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雪域领主
    无论看几次,都感觉很神奇,苏秋的伤口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断裂的肌肉也完全愈合了,苏秋能感觉到,自己的愈合能力总是在某一个点上就会发生质的飞跃。

    在人类世界的时候,之前并没有表现出太过突出的恢复能力,经历过那次强奸案之后,能力就开始慢慢显现了,不过那个时候就连断裂的肌肉都要恢复很长一段时间。后来来到龙域,苏秋感觉恢复能力又一次得到了提升。经历过疏影的事件后,能力便一直停留在这一较强的阶段,再也没有提升过。

    苏秋根本想不明白自己的能力究竟是这样提升,就连净血仪式,也只是给自己提升了速度,力量和身体强度,恢复能力并没有显著的提高。

    不过,现在也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翰飞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机会,一定不可以浪费掉。

    苏秋站起来,将耳朵贴在翰飞封住的墙壁上,外面石块坍塌的声音不断,但是听不清翰飞的声音,也不知道翰飞是否还活着。但是外面这么吵,应该是翰飞在闹,石块的碎裂声越来越远,翰飞应该跑去了其他地方。

    “怎么样?”寒烟问道。

    “很吵,翰飞应该在大闹,但声音越来越远,应该是移动到了其他地方。”

    “那咱们先顺着这里走走吧,看能不能走出去。”

    “好。”苏秋感觉寒烟什么时候都能保持一种平静的状态,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波澜不惊。苏秋并没有佩服寒烟,反而是十分同情寒烟,苏秋感觉寒烟已经被龙域弄的麻木了。为了部族要牺牲掉多少个寒烟一样的人?

    苏秋见寒烟已经向深处走去,自己也打断思考,跟了上去。

    命符·光芒

    释放

    点点的光芒漂浮在寒烟身边,将前方的路照亮。

    “这就是你的命符?”

    “没错,很意外吧,命符并不都是很有用的,也有我这种没有用的命符。”寒烟一边走着一边说到。

    “嗯…但是挺漂亮的。”

    寒烟嘴角微微上扬,“漂亮有什么用啊。”

    “呃…多少,也有点用吧。”对于漂亮,苏秋确实想不到什么优势了,在自己的世界,人们总是在追求漂亮,但在这个刚刚战后的地方,漂亮又有什么用呢?总不能说去色诱敌军吧。

    想到这里,苏秋突然间沉默了下去,不正是这样吗。

    走了一段路之后,寒烟突然间停了下来,苏秋向前探了探头,看看前面发生了什么。前面的空间突然间开阔起来,像是一个特别准备的房间一样。

    “怎么了?”

    寒烟伸出手指向一个角落,苏秋顺着寒烟指的方向看去,一个雪妖正蜷缩在角落里,借着寒烟的微光勉强可以看见。

    寒烟慢慢靠近过去,苏秋跟在后面。是一只幼年的雪妖,这只雪妖就看着两人的接近,没有丝毫的害怕。

    寒烟半蹲在雪妖身边,苏秋用手拦了寒烟一下,寒烟示意苏秋没事,苏秋还是不放心,观察着雪妖的一举一动,要是有什么动作,苏秋就下手。

    寒烟蹲下之后才发现,这只雪妖的后背上被钉了一颗巨大的黑色钉子。

    “这是什么?”苏秋也看到了。

    “早些年一些人发明出来的捕捉雪妖的武器,这个东西不会杀死雪妖,但是能很有效的封锁雪妖的行动,一旦射中一只,如果有雪妖来救,那就一定是这只雪妖的伴侣,如果没有的话,这只雪妖的价值就不大了。但是看这只雪妖身上的钉子,应该被钉住有几年了,再这样下去的话,会死。”

    “那把它拔出来呢?”

    “不太好说,对于雪妖我不是很了解,不知道会怎样。”

    “迟早会死,不如尝试一下吧。”

    那只雪妖开始叫了起来“咥―”

    苏秋连忙捂住这只雪妖的嘴,引来其他的雪妖就不好了,虽然经历了刚刚雪妖群的追杀,但这也不能怪到雪妖。

    这只雪妖真的是虚弱到了极限,没有力气去反抗苏秋,甚至不做一丝挣扎,苏秋松了松手,苏秋怕自己的力气会将它给捏死。

    “要怎么做?”

    寒烟将手放到那根黑色的钉子上面,一点点向钉子里面注入能量,钉子的能量回路显现出来,雪妖的身体也开始不安的扭动起来。

    寒烟精神渐渐集中起来,真正探明了钉子的位置之后,寒烟才发现,想要将钉子拔出来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钉子紧贴着雪妖的心脏,甚至已经划伤了这只雪妖的心脏,由于钉子长期存在也雪妖体内,骨头和血液包裹着钉子,甚至雪妖体内的能量流动连钉子也纳了进去。

    寒烟的额头渐渐冒出汗珠,这样的操作,换作暄和掌事的话可以在瞬间完成,毕竟有着那样的命符。但是在寒烟这里就困难了不知道多少倍,但是使钉子与血肉分开就耗费了寒烟巨大的精力,但这完成的只是冰山一角。最重要的是这样重组这只雪妖的能量流动的回路。

    要将钉子从雪妖的能力回路里排斥出去,就像是用一根线同时穿过十根针一样困难,而且重复不止一次。每一条路径都要重改,这是个极其繁琐的过程。

    苏秋看着寒烟吃力的样子:“要不算了吧,一只雪妖而已。”

    “再等一会,马上就好。”

    最后寒烟另辟蹊径,将流经钉子的路径全部留了下来,解离了钉子的其他部分。寒烟稍稍用手一捏,钉子就碎成了粉末,仅留下了一条条路径。

    钉子一破碎,雪妖的皮肤瞬间向中心收缩。坏了!露在外面的路径没有埋进去,没想到雪妖的皮肤收缩的这么快。

    寒烟慌乱中,用手撑住了收缩的伤口,雪妖的身体剧烈的扭动着,寒烟趁机将路径推了进去,皮肤瞬间将路径埋了起来。

    “咥――”

    雪妖摆脱了苏秋的手,一声叫出来,声音穿透性很强。

    “坏了!”苏秋大喊道。

    隆隆隆

    苏秋能感觉到整个地面都在震动,开始的时候幅度还很小,但无论是震动的幅度还是响声,都在不断变大,仿佛地震来临。

    轰

    轰轰轰

    洞顶被一只强有力的爪子撕扯开,就像是撕开纸片一样简单,洞顶的石块坍塌下来。

    一个巨大的雪白色怪物出现在苏秋面前。

    “雪域领主!”寒烟直接喊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