便知。”

    翰飞感觉自己有些过激,正了正衣衫,又平和的说到:“现如今龙域无主,凤域的凤主又遭受到这样的事情,龙凤域岌岌可危,倘若凤域的凤主能够重新主长大局,必定不会亏待凤域。”翰飞眼中寒光一闪,“没有领袖的部族是怎样的危险,想必你的心里也清楚的很。”

    “这小女子当然知道,如果龙域能够帮上忙,必然会鼎力相助。”

    “言重了,只需要那个叫做苏秋的人的一丝血脉就好。”

    “不,这事不是我所能决定的,要先问过掌事。”

    “这可不是单单由掌事决定的事,我不想给,谁也拿不走!”不知何时,苏秋站立在厅堂门口,阳光从外面照进来,显得苏秋的身影格外高大。

    翰飞拍案而起:“大胆,你是什么人!”

    寒烟在苏秋闯进来的那一刻彻底慌了手脚,“这里哪里有你这下人的事,下去!”然后转身向翰飞道歉,“刚来的下人,不懂规矩,忘凤子见谅。”

    “我才不是下人,我就是你要找的,苏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