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惊鸿
    阳光洒落在翰飞身上,翰飞身上的冰霜迅速融化着,寒气被不断逼出体内,冰霜化为雪水顺着翰飞肌肉间的凹壑流淌下来。

    翰飞和雪域领主站立在巨大的坑洞之中,翰飞第一次看清雪域领主的全貌,巨大的身形,无论对谁都会产生巨大的压力,双爪已经被破坏了,虽然这样,但胜率还是很渺小。

    不过到了外面,翰飞就能充分的发挥出自己的速度优势了,外加上外面还有阳光,这对于自己身体的解冻有着十分重要的帮助。

    雪域领主看着矗立在雪堆上的翰飞,双眼直冒蓝光。

    “咥――”

    雪域领主仰天一声咆哮,仿佛地面都在震动。翰飞感觉地面似乎在运动,像有一条条的蛇在地面下躁动。

    憷憷

    几道细长的雪柱飞起来,在天空中盘旋了几道,径直的冲向雪域领主,将雪域领主的双手围住,并且在高速旋转着。雪域领主双手用力一震,将围绕在双手的雪震落。一大堆雪散落地面,激起一阵雪浪,产生了一股强劲的风。

    翰飞将手臂挡在身前,强劲的风夹杂这冰雪吹过。待到风雪散去,翰飞放下手臂,翰飞看向雪域领主。

    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爪子,雪域领主的爪子竟然重新生长了出来!

    原本翰飞以为苏秋的恢复能力就够逆天的了,没想到在雪域领主这里根本不值一提,连断掉的手都能瞬间恢复,这一下就很难对付了,要好好计划一下才行。

    首先自己的普通冰冻对于雪域领主来说是基本上起不到什么作用的,要论真正能起到作用的也就是领域的。不过要开展这样庞大的领域,将雪域领主全部包括进去,还没等将雪域领主弄死自己就会先支撑不住了。而且虽然现在有太阳在加持,但过度使用命符还是有些危险。

    雪域领主这里占据绝对优势,哪里由得翰飞考虑这么长时间。一爪下去,地面一寸寸裂开,翰飞急忙跳起。没想到紧接着雪域领主另一爪从半空中就拍向翰飞,在半空中没有办法借力,所以运动就会不自然,雪域领主是看准了这一点,才将翰飞逼到空中。

    翰飞临危不乱,熟练的催动命符,不浪费一丝能量,一座冰墙瞬间拔地而起。

    巨大的冰墙横亘在翰飞与雪域领主之间,挡住了雪域领主的视线。

    雪域领主不加思索,完全靠力量碾压,一拳下去,冰墙瞬间瓦解。可此时翰飞早已不在冰墙后面,原来冰墙只是一个障眼法,挡住雪域领主的攻击是假,为了给自己提供一个落脚点是真。

    翰飞踩着冰墙一个变速冲向地面,在冰墙碎裂之前,翰飞已经接近了自己想达到的地方。

    冰墙碎裂后,雪域领主四处寻找翰飞,可四处不见踪影。

    正当雪域领主暴躁之际,翰飞突然间从雪域领主头顶上跳下来,手里操着一把冰制长枪。

    这长枪是上一任凤祖亲子为将来的凤子,也就是现在的第三凤子翰飞所打造的。

    “唤其名曰,惊鸿!”

    说时迟那时快,两道寒光闪出,每一道都正中雪域领主的眼睛,雪域领主的眼镜刹那间被惊鸿的能力所波及,领域部分展开。借助惊鸿的能力,翰飞完成了一次自己本无法完成的小型龙域展开。翰飞在雪域领主的每一只眼睛内都展开了一个小型领域,温度瞬间下降,将雪域领主的眼睛完全冰冻住。

    这样一来,雪域领主就无法看见任何东西了。接下来,就是翰飞反击的机会。

    翰飞操动惊鸿,就像手握着切割机一般,不断的切割着雪域领主全身的各个关节,将关节完全剥离。速度之快,肉眼竟会出现残影!一时间,雪域领主的惨叫声不断。

    最后,翰飞一个撤步闪到距离雪域领主不远处的雪堆上,雪域领主身子向前一倾,跪倒在翰飞面前。

    翰飞矗立在阳光之中,许久,惊鸿慢慢化作飞雪飞散,翰飞的身体缺少了一个支撑的点,仰面倒在雪堆上。翰飞的身体已经完全僵硬,连心脏都受到了波及,每跳动一下都会承受冰雪的划割,心脏泵出的血液不断疏通着血管,没次泵到冰冻处。,翰飞的血管都要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只有血液全部融化疏通,身体才可以移动,现在的翰飞无法动弹一下,就连喘气都做不到,能呼吸就已经很困难了。

    翰飞没有放松警惕,因为翰飞知道,雪域领主并没有死,只是暂时失去了运动能力而已。现在,翰飞与雪域领主的斗争由明面上的打斗转为恢复速度的竞争。雪域领主先恢复,翰飞就会被踩成泥。翰飞先恢复,雪域领主就再也抓不到翰飞了。

    但是雪域领主产生的变化远超翰飞的理解,雪域领主直接变成了一堆雪!

    但随后,巨大的雪堆开始产生变化,先是一只巨大的手伸了出来,狠狠地拍向地面,并用力一撑,半个肩膀路了出来,另一只手也伸了出来。最后,双手用力一拄。整个身子拔了出来,雪域领主又重新站在了翰飞面前!

    翰飞当时心里一凉,慌了手脚,没想到雪域领主竟然可以做到这种地步,自己打了半天竟然毫发无损!

    不,不对,手腕处,手腕处出现了一处伤痕,虽然不明显,但毫无疑问,这是翰飞造成的伤害。可为什么这么多的伤害仅仅是手腕一处受了伤?而且为什么不能恢复?

    想这些已经没有用了,雪域领主正向自己走来,拳头就悬在自己上空,用不了一秒,翰飞就会死在雪域领主手下。

    挣扎显得毫无意义,而且,就目前为止,翰飞仅仅能够活动自己的手指。

    下一秒,将迎来死亡。

    “咥――”

    一只雪妖的叫声划过天际,这叫声让雪域领主颤抖,发狂!雪域领主放弃了翰飞,极速的跑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雪域领主一爪破开洞穴,石块纷纷坠落,露出一个开口,雪域领主恶狠狠的向里面看去,看见了苏秋和寒烟与一只雪妖躲在墙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