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交错
    雪妖转眼间就又扑了上来,苏秋硬着头皮再一次轮起了拳头,寒烟就在自己身后,退后一步就是寒烟的灾难,倚仗着自己的恢复能力还可以勉强挺一会。

    命符·光芒

    释放

    寒烟释放命符,点点星光漂浮在寒烟身边,就像是萤火虫一样围绕着寒烟,看起来十分的梦幻。

    下一秒,寒烟双手一捏。

    “破!”

    星光像水滴一样破裂开来,进而迸发出强烈的光芒,这光芒足以使人致盲。

    前面的雪妖被着突如其来的光芒照射到,眼睛里瞳孔皱缩,进一步,整个视觉系统全被破坏掉。

    整个过程就像是先看见眼前一片强光,亮的刺眼。没多久这亮光就慢慢熄灭了,就像是有人关掉了灯,世界一片漆黑。在然后背后不断推动着前进,却看不清脚下的路,重心一偏,便栽倒在地。后面的其他雪妖还不断的涌过来,将倒下的雪妖压在底下,直到被这数量庞大雪妖群的重量给活活压死。

    苏秋抓住这个空隙,轮圆了手臂,又一拳下去,生生的给新上来的雪妖又一猝不及防的重重一拳。

    但是这次雪妖似乎吸取了教训,直接从两边钻出来好几只雪妖,抓住苏秋就不放。苏秋不禁惊叹道,好聪明的家伙!

    紧接着,一群雪妖拥上来,紧紧的抓住苏秋的手臂和脚踝,尖锐的牙齿咬破苏秋的皮肤。

    “啊――”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苏秋被雪妖不断啃食,牙齿与苏秋的骨头不断的摩擦着,切断苏秋的肌腱和肌肉,甚至其他折断苏秋的骨头!

    寒烟下意识的就要去拽苏秋,可翰飞下一秒拽住了寒烟,墙壁已经被凿出一个大洞,翰飞顺手就将寒烟给扔了进去。

    “苏秋还在外面!”寒烟冲着翰飞吼道。

    “妇道人家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在后面守着!”翰飞也吼了起来。

    怒气冲冲的看着寒烟,眉心处渐渐变红,坚硬如钢铁般的鳞羽覆盖全身,整个额头都变成了炽红色,头发仿佛像鸟的羽毛一样炸开,瞳孔也变成了火红色。这是,全身凤化!

    手臂插入雪妖群中,抓住苏秋的脖子就将苏秋生生的拽了出来,顺势向洞内一撇。翰飞看见苏秋的手臂以及脚踝被啃食的仅剩下了骨头,全身被啃食的血肉模糊,就像是抓出来了一个血人。自己的手臂仅仅伸进去瞬间,这些畜牲就将自己的鳞羽给撕开了!这些东西天生就可以啃食一切!

    翰飞淡笑:“还知道把寒烟藏在身后,算条汉子!”

    命符·寒冰

    释放

    瞬间寒气骤增,翰飞将自己用尽全身力气砸出来的洞口给死死地冻住,在洞口完全封住之前,翰飞向寒烟说了一句话:“不用管我。”

    翰飞将苏秋和寒烟完全封在了里面,雪妖一时半会伤害不到寒烟他们。

    雪妖慢慢停在翰飞面前,惧怕着翰飞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

    翰飞淡笑:“渣滓终究是渣滓!”

    命符·寒冰

    释放

    寒冷的气息顺着两边的墙壁不断深入到雪妖内部,所经之处,雪妖完全被冰冻住,就像变成一座座冰雕,轻轻触碰一下便会碎裂开来。

    “杂碎们,你们都将会死在凤域第三凤子――翰飞的手下,对于我屈尊去亲自杀死你们,是你们三生有幸,庆幸去吧!杂碎们!”

    翰飞不断将雪妖们冰冻,同时自己的身体也在不断冰冻,从肢体末端,一直向心脏蔓延,等到冰雪冻结到翰飞的心脏的那一刻,翰飞就会死去。

    冰雪不断的侵蚀着翰飞的身体,雪妖一批批的死去,原本雪妖就十分的耐寒,冻死他们本来就是一件难事,更何况要冻死这些数不过来的雪妖群。但是翰飞做到了,代表着凤域的战力之一,他的强大堪比统帅!

    越到后面,翰飞感觉越发的吃力,因为,翰飞感觉就在某一个点上,自己的寒气便在也无法前进下去了,甚至还在后退。

    最终,另一股更加强大的寒气将翰飞的寒气全部逼了回来,尽数的打在了翰飞身上,翰飞的手臂完全被冻住。原本被冰冻的雪妖全部解了冻,飞速的退出了这个地方。

    轰――

    顶部岩石顷刻间塌了下来,翰飞一个箭步,退出十几米远。

    一个巨大的雪白色爪子申了进来,翰飞面色骤变:“这,这是……”

    寒烟在翰飞制造出来的空间里面守着苏秋,没想到自己与翰飞争斗了这么长时间,关键时刻居然是翰飞救了自己。而自己却什都办不到,就连打破这墙壁都没有能力办到,只好等着苏秋恢复。

    “翰飞…他是个好人。”苏秋勉强说话。

    “我们都是被各自的部族逼成这样的啊。”寒烟将连调到一边,不让苏秋看见自己眼角划下的泪滴。

    “为什么这么说?”

    “你知道我是谁吗?”

    寒烟这样一问,苏秋心里还真的犯嘀咕,自己从来没有考虑过,一个能力并不强的人居然可以支使这么多的人,而且看起来地位不低:“你是谁?”

    “我是栖迟掌事的孙女……”

    苏秋一惊,原来还有这样一层关系,那个烦人的掌事居然有这样漂亮的孙女!

    “……我从小就被严格要求,装束,礼仪,谈吐,举止,都是严格要求的,他们不允许我有任何的个人兴趣。因为…我是他们用来和亲的工具。”

    寒烟轻描淡写的甩出这几句话,苏秋万万没想到,和亲的例子就这样活生生的坐在自己面前,为什么不是别人?偏偏是寒烟?

    “你知道我和亲的对象是谁吗?”

    苏秋摇摇头。

    “是翰飞。”

    苏秋感觉寒烟这几句话都重量十足,让自己一时间接受不了。

    “当年我爷爷突然间找到我,让我做好和亲的准备,和亲对象就是翰飞,他让我放心,说爷爷绝对不会坑害自己的孙女。当时我很反抗,但我爷爷就说了一句话,让我无法继续反抗,也无法反抗。他说,这是为了龙域。为了调解龙域与凤域僵硬的关系,爷爷将我献了出去,当时爷爷在凤域待了很久,指名和亲对象一定要是翰飞,所以凤域将翰飞也献了出来。但我知道,我不喜欢翰飞,翰飞也不喜欢我。”

    苏秋不管想象,寒烟究竟是怎样忍受这些的,但是苏秋知道,对于没有办法就翰飞,寒烟一定十分的愧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