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荡漾
    苏秋瞬间紧张起来,极力保持着平静的样子,内心却像是有猫在抓。

    寒烟还是一脸平静的看着苏秋,月光下的寒烟显得十分柔弱,身体微曲,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苏秋。

    苏秋按耐不住了,想要打破这种尴尬的气氛。

    “那个…呃,你在这里赏月啊。”苏秋感觉这样就是没话找话,但是和她确实没什么话题可讲,难道要自己和她谈一谈龙域的局势?自己连龙域还没逛明白呢,又何谈局势。苏秋感觉这种尴尬的氛围会一直持续下去。

    寒烟看着下面不知所措的苏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但不像紫舒那样,紫舒会十分豪爽的笑上一阵子。寒烟只是微微笑了几声就用袖子掩面,停了下来。

    苏秋感觉这样没话找话也只会让自己更加尴尬,还不如单刀直入,直接挑明,道过谦之后任她怎样处置好了。

    “那个…今天白天给你添麻烦了啊。”

    “是啊,给我添大麻烦了。”

    寒烟轻描淡写一句话,说的苏秋更加愧疚了,这时苏秋才真正了解到所谓的说者无心听者有心。

    “是我给你添麻烦了,抱歉啊。”

    “你认为单单一句抱歉就能解决问题吗?”

    “好吧,我知道,有什么我能弥补的,我会尽力的。如果实在不行,要杀要剐随你便。”苏秋说的斩钉截铁,反正她又不能真的杀了自己。

    “好啊,你说的,作数?”

    “作数!”

    “那你去死吧。”

    这一句话让苏秋下巴掉下来好长,“啊?你确定是真的要我去死?”

    “是啊。”寒烟漫不经心的。

    “那,我死了也于事无补啊,大姐。”

    寒烟瞪了苏秋一眼:“我乐意。喏,前面就有一条河,跳下去就别上来了。”

    苏秋看着前面缓缓流动的小河,河底的石子在岸边就可以看到。

    “这河这么浅,怎么淹死人啊。”

    “你别把脑袋探出来不就行了。”

    苏秋听着寒烟的话,心里一阵嘀咕,这样腹黑的人居然披上了大家闺秀的外衣。

    “那…我跳了啊。”

    “你快点,我等着呢。”

    苏秋一赌气,扎头就跳到了河里,河水冰凉,苏秋就这样将头扎到水里,看她什么时候叫自己,要是自己死在这里,寒烟也难逃责问。

    三十秒、四十秒、一分钟、三分钟……苏秋的气一点点的从嘴里漏出去,憋到极限了,寒烟还不开口。

    苏秋将头从河里伸出来,大口的呼吸着,擦去流下的河水。

    “你真的看着我死啊,万一我淹死了怎么办。”

    寒烟嘴角一直挂着笑容:“你是傻子吗?”

    苏秋意识到自己彻彻底底的被寒烟给耍了,慢慢走上岸:“我诚心诚意来道歉,万一血脉将凤祖的封印解除了,虽然我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但是一定会给龙域带来影响吧,你还在这里耍我。”苏秋稍稍有点气愤。

    “谁说这对龙域会有影响?”

    这一下苏秋是真的摸不到头脑了:“要是没有影响,当时你这样激动干什么?”

    “在差不多你来到这里的同时,暄和掌事就告诉了我你的一些基本情况,要我帮你找些什么东西,但是并没有告诉我要找什么。直到你告诉我要找雪女之泪,而掌事又知道确切的位置,想必掌事一定给你偷偷用了十界罗仪吧。”

    苏秋倒吸一口凉气,掌事再三嘱咐不可泄露,没想到仅仅一句话就让寒烟给看破了,这是有多工于心计。

    “嗯,就在那个时候,我了解了你的所有的基本情况,所以我是知道了内情才去见的你。就现在而言,你的血脉一文不值。”

    “那你当时这样的难为我干什么!”苏秋琢磨不透这个满是心机的人的思想。

    “因为这样才能让凤子确信你的血脉是有用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和你做这个交易啊。”

    没想到每一步都在寒烟的计算之中,苏秋不禁佩服起来,丝毫不损自身利益却可以使唤凤子,不简单。

    佩服之余苏秋不禁反应过来:“哎?!那你要我去死干什么啊!”

    “都跟你说过了,我只是单纯的想看而已啊。”

    苏秋被寒烟说的一句话都接不上,自己还是太嫩了,明明年纪应该不比自己大,但却可以独当一面。

    寒烟直起身来,掸了掸身上的土,又做出十分礼貌的样子:“希望大人能在寒舍住的习惯,小女子就先告退了。”说完,寒烟就走下了桥,身影淹没在黑暗里。

    留下没有反应过来的苏秋,原来他平时的样貌都是装出来的啊,这样一定很累的吧。

    没有办法,苏秋拖着湿漉漉的身子走回住所,推门开来,千奴在房内守候着,见苏秋湿着身子回来,也不问发生了什么,默默的为苏秋准备洗澡水和换洗衣物。

    苏秋也很自然的享受了一次被人照顾的感觉,但也仅限于现在了吧。

    打理好了之后,苏秋穿着新衣物走出来,千奴还守在一旁。天色也有些晚了,一个女的总在自己房间里待在也不太好。

    “千奴,你也去休息吧,我这里一个人就可以了。”

    千奴站在原地没有动,似乎在愁着什么,抉择着什么。

    “你怎么了?”

    最后千奴看向苏秋,一咬嘴唇,将束在腰间的衣带一解,穿在千奴身上的衣服便顺着千奴光滑的身子滑了下来,丝毫没有停顿,整件衣服一直掉到脚边。

    苏秋看着眼前的千奴,瞳孔收缩。千奴雪白的身体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自己面前,姿态曼妙,身体曲线让人窒息,千奴在那种想遮挡却又不去遮挡的犹豫中徘徊。

    原本千奴的长相就算上品,现在加上这种视觉上的冲击,苏秋稍稍有些把持不住。

    “主…主人,千奴会始终守候这主人,请不要抛弃千奴。”千奴一直紧紧咬着淡红色的嘴唇,千奴的嘴唇看起来就像是果冻一样易破。

    苏秋深呼一口气,慢慢走向千奴身旁。千奴紧张的闭紧了双眼。苏秋停在千奴身旁,将身子曲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