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待发
    苏秋顺着千奴的身子蹲了下去,尽量不去看千奴的身体,毕竟在这样的年纪,这种事情不可能会没有感觉的。

    苏秋从千奴脚底下摸起千奴的衣服。衣服拂过千奴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将千奴的身体遮盖住。

    随着衣服一点点将千奴的身体遮盖住,苏秋才发现千奴的身体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都是淤伤。

    苏秋将千奴的衣服系好,千奴不解的看着苏秋。

    “难道主人嫌弃千奴吗?”

    苏秋对这句话感触很大,苏秋感受到了千奴这些年的不容易,在最底层的挣扎让千奴放下了自尊。

    “不,我没有嫌弃你,只不过你为什么要采用这样的方法?”

    千奴抓紧自己的衣角,“那是比我年长的一个仆人告诉我的。只要能够…就可以不用这样每天提心吊胆的了。”

    苏秋知道了千奴的想法,这种处境下任凭是谁都会希望走捷径,绝境下人们总是会选择放下尊严。

    苏秋将手搭在千奴的肩上,看着千奴的眼睛,就像琥珀一样:“你放心,你不用一直来讨好我,我也不会抛弃你的,你和我一样,都是平等的,我不比你高贵,你也不比我低贱。怎么说呢?就是,咱们是朋友吧。”

    这句话让千奴一惊,连摆着手向后了几步:“这…这不行的。”

    苏秋有些不耐烦:“怎么不行?!那我命令你,今后就算是强迫,也要表现的和我平等。你并不比我少什么。”

    千奴眼睛微微颤动,泪水堆满了眼底,顺着眼角涌了出来。

    苏秋见到千奴哭起来,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报…抱歉啊。”

    千奴一头扎入苏秋怀里哭了出来,苏秋也不知道怎么做才好,就将千奴轻轻的搂入了自己的怀里。

    苏秋感受到千奴的体温透过衣服穿过来,整个身子都紧紧的贴在自己身上。苏秋感觉千奴十分都柔软,仿佛全身都没有生长骨骼。搂在怀里,柔软的触感让自己很舒服。好像两个人没有衣服相隔,直接坦诚的相拥一样。

    苏秋很享受这种感觉,千奴也没有去抵抗,两个人就这样相拥了很久。待到千奴的泪痕完全风干在苏秋的衣服后,千奴慢慢直起身,离开了苏秋温暖的怀抱。

    苏秋松开手,整个胸前的部分暖洋洋的,分开后夜里的凉风吹过来感觉还有点冷。

    千奴微微正一正自己的衣服,将衣带束紧,将额头前挡住眼睛的一缕头发拨到耳朵后面,面色微红。向苏秋微微欠身,然后匆匆的走了出去。

    苏秋嘴角上扬,吹灭了蜡烛,轻快的走到床边,躺在床上闭着眼回味着怀里面柔软的触感。苏秋感觉今天晚上怕是很难入眠了。

    第二天,苏秋吃过早饭,寒烟找到叫苏秋来房间商量雪女之泪的事。

    苏秋推开门,翰飞正坐在正座上翘着二郎腿,见到苏秋还是一脸不爽。

    寒烟见苏秋进来,起身迎了几步,苏秋随便找了个座就坐下了。

    寒烟先开口:“昨晚掌事给我送来消息,我们已经确定了雪女之泪的具体位置,事不宜迟,我们应该尽快出发。如果不能尽快前往,下次再见到雪女之泪就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了。”

    翰飞察觉到了什么:“你们是怎样确定雪女之泪的位置的,要知,有人倾尽一生去找雪女之泪,都不曾得到一颗,你们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确定雪女之泪的位置的?”

    “掌事为了苏秋使用了十界罗仪。”

    翰飞心里细细琢磨,掌事居然可以为了苏秋启动罗仪,万一有一天苏秋崛起,怕是不容小觑。这让翰飞更加坚信,苏秋的血脉绝对会有大用处,无论是可能会解除凤祖的封印,还是今后用来压制苏秋,血脉都是必不可少的。

    “好,那一切就都听寒烟小姐的安排了。”

    寒烟向着翰飞微微欠身,“我们的人已经开始准备连通界限了,争取在最短时间内解决。”

    苏秋自始至终都没有弄懂:“为什么这么着急,雪女之泪还会跑不成?”

    苏秋说完,翰飞发出一阵嘲讽的笑声:“你连雪女之泪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扬言去找雪女之泪?可笑,可笑,无知的庶民啊。”

    苏秋被翰飞这样一说,窝了一肚子气,但又撒不出,自己确实对雪女之泪一无所知。

    “谁知道这个鬼地方都有什么东西啊。”

    苏秋说完这句话感觉后背一凉,连忙回头看去,寒烟和善的看着自己,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苏秋总能感觉到寒烟眼神里流露出的杀机。不禁打了个寒颤。

    寒烟解释道:“雪女之泪是雪妖的泪滴化作的。雪妖常年居住在绵延的雪山中,是异兽。由于雪妖的行动能力强,数量十分稀少,外加生活在这种极端的环境中,所以捕获它们十分的困难。况且一直雪妖一生只会流下两到三滴眼泪,出生时一滴,配偶死去时一滴,自己死去时一滴。只有雌性雪妖在配偶死去时流下的眼泪才叫雪女之泪。”

    苏秋听完之后直挠头:“这么麻烦,怎么可能会找到吗。”

    “所以才启动了十界罗仪啊。雪女之泪十分稀有,但是雪女之泪的功效也是十分惊人的。据说一滴雪女之泪甚至可以改变一块地区的气候,而且这还只是表面上唯一能够确定的能力,具体的能力有很多种说法,也不知道哪一种是真的,或许只有拿到一滴才会知道吧。”

    苏秋感觉,如果不化龙的话,将雪女之泪卖出去,卖出的钱估计会足够让自己任意的挥霍了。但是答应了紫舒,也没有办法。还是想想就好。

    一个下人跑到门口,隔着门向寒烟汇报道:“寒烟小姐,界限即将连通,一同前行的人也都准备好了,请你们也开始准备吧。”

    “好,辛苦你了,下去吧。”

    “是。”

    寒烟回头对凤子说道:“请凤子也开始准备吧,小女子已经为两位准备好厚衣服了,等二位换好咱们就出发吧。”

    翰飞慢慢起身:“好,全当时早饭后的锻炼吧。话说我也很想见识见识雪女之泪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