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凝望
    看见翰飞走了出去,寒烟立刻变了脸,一扫原本的彬彬有礼,指责着苏秋:“你知道你惹下了什么祸吗。”寒烟狠狠地扔下这句话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千奴见局面这样的沉重,连忙跪在苏秋面前,向苏秋及众人赔罪,全身都在微微颤抖,像极了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猫:“抱歉抱歉,千奴不是故意的,请大家能够,能够原谅千奴。”

    千奴偷偷的观察苏秋的脸色,苏秋看着这样卑微的千奴,没有多说什么,将千奴扶了起来:“走吧,你自由了。”

    千奴听了苏秋这话后,紧紧的抓住苏秋的袖子,委屈的看着苏秋:“千奴知错了,不要扔下千奴,现在凤子走了,您就是千奴的主人。”

    原本苏秋心情就乱,千奴这一举动苏秋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什么扔下你?我说你自由了,你不用再给其他人当仆人了,你可以去有自己的生活了。”

    “可是,可是,千奴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这样生活下去,自打千奴还没记事的时候就被凤域收养了,从小灌输给千奴的思想就是怎样当好一个仆人,现在要千奴去做其他事情,千奴没有办法生活下去啊,求求你,收留千奴吧。”

    苏秋原本以为一切都像是电视剧里面一样,被解放的奴仆会感恩戴德,甚至以身相许,但是在这里切显得复杂的多,苏秋连自己吃饭都要有紫舒救济,还要养个仆人?这未免也太过奢侈了吧。

    但是确确实实是自己脑子一热,给自己找了这个麻烦,现在人家无处可去,苏秋也不好不管。

    “那好,不过咱们就不是主人与仆人的关系了,你帮我工作,我供给你参宿,也不要叫我主人了。”

    千奴显得很慌张:“不不不,主人还是要叫的。”

    “这个真的不要叫了。”看见千奴又委屈的看向自己,苏秋心一软,“好了,随你怎样叫都好。”

    千奴笑了,十分恭敬的给苏秋行了个礼,之后就退到苏秋身后了。

    这件事情解决了,苏秋平复了一下心情,问向厅堂里的一个人,毕竟苏秋也算是客人,虽然寒烟走了,但这里不留一个人来招待客人显得十分的不礼貌。

    苏秋随便找了一个人询问道:“凤域不过要自己的一丝血脉,寒烟为什么这样的在意呢?”

    那人恭敬的给苏秋解释道:“大人来的这里不久,应该不知道。凤域与龙域不同,按实力来说的话,龙域要在凤域之上,虽然凤域也不弱,但是较于龙域来说,还是显得有些…这个这个,略显不足。但是凤域之所以可以和龙域齐名,是因为凤域凤祖是靠传承下来的。”

    “传承下来的?”

    “没错,传承下来的!龙域的君主死后,不会为下一任留下任何东西,但是凤域的凤祖会在死之前,用凤域独自的术式与选好的下一任凤祖连结,待到前一任凤祖死去之时,前一任凤祖的一部分命符以及能力就会流入下一任凤祖的体内,下一任凤祖也就就此诞生。”

    苏秋简单思考了一下,这是一个及其逆天的规则啊!凤域这么多年历史,凤祖也应该换过许多任了,这样算下来,凤域的凤祖就无所不能了啊,甚至还不会像龙域一样出现断任的情况:“既然凤域有这样的规则,那早就应该超越龙域了啊。”

    “是这样的,大人。所谓的传承并不是完完全全的转移,每一任的传承都会有所缺损。就是说传承下来的命符不会展现出上一任凤祖那样的实力,随着传承的代数不断增加,命符最终会破损的无法所以。所以一般来说,凤祖最厉害的命符还是自己的命符,传承下来的命符,离得代数越近就越完整。”

    苏秋摸着下巴,“哦,原来是这样,但是你还是没有说他们要我的血脉干什么。”

    “这还是要说到九王乱世的那场战争。凤祖的继承人被第一王权者下了诅咒,灵魂被禁锢了,无法使用命符,就算是行动都十分困难,但是第一王权者被秋穆君主的血脉完全压制,所以作为继承了秋穆君主血脉的你的血脉,是最有可能会解开诅咒的。”

    “但是我的血脉被禁锢了啊。”

    “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凤域不是盟友吗?那为什么要制约凤域呢?”

    “这…盟友的关系也只是在这样特殊的情况下现成的。”

    苏秋似懂非懂,看来确实是自己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政治这方面的事情,苏秋是真的摸不懂。苏秋天生就是这样,总是先考虑到别人。但是放到部族这里就不同了,每一个决定都涉及到龙域的所有人,那种勾心斗角,阴谋算计是苏秋学不来的。

    那人看出苏秋有些自责,但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不知道下人们是否为大人准备好了房间,大人可以先去房间看看。”

    “不用了,我到处去转转吧。”

    “千奴跟随着主人。”千奴向前轻轻的挪了一步。

    苏秋用手将千奴拦住,“我自己就好。”

    千奴知道这种情况下最好不要坚持,毕竟也因此挨过打。千奴收回脚步:“那千奴去为主人打理房间吧。”

    苏秋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

    苏秋想四处转转,其实是想找到寒烟,当面给她赔个不是。但是苏秋没有直接问寒烟在哪,毕竟脸面薄,道歉的事仅限于两人之间就好。如果找不到寒烟苏秋心里也会松口气,自己有道歉的想法,只不过是没有找到她罢了。万一被问起来,苏秋还可以这样辩解到。

    苏秋在庭院里兜兜转转,踢着地面上的小石子,漫不经心的寻找着寒烟。庭院里面布置的真漂亮,假山怪石巧夺天工,亭台楼阁错落,一簇簇的花盛开在草丛之间,天色微暗,小虫在草丛里面轻声鸣叫,小溪流淌的声音让人神往。

    “你…是在找我吗?”

    苏秋抬头一看,心里当时就慌了,寒烟正站在一座小拱桥上面,手臂倚在桥的木制围栏上,双手拖着下巴,不像白天那样的彬彬有礼,但是现在的她显得更加放松自由。

    月光静静的洒下,寒烟就站在桥上望着苏秋,苏秋站在桥下看着寒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