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千奴
    翰飞一惊:“你就是苏秋?!”

    寒烟脸上有些挂不住,心里不停的埋怨着苏秋,苏秋根本不了解事情的情况。

    翰飞正坐在椅子上,翘起一条腿,端起茶杯,细品一口:“说吧,任何条件,只要你给我一丝血脉,我可以满足你任何条件。”

    苏秋感觉此人不凡,必是有很大来头,这是个机会:“你确定?任何条件都可以?”

    “没错,任何条件。”翰飞轻蔑的看着苏秋,就像在看一个下人。

    “好,第一个条件,不许再难为寒烟小姐。”

    这句话让寒烟感到很意外,这个人这样公然的站出来并给自己带来这样的麻烦,居然就为了给自己出口气?可笑,不要妄想我会领情!

    翰飞一皱眉:“小子,你根本什么都不了解!”

    “就问你答应不答应!”苏秋同样轻蔑的看着翰飞。

    翰飞不懈,有谁会理睬一只臭虫的鄙视呢。“好,还有吗?”

    “第二个条件,帮我拿到雪女之泪。”

    “雪女之泪?那种东西可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就算我像帮你拿,没有具体的位置,找个几十年也是有可能的,这条件……”

    “你放心,我们知道雪女之泪的位置,只需要你帮忙去取就好。”

    “小事。”翰飞轻打了一声响指,一位仆人走进来。

    苏秋见那仆人走近,面容也颇有几分颜色,虽然较于寒烟远远不足,但若是没有寒烟的比较的话,姿色也是佼佼者。

    穿着淡颜色的衣服,虽不算端庄,但也比苏秋这样的一身好多了,让苏秋感觉自己才是这里真正的下人。但是那仆人白皙手臂上衣袖里露出一块紫色的伤疤,着实煞眼。

    “千奴,把冰函拿过来。”

    仆人从衣袖里面取出来一支淡蓝色的像水晶一样的小匣子。恭恭敬敬,战战栗栗地将冰函递到翰飞面前。

    翰飞取过冰函,将冰函指向苏秋:“来,先献出你的血脉。”

    苏秋没有接过:“不,你必须先完成我的条件才可以。”

    翰飞脸一沉:“你认为现在是你可以选择的吗!”

    苏秋实在看不惯这类人,说话的语气也呛上来:“我不同意,谁也拿不走血脉!”

    翰飞将冰函向千奴一丢,起身就用手臂抓住苏秋的脖子。翰飞的气场迅速蔓延,苏秋能从翰飞释放出来的气场中感受到巨大的压力,这人实力绝对不俗!

    寒烟见势不妙,连忙上前制止:“凤子,好歹这也是龙域的人,你这样的无理恐怕不好吧!”

    再场的人都站起来为寒烟壮势,但始终没有一个人动手制止,毕竟,这牵扯到的可不仅仅是个人的问题。

    翰飞轻蔑的说到:“你们也都听见了,是他自愿和我做的交易,抛弃部族,这是苏秋与我两人之间的交易,你们有什么理由插手?”

    寒烟撇了一下嘴,心里暗暗骂道,就是狗仗人势!

    苏秋脸涨成了紫色,说不出一句话。翰飞一用力,苏秋的脖子便划出一道深深的伤口,血液顺着翰飞的指缝间流淌下来。

    翰飞冷冷的对着千奴说道:“还不来接,等什么呢!”

    千奴连忙将冰函打开,寒气从冰函中渗出来,整间屋子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好几度。

    千奴用冰函去接苏秋的血液,苏秋用脚用力一登,整个身子飞跃起来,“咔吧”一声,颈部骨骼折断,踢到半空中的腿将冰函从千奴手里面踢出去。冰函与墙面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掉落到地面上,碎成一朵冰样的花,最后化成了一滩水。

    翰飞看见破碎的冰函,面部表情扭曲至极,愤怒完完全全的摆在了脸上,将苏秋撇到一旁,一拳下去,打在千奴的脸上。千奴的脸瞬间变形,顺着力度飞了出去,狠狠地摔在了地面上。

    待到千奴再爬起来,整个脸颊都紫红起来,嘴角流出鲜血,一滴一滴滴落到地面上。

    苏秋的颈椎折断,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像破布一样瘫倒在地面上。

    寒烟慌了,感觉苏秋就像个傻子一样,就这样轻易的扭断自己的脖子,这种程度的伤,必须要找暄和掌事才行了。

    寒烟上去扶苏秋,旁边的人七手八脚的将苏秋驾到椅子上。

    翰飞仿佛并不解气,将愤怒一股脑的都发泄在千奴身上。苏秋终于知道千奴身上的淤青是哪里来的了。寒烟也不愿看去,脸上挂满不满和忧伤。

    苏秋用着扭曲的喉咙,发出及其古怪的声音:“住手!”

    这一声说出来,原本苦着脸的寒烟差一点笑出声来,翰飞也停了下来。

    “哦?就你这副模样还有什么资格让我住手?”

    苏秋费力的撑起身子,“来个人,来个人,帮帮忙,把我的脖子正过来,我扭不过来,软骨长上了。”

    众人一惊,翰飞瞳孔收缩,这样的复原能力,简直逆天,这么短的时间软骨居然能长上!

    寒烟走近苏秋,扶住苏秋的脑袋,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苏秋的后颈,后颈处的皮肤凹凸不平,随着寒烟不断探明苏秋的颈部的现状,寒烟就越加胆颤。这是连龙族都很难达到的地步!可以感觉到,皮肤下面填满了软骨,就在交谈的短短时间里,苏秋的软骨竟然可以生长到这种地步!

    “怎么了?帮我正一下。”

    寒烟回过神,轻轻的搬动苏秋的脖子,脖颈处软骨断裂的声音十分清晰,苏秋额头上冒满了冷汗。毕竟,这个过程相当于将自己的颈椎再一次慢慢的折断以复原到原来位置。

    翰飞看着整个过程,惊出一身冷汗,龙域居然在培养着这样的怪物,待到有朝一日,万一苏秋崛起,那龙域与凤域的关系也将发生极大的变化。

    苏秋微微调整着自己头部,一边对翰飞说到:“你看,现在那个什么破匣子也坏了,估计你也没有办法收集我的血脉,只要你完成我的要求,我是一定不会违约的。但是!”苏秋用扭曲的脖子支撑着头部,死死地盯着翰飞,样子十分恐怖,翰飞感觉自己正在被恶鬼死死盯着,“如果你不同意的话,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得到血脉!”

    翰飞被苏秋这股徒增的恐怖气息把自己带来的骄傲全部砍光,最后只得重哼一声,默许了。

    “还有,你不要对你的仆人这样,就算是人家身份不及你,但是人家也是有尊严的。”

    千奴诧异的看着苏秋,没想到居然会有人站出来为自己说话。

    “我的仆人!何消得你来管!”

    “那我就再加一个条件,让她变成我的仆人,你有意见吗?”

    “得寸进尺!”

    “除非你是不想要血脉了!”

    翰飞的骄傲被苏秋践踏光,而翰飞却拿苏秋没有办法,这可能是翰飞从小到大第一次这样的碰壁:“呵,渣滓配渣滓。”说完一甩衣袖,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